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 太方太,二度

*此為CWT35新刊《二度》之試閱,僅為本子收錄的其中一篇,尚有其他。
*本子CP為:一太x阿方/阿方x一太,心靈上的互相,所以兩個都標示。
*架空,黑手黨設定。
*三十題延伸,以短文字為主,此為噗浪上放置的舊版,收錄時會增修文字。

          
  01.習慣性吻別
  阿方稍稍整理自己的領帶,差不多該代替自家首領去河邊與人談判,首領說是沒危險,所以身為左右手的他倒不怎麼緊張。
  轉頭看著自家首領正坐在陽台扶手上看著外頭一片藍天,他走上前伸手整理首領的衣領,替首領扣起最上方的扣子,然後一太嘴角含笑瞇起眼,低下頭,在阿方的唇間印下一吻。
  
  就像是個Lucky Kiss,這事已經久到養成習慣。
  
  
  02.壓力爆發/感到迷茫的時候
  皮鞋總是磨腳不如球鞋好穿,阿方盯著腳上擦得發亮的黑色皮鞋,只覺得這一切異常可笑,卻又真實無比。
  談判因為首領事先安排好而能順利結束,看來僅是需要身為左右手的他露個面見證,意思性走個過場便可終結,反倒是他不曉得該怎麼繼續邁開步伐在這條道路上前進。
  他感到迷惘,他想要吼叫,以往壓力爆發之時總是藉由運動打球紓解,來到陌生又熟悉的都市後他倒是還沒找到除了做愛以外能夠解決壓力的方法,於是下意識地照著今早一太所說的話走到附近的河堤,看見那個人正微笑面對他。
  
  「   」
  一太輕聲呼喚了他的名字,於此一瞬,他失卻迷惘,堅定向前。
  
  
  03.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首領隨意把領帶拉鬆解下拋在後方,捲起襯衫袖子,站在原地滿懷溫柔笑意。
  那個瞬間阿方再度確認自己停留的意義,他從遙遠國度來到這幾乎迥異世界,正是因為他已無法將視線自對方身上移開。
  「打一場吧。」一太將手中的籃球空拋給他,望著切割蒼藍天空的拋物線,阿方接下運了幾球,投到旁邊的籃球框,將自己的焦慮跟隨入籃消逝。
  
  一太總是知道他要什麼,而他也知道一太想要什麼。
  ——所以這正是他來、他停在這裡的理由。
  
  
  04.學會了你擅長的事
  從進框後一太拿下籃球回到罰球線,在眼神交流確認開始後,幾個運球便往籃下跑去,逼近阿方的同時一太胯下運球閃身過人,用著再自然不過的語氣詢問——或是確認——方才談判的結果,「應該是談判順利吧。」
  阿方一個迴身運用身高優勢擋住一太打算灌籃的舉止,他勾著嘴角露出一抹淡然的微笑,模仿著回應,「你說呢?」
  「……喔?」運球退到三分線外,一太臉上的表情看來像是發現有趣而值得研究的事情,他望穿戀人眼底的笑與戲謔,不免勾起了好勝心,「還以為你不會這麼說。」
  阿方聳著肩,含糊其辭或是反問對方這些他在大學時期的確不熟悉也不會做,但過這麼久了,總是會學些原本不明白的東西,「只是學會了你擅長的事。」
  就像一太學會用爽朗的笑與人稱兄道弟來蒙騙眾人一般。
  
  
  05.發現信件盒子
  打幾球滿足了便也停止,兩人分別上了黑色轎車的正副駕駛座,都沒管安全帶那種東西,在一太發動引擎的時刻,阿方突然察覺副駕駛座前方放著一個盒子。
  「這是?」阿方詫異地打開盒子,一太不太可能用什麼盒子戒指浪漫求婚,根據過往經歷腦中剎那閃過也許是槍械或是某個合約之類的東西,沒料到一疊信正安穩地躺在裡頭。
  「來自遠方的問候。」一太面帶微笑,他伸手從中拿起一些信,一封接著一封將署名展示出來。
  方曉海、李臨玥、陳關……一太手上這三封的署名總是讓阿方倍感懷念。
  
