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 太方,ASK無料小報

*此為因與聿同人,一太x阿方。
*是於2013年7月21日在因與聿案簿錄only上發送的ASK收錄的無料小報,於活動結束後遵照約定放出。
*除了收錄當初問題外,皆有潤稿、修改與新增篇章,其中大概前80%都是舊的再翻修,攻略遊戲與結婚之後都是新寫的篇章,於此小報之前是完全未公開過的。
*排版是照當初編排的順序,所以版權跟心得會在超奇怪的地方,不要懷疑,我當初就放不下。(反省好嗎#)
*感謝當初在ASK問我問題的人!還有一些很可愛的問題沒能收錄有點殘念,之後找機會整理成小短文發上來好了XDD
*以上確定沒問題,請點入觀看。
《擦肩而過》
Q:如果一太步行在路上,阿方騎自行車經過,ㄉㄉ覺得接下來會如何發展?


  微風吹拂,阿方正踩著自行車拐過轉角,沿著大馬路望著附近的幾家餐飲店,希望能從中挑出一間買上兩份餐點當作今天他與妹妹小海的晚餐。
  因為放學回家才發現家人都不在,照顧妹妹的職責便順理成章地落在他的肩上,大概知道小海今天又會晚歸——被老師叫住訓話說成績太差又只知道打架——他也只能搖了搖頭,沒打算跟老師一起教訓他妹妹。
  他已經在回家途中先順手解決掉想要堵他老妹的幾個白目,這幾天可能得去警告一下某些想搞些小動作的老師,邊在心中盤算著最近幾天需要擺平的事情,漫不經心地看著前面的場景,只見一個跟他差不多年紀的少年迎面而走,身上穿著看不出到底是國中生還高中生,不過感覺上年紀應該是差不多的。
  匆促一瞥看見對方臉上帶著溫和的笑意,視線對上的同時他瞧見對方微微地點了頭,與對方錯身而過之時阿方非常疑惑地停下腳踏車,正想叫住對方,卻發現少年已經走到騎樓下,手指僅朝著前方一指。
  帶著疑惑與訝異轉過頭順著對方的指示往前望去,下一秒就見一輛闖紅燈的機車衝出來並緊急剎車,阿方近距離瞪著騎士,騎士什麼都沒說,快速地騎著機車右轉又衝上大馬路,轉眼消失在街角。
  真是危險,如果他沒有停下來的話,就會直接跟對方撞個正著。
  「啊,那個……」開口急忙叫住準備繼續往前走的少年,阿方也不太知道自己應該跟對方說些什麼,但就結果而言  也許應該跟對方道個謝才對,所以他露出爽朗的笑容,朝著對方揮揮手,「謝啦!」
  「不會,」只見對方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乾淨清爽的微笑,「之後就會禮尚往來了。」
  「啥?」還沒聽清楚對方說了什麼句子,少年便禮貌性地點了點頭,直接打開早就停在路邊的黑色轎車,對著裡頭的人說些什麼並坐進去,沒多久汽車便發動,緩慢地混入下班時間大量的車潮之中,消失在視野範圍之內。
望著大馬路上的汽車,阿方無奈地搔了搔頭,所以這到底算啥呢?是他們還會再見面的意思嗎……因為對方說了之後。
怎麼也想不透少年是否對這件事情有所感知的阿方聳著肩,不知道這個挺奇怪的人到底是在做啥,但人都走了多想也沒有用,乾脆把注意力拉回現在,他握著腳踏車的把手,彎曲的腳一用力,就再度往前離去,將這段巧遇遠遠拋在腦後。

  一太望著車窗外頭,心情看上去還算不錯,這讓特別來接他的家庭代理人有些訝異。
  早就察覺家庭代理人觀察的視線,一太面帶微笑,腦海中想起那人的笑,漫不經心地回覆道,「沒什麼,遇到那個人了。」
  看來未來的生活很值得期待。


《初遇時期》
Q:覺得一太的本名會是什麼呢?

