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 太方太,CWT35突發無料

*此為CWT35突發之無料。
*CP為:一太x阿方/阿方x一太,心靈上的互相,所以兩個都標示。
*架空,ABO設定與哨兵嚮導設定補完。
*基本上,這就是個,自爽的東西而已,請特別注意。
 ▼這是個無料,是的,你沒看錯,他就是個突發無料
▼我是腦神經接錯迴路莫名其妙被催稿只好熬夜上的cobra眼鏡蛇。
▼這是因與聿案簿錄中的一太&阿方之同人短文。
▼收錄ABO設定哨兵嚮導設定,於噗浪上發表的短文進行短篇補完。(我都補了拜託不要再叫我寫了嗚嗚嗚不要出小報在後記槍我啊Q__Q)
▼一個未經排版、內容雜亂且突發得莫名其妙的無料,而且我在CWT35的第二天早上七點半才開始寫,自然沒有校稿,所以不用太在意,開心就好。(我社入要遲到啦啊啊)
▼橫式排版可以塞很多字,直式我肯定爆行……所以橫式吧,不能接受請速速放下。
▼感謝您的不嫌棄。

 
人們總是孤單地來到這個世界,又在時間到了後獨自離去。
每生每世累積許多回憶,苦澀酸甜歡笑淚水還有更多情感與執著於一瞬之間全數抹去,新生的空白記憶二度染上不同的色彩,逐漸填補那些失去的日子。
可是,有沒有曾經在某些時刻看見了今生某個從未相遇的人,卻覺得自己已經過於熟悉對方?
好像知道對方嘴角微笑的弧度代表什麼,似乎能在腦海中清晰描繪對方生氣時的表情,彷彿相處超過一生,從對方一個眼神流轉、一些隻字片語就能理解其中涵義。
宛如深愛戀人般的男人,實際上卻是最親近的陌生人。
 
如果,一瞬明白其實已經跟對方在一起過了呢?
假若,今生能夠二度尋回曾經填滿全身的情感?
或許……這是我們不斷輪迴的,三世?
 
最終回   《三世》
 
……好吧,這是假預告,我只是湊版面用的,千萬不要相信。(非常真誠)(超沒品)





01.Alpha、Beta、Omega 《逆轉》
 
他是個Alpha。
在晚上跟幾個朋友打完籃球後,大家臉色都有微妙的變化。
他們有發現校園內有個Omega發情了,味道濃烈,讓還留在學校的Alpha都瘋狂了,甚至幾個Beta都被影響而已經往飄散味道的方向而去──除了他。
是的,他是個Alpha,是個長相英俊、為人爽朗、有擔當又溫柔的Alpha,被整間學校的人奉為老大,倒貼的人多到不行,私下被選為所有人的夢中情人,但他是個對Omega毫無興趣的Alpha,所以依舊單身。
說毫無興趣也不對,應該說,他的確因為Omega的發情挑動而引起些許慾望,但他並不想加入搶奪Omega的行列,那個Omega是誰、為何發情、誰又能讓Omega懷上孩子,這些都不是他所關心的範圍。
他皺緊眉頭,覺得空氣中有另一種微妙的味道,隱隱挑逗著他的感官,燥熱因此而生,他知道那個味道遠比Omega還要讓他銷魂。
 
是誰?
 
阿方緊抿著唇,他在洗了把臉後沒能壓下衝動,卻覺得那個味道更加濃烈,猶豫幾秒,決定還是邁步往那個方向前進。
當他走到涼亭、看到裡頭坐著的一個身影時,便知道就是這個人了,但當對方抬頭時,他瞠大雙眼不敢置信,呆立在原地。
他認識那個人,綽號是一太,臉上總帶著乾淨溫和的微笑,偶爾會幫忙處理事情,而他也因此跟一太成為很要好的朋友,今天打完籃球時本來就是要找一太去吃個宵夜。
聞著一太身上帶著薄荷般清爽的味道,該死,他居然對他的好朋友發情了,更糟糕的是,身為Alpha的他,對另一個Alpha動了情愫。
 