  不經意看見盒子裡安穩放著機票,阿方瞬間在嘴角勾了一抹笑。其實阿方一直都明白一太溫柔而堅持為他留好退路,只要他想離開,便能回到故鄉遠離一切。
  而他僅是放下盒子收好信,抬頭看著一太卻覺得心情複雜。
  他明白一太的顧慮與想法,卻總是為此感到彆扭,阿方緊抿著唇思考該如何表達,而一太只是輕輕地握住阿方的手,無語沉默,眸中流轉許多情緒。
  
  望著有些怔住,每每都覺刻骨銘心。
  隨後阿方低頭吻上一太的手,一如當初宣示忠誠。
  
  
  06.睡前故事/The Story of...
  洗好澡後挑了書坐到床上,一太靠著枕頭正在閱讀故事,聽到聲響抬頭就見阿方邊用毛巾擦頭髮邊朝他靠了過來,於是面帶微笑對著他說,「說個睡前故事?」
  「好啊。」阿方應允表示他會聽,拉開棉被就躺了進去,貼近還能感受到一太的體溫暖著被窩。
  一太放下書籍挪動枕頭跟著躺下,與阿方面對面,四目相望,兩人沉默看著彼此,近到呼吸交纏。阿方伸手撥開一太遮去眼眸的髮絲,然後一太也撥開他的棕色瀏海,親暱地摸著他的頭。
  「曉海說她明天會過來一趟。」一太含笑這麼說道。
  「……真是美好的故事,」阿方看著墨黑色的眼眸,也跟著笑了,「我會期待明天的到來。」
  兩人眼中皆盈滿笑意。
  

   07.酩酊大醉/Cheers darlin’
  好不容易把喝醉的小海塞到客房讓她去浴室洗去一身酒臭與搭機的疲憊,阿方嘆了口氣,妹妹總是讓他煩惱讓他棘手卻又在某些時候覺得其實也挺可愛的,多年不見還是一樣帶著黑色的正義橫行無阻。
  「覺得這故事怎麼樣?」坐在客房沙發的一太突然詢問阿方,惹得對方蹙眉沉默思考。
  「怎麼樣?好像喝醉時候的夢,」覺得還不夠實際的阿方邊回答邊順著坐到一太旁邊,然後看著自己的手,苦笑補充說道,「不過夢要這麼真實的話,肯定得喝到酩酊大醉吧。」
  迅速替阿方意外被小海身上飾品刮出的傷口上藥包紮,一太僅是含笑說道,「只要有你,那都沒什麼分別。」
  
  
  08.冷水澡
  小海依然如記憶中強悍,阿方苦笑著把從浴室洗澡出來隨便亂套衣服還在大聲嚷嚷的小海塞到客房床上順便蓋上棉被遮去暴露的女性軀體,沒幾步路卻也累得滿身大汗,好不容易安撫下來,回頭就見一太站在浴室前面一臉無奈。
  很少看見一太這樣的笑,阿方挑了眉,好奇地湊過去,就見浴室一片慘況,彷彿剛經歷一場惡鬥或是一場大戰。
  「看來她把整個水龍頭拆下來,還動到水管,」望著浴室蒸氣瀰漫幾乎要變成澡堂,只能搖了搖頭關上門,「等等讓人來修,感覺上會有一小段時間沒有熱水可以使用……該慶幸現在是夏天?」
  聳了聳肩,其實不在意洗冷水澡的阿方突然想開個玩笑,「一起洗就不會冷?」
  「不,熱完冷卻,洗好就會感冒了。」一太含笑這麼回應著,語中的涵義卻讓阿方感到久違的不自在,後悔地想收回剛才那句話。
  不過已經來不及了。
  
