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與受:喪屍

*昨天跟ㄇㄒㄒ說瘋話的喪屍梗。
*毫無考據,求放過。
*黃腔有,極度嚴重,應該說整篇都是黃的。
*這系列只是我想說瘋話然後沒人套所以……只好這樣(是怎樣)
*我壓力很大,所以整篇也跳題的很恐怖。
01.功能障礙

當攻搞清楚現在狀況的時候,心中有一萬頭草尼馬狂奔而過,揚起陣陣沙塵糊了視線,瞬間悲憤。
受拍了拍他,一臉笑得很爽,「這一定是天譴,處罰你太靠杯。」
「……壓力是多大才會瞬間把我變成喪屍啊。」攻無奈。
「大概就是發過燒的後遺症吧,你知道那些小說裡都是莫名發燒後變喪屍的,大概他不自覺開始思考這些問題之後有點喪心病狂。」
「喪盡天良。」
「泯滅人性。」
「陰險狠毒。」
「不說這個,我比較想問,我們還在滾床吧?」受悶笑。
「對。」
「先簡單說明一下流程。」
攻冷漠道,「勃起,插入,動一動,射精,拔出。」
「哇,拔屌無情攻。」受感嘆,「你居然是這種無情的男人,我真命苦。」
「射後不理才是,我剛剛完全沒講後續。」攻淡定,「而且我每次都有待在你身邊。」
「回到主題,你現在變成這啥……喪屍?假喪屍?還是外星人?」
「喪屍就常理而言,是因為病毒入侵人體死亡後屍體變異而起,沒有任何生理現象,不會思考,只有吃人肉一個目標,狩獵依據是嗅覺跟聽覺。」
「說了一串只有一個重點,」受了然,「痿了是吧,從我身上滾下去。」
攻心中再次有一萬頭草尼馬狂奔而過,誰能理解他即將插入之時突然軟了的悲哀。

(某人也劃錯重點了,他的重點居然是內射。)


02.口交斷掉

「真是可憐啊。」受表示身為一個普通男人,他很能理解男性威風受挫自尊崩壞的感覺。
攻躺到一旁,無奈地用手稍微刺激看看,據他有獨立思考的條件來說,自己也有可能是那種小說常有的喪屍類型,生理機能正常、心跳速減慢、體溫偏低,稍受刺激還是能夠雄起。
「用手弄不起來,只好來你喜歡但老子不常幹的那套,」在旁邊的受擦去笑出來的眼淚,「意思意思一下,不行的話我可不繼續。」
「……。」因為這種事情換得次數稀少的口交,攻完全高興不起來。
受悶頭作業了一會兒,然後突然抬頭,用有些驚悚卻又無辜的表情看著攻,「……糟糕,你不痛嗎。」
「喪屍沒有痛覺,」攻說完突然覺得不妙,「你幹了什麼。」
「不小心咬斷了。」受表示他真的不是故意的,「還真的是姦屍啊,這口味有點太重了老子覺得毀三觀。」
「……。」

攻心中狂奔了十萬頭草尼馬,徘徊輾轉不去。


03.換換位置

受想了想,「話說你再順一次流程。」
攻漠然道,「勃起,插入,動一動,射精,拔出。」
「你是喪屍,我是人類。」受奸笑,言下之意就是你從了爺吧爺會讓你很舒服的。
「我不介意互攻,但是妹子們挺在意的。」攻表示上下位置不是他定的。
「但你也沒東西插啊。」受頗直接。
「我現在即使被插也沒感覺啊。」攻更直接。
「受轉成攻強姦攻的屍體這還真的很毀三觀。」受表示他有點糾結。
攻安慰道,「下限是用來刷的。」
「掉節操是基本。」
「變無恥是進階。」
受恍然大悟,「面子一斤幾兩重,無恥就無恥吧,機會難得可以反壓所以還是來一下好了。」
攻看著受壓到他身上笑得很機車,內心的草尼馬增值成三十萬頭,以極度風騷的姿勢四處奔馳。


04.斷掉接回

「不過是我錯覺還怎樣……」受若有所思地摸了摸攻的大腿。
「嗯?」
「總覺得你剛才整個身體先變硬後變軟,大腿下面好像有斑,」受拉起攻的大腿,「但現在什麼都沒有了?」
被翻成奇怪姿勢的攻表示淡定,「如果這是小說,那有好幾種可能,要聽嗎?」
「你說?」沒姦屍興趣的受淡定躺旁邊。
「第一,我的身體開始加速腐化,經歷了肢體僵硬跟長屍斑的過程,估計等一下就要長蟲了。」
「你在我眼前爛掉我就把你沖馬桶。」受這麼表示。
「第二,我身體發生異變,開始有異能。」
受拿起手上斷掉的屌揮了揮,淡定看他,「那這個咧。」
攻的嘴角抽了下,「第三,我開外掛重生。」
「……重生不是應該回到變成喪屍前嗎。」受淡定吐槽。
「第四種可能……我試試,先給我。」攻伸手。
「感覺微妙啊這。」受把斷肢給他,然後看著攻把斷面接合,於是在一陣光芒後就看到神蹟。
攻測試了下,「看來一切安好。」