  那是他們在認識沒多久的時候所發生的事情。
  男人坐在涼亭之中,在收拾好吃完的午餐垃圾後,他突然開口說出的一些片段詞語。
  「……本名?」阿方不由得愣了下,在腦海中思考後只能得出這個結論。
  微笑地點了點頭,一太撐著下顎看似滿不在乎,「嗯,你想知道吧。」
  「不,我是都沒差……」禮貌性下意識否認的阿方在視線對上一太看不出情緒的墨黑色瞳孔之中敗陣下來,他不太習慣與人說出真心話,但對方似乎希望他能坦然以對,「好吧,其實我比較想要知道你是怎麼讓老師全部都叫你一太的。」
  初聽聞這號人物時阿方早就四處去打聽過,但彷彿從未有這件事般消息都破碎不清,從考試名單查不到,同班同學也沒人知曉,連應該清楚他本名的老師都叫他一太,連本名都查不到當然相關的消息也都弄不太到,頂多只知道是轉學生,個性很神祕,喜歡微笑……他那時可是真心覺得疑惑。
  「老師嗎?稍微溝通一下就可以了。」一太眨了眨眼回應著。
  他們老師居然肯讓學生在考卷上不寫班級姓名只寫一太兩個字,靠關係弄到考卷看到的剎那非常無言的阿方只覺得絕對有問題。盯著對方掛在臉上那再自然不過的笑容,阿方有種不知道該反駁他,還是要當作什麼都沒察覺的猶豫,但過往的經驗告訴他還是裝傻比較好,所以他只是爽朗地笑了笑沒有多說。
  瞬間在心中把一太歸類到奇怪但是很有趣的類型,阿方眨了眨眼,果然還是問不出口。


《下雨》
Q:細雨飄零的景致落入墨黑瞳眸底,一太微微瞇起了眼睛,看來早晨出門帶雨傘的直覺並沒有出差錯。慢步走在校園長廊上,陰濕天氣颳著一陣一陣的微風捎來涼爽溫度,他抬起視線,看見不遠處的地方站了一名女孩,她正望著外面漸漸變大的滂沱雨勢感到困擾,手裡捧著一疊書冊資料而無法衝進雨中。一太想了想,走上前輕拍了女孩肩膀一下,在對方驚訝的表情中,勾起一抹溫和微笑,「這把傘給妳,我等等跟朋友一起回去,所以沒有關係的。」……ㄉㄉ如果女孩就是你的話,你會如何反應呢?

  拎著隨身背包往前走,阿方在準備離開圖書館的時候突然看見自己的好友正站在圖書館一樓的玻璃門前面。
  印象中對方不該在這個時間出現在這個地方,有些訝異、卻又習慣於對方神出鬼沒,反而一下就冷靜下來的阿方眨了眨眼,便朝著他的方向前進,直接上前伸手拍上對方的肩膀,「一太,你不是說要先走?」
  一太看來對於突然被拍肩膀並不意外,他只是對著阿方露出再自然不過的笑容,「雨傘借人了,所以我在等你。」
  也懶得問什麼要是我沒經過你怎麼辦,一太的直覺已經可以涵蓋大部分的問題並當作標準回答,現在他默背也幾乎背得出來了——什麼感覺上你會來,所以我在這裡等你。
  大概是這種回答吧,相處之下早就摸透對方的習慣,阿方僅是聳聳肩,因為身高關係阿方索性買了傘面較大的折疊傘,勉強可以擠下兩個男人,雖然偏外側的衣服與部分肌膚還是會被雨水滴到,但肯定比直接淋雨好上太多。
  「一起走?」見著一太點頭,阿方便將雨傘傾斜分出一半的空間,讓一太能夠進入傘下的空間。
  「謝謝。」一太微笑地這麼說著。
  「我才要說謝啦。」阿方笑著回應,又朝著一太的方向更靠近些,要不是對方一大早打電話來說感覺今天要帶雨傘,不然照著今早艷陽高照的天氣,他絕對不會把佔空間的大折疊傘帶出門。
  如果是直覺使然的話,那麼要感覺到需要帶兩把傘的可能性……阿方無奈地嘆了口氣,還是選擇當作不知道。