  ※在浴室做愛後洗澡之意。
  
  
  09.初見回憶
  記憶中那時自己臉上帶著敷衍的笑,只因為一太突然說著沒人懂的話,他說,原來是你。
  那時只覺得這個人怎麼這麼奇怪,搞不懂是怎麼回事,覺得有趣之下就這麼相識了,於是逐漸變得熟悉,變得親近,然而第一次見面的笑卻仍烙印在眼底、在心底,再也無法忘懷。
  與對方喘息交錯,阿方在與一太唇舌交戰後急忙退開,眼眸中只剩下一太皺眉忍耐什麼的表情,看來讓他無比想笑,第一次見面是絕對想不到會發展成這樣的關係、最終又習慣這樣的接觸。
  他感受著對方略低的體溫,卻覺得此刻滿足到無法形容。
  
  
  10.你的手還是那麼冷。
  早晨總是那麼明亮,彷彿希望將至,照亮所有黑暗。
  阿方眨了眨眼,長年的生活習慣讓他總在早晨清醒,可熬夜疲憊充斥全身叫囂需要休息,於是他翻個身背對窗戶,讓陽光不再刺眼,隨後他想用手擋住一太的雙眼避免他也被晨光驚擾,在對上他含笑的視線時就放棄這個舉止,他爽朗笑著對戀人說,「早安。」
  「早安。」一太回答完才慵懶地伸了懶腰,手不經意地擦過阿方的肌膚,略低的體溫讓阿方隨後眉頭深鎖。
  乾脆拉高原本僅覆腰間的棉被蓋上兩人的肩,阿方伸手碰觸一太的手指,無奈地說道,「……你的手還是那麼冷。」
  反握住阿方的手,一太低聲笑著說,「剛好,你的體溫很高。」
  然後就不冷了。
  
  
  11.Follow Me./驚喜
  今天他與他穿的是休閒服裝,暫時談判完畢也沒事做,阿方享受著難得悠閒的時刻,轉頭看見首領穿著與大學時期無二致的輕便服裝,彷彿回到曾經。
  「……算是驚喜嗎?」摸不清這些天一太的舉止代表什麼,幫他找了小海過來又變回以前的模樣,算是回憶過往之類的嗎?可一太從不做無意義的事。
  阿方面帶笑容內心卻閃過一些想法,也許一太想推開他,讓他離開。
  「也可以算是驚喜的一部份,」一太這麼說道,語氣充滿溫和,「Follow Me.」
  不想用慣例的Yes Boss回覆,阿方望著一太側身正等待他,只是聳聳肩,笑著跟上,「Sure.」
  到哪都與你並肩同行,不會離開。
  
  
  12.沒有言語的夜。
  阿方把玩著手機傳封簡訊,他沒料到一太替他做的事情真的很多,多到他都覺得自己是否上輩子得罪許多人又燒了好香,才會在黑手黨裡過得如此。
  一太找了小海找了父母到他所在的地方,又用首領的身分假意談判順利而放他一陣子的假,讓他能陪伴家人出遊,然後一太笑著對他說,希望這樣能讓你放下心。
  算來已經很久沒有看到家人,他承認他是有些想家,前陣子收到妹妹小海受傷的消息也的確焦躁不安,但為待在一太身邊而離鄉背井,這個選擇他從不後悔。
  小海拋個枕頭給看手機沉默不語的兄長,問道,「幹啥?沒跟一太哥睡不習慣?」
  把枕頭拋回給小海,阿方直到看見一太回了晚安的簡訊,這才放心把手機放回床頭櫃上回答小海,「……的確是有點不習慣。」
  「阿兄,你變好多喔,」被阿方的坦承給驚訝到,小海眨了眨眼,戀愛中的人大概都會有所改變吧,於是好奇的小海湊到阿方面前。盯著他更加堅毅的眼說道,「以前都不會承認這種事的。」
  「文化影響吧,這裡可是義大利。」瞬間察覺自己放鬆而失態,進而承認太多不該明說的阿方懊惱了下,乾脆往後一躺,隨意改變話題。
  看著阿方身上的刺青與印記鮮明,一旁蜿蜒幾道顯眼的疤痕,小海伸手大力拍打阿方的肩,毫不猶豫地戳破阿方的藉口,「少來這套。」
  