沒錯,一太是個Alpha,他比誰都更清楚這件事。
 
  皺著眉頭,阿方完全僵在現場,他不知道該怎麼跟一太說明這件事情,從一太的眼神中看不出任何情緒,也許一太只是一如既往坐在涼亭裡等他,根本不受那個味道影響……好吧,阿方很明顯知道他在自欺欺人。
  氣味變得更加濃厚而刺激,他們很清楚看見彼此眼中逐漸顯眼的慾望,曖昧的氣息延燒在雙方之間,將氣氛烘托的莫名煽情。
  那個Omega找到他的Alpha,兩種動情氣味混在一起更加刺激嗅覺,一瞬讓他們都愣了下,阿方咬著牙,不知道怎麼搞的,他身為Alpha的本能一直在叫囂著佔有與搶奪,可對象卻不是Omega,而是眼前一直散發乾淨清爽的氣味之人,其中有著不容質疑的強悍。
  身為數量較少的Alpha——也就是領導者——應該會互看不順眼甚至是互相爭鬥一個領導的位置,最開始有著小部份的衝突,卻沒有嚴重的互相排斥甚至王不見王,反而很快理解對方,等到他意識到的時候,他們兩個已經是互相成為彼此最長時間見到的人,他們一起行動,眼中總習慣追尋對方的身影,身旁沒有人也會關心地打個電話去問,而阿方曾以為他們只是這樣感情要好的朋友,卻沒料到此刻居然動了情。
這該怎麼辦?
  棕黑色的眸子帶著許多混雜的情緒,顯而易見的是困惑。
  他理智上明白自己暫時不想跟眼前的人發展出難以想像的關係,阿方尷尬地移開視線,整個人故作鎮定地坐到一太的另一側,他可以制止自己順從本能釋放慾望,但他的確蠻想知道這種衝動是怎麼回事。
  從小就被教導身為Alpha的他要去尋找一個Omega共組家庭結婚生子,但他在這幾年來一直不感興趣而未積極尋找。對尋找伴侶這件事抱持著隨意而輕鬆的心情,想起曾經有好幾個Omega倒貼而他毫無興致,那時他笑得爽朗婉轉拒絕Omega後他也曾想過也許自己終其一生都不會有喜歡的Omega……或Beta,他看著也是Alpha的妹妹小海很努力地追著一個警局的Beta,才發現他其實從未將Beta列入可能的對象之中,這與其他遵從慾望的Alpha有著極大的差距。
  而當他注意到自己比較喜歡與身為Alpha的一太相處時,也覺得自己似乎有點違背本能,但即使他想過某天那個時刻來臨時他會遵從本能地將對方視為伴侶,並不代表他可以接受自己現在被Alpha的味道給挑起深層的慾望。
  為什麼他們兩個都是Alpha,卻能互相吸引?
  阿方尷尬地笑了下,正打算找個話題來混過這件事,並打算跟一太提出他們等等不要一起去吃宵夜而各自回家解決慾望,轉過頭就看見一太闔上書並站起身,用再自然不過的微笑對著他笑,那種習慣的弧度讓阿方有些安下心來。
  他眨了眨眼,察覺一太朝他走了過來,味道更顯濃郁而讓他下意識地瞇著眼往後躺,後方石椅的冰涼從肌膚接觸處直接帶走些許燥熱。
  緩慢地看著一隻手伸到眼前,阿方望著一太墨黑色的眼眸,很快地從中辨識出與他相似的困惑,但一太的反應更直接了點,他輕撫著阿方的髮絲,就這麼繞在手指上,細細地揉著、捏著,順著染成棕色的髮尾而上,隨後碰觸到他的額頭,指尖輕掃過的剎那,莫名的Alpha本能讓兩人都愣住,久久無法言語,他們都察覺事情似乎開始失控。
  開始將對方放在心上,開始注意、在意,甚至不想移開視線。
  他們互相凝望著,從對方眼中望見一絲驚疑,同樣身為Alpha的他們都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件事情才好,在所有替人擺平各種狀況的經歷中,他們從來沒有遇過這種與本能背道而馳的事情,也未聽說過有任何前例。
  小心翼翼地吻上對方的唇畔,彷彿在確認什麼,或是在理解什麼般,動作輕柔到不似Alpha該有的舉止,感受到對方的氣息呼在臉頰上略為止住那樣的燥熱與慾望,兩人親暱到不可思議,彷彿他們曾經這樣吻過,好似他們曾經纏綿,曾經將對方放在心中最重要的位置,就像他們不斷追尋的正是對方。
  他們好像認識彼此很久了,甚至超越他們活著的時候。
  在唇畔分離之時阿方困擾地按著額角,他有些不敢置信地瞠大雙眼看向一太,想從他眼中看見不同的情緒,「為什麼……這麼做?」
  聞言,一太僅是露出神秘的微笑,「你說呢?」
 
——其實我想打END但應該會被罵,所以只好說是沒有後續的待續:)


  ▼
身為好公民,無料不可能有H,大家冷靜不要哀嚎我怎麼又卡在這裡。
  ▼因為聞到Omega發情的原因,所以身為Alpha的他們也有散發氣味。
  ▼兩個人都沒有使用過抑制劑,測定確認是Alpha,不會有某天突然發現其中一個人是Omega的狀況,真的是Alpha x Alpha,而且不會生子。