Q:可以說明一下其他備用方案分別會發生什麼樣的情景嗎?
  備用方案1:阿方來接他
  望著雨滴沿著屋簷傾落,串串水珠延綿整個陰冷的天氣,一太彷彿完全不受憂鬱影響,仍然帶著悠閒舒適的笑容坐在圖書館的自習室裡,手指描繪邊緣感受精裝的書皮紋路,抬手翻閱一頁黑白鉛字。
  男人將視線自窗外風景轉落在書面白頁,墨黑色的眸子裡倒映著艱澀的知識,偌大的自習室裡只剩下他獨自一人,寂靜繚繞衍生沉悶的氣氛,卻在他的邊緣消散而成乾淨清爽的氛圍。
  閱讀到一個段落便直接闔上深紅色的精裝硬版外殼,燙金的字體蜿蜒在上頭,直至沒入指尖之下,男人伸手撥開散落在額前略現陰影的黑色髮絲,才剛放下手,就聽見落地窗傳來輕敲的清脆聲響。
  轉過頭,初映入黑色眸底的是一抹驅散憂鬱的沉穩棕色,只見好友正撐著雨傘,面帶爽朗笑容回望他。

  備用方案2:跟阿方一起淋雨
  收起紙筆,男人疲憊地坐在椅子上伸著懶腰,好不容易才做完麻煩的報告,現在只想快點回家睡覺。
  伸手撈過幾本散亂在桌上的書籍,他動身拎起籃球跟運動型隨身背包,繞去書架前歸還幾本書,棕黑色的身影在書架之間穿梭,沒多久他就已經全數歸位。
  望著僅剩一人的寧靜空間,沉默在黑暗滋長衍生不明,他眨了眨眼,指尖握上門把,一開門就把所有的恐懼拋諸腦後。
  望著門外透窗出去不是早上暖洋金黃而是細雨綿綿,沒被陰冷而鬱悶的氣息影響,他只是邁步走下樓梯,準備一人回到外宿的地方。樓梯迴盪著腳步聲,他快速地走到門口就見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身影,黑色的髮絲底下隱約瞧見單邊耳環折射著微光,對了,他不是一個人,有個人說要在樓下等他。
  看著對方乾淨清爽的笑,墨黑的瞳孔倒映著窗外雨滴,沒有如同以往從背包拿出雨傘的舉動,這讓阿方反而覺得有些訝異,「你也沒帶傘?」
  「借給別人了。」一太這麼回應著。
  「沒辦法,那就只好衝一段路了……」看著外頭雨勢還不大,憑經驗而言應該不會被淋成落湯雞,阿方對著一太招招手要他一起,「我機車裡有兩件雨衣。」
  「嗯。」一太露出了溫和的笑容,便快速跟上阿方的步伐。

《同居到結婚》
Q:有一天阿方對一太說:「一太,馬桶壞了!」你覺得一太會怎麼做?


  「一太,馬桶好像壞……」
  「修理的人已經在外面等了。」
  「我還沒說完。」
  「我只是有這樣的感覺而已,所以就先叫人來修理了。」
  「……靠。」

Q:那如果要換燈泡的話你覺得是一太扶著梯子阿方爬上去還是反過來?

  「一太你這麼晚了還在看書啊?欸?燈泡壞了?」
  「備用的燈泡我放在櫃子那邊。」
  「櫃子?喔、找到了,那一太你幫我扶一下梯子。」
  「好。」
  「……換好了。」
  「謝謝。」
  「不用,客氣啥啊。」

Q:阿方:「下次你覺得有東西會壞掉可不可以先告訴我啊?」面對無奈的好友,一太該說什麼?

  「下次你覺得有東西會壞掉可不可以先告訴我啊?」
  「嗯?為什麼?」
  「啥為什麼?不要讓我進去才發現東西壞掉了啊!而且我也可以一起幫忙。」
  「以後吧,今天已經來不及了。」
  「啥?」
  「晚上你就知道了。」
  「……靠。」

Q:覺得一太喜歡吃什麼水果?