  出生入死後,什麼都變了。
  
  
  13.舊疾復發
  半夜的他按著肩,陣陣疼痛驚擾睡眠,又不想吵醒睡在另一張單人床的小海或是睡在隔壁房的家人,阿方無奈苦笑,舊疾復發時沒個熟悉的人在還挺麻煩的。
  以往一太會準備熱敷墊給他,沉靜的黑色眼眸中帶著過多的愧疚,如同他對一太的視力滿懷懊悔般,接著開始隨意說些不著邊際的話題、安撫似的不時撫摸與接吻,緩慢而溫柔的陪伴,直到痛楚消逝。
  小海趴在床上,藉著小夜燈看著靠在床頭的兄長,怵目驚心的傷疤讓她在意到不行,「阿兄,這傷口怎麼來的?」
  「……用他們的話說,是榮耀。」阿方輕描淡寫說道,閉上眼不再多言。
  
  熟知兩人能力的小海愣了那麼一陣子久而無語,才想著這肯定曾是場玩命的惡戰。
  然後她什麼都不問,只是撐著臉頰望著兄長。
  
  
  14.陌生的熟悉的你的樣子/工作探班
  次日他們轉到熟悉又陌生的街道,阿方熟知每個小巷,卻不知觀光客最喜歡到哪裡參訪,帶著家人到著名觀光景點人擠人,然後在大家累癱時說著他去別的地方,讓小海幫他稍微頂下。
  順著蜿蜒小徑走進附近的據點,記得一太應該是在這處理些小事,果然看見西裝筆挺的男人正勾著溫和的笑容,打個手勢讓其他人退下。
  首領抬腳踢開前來鬧場卻被打趴在地的人,他走到門口,看著背向光明正視黑暗的阿方,低笑著問道,「想念了?」
  「來探班。」阿方聳著肩向前,伸手擦去一太臉上的、屬於別人的血。
  
  的確是想念了,這陌生又熟悉的身影、還有這地方,這些他賴以維生的東西。
  
  
  15.第四次晚歸。
  連著幾天觀光後到機場送走家人,望著飛機劃過夜晚星空,阿方沉默地坐回駕駛座位,放下手剎快速開車回到據點。
  他跟負責守衛的人打個招呼,穿過走廊到達門前,握著門把沒轉開,僅是低頭看著從門縫透出的燈光。
  阿方曾經晚歸過好幾次,受傷的時候、覺得煩悶的時候、還有更多連他自己都忘記的時候,一太總是會在裡面看著書,靜靜地等他。
  有時他都以為一太的時間停止了,以為他其實不介意身旁的人來或離去,但總在這個時刻會明白自己是被對方所需要的。
  阿方推開門,看著一太坐在椅子上抬頭看他,臉上勾著溫和的笑,「……好久不見。」
  「不說歡迎回來嗎?」阿方關上門往前,接著坐到他的另一邊——對方刻意空出的位置——這種無聊的溫柔跟暗自賭注,只有一太會這麼做。
  
  因為越重視的,越希望能得到幸福。
  所以他會憑自己的意志待著的。
  
  
  16.Hello stranger./一時興起的419 PLAY
  那又過了好些天,在確認彼此執著後他們從不談那溫柔的希望與測試。
  恢復忙碌的阿方拉了拉西裝領帶,坐在沙發上略顯疲憊。
  他望著開門進來的人面帶笑容,一時興起突然想要玩一下,他也承認有點壞心想要看一太的反應,於是帶著爽朗的笑容朝著對方揮揮手,「Hello, stranger.」
  接連進來的旁人皆愣了下,被稱為陌生人的黑手黨老大沒被這變故嚇到,他只是嘴角帶著溫和的笑容,低聲回覆著,「Hello, My Dear.」
  