那三十萬頭草尼馬從攻的腦中奔到受的心裡,受瞬間感受到五雷轟頂之感。


05.無限再生

「雖然理論正確,不過再測試一下好了。」攻看著有點歪掉的形狀,想了想,伸手捏斷拔起。
「幹!」光看就覺得疼,受按著自己的重要部位,他就算變喪屍也不敢像拔蘿蔔一樣用力。
看著果然從斷面長出一根嶄新的屌,攻笑了下,「果然我的理論是正確的,未知病毒先是感染並毀滅我體內身為人的部分,並且在我們談話過程中以極快的速度進行細胞分裂與重整,在感染的過程中會顯示出屍體死亡的實際情況,在整體流程完整順過之後病毒完全佔據所有細胞並產生新的……」
「講中文。」受表示他聽不懂。
「作者開外掛了。」攻秒答。
「秒懂。」受決定不管那些,他伸手測量,就跟大嬸在菜市場選蘿蔔一樣認真,「不過這越拔越大是哪招。」
「大概跟毛越刮越粗一樣道理。」攻用正經的臉說著唬爛的話。
受吐槽,「那只是剛長出來看起來比較粗。」
「粗不粗你量一下就知道了,」攻的嘴角勾起愉悅的笑,「我要幹你。」

一百萬頭草尼馬身上都掛著「早知如此剛剛就不廢話先上了難得的反攻機會啊啊啊」的旗子奔馳旋轉,然後跳起舞了。


06.異能充斥

「不過你就裝回去,理論上你還是喪屍,無法勃起吧?」受表示困惑。
「勃起是因為血液充斥海綿體,所以只要換個東西填充就可以了。」攻笑了笑,伸手擼動,果然看著雄風再起。
「呃,你拿什麼東西填啊?」
「異能。」
瞬間語塞,受開始後退,「……等等,我覺得有點不太妙。」
攻想了想又說,「如果是武俠的話,估計可以用內力填充吧。」
「所有人聽到你這麼形容內力都會哭的。」受覺得耳邊隱約有三觀再次崩毀的聲音。
「這應該算是開發能力的新用法。」攻倒沒覺得怎樣。
不想在那話題上打轉,總覺得武俠小說的世界都要崩毀了,受抽了抽嘴角,決定問出自己最在意的問題,「你會射嗎。」
「理論上會,不過實際上……」勾了勾手指,攻極度風騷的笑了,「試試看就知道。」

受突然反省自己不該嘲笑攻的男性雄風萎了,如果再給他一次機會他絕對會閉嘴,真的。
草尼馬啊啊啊啊啊啊--


07.非常持久

「……我說你啊。」
「怎麼?」
「我暈了又醒醒了又被幹暈這來來回回都幾次了你他媽的怎麼還沒軟。」受艱難的抗議。
攻聞言就換了角度繼續,「軟硬自如,只要我的異能還沒耗盡前都可以自由控制。」
「我要死了,真的。」受真誠表示被做到死這死法聽起來略丟臉。
輕輕摸著受的頭髮,攻笑著說,「我有射異能到你體內,應該有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開始變得強悍了,等一下就會好的。」
「接觸感染啊……」受抓著棉被,這感染他還真不想要。
「被射到改造成喪屍,你大概是古今中外第一人。」攻咬著受的耳朵,在他耳邊低喃著。
「……你是換個方法告訴我,你從姦人變成姦屍……然後姦到我轉換完成有異能是吧,」痛中帶著爽累中含著愉悅,受艱難地吐出這些話,「你的變態……大概也前無古人、後無來者,舉世無雙。」
「我已經不是人了,」攻瞇起眼,「你也不是,所以我們的體能大概可以非常持久。」
「我身為喪屍的喪屍權呢!你給我滾!」受怒吼。

雙修奧義完成,可喜可賀。


END。


太喪心病狂了,上班午休碼字還碼這種劇情的真恐怖。(你也知道)
但碼得很爽啦我瘋話說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別抓我哈哈哈哈哈哈--壓力大的人傷不起啊哈哈哈哈哈哈--

話說,他們可以邊做邊解決不小心開錯門的喪屍嗎?
武俠小說都可以邊做邊將內力從指尖射出殺人了是不是。

上一篇是ㄒㄌㄌ這一篇是ㄇㄒㄒ現在是怎樣啊為什麼是他們兩個開啟我奇怪的開關XDDDDDD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