  「欸,阿方,你知道一太喜歡吃什麼水果嗎?」
  「……啥?阿關你要知道這幹嘛?」
  「沒啊,只是有人在問。」
  「還是問本人吧,不過他說他今天不來學校的。」
  「阿方、阿關。」
  「一太?你怎麼突然來了?」
  「來找你一起吃午餐。」
  「是可以啊,不過等一下,阿關剛剛有問題想要問你。」
  「沒事。」
  「啥?算了,一太你下午有空嗎?」
  「有。」
  「陪我一對一?」
  「好啊。」
  「放閃真的太可惡……我要去把學妹了,幹。」

Q:請問如果有一天你跟一太結婚了,會怎麼分配家事呢?

  【料理的回合】
  「我沒想到你還會煮飯欸,真的超好吃的!」
  「只是靠直覺煮而已不算什麼……阿方,能幫我收一下桌上的餐具嗎?我等一下去洗碗。」
  「啊、那我順便去把垃圾打包丟掉吧?廚餘也一起給我。」
  「嗯。」

  【早晨的回合】
  「呼,一大早就約打球真的好熱……咦,咖啡的味道?」
  「阿方,早安,要沖澡的話,衣服已經幫你放在浴室裡了。」
  「……你怎麼起得來啊?你昨天不是熬夜熬到很晚?」
  「今天想去市場一趟,總覺得蔴薏湯差不多要開始賣了,有點想吃。」
  「又是蔴薏……算啦,我去沖個澡,你等我。」
  「好,我等你。」

  【金錢的回合】
  「阿方。」
  「嗯?」
  「這組有點不適合了,我想換一組新的沙發。」
  「的確是有點窄……好啊,那你要從共用基金裡面算?」
  「嗯,今天下午有空嗎?」
  「有啊,我們開車去店裡挑吧。」


  老夫老妻的日常真是讓人愉悅開心覺得爽。
  *所以阿方去廚房整理垃圾的時候也順手從一太手中接過打包好的廚餘。
  *阿方洗完澡陪一太出去吃早餐了,當然,阿方並沒有點蔴薏湯。
  *私心認為一太會負責管錢然後阿方負責跟鄰居博感情,但這並不影響到誰攻誰受,單純就只是個性問題。
   另外,共用基金的小設定是兩個人從各自薪水裡面拿多少存在某個戶頭裡,跟兩人有關的項目就從裡面扣(例如修水管啊電費瓦斯費之類的),因為我是覺得單就以前互相請客的模式在家庭裡很難經營下去,所以我猜大概是這樣吧?但這之外的飲食或是娛樂應該還是照舊的你請我我反請你,只是大錢或是雜費就乾脆用共同基金,省得麻煩。

Q:請問有機會看到你連載太方的婚後生活嗎?

  【面試的場合】
  「一太,我今天要去公司面試,午餐各自解決。」
  「沒關係,我會等你一起——還有,我覺得你可以不用那麼緊張。」
  「不知道對方會問什麼,當然還是會緊張的吧……嗯,當完兵再找工作,感覺超奇怪的,大學時期在學啥幾乎都忘光了。」
  「做你自己就好,感覺上應該會很順利。」
  「……說真的,雖然你的直覺的確是讓人覺得很安心,但在這種時候,真不想依靠那個。」
  「那就當成我對你的信心吧,相信你會通過面試的。」
  「好啦,我出門了。」
  「路上小心。」

  【工作的場合】
  「阿方,我回來了。」
  「欸?歡迎回來。」
  「有東西可以吃嗎?我還沒吃晚餐。」
  「我去幫你弄個泡麵好了,你要哪個——海鮮、牛肉、韓式泡菜?」
  「海鮮好了,謝謝。」
  「……雖然我可能幫不上忙,但我可以聽你講一下狀況喔?」
  「……有這麼明顯嗎?」
  「都相處這麼久了,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回家的場合】
  「阿方,下個月底我需要回去一趟。」
  「啊,我已經事先請好特休了,跟你一起回去吧?」
  「我是回去處理護照跟居留時間的問題,還有一些家庭私事得解決,回去我應該沒有空陪你,還是在家休息比較好吧?畢竟你才剛忙完一個大案子。」
  「沒關係,我只是想陪你一起,而且在哪休息也沒啥差別吧。」
  「……好。」
  「一太,如果有發生任何事要跟我說喔?能幫忙的我一定會幫你。」
  「嗯,那幫我查點事情好了?」
  「啥?」
  「接下來,如果我的國籍改在台灣,有需要盡國民義務嗎?」
  「繳稅應該要吧,但當兵我就不知道了……認真的,不後悔?」
  「你在這裡。」
  「……我現在去幫你打聽一下。」