  02.哨兵嚮導 《臣服》
 
  他的臉上總帶著溫和的笑。
  手指輕劃過書本,翻越一頁,他耳邊充斥著水流潺潺聲,微風吹拂,他並未伸手整理被吹亂的髮,僅是疑惑地停止手邊的舉動,他偏著頭彷彿聽見什麼,隨後他站起身,朝著總部走去。
  踏著穩定的步伐,男人輕敲房門,在婉約動聽的女聲應允後,這才開門進入。
  李臨玥臉上帶著笑意,她眨了眨眼對著一太打招呼,「果然來了。」
  一太沒有被影響,僅是面帶微笑點頭,「總覺得妳正打算找我。」
  其實並非這麼簡單的理由,他覺得他的守候已至盡頭,他等到了他想要等的那個人,所以他順從心底的渴望前來。
  「靠……這是開外掛吧?」陳關有些不敢置信,他剛出完任務回來,只聽說過總部最近來了一個很特別的哨兵,能力強大且行動力高超,再艱難的任務都能夠被輕鬆解決,他沒有與任何一個嚮導綁定,但精神上卻比任何一個強悍的哨兵、甚至是有與嚮導綁定的哨兵還要穩定。
  直到實際一看,身為哨兵的陳關不免感到造物主的不公,也明白為何這個人會是組織內部的傳奇。
  那是什麼強悍的感知能力!感知人的行為舉止思想跟感知事情的發展,這根本就是感知未來吧!
  「嗯,我們這次出任務的時候,遇到了一個沒有嚮導的哨兵,他沒有加入組織、沒有前科也沒有任何不良嗜好,精神看起來蠻穩定的,能力跟你大概差不多,所以上面說服他加入組織,會暫時安排你們搭檔。」李臨玥說明完畢便示意陳關到隔壁開門。
  「明白了。」一太露出再自然不過的微笑,頷首示意,視線停留在門後,墨黑色的瞳孔中透露出些許的興趣,他覺得等一下的事態發展會非常有趣。
  裡頭走出的男人完全符合哨兵的形象,強壯、高大、充滿男性陽剛氣味,渾身散發出一種讓人感到舒適的氣質,是非常適合當領導者的類型,即使他並不打算成為領袖,也能憑著自身的特質吸引一群人圍繞在他身邊。
  男人露出爽朗的微笑,「我是新來的哨兵,叫我阿方就好。」
  「一太。」他簡單回覆著,臉上掛著乾淨清爽的笑容。
  第一見面帶著極高的好感,一太仔細打量對方,並不覺得有哪裡不妥,他覺得眼前的人挺有趣的,這才伸出手打算與對方禮貌性的握手,算是認同對方能夠暫時當他的搭檔。
  他們兩個禮貌性的握手,在肌膚接觸的剎那,臉色突然都變了。
  他們發現他們的精神能夠與對方相合,而肉體則異常渴求著對方。
 
  可是,眼前的人不是嚮導,是哨兵啊?
 
  一太眨了眨眼,他其實知道自己也許跟一般的哨兵不同,他並不會對噪音感到困擾,也沒有目視千里或是嗅覺辨位的能力,他的強悍在於近似預知的預言能力,幾乎能讓他的每個行動都能準確地完成所有任務。
  他並未嘗試過與任何嚮導有所接觸,一開始是因為他從未有過精神崩潰的狀況,因此也不曾覺得自己需要與人有所連結­­——無論是肉體上的、或是精神上的。
  李臨玥也曾問過他真的是哨兵嗎?一太那時不太肯定,以外表狀況而言他的確稱得上是個哨兵——甚至還是少數頂尖的強者——但實際上他卻覺得他可能不是,他的直覺總告訴他他並非如同外表一般。
  但他並未想替任何哨兵進行精神安定,他仍然覺得不到時候,於是他是嚮導而非哨兵的祕密就一直埋藏在他的心中,他總是面帶微笑地接受上頭指派的所有任務,偶爾還會使用精神安定稍微安撫現場哨兵幾近崩潰的情緒,但他也僅止於此,更親暱的接觸則從不考慮。
  他略感有趣地看著眼前的男人,那一瞬有種強烈到近乎渴望的直覺,就是這個人、正是這個人,就是他一直所等待的對象,就是他內心執著追尋的那個人。
  可其實他們從出生至今,才第一次見面而已,嚴格來說並不知道眼前這個人到底是什麼性格。那又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情緒?
  一太臉上勾著笑,覺得事態發展有點出乎意料的瞇起了眼,他看見阿方臉上一閃而逝的錯愕與渴望,明白眼前的人對他也是有著不同的認知與理解——與他相似的,甚至可能是一樣的想法。
也許這個人沒有嚮導的原因正是如此。
  「好啦,兩位哨兵大人要一直握到什麼時候?人家在旁邊看到都覺得臉紅心跳了。」李臨玥望著那邊握手後就眼神呈現膠著狀態的兩人,在又停了幾秒仔細看過後這才出言打斷,看著兩人錯愕放開彼此後又掩飾著將手放了下來,這才繼續說道,「雖然有點急,不過你們兩個馬上就要搭檔出任務,任務內容會用老方法告知,這些都沒有問題吧?」
  一太注意到阿方毫無異議地聳肩,隨後又將視線放在他的身上,帶著強烈的狐疑與試圖在他身上找尋什麼的目光讓他忍不住笑了出來。
  神祕地朝著他眨了眨眼,一太沒有打算這麼快就告訴阿方關於他的真實身分,也許等他再跟這個人熟悉一點,也許他還在等待未來某個適合的時機,時間到了自然就會說出口。
  「沒有。」一太含笑地對著李臨玥回應。
  「那就讓一太帶著你去他的地方,」李臨玥眨了眨眼,她笑著說出剛才接到的上頭指示,「你們有三個小時來互相熟悉,應該夠了吧。」
  阿方眨了眨眼,點頭表示理解,隨後他望向一太,看著對方露出再自然不過的微笑,便跟著前走去,對著開門示意的一太點頭表示謝意,便率先離開房間,一太關門前對著房內的兩人眨了眨眼,意味不明地笑了下。
  待在房內的陳關面露驚恐地看著一太關上房門,隨即迅速轉頭瞪大雙眼望著李臨玥,他怎麼不知道什麼時候有這件事的?上頭不是讓他帶著阿方附近繞繞熟悉環境而已嗎?
 
