全職 周江周 萬聖節Paro

※此為全職小說同人,配對為周澤楷與江波濤,清水,無前後無R18故標無差。
※AU,萬聖節的木乃伊與透明人設定,但跟萬聖節沒什麼關聯,可以算是奇幻Paro。
※背景渣、考據渣、木乃伊……幸好我腦中還有尼羅河女兒(不)
※短段子草稿流,只是想試一些不同的東西。
※時間軸基本上可以當成參考歷史的架空,不要計算那些日子是否正確了,我知道一定不對。
※我後來會去考據啦對不起QQQQQQQQQQQQQQQQQQ


              —可見—

  木乃伊縮在角落,他看著眼前的黃沙墜落,有些驚訝地眨了眨眼。
  繃帶纏住大部分的面容,唯一露出的單眼盯著棺材遠處的落沙,他小心翼翼走上前,手腕一翻就將石頭往前擊去,明是空無一物,石頭卻好似碰到屏障反彈,彈了幾下便滾回木乃伊腳邊。
  有什麼在那裡。
  木乃伊眨了眨眼,伸手碰觸前方的一團空氣,指尖還有些顫抖。
  「透明人?」
  空無一物的方向傳來屬於男性的嗓音,「我是,你看得見我嗎?」
  「看不見。」木乃伊搖了搖頭,「但是摸的到。」
  「不對喔。」聲音繼續說,「只有我想要出現時才有實體,所以你碰得到,是因為我想讓你發現我的存在。」
  木乃伊眨了眨眼,伸手拽下臉上的繃帶,讓雙眼能夠凝視前方,他迫不及待呼喚,語調中帶著微小的沙啞與顫抖,「江。」
  一片空地中浮現出模糊的影子,影子從轉角土牆跳下,聲音帶著嘆息,「好久不見,小周。」
  「嗯。」木乃伊下意識點頭附和,隨後感覺到他的頭被撫摸,許久不曾感受的觸感勾起深層回憶,那種熟悉的觸感一如最初,溫柔無害,卻在他心上留下很深的一道痕跡,時間流逝沒有抹去,卻是不斷刻劃,深刻到幾乎融入靈魂之中。
  他等了很久很久,久到活著的記憶都模糊不清了,卻僅有一個身影清晰地留在腦海中,他在水邊遇見的透明人,那個叫做「江波濤」的存在。

  如果他還是人的話,此刻應該會激動地落下眼淚。
  可他再也不是了,於是只能將情緒吞入腹中。

  (終於等到你了。)



              —不可見—

  當他清醒時,他發現自己飄在空氣中。
  旋身落到地面,他晃著腦袋試圖把頭痛甩出腦海,又想把腦中那些雲霧撥開,畫面逐漸清晰,他想起他應該要去找一個人,或者說一個叫做周澤楷的木乃伊。
  於是他調整自己停在地面,刺探一組停在綠洲的隊伍,瞧見駱駝直接穿過他的身軀他而去,突然覺得不被看見其實挺好的,最少他不用上前對著商隊說:嘿,載我一程行不?
  即使心無惡意,但他肯定會被扔一堆奇怪的東西,黑驢蹄子、聖水、血液或是更多說不完、據說能斬妖除魔殺神的東西,雖然這些都對透明人沒用,但心情還是很微妙的。
  江波濤將能量聚在四肢,迅速跳跨幾步翻上駱駝並坐在後方貨物上,心安理得當起偷渡客,隨著搖晃度過幾日,終於來到再熟悉不過的金字塔。
  他尾隨隊伍前進,趁亂混入先鋒隊伍中央,順手把隊伍不慎觸動的機關弄回去,又拽住幾個人的腳讓他們避過陷阱,在一片驚聲尖叫與怒吼中覺得差不多還清路費,沒管那些叫著神明名字的人,熟門熟路拐彎離開。
  人類的反應總是很大,不過那也跟他沒關係,江波濤笑了笑,仗著自己是透明能避過任何「存在」,也懶得順著路繞來繞去耗費時間,他穿過牆面避過機關直往核心而去。
  記得周澤楷與他約好了,會待在陵墓裡。
  他放輕腳步躍上土牆,果然與以往一樣,木乃伊很快就發現他了,看著周澤楷迫不及待的神情,江波濤收回手,調動體內的能量,讓自己可以以一種半透明的模樣存在於周澤楷的面前。
  江波濤伸出手,任由周澤楷解下自己的部分繃帶纏在手腕上,即使周澤楷不靠這些就能知道他在哪裡,但周澤楷喜歡用這種方法來確認他的位置,江波濤也沒反對,就任由他在手腕上打了個結,將他們綁在一起。
  順手把從隊伍那邊打劫過來的繃帶與油膏拋給周澤楷,讓他在身上纏起一圈又一圈,江波濤問道,「小周這幾年過得怎樣?」
  「嗯。」周澤楷偏著頭,「不好。」
  江波濤拉了拉兩人之間的繃帶,「我這不是一醒來就找你了嗎。」