  那麼照慣例的,又是我流設定與備註時間。
  *設定上一太不是台灣人,所以沒有國民義務需要當兵。在阿方去當兵的那一年之中,一太已經先出社會工作了,加上家庭背景的關係,一太的升遷速度應該會比阿方快很多,大概很快就可以變成總經理或是總裁。(喂)
  *工作上部下得罪客戶導致問題,然後一太處理完回家看到阿方也在讀他的工作資料,但阿方幫一太泡泡麵後就乾脆丟下資料去問一太怎麼了,是這種互相扶持的感覺。畢竟一起度過人生是兩個人的事,人都有堅強與脆弱的時候,跳脫神祕直覺之外,一太一定也會遭遇不同的困難(例如不明那時想阻止卻渾身是傷),這時阿方大概會做出這樣的舉動吧——大概是這樣的概念,反之亦然。
  *一太想要捨棄外國國籍留在台灣,不然期限到了就要回國一趟蠻麻煩的(健保之類的東西也無法使用),加上此時一太在自己的事業上已經有所成就,經濟已經自主,所以才有回家處理的那段對話。
  *最後不是一太捨棄外國國籍跟阿方一起,就是阿方有雙重國籍。

Q:請問蛇蛇桑覺得新婚的一太覺得剛睡醒的阿方感覺怎麼樣?‎

  【新婚早晨的場合】
  柔和的光線自窗邊灑落在地板上。
  躺在床上的男人翻身按掉剛響起的鬧鐘,他有些疲倦地揉了揉眼,想要翻回去繼續睡覺,模糊映入眼眸的便是對方正熟睡的臉龐,散亂在棕色髮絲之下是輕閉的雙眼,他安穩地睡著,仔細一聽還能聽見對方沉穩而緩慢的呼吸聲,就像他平時給人的感覺一般令人安心。
  男人放輕動作撐起身子,小心翼翼地伸手拿起對方的手機,他定好的鬧鐘應該快要響起,還是幫對方切掉讓他多睡一點好了,反正他覺得今天可以不用這麼早起。這麼想的男人在鬧鐘響起前一分鐘按掉設定,他看著睡得深沉的人沒有被他的舉動驚醒,便乾脆回頭拿起自己的手機發個訊息給其他人,要他們延後整個行程。
  昨天的結婚儀式過於繁忙大概也讓他累壞了,從早忙到晚後還要……嗯,想起弄到半夜才入睡的他們到底做了什麼,男人嘴角勾起了溫和的笑,打開簡訊確認有人收到並回覆後就把自己的手機擺回床頭,也翻身回去準備稍稍補眠。
  才找到舒適的位置準備閉上眼陷入沉睡,無預警地便看見對方睜開了眼,他睡眼惺忪地盯著一太,口中含糊不清地說著,「……嗯?一太你醒了?」
  「早安。」露出乾淨清爽的笑,一太只是低聲回答他。
  阿方很快就發現窗戶射入的柔和光芒,一時之間還沒從茫然中清醒,他只是下意識地問道,「早……現在幾點了?」
  「八點,我跟他們說整個往後延了,還可以再睡一下。」看著對方神情之間的倦意,一太伸手替他拉好被子,又看著對方稍稍蹭了枕頭像是在找尋好睡的姿勢,覺得這真的是太有趣了。
  雖然以往早就看過幾次阿方睡醒的模樣,但在新婚之後看來又有不同感受,格外的鮮明。
  然後阿方伸出了手,隨意拍了拍一太的頭髮,在一太好笑地看著他的時候阿方已抵擋不住如潮水般席捲理智的睏意,閉上雙眼又陷入睡眠之中。