  這話引發一陣爆笑,阿方笑得眼淚都要飆出來了。
  
  ※419為for one night,引申為一夜情。
  
  
  17.從back kiss再開始/享受你的親吻
  人生每次都是選擇,決定方向,開始前進。
  一太總是帶著笑容給予建議指引道路,但從不強迫介入選擇,只會在對方決定後根據危險來判斷是否介入,就是這麼隨意而平淡的人,卻當了黑手黨的首領。
  看著首領揮退部下,帶著笑意自高處望著笑到不行的戀人,於是一太撐著沙發邊緣低頭凝望,然後蜻蜓點水用唇擦過左右手的嘴,不帶任何慾望,彷彿Lucky Kiss般也是個習慣。
  「喔?」阿方有些疑惑地望著一太,只見一太含笑後退,想要直起身抽開兩人距離。
  「嗯,Back Kiss.」他笑著說。
  「那是啥啊……」Back Kiss不是這樣,才想反駁阿方沒過幾秒就察覺一太的意思,於是他聳著肩拉下一太的領帶,「算了,哪個都好。」
  然後再度低頭,靜靜享受對方滿懷情感的親吻。
  
  ※題目的Back Kiss應該是指親吻背後,這邊則不照原意,引申為歡迎回來的吻。
  
  
  18.熟悉到每一寸的甜美的身體
  轉眼西裝外套披掛沙發,領帶扔到旁邊,襯衫釦子被解開,兩人共有的家族刺青失去白襯衫遮掩而顯眼,更讓人注目的是,阿方身上的刺青邊緣還蜿蜒爬過怵目驚心的傷疤。
  看著一太用指尖輕撫過那道疤,眼中閃過內疚與感嘆,那時一太曾想把阿方送回四面環海的國度,卻在當晚瞧見晚歸的阿方已經請人刺上刺青,立場鮮明堅定讓一太少見地露出痛苦神情。
  沉默許久後首領嘆息著,便把極具能力之人當成棋子放入危險的位置,才勉強在槍鳴硝煙中確立家族之於黑手黨的地位……而這是僥倖活下後的代價。
  阿方知道會為此失去曾經認為重要的東西,如今他已無法鬥牛,打球時間過長會加重身體負擔,可他從不後悔。
  只要一太還是那個一太,無論幾次他都會這麼做。
  
  伸手撫上再熟悉不過的軀體,幾日未碰觸彼此莫名懷念又有些愉悅,指尖從疤痕上逐一掃過,每一寸都讓人感覺複雜而混亂,說是痛苦也好、說是幸福也罷,從那之後他們開始不再偽裝對彼此的渴望,在異國國度裡毫無顧忌地把握每個與對方相處的時刻。
  他們放縱而順從自己的慾望,再也不掩飾。
  一太突然從沙發上站起,踩過掉在地板的純白襯衫,裸著上身直接往房內移動,阿方馬上就理解對方想要換到床上接續。
  那是他沒說出口的溫柔。
  
  按著舊疾復發未痊癒的傷,阿方笑著跟了上去。
  
  
  19.說不出口的情話
  纏綿總在暗夜。
  吞吐著彼此不規律的氣息,有那麼剎那總覺得應該說些什麼動人的情話,但要說愛或喜歡似乎也有點太過光明難以概括他們的現況。
  比起那些由嘴說出的純粹詞語,似乎有著更多難以形容的東西埋藏在胸口不斷灼燒,讓人近似崩潰,只能靠著擁抱靠著接吻靠著做愛來傳遞。
  人的感情到底能瘋狂到哪個地步?
  
  這麼說來,其實他們沒有對彼此說過情話。
  就連一太知曉他通過測驗的那天,他說出他會待在一太身邊之時,確立兩個人之間關係之刻,一太說的也不是我喜歡你、我愛你、待在我身邊或是不要走這類的直白。
  
  他說的是對不起。
  
  ……或許還有謝謝你吧,大概。
  但他問不出口,他也說不出口,而一太亦同,只能吞咬著彼此的喘息入腹來滿足飢渴的慾望。
  
  
  20.Road Trip./公路旅行
  道路延綿出一望無際的天空,藍得如夢似幻。
  阿方靠在車邊等待一太聯絡部下,左右手與首領在無旁人的時刻總是隨意又自由,他慢步往公路旁的樹林走去,這種一時興起的Road Trip已經很久沒有經歷,開始忙了開始倦了開始只想守住手中微小的幸福。
  那天一太替他找到曾經,而他覺得,應該也讓一太回憶過往他們曾兩人毫無顧忌一同踏上陌生的土地然後笑得開懷。
  雖然現在的身分不可同日而語,但他們也曾普通,也曾平淡。
  公路直線前進不回頭,人生彷彿這片變化莫測的天空。
  