  ※
 
  一太領在前頭讓阿方跟著,沒走幾步他就發現了。
  兩人的步伐幾乎一致,完全不用調整步伐速度或是跨步的距離,只要順著自己習慣的往前走,對方就能順利地跟上。總覺得不是刻意為之的結果,而是名為阿方的哨兵本身就是這樣,一太露出有些興致的微笑,看來這次出任務的過程是挺值得期待的。
  帶著他先暫時介紹附近的環境,一太僅是帶著笑容,他帶著阿方到了武器庫,在阿方還在觀賞武器庫裡眾多的武器之時,他直接選了一把步槍拋過去。
  「……一太?」拿著那把槍,的確是他慣用的重量跟大小,但是他記得他什麼都沒有說,甚至也沒提出自己是習慣近戰的類型,為何一太彷彿已經跟他搭檔多年,能夠輕易地找出他擅長使用的武器。
這種被陌生人掌控的感覺並不是很好,只要不是被自己的嚮導或搭檔這樣對待,情緒波動較大的哨兵幾乎都會面露不悅的神色,而一太卻未在阿方的臉上看到這種情緒,他僅是點了點頭,便開始確認槍枝內是否有子彈。
  「我的直覺比其他人準確一點,」對於阿方專業且冷靜的反應感到滿意,一太給了個意味不明的答案,稍稍偏了頭想著,還是特別補充道,「也比哨兵還要準確,但那就是一種感覺而已。」
  「知道了。」阿方聞言並沒有像其他人一樣繼續追問這直覺的能力或是狀況,他僅是露出爽朗的笑,望著一太的眼神中並未與知道前有任何不同。
  他們互相凝視,一太嘴角帶著笑意,阿方則是略帶疑惑地眨了眨眼,並未懼怕的移開視線,僅是認真而真誠的迎上對方眼中顯而易見的探尋。
  下一秒他們便轉頭看向門口,兩個人都帶著警戒。
  「是誰?」阿方看著一太,有些好奇地問著。
  面對阿方明顯的試探並未感到不悅,一太僅是笑著說,「我想應該是上級,要跟我們說明任務。」
  看著進來的人淡漠的臉龐與身上穿著軍裝,阿方表情有些微妙地轉頭,對著一太眨了眨眼,「……其實有點恐怖。」
  一太僅是勾起了淡淡的笑,彷彿在談論天氣一般自然,「習慣就好。」
  反正未來的時間還長——他是這麼覺得的。
 
——頁數不夠所以END(我連後記的空間都沒有,我非常有誠意的沒寫待續
 
  ▼一太是能力極度強悍的嚮導,精神能力極高,加上本身身體素質不錯,因而被誤認為哨兵。
  ▼阿方則是能力頂尖的哨兵,本身情緒控管的關係可以讓表面上看來精神穩定,實際上還是有些波動需要找尋適合的嚮導綁定,因此才隻身在外旅行。
  ▼李臨玥是嚮導,陳關是哨兵,沒錯我偷渡了關玥但是非常之不明顯(欸)



  好的,總之,CWT35感謝大家來場!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