《攻略遊戲》
Q:這是一個戀愛養成遊戲,男主角為一太,可攻略對象有:阿方、小海、蛇蛇。現在你正碰上一個關鍵的問題,「今天天氣很好呢,應該要去哪裡呢?」A→蔴薏湯店 B→學校 C→路上隨便逛逛。


  A→阿方:咦?一太你怎麼會過來這裡,不是要我幫你買去學校嗎?
  B→阿方:一太,等一下有空吧,要不要來一對一?
  C→阿方:居然在路上遇到你,又是神祕的直覺吧……算啦,陪我吃飯吧。

  A→阿方:咦?一太你怎麼會過來這裡,不是要我幫你買去學校嗎?
  阿方站在店家面前,沒料到會碰到一大早打電話給他的人,他有些訝異地反問著對方,卻得到一太再自然不過的微笑作為回應。
  「應該不會是等不及所以跑來了吧?」雖然一太做事總是有他的理由,但怎麼想也只得出這個結論的阿方眨眨眼半開玩笑地說道,這種類似小孩的可愛舉動應該不會發生在對方身上吧?不過,如果是真的的話……那好像蠻有趣的。
  「有部分可以這麼說。」一太帶著笑容同意了部分,卻也沒有全然認可,早就習慣這種曖昧答案的阿方聳聳肩,覺得聽到對方承認這種事情就已經讓他夠驚訝了,關於另一部分是什麼之類的就被他拋諸腦後。

  B→阿方:一太,等一下有空吧,要不要來一對一?
  
將滾到手中的籃球撿起,一太望向發現有人撿到球便停下腳步的阿方,對方從遠處喊著這樣的句子,一太帶著再自然不過的微笑點了點頭,便輕鬆地運著球走到籃框底下。
  順手把背包放在籃球柱下、阿方的隨身物品旁邊,然後一太單手運著球走到罰球線上,看著對方的舉動沒有多問的阿方僅是露出爽朗的笑容,望著那爽朗的笑,一太的嘴角彷彿被感染般也勾起一抹笑意,看似覺得這樣的時光非常有趣。
  兩人沒有說話,一太快速地運球過人,下一秒馬上跟隨上去,阿方看著一太姿勢漂亮的三步上籃,下意識地跳起伸手打算蓋火鍋。
  ……然後他們就意外撞在一起了。

  C→阿方:居然在路上遇到你,又是神祕的直覺吧……算啦,陪我吃飯吧。
  聽到還不算太熟的對方講這句話,一太只是在臉上掛著若有似無的淡然笑容,沒有想要去劃清兩人的界線,因為他還需要這個前任擺平者的支援。
  阿方聳了聳肩,直接說出幾家店家並得到對方同意後便朝著便當店而去,「你是來找我問事情的吧?這次要問啥?」
  一太聞言便輕聲回答,「對面高中生的事情。」
  「喔,那群小子……」大致上理解狀況,阿方盯著一太的笑容若有所思,邊說明狀況的他往前方看去,在說明完畢後又補上一句,「嗯,不笑也可以?」
  墨黑色的眸子閃過一絲驚訝又很快地收了起來,笑容對於他而言算是類似招牌呢、或該說只是一種習慣?當他某天發現比起面無表情而言笑容更能敷衍人,他就一直這麼笑著。只是他剛才發現,因為阿方似乎夠理解他,所以在阿方面前似乎不用假裝微笑也行。
  真誠想笑時再笑就好。