  
  21.人群裡你的氣味
  車開著便到達另一個人群聚集的地方,走入餐廳人來人往,一太蹙眉並更靠近阿方一些。
  不是覺得會有危險或是下意識的防禦動作,僅覺人多了不太習慣,身分不同舉止自然也隨之更改,在櫃檯點餐的阿方察覺一太的行為也沒多問,只是乾脆跟一太換位置,用身體擋住靠人群的那側。
  空中飄著食物的香氣,覺得有些餓的阿方看著櫃台,有些不耐地等著人手不足的小餐館出餐。
  「謝謝。」一太突然湊到阿方面前低喃。
  聞到一太身上的洗髮精氣味,阿方瞬間愣了下,好像也沒這麼餓了。
  
  ……或該說是另一種意義上的餓。
  
  
  22.被忘記的紀念日
  聽著四周的聲音,阿方接過幾個紙袋並對一太示意,兩個人接連走回車上,關在密閉空間之中。
  先接過阿方遞來的飲料,一太順手打開手機確認訊息,回完簡訊瞄到上頭的日期不免想到曾經,他望著車窗外頭的晴天卻心情複雜如雨天,「跟那日一樣。」
  那天他沒有參加喪禮,讓阿方獨自處理背叛者,而阿方憑著自己的能力通過測試,執意留在他的身邊。
  ——記得那是他們第一次擁吻然後失控做愛。
  「是啊,而且某個人還特意選在這種日子為難自己……」阿方眨了眨眼,伸手從袋子裡拎出了片裝小蛋糕,臉上帶著略顯無奈的笑,「選在自己生日的時候測試我,感覺不奇怪嗎?」
  
  若是他沒通過測試、若是他在測試中死亡,那麼,一太又該如何是好呢……大概是直接刻意忘記該被紀念的日子吧,並以此作為對自己的終生處罰。
  他這麼猜想。
  
  
  23.逃家
  一太面帶微笑接下蛋糕,卻不打算回答阿方的問題。
  「生日這天想逃家?」也看出一太一貫的微笑沉默不理政策,隨意換著話題,阿方拆開手中的包裝,突然有點懷念台灣食物。
  「只有幾天做自己的事情,感覺上不會有問題。」一太用叉子切小塊蛋糕送到阿方嘴邊,在阿方張口咬下後這才把叉子收回也吃了一口,輪流餵食把慶祝用的蛋糕解決。
  他們都不太吃甜食,兩人分吃一塊剛剛好。
  
  隨意哼著歌,轉頭發現一太已經收拾好裝蛋糕的小盒子,阿方接過垃圾放到副駕駛座旁的小垃圾袋,隨後抬頭認真地望著一太,輕聲對他說出祝福,「生日快樂。」
  「謝謝。」一太瞇著眼,露出看來略為滿足的平淡笑容。
  
  
  24.如果我死去/BE妄想
  望著一太的笑意,阿方突然想著如果那日他沒通過測試,那此刻的一太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他被送回台灣、而一太依然過著一樣的生活嗎?阿方試著思考沒有一太的日子,卻發現自己其實什麼都想不出來。
  從大學之後一太就參與他的生活,從開始敵對到如今戀人,變化太過迅速,唯一不變的就是身邊一直有對方的位置。當兵分離的那個時間讓他們都看清自己的真心,後來也不再甘於曖昧,選擇主動爭取,所以他相信自己不會在測試中失敗。
  那麼,如果他死去?這個阿方也想不出來,死亡即使近在咫尺,卻總擦身而過。曾差點失去可是又找了回來,於是用力抓緊泛白指尖疼痛心臟,也不想再度感受絕望。
  