  他從清醒開始就不斷旅行,只為不讓周澤楷露出寂寞的表情。
  明明說好要一直待著的。

  (盡快找到你了。)



              —停止的人—

  生命從出生那刻開始算起,生活之時加上死亡之刻,算來他已經活了好幾千年。
  木乃伊其實有很多麻煩的地方,比方說繃帶——那個時候只有撕成條狀的亞麻布——會逐漸毀壞,必須要不斷用東西填補,或者說體內塞滿那些填充物,有時會不小心從腹部的開口落出,身上的油膏與松香溶液會逐漸消耗,比殭屍還麻煩一點。
  他的生命從死亡那刻就停止了,靈魂飄盪在空中,沒人能看見他的存在,他死了,也不痛了。
  周澤楷看見許多人在哭泣,但他不懂為什麼有人會願意為一個陌生人而哭,他看著下一個王上位,看見人民停止哀痛,覺得這一切都離他好遠。
  他已經不是王了,在卸去王的責任後,他終於可以為自己任性,只想跟一個連「人」都稱不上的「存在」好好相處。
  他蹲在一旁,親眼見江波濤悄悄收買製作木乃伊的人,主動將他在人間的軀殼製作成木乃伊,沿著傷口剖開腹腔,把除了心臟跟腎臟之外的器官都挖出來。
  周澤楷試圖伸手碰觸江波濤的背,卻透了過去,但那種穿透,與透明人是不一樣。
  江波濤是透明人,是「這個世間認可的存在」,而周澤楷已經死去,靈魂出竅,是「另一個世界的存在」,嚴格來說,他們是「不同位面世界中同為透明的存在」,所以他碰不到對方,即使他們好似同一種族。
  他一次又一次打算伸手拉住江波濤,卻不斷錯過,只能沉默地等待。
  世界很寂靜,連唯一聽得懂他說話的人都聽不見了,但周澤楷不會覺得寂寞,他知道江波濤一直在努力,就像最開始,江波濤即使聽不懂周澤楷在說什麼,還是露出溫和的笑容,努力猜測他的想法一樣。

  江波濤認真用自己的能量包裹周澤楷的身軀,隨後繼續進行清洗的工作,這幾十天中周澤楷看著江波濤不斷忙碌,用椰子油跟香料清洗之後再填入亞麻布、木屑跟樹脂,泡鹼四十天取出亞麻布改塞桂皮、還有一些他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
  那種感覺蠻奇怪的,看著曾經是自己的軀殼被他人翻動,偶爾看著江波濤落在唇上的吻,周澤楷眨了眨眼,那個吻就像親在他的心上,全然滿足他的情感。
  江波濤把處理好的心臟放回去,隨後將周澤楷的全身塗油膏跟松香溶液,包好亞麻布,外層塗樹脂,並在胸口放上護身符,終於結束步驟。
  以僧侶的身分進行開口儀式,江波濤暗中散發能量,周澤楷隨即覺得暈眩,回過神來他已經回到自己的身體了。