※後記&版權 (沒錯就是寫不下了)(對不起大家嗚嗚嗚)
  ……大家好,我是各種不忍說的cobra眼鏡蛇。
  先別管我為什麼又爆頁爆字,總而言之我只剩下這裡可以塞後記&版權頁了,雖然很奇怪但是不要阻止我——阻止我也沒用的哈哈哈!我想跟大家說一下我愛太方太啊!還有對不起!我原本預計的劇情類本子因為忙碌因素窗了我內心各種糾結,所以就想印個小報讓大家明白我的真心誠意。整理了在ASK上的文字修整並增加新篇,希望大家都能看得愉快!有任何心得或吶喊也歡迎跟我交流!那麼,有機會下次見!
版權:
|作者| cobra眼鏡蛇(http://cobraxxxxx.blog131.fc2.com/)  
|封面| 相澤 狼(http://canislatrans.blog128.fc2.com/)  
|校稿| 初曉(http://blankness0625.blog132.fc2.com/)
特別感謝臨時協助我極限入稿的阿狼跟初曉、當初在ASK上不斷提問的同好、還有拿取小報的你。
*備註:場次結束後會把此份小報放上網路。 
|貳零壹參年柒月貳拾壹日 因與聿案簿錄only初版|


《結婚之後》
  阿方疲憊地打了個哈欠,然後在一太略顯擔心的眼神下揮了揮手表示他沒事,只是想睡……沒錯,他真的超級想睡。
  也不是說結婚很麻煩很累什麼的,從沒想過這一步的他的確是覺得能夠跟對方一起是非常開心的一件事,只是昨天晚上他跟一太……咳,做了些事有點累而已。阿方尷尬地按著額頭想要遮去自己的心情微妙,眼角卻瞄到李臨玥笑得一臉愉悅。
  「昨天很累喔?你們兩個都一臉疲倦。」她遮著嘴,含糊不清地這麼說道。
  ……還是被眼尖的女性友人發現了。
  阿方完全不想回答李臨玥的話中有話,也不想讓對話往奇怪的方向發展,所以乾脆保持沉默繼續按著額頭稍作休息,讓擅長對付這種發言的人自己解決。
  一太用著再自然不過的笑容回應,「嗯,忙了整天。」
  「對啊,我也累爆了……」以往明明會跟著起鬨但今天累到不行完全沒發現李臨玥在幹啥的陳關無力地趴在桌上跟著附和,然後才想起讓他們這些招待做得半死不活的最主要原因,不免哀怨地望向那兩個散發該死新婚氣息的新人,「話說,你們認識的人怎麼會多到這種地步!我從頭到尾都一直在請人簽名欸!」光是當招待都要累死啦,而且來的人頭銜一個比一個大,他都不知該怎麼反應啦!
  「那些都是朋友,還有一些禮尚往來的對象。」沒有被陳關的哀號影響,一太只是淡然地從桌上拿起茶水啜飲,無視陳關被他的搭檔李臨玥踩了一腳,陳關被嚇到想要站起來,結果膝蓋卻撞到桌子,於是又趴回桌上。
  一太跟阿方已經交往很久了,從大學畢業、當兵到出社會,原本打算就這麼繼續生活,沒有打算要遵從一般情侶的規則,但是在小海跟幾個好友——他想李臨玥雖然也有祝福的意思但應該是看戲成分居多——的堅持與慫恿加上一些家庭壓力與其他問題的考量,還有其他人看到他們就想介紹認識還未出嫁的姑娘們,一次兩次還可以拒絕,次數一多除了麻煩也覺得是不是該做點什麼的原因之下,兩人幾經商量之後便決定辦個小型的儀式,請大學時代的好友們過來幫忙後就莫名變成了大型的婚宴。
  然後今天則是李臨玥說難得大學同學從各地聚集到台中特別跑一趟,今後大概也不會有任何人的婚禮像擺平者們一樣讓大家都特別跑一趟到現場,所以想要趁機辦的大型聚餐。現在他們幾個只是坐在靠角落的桌子旁休息而已,等一下還要繼續跟大家敘舊。
  「阿兄、那個給我。」婚宴辦完理所當然留下來吃飯還受李臨玥之邀順便來大型聚餐看看那時一起認識的朋友,小海依然活力十足地吃完她的早餐,抬頭看見自家阿兄放在桌上的配餐沒有吃完,她在說完後也不等阿方回應,就直接伸手過去搶——誰叫阿兄不吃掉。
  「啥……」聽到妹妹發言立刻看向自己的餐盤,小海居然把他喜歡吃的料理全部掃到她的盤子裡,他不是不吃,只是還沒吃完,「喂,曉海——」
  「我的給你。」在阿方想要奪回餐點前,一太只是把自己的盤子放到阿方面前。
  「啊,」馬上就明白一太應該是在剛才用餐時就特意留下來準備給他,有些開心又有些不好意思,阿方對著一太露出爽朗的笑容,「謝啦。」
  一太微微地點了頭應聲,「不用客氣。」
  兩人四目相交,對彼此露出個了然於心的笑容。