  所以他也不願模擬失去對方會是什麼樣子。
  
  
  25.我們的貓跑丟了
  邊接電話邊按著額頭,多年相處下也知道一太的性格,在他說出想要Road Trip而一太爽快答應的同時就該想到一太也有他的打算。
  「我們的貓跑丟了。」一太面帶微笑對正講電話的阿方說道。
  阿方聳聳肩,部下電話中說的急事早在首領的掌控之中,「找到貓就行……聽說跑到附近這一帶了。」
  只是他沒想過旅遊還得動手抓回背叛的貓,更重要的是,放假——或該說逃家——的兩人還得努力逮住那隻挖牆腳卻被小貓偷偷放走的老鼠。
  前陣子好不容易才抓到的,逃掉有點麻煩。
  一太歪頭想了下,這才帶著再自然不過的笑容說道,「已經都先安排好了應該很快就可以抓到,他等一下會經過前面,然後……我覺得你會抓到他。」
  「你……算了。」被繞圈子派命令的阿方懶得反駁,傾身向前要了一個Lucky Kiss,隨後拿出腰間的手槍便開著車門跳下車,追著小貓離去。
  望著阿方的背影,一太勾起笑容後才轉鑰匙發動引擎,車子疾駛。
  
  
  26.瞞著你抽菸
  一太把車停在附近巷口,面對外側擋住了行人視線,他坐在車內等待,沒多久阿方就拎著兩個人出來,照習慣順手塞進後車廂然後蓋上,把怒吼關在裡頭。
  看著阿方一連串的舉動自然順暢,老實說,一太感到心情複雜,蹙眉同時聞到若有似無的氣味,他眨了眨眼,在阿方撥弄自己的瀏海放下之時握住他的手,在手背落下一吻。
  那是一種緩慢纏繞的窒息感,從指尖可以聞到煙的氣味。
  
  握著他的手,一太沉下神色呼喚。
  「怎麼突然叫我本名?」阿方訝異望向一太,看著仍交握的手,瞬間感到不自在,還有些心虛。
  知曉一太過往都是裝作沒發現保持虛假和平,阿方只能勉強露出苦笑,等待一太的話語。
  難以用笑回應,一太輕聲問,「有菸味。」
  「……抱歉,從那時開始偶爾會抽一下。」苦笑抽手插入口袋,身處環境影響下從應酬轉為一種短暫的習慣,偶爾會瞞著首領抽菸。
  從哪時開始的?正是他得知他再也不能長時間打籃球的時刻。
  
  看著一太複雜的神色,阿方沒有解釋,也不需要解釋,只是從口袋中掏出菸盒連帶打火機都交給一太。
  「我不會再做了。」他允諾。
  
  
  27.秘密抽屜
  將貓與老鼠拎到附近給部下拿去處理,阿方略顯疲憊地伸了懶腰,回到車上就任憑一太開車往未知的地點。
  他讓副駕駛座幾乎平躺,瞇著眼讓睡意席捲,往旁調整姿勢卻不慎撞到什麼東西,他詫異坐起查看,伸手往副駕駛座前方摸去,從奇怪的地方摸出一個類似抽屜的東西。
  「……這個原本就有嗎?」阿方拿起小盒子問。
  怎麼又是盒子?
  「沒有,」一太悠然看著前方開車,只拋個沒頭沒尾的回應,「不過現在的你可以打開。」
  
  然後阿方看著裡頭的戒指,瞬間不知如何是好。
  (還真的是用戒指求婚啊。)
  