  當他睜開眼時,映入眸中的就是江波濤略帶疲憊、卻充滿喜悅的笑臉。

  「照約定說好把你做成木乃伊了,不會嫌我吧?」江波濤笑著說道,周澤楷卻能聽出他語句中的試探與不安。
  周澤楷試圖抬起手臂,伸手擁抱江波濤,這次終於不再如同每一個夜晚的空虛,能夠感受到那習慣的溫暖熱意。

  他沙啞道,「永遠不。」

  (只想等這個人,只想陪著這個人,即使自己的時間,已經永遠停止在死亡那刻。)



              —輪迴的人—

  透明人的性命就像花草一樣極為規律,他們不斷在空中吸收能量,出生便是將大量的能量壓縮在體內,外表約略呈現二十歲的模樣,至此不再生長,也不再接收能量,只是在人間飄盪,不斷消耗體內的波動,耗盡時刻便是他們的死亡。
  他們從二十歲的外表開始逐漸縮小,壽命不長,換算人類只有十年左右,時間一到便會消散在空氣中,透明而安靜地死去,散在空氣之中,直至下次累積足夠能量,進入輪迴後再從最初二十歲的模樣開始。
  特別的是,透明人的記憶不曾間斷,能量散在空中時都是擁有意識的,當終於能睜開雙眼時,總會不自主尋找無法忘懷的那個人,許多透明人總像守護神一般守著對方的轉世,在寂寞中慢慢磨去一切,最終放棄所有,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透明人可以說是悲傷的,也可以說是自由的,他們數量稀少,一樣的存在只有個位數。
  這種存在沒有束縛,與世間多數萬物不同,他們是完全不同的存在,不似幽靈、吸血鬼或狼人般,他就像是在舞台邊看著舞台上的活物生世輪迴,演出一幕又一幕精彩的劇碼,卻只能成為旁白,獨立於舞台之外,只能向後來的人說明過去,見證未來。
  有時他們試著進入舞台,沒過多久就發覺自己畢竟不同,他們可以以旁觀者的身分看透一切,可以干涉部分世界的運行軌跡,卻不能完全融入這個世界,活物生老病死,自小長大最終老去,透明人卻不同,不但不被眾人所見,就連生命軌跡都是反過來的。

  透明人存在於世上,卻也不存在於世上。

  只是江波濤不一樣,他與那些悲傷的透明人不同。
  他在進入舞台時遇見了周澤楷,以他初生的模樣,對著周澤楷露出笑容,然後看見周澤楷驚訝後,露出靦腆微笑與他自我介紹的表情,那模樣深深刻入他的靈魂裡,至此不再孤獨。

  周澤楷每次遇到江波濤都是二十歲的模樣,懷抱死亡時總是嬰兒的外表。
  相處十年,相守千年,江波濤每一次都會前來,每一次都會將全部的時間花在周澤楷的身上。
  江波濤不斷輪迴重生,他經歷的事情很多,記憶被時光模糊,只有那張靦腆的笑臉依舊清晰,他不曾忘過周澤楷,也不打算忘掉。

  有人可以懷抱著記憶度過寂寞的九百九十年,他又怎能忘記那個停止而堅持等待的人。
  他僅有十年可以回報,而這十年,也已經是他的全部了。

  (只想等這個人,只想陪著這個人,即使自己的時間,會持續不斷從頭開始。)



              —等待的人—

  他發現他等待的時間變少了。
  沒有確切的紀錄方法,那就只是一種感覺,他知道江波濤來的時間變快,待的日子變久,同時,他也注意到自己睡眠的時間越來越長。
  其實木乃伊是不需要睡眠的,最少他獨處的九百九十年間,從來沒有闔過眼。

  這樣也好。
  周澤楷想,如果把靈魂給江波濤,是不是就能一直待在江波濤的身邊。



              —追尋的人—

  江波濤發覺自己重生的位置離周澤楷越來越近。
  一開始是外頭的城市,接著是沙漠的綠洲,後來是金字塔外面,這次甚至重生在金字塔內部,當他張眼之後很快就認出這是在周澤楷的附近。
  他發覺他能活超過十年,他注意到自己到來時周澤楷總露出驚訝的神情,像是訝異他怎麼會這麼早出現般,同時,他也察覺周澤楷體內的能量似乎越來越少。
  江波濤悄悄把自己的能量輸入到周澤楷的軀體裡,但周澤楷的狀況依然惡化,而他的時間越來越長,彷彿他奪走周澤楷醒著的時間。