  相處下來這幾年也已經習慣對方的行為舉止,知道對方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堅持什麼、又可以妥協什麼,初期還在擺平者交接的時候跟對方幾乎可說是完全不對盤,但中間經過幾次的溝通與相處,逐漸可以抓到對方的步調,多少也可以理解對方的想法,才會走到現今這一步。
  對他們來說這樣的牽絆是非常不容易的,要找一個能夠理解自己在做啥又為啥要做、且為何總是約會到一半就有急事先走這些生活事情,比起價值觀不同假裝諒解明白最後還是無法互相理解的不歡而散,還是與對方相處來得穩定也更深刻些,感情偏向雙方互相而非單方溝通,小事可能阿方比較主動些,大事便由一太開口較多,他們兩個在與對方相處中逐漸找到共同的步調,然後最後才決定要這麼在一起直到遙遠的某日他們決定要與對方分開。雖然未來很難說,不過目前他們都還沒有這個想法,只是想要繼續陪在對方身邊,跟對方一起度過每個時刻。
  「……嘖,我眼睛好疼啊,被閃光閃得都想哭了。」陳關雖然嘴上這麼說,但也只撐著臉頰在旁邊調侃,絲毫沒有眼痛的跡象。
  「新婚夫夫真不可取。」李臨玥跟著附和道,這一婚讓多少仍舊暗戀他們的人夢想幻滅又心碎,不過也讓某些人圓滿了——身為大學時代的好友,她大概也可以理解啦。
  她更能了解關於一太跟阿方不自覺放閃光會增加殺傷力害眾人眼睛痛這種事情,從大學時期後就沒少過,只是結婚後那種感覺似乎變得更理所當然、也閃得更加刺眼,真要形容的話,大概就是月亮跟太陽的差異……雖然都是不容忽視的閃,但還是有程度上的區別。
  聽到那些發言,當事者兩人只是都笑了笑沒有多說。只是一個是對那些話感到無奈的苦笑,一個是不知道在想啥的神祕微笑。
  陳關聳了聳肩便換個話題,「玩笑話不說了,倒是你們等一下要幹啥?」
  「對了,有件事情還不知道,先回答人家,」李臨玥眨了眨眼,整個人往前傾,用手遮在嘴邊避免其他用餐的朋友看到並笑著說道,「你們兩個是誰先開口說要在一起的、又是誰求婚的?」
  果然昨天李臨玥在婚禮上的解圍並不代表她不好奇了,只是想要私下再來問個清楚而已,阿方苦笑了下,尷尬地搔著臉頰,也不是不想回答,只是這個問題似乎稍微尷尬了點,連兩個話題讓他有些不知道該從何回答起,「嗯,這個問題……」
  「是誰都沒有關係。」一太臉上帶著乾淨清爽的笑容接下阿方的話,看上去是真的不太在意到底是誰主動告白跟求婚,但李臨玥只聽見對方言語中的暗示,總而言之,不告訴她。
  「好吧,不問你們,」李臨玥轉過頭,看著正好把食物解決掉的小海,「小海妹妹,妳知道嗎?」
  「我跟阿兄不聊這個,而且一太哥也不講的,」小海直接堵掉李臨玥的問題,她拿著餐具比著她阿兄跟一太哥……或應該說是阿兄的相好?根本就搞不清楚啥親屬關係的小海聳聳肩,很快就把這個問題拋諸腦後,僅是大笑說道,「總之,結婚快樂啊!」
  阿方側頭看著一太,然後兩個人先後對著小海的祝福有所回應,他們兩個人笑得愉悅,也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的,最後他們在桌底下悄悄十指交扣。


——EN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