  
  28.我們還沒做過的事
  一太做的事情都很奇怪,但絕對不會比半夜跑到山上只說想看星星還更難懂了。
  雙手環在胸前,靠在引擎蓋旁的阿方似笑非笑地問,「我們還沒做過什麼?」
  一太眨了眨眼,露出再自然不過的微笑反問,「整晚不睡只聊天?」
  「……哈,這麼說也是。」愣了下,阿方馬上認同這件事。
  他們以前的晚上總是交換情報、處理事情、沉默為彼此守夜,成為伴侶後加上做愛,過去偶爾在言談中提起,但極少毫無理由便整晚說話。
  「還有說說自己,」一太突然笑了,「介意聽個故事嗎?關於黑手黨家族的。」
  「那有什麼問題,」阿方也笑出來,「禮尚往來……就拿個普通兄妹的故事,沒意見吧?」
  一太跟著靠上引擎蓋,他僅輕聲反問,「你說呢?」
  
  
  29.討厭卻愛著你的一切
  阿方討厭的東西很難明說,真要說來他其實討厭的就是無法掌握之事,麻煩又耗費心神,他不喜歡這種失控的感覺,所以平常偶爾遇到無所謂,別得天天面對甚至是成為戀人共度一生就好……肯定會因為搞不懂而瘋掉。
  不過,那句話是怎麼說的?
  別為你的伴侶開條件,通常莫非定律如影隨形。
  盯著戀人臉上帶著神祕的笑,阿方突然有些好奇,「喂,一太,你當初有想過戀人條件嗎?」
  一太眨了眨眼卻沒有回應。
  「幹啥不講話?」
  「感覺上時間到了總會遇到,所以我沒有想過其他狀況,」一太再度給出神秘的答案,看著阿方一臉錯愕便補充,「我當初以為家族聯姻後會有個理想值的柔弱女性,家族訓練下也做好被綁架要去救人的準備,但我真的沒想過,被綁架不等於不會自己脫困。」
  聽到這裡的阿方難以解釋自己此刻的心情,又困擾又覺得有點尷尬。
  想起剛到現場想救人時阿方已經自行脫困還放倒敵手,邊衝著他笑邊說幾個小鬼根本打不過他,一太聳肩跳過過程繼續回答,「然後因為戀人自己處理得當,沒理由阻止他,又能並肩,就站在我身邊了。」
  阿方按著額頭決定忽略他曾經幹了啥,許久只說得出一句,「……你這喜歡挑戰的人。」
  「男人總是喜歡刺激,」一太笑著這麼回,「而你也是。」
  
  
  30.遲來十年的告白
  星空璀璨卻無暇觀看。
  「……嗯?」把玩著戒指的阿方還以為自己聽錯,一太肯定說的不是那些話。
  他一直都明白一太不肯輕易給出一個答案,即使他們熟知對方身體的每一寸,一太內心卻還是對這個現況抱持總有一天會結束的心情,為他準備好所有退路。
  他明白的,一太一直都沒有變。
  而他也是,只要一太還是一太,他就不會選擇離開。
  兩個人在奇妙的認知與默契下一同度過好多日子,但如今卻在一句話下不關係再相同。
  
  「   」
  混雜著風聲,告白的字句卻仍清晰到直入心底。
  
  阿方挑了眉,看著一太從他手中接過盒子抽出紙張,只是詫異地問,「算是遲來十年的告白?」
  從戒指盒裡拿出機票撕掉,一太僅是笑著,「總覺得可以說出口了。」
  「我的回答不用問吧,從開始就一樣。」阿方聳著肩,將已經戴上手的戒指晃到一太面前。
  
  那意味著什麼,雙方都很清楚。
  彼此都再也不會放手了。
  
  然後,帶著戒指的手交疊,不知道誰先吻上了誰。
  
  
  ——試閱結束。
  

大家好,我是把預計要出的本子搞得超像突發的cobra眼鏡蛇。(反省啊你)

這次的本子開得比較趕,內容也比較隨心所欲一點,還請多多包涵。
本子掃雷的部分,頂多就是黑手黨設定有假性BE但其實是HE,其他都是歡樂向HE為主,至於歡樂程度?嗯差不多就像是一瞬或是執事吧,很少糾結或需要動腦的部分,若有的話也會備註在後記。
但我被吐槽了一瞬哪裡歡樂……很歡樂不是嗎!!!!!!(自以為)

以上,非常感謝!
我是cobra眼鏡蛇,有機會的話,我們下次見!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