  但江波濤知道他沒有。
  江波濤怎麼可能捨得如此對待周澤楷,他拼命追尋,也只求能待在對方身邊十年而已。



              -一生與多世-

  他的一生與他的多世融合了,他的停止與他的輪迴找到一個平衡點,他的等待與他的追尋終於到了盡頭。
  他乾枯的身體像是灌入水般變得與常人無異,他透明的身軀像是植入木般變得與常人相同,他們擁有近似人類的實體,卻有高於人類的年齡,外表被留在時間停止的那刻,周澤楷二十歲,江波濤二十歲。
  他們一起沉睡五百年,一起清醒五百年,他們花很長的時間在外遊歷,認識了許多人,然後一起在約好的日子躺入棺材,等到五百年後由他們的好友來喚醒他們。
  向彼此說聲早安,然後開始理解現在的環境究竟變得怎樣,花上漫長的時間學習與見證世界的改變,一起艱苦地度過獵殺時期,看著非人類被燒死,人類與非人類的戰爭來臨,然後非人類開始偽裝成人類行走各處改變世界軌跡,他們在黑死病蔓延中沉睡,接著醒來發覺有種叫機械的東西片布大陸,便利與方便帶給他們驚奇,過了幾百年卻被一場天災銷毀,世界移轉到宇宙,光腦盛行於世間,人類開始學著環保,學著與許多非人類的生物相處。

  他們遊歷世間,以神槍手與魔劍士的身分留下足跡,就像那些用不同身分在世界上留下許多足跡的人一樣,他們也在歷史中留下屬於自己的記憶與存在。

  終於不是獨立於世界之外的人了。


  (暫時沒有了)

  原本是一段六七百大概七段的稿子,但我直到初曉問了我幾字我才發現,照著我一段一千多的節奏走,會超過我預想的五千,大概逼近一萬或超過,也就是出成無料本又是個24P以上的節奏,呃,我的算術何其糟!!!!!!
  而且後面還有一些根本就草稿流我還沒修稿,接著我就放棄了,以後再說吧(欸)

  我想寫的東西比較顛覆萬聖節Paro的基礎寫法,透明人的設定很機車,木乃伊的設定很靠杯,完全照慣例失控,越來越偏字也越來越多(ry
  但我很喜歡這樣的Paro設定,透明人出現十年縮回嬰兒又死去再重來什麼的。(為何放棄治療呢)

  吸血鬼存在於永生與改造人類,他需要吸血且不能走在陽光下;狼人存在於力量與進化人類,遇到滿月就會失控且壽命較短;木乃伊存在於永生與旁觀人類,他需要不斷保持肉體不腐化與靈魂貼合;透明人這種能存在又不存在、完全藐視眾人的能力自然也會有限制,短暫的十年之後會消逝重生,但在十年間,一個透明人可以改變許多命運的軌跡,強大的能力與無視世界規則造成性命的短少。

  畢竟偵查入侵一把好手而且還有能量可以改變四周環境,這種變態的能力怎麼可能會一直存活於陸地上。
每一個種族都很偉大,卻也很渺小,有其存在意義,也有其能力限制,生物相生相剋相離相容,造就世界。

  差不多是這樣的概念所寫出這樣的故事,希望未來能夠繼續寫完~CWT38新刊既然要等案簿錄後續才決定該怎麼辦了,那改成這個可以嗎(幹#)
  喔對了,我向大家保證雖然設定看起來很像BE但我設定的結局不是BE,真的不是,是HE,就是最後一段的那個……只是我略去很多過程沒寫而已,像是融合的過程(不是R18)或是旅行的過程之類的。
  我都希望兩個角色幸福了我寫BE幹嘛啊──但如果我突然棄坑,那就是很悲傷的BE了(欸)

  那麼大致以上,感謝您的觀看!
  我是cobra眼鏡蛇,有機會的話,我們下次再見囉!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