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 室友組 隨筆

*此為因與聿同人,CP為:黎子泓x嚴司。
*此篇內有四個小小的短分類:
 第一篇為黎子泓+嚴司+楊德丞的日常互動。
 第二篇為黎子泓+嚴司+玖深的日常互動,雖然是被指定的圍裙梗,但保證是正經向。
 第三篇為黎子泓x嚴司的R18,請務必小心斟酌觀看。
 第四篇為黎子泓x嚴司的情侶日常梗,大概接續第三篇。
*以上確定沒問題,請點入觀看。
*若有問題可以只看單點就好。 
      
01.揉鼻子

剛打完一個大噴嚏的楊德丞伸手揉著鼻子,總覺得有點不舒服。
「呦,我說德丞啊,你是做了啥虧心事、還是被誰在背後偷罵了嗎?」嚴司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調侃著,換得對方一個白眼。
「你才被偷罵。」楊德丞根本懶得理會。
嚴司被無視卻仍然愉快地繼續說道,「那不然你是今天凌晨跑出去補貨時順便在台中港游泳健身結果感冒嗎?我手上有幾個case從那裡出來的,遇到人家記得打個招呼,不禮貌的人會被偷罵然後打噴嚏的。」
「……不會。」坐在一旁冷漠喝著茶的黎子泓突然這麼說道,讓兩人皆訝異地朝他望了過去。
「嗯?小黎你怎麼這麼肯定?」嚴司眨了眨眼好奇地問道。
沉穩的眼眸回望,黎子泓看著嚴司沒有回答。
他覺得,如果被偷罵就會打噴嚏,那麼嚴司應該會嚴重到像是得了花粉症。
「前室友你怎麼用這麼冷漠的眼神看著我咧?」嚴司看著黎子泓的表情隨後一臉恍然大悟,他雙手擊掌,「大葛格我基本上是不把游泳列入個人運動項目,不會因為沒吹頭髮就感冒的。」
聽到還在游泳話題的楊德丞重放杯子瞪著明明了解黎子泓在說啥卻依然不正經的嚴司,只咬牙說,「閉嘴,你的飲料拿去。」
就不是游泳感冒,只是鼻子癢不行嗎!


02.圍裙

剛到嚴司家的黎子泓看著嚴司只覺得異常無奈,他搞不懂嚴司的腦迴路又是哪裡接錯線,總之,當他一開門看見嚴司身上穿著一條粉紅色圍裙的時候,當下有種想摔門的衝動……好吧,不是衝動,是事實。
「我說小黎啊,你是跟有通靈能力的被圍毆的同學混太久所以傳染了啥體質有新能力結果看到啥不該看的嗎?這次你看到的是想找大檢察官顯靈破案還是來找你報仇的?」嚴司再度開門,發覺黎子泓的視線一直停在他的身上,嚴司嘴角勾著一抹惡作劇的笑拉著圍裙,「怎麼,不喜歡這種的?」
「……。」黎子泓皺著眉頭,其實他真的覺得這件圍裙很奇怪。
「這個閃亮亮的粉紅色可是當紅人氣款欸,檢察官你也多注意一下流行資訊嘛,」嚴司笑著回應,邊側身讓黎子泓進房,「不過我現在有點忙,凡事都有先來後到,晚來的排個隊,你自己想辦法打發時間啊。」
黎子泓看著嚴司轉身又溜進廚房,無奈地嘆了氣。
出於習慣他再度打量四周,馬上就發現客廳桌上被隨便丟著一個透明塑膠袋,上頭還標著價錢、染著一些奇怪的污漬。
他眨了眨眼,同樣的狀況也曾發生過讓他不陌生,黎子泓乾脆走去廚房看看嚴司口中先來的「賓客」是誰。
「這位是擅自使用我家瓦斯爐的新住民,只有一顆眼睛跟十隻斷指,」不意外馬上被察覺的嚴司聳肩乾脆介紹一下瓦斯爐上的痕跡,「不過不知道是被火烤還是用滷的,拿廁所清潔劑刷不掉,在我走到超商想買強效廚房清潔劑的時候新住民還指定我買圍裙咧,真是好興致。」
在腦中想了一遍大概狀況,恰好正在處理相關案件的黎子泓回答,「……跟死者妻子的圍裙款式一樣。」
「前室友,你說的跟玖深小弟說的一樣,不過他倒沒有像你這麼平淡,可是邊尖叫哀號邊打電話過來,講完就大叫要請假結果被旁邊的老大揍了,還真是可憐啊。」傳照片過去換得對方抓狂的罪魁禍首嚴司這麼表示,「其實我覺得我的耳朵也挺可憐的。」
……難怪玖深會打電話要他到嚴司家一趟,聲音聽起來還很崩潰。


03.只有R18

黎子泓撫著嚴司低頭而垂下的棕色髮絲,稍硬的觸感纏捲在指尖,一個恍神就被奪去主導權,嚴司曖昧地動了下,包圍的壓迫感讓黎子泓瞬間差點失控,一個眼神望向坐在他身上的人,其中警告意味濃厚。
嚴司沒有如同往常笑著說些亂七八糟的話,僅是露出有點苦澀的笑容,又繼續讓身體往下沉,直到能夠完整感受到男人的存在。
這種事情再多次也無法習慣,但若不這麼做,也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此時此刻的複雜心情,混和著融入血骨的愛、慾望、還有從深處透出的恐懼與害怕,他們都曾想過,卻從未深刻明白這種差點失去對方的事情居然會讓人險些瘋狂,嚴司低頭望著那有著與他一樣複雜神情的人,突然有種衝動想要發狂大喊出所有曾壓抑的情緒,情緒正驅使他失控。
嚴司沉下神色,他平常是挺不正經,但不代表他整個人就是情緒失控。
緩著氣息調節呼吸,扶在腰間的雙手曾險些失去後變得更加珍貴,嚴司用指尖描繪著黎子泓的五官,往下滑過喉結,停在那個被蘇彰劃下傷痕的地方,輕輕地撫摸著,用著過於緩慢的舉動完好地將兩人之間的情緒勾引烘托著,不是只有做愛,不是僅有肉體,而是更深更廣的一種深切渴求。想要與對方融為一體,想要將對方烙印在自己的生命之中,想要狠狠的獨佔對方。
終於勉強習慣異物,嚴司嘗試動了下,摩擦的怪異感多於快感,但從內心而生的愉悅情緒卻濃厚地吞噬掩蓋掉一切,他撐著黎子泓的腹部,艱難地緩慢移動著,咬牙重複著差不多的舉動,逐漸抓到一種讓雙方都能滿足的速度。
他望穿黎子泓眼底的慾望,同時也看見自己毫不避諱的赤裸——他們都極度渴求著彼此。


04.那之後

剛睡醒的黎子泓自床上坐起身,就看見一旁的嚴司整個人趴睡在床上,頭埋入枕頭之中,還硬把棉被拉到頭頂幾乎快要掩埋掉整個人。
難怪黎子泓會覺得有點冷,因為他的枕邊人幾乎搶走整條棉被。  
「……喂。」略顯無奈的黎子泓沒有直接搶回棉被,顧及嚴司經歷方才的翻雲覆雨後太過疲憊,只好伸手輕拍了下嚴司的肩膀,想要讓他換個姿勢。然而嚴司依然趴著沒動,他閉著雙眼,沒有要理會對方的意思,當然也沒有要換姿勢放開被他完全捲過去的棉被。
皺著眉頭有些困擾地看著嚴司,黎子泓想了想,最後還是決定不跟嚴司搶棉被放他去就好了……記得嚴司家衣櫃裡好像還有多一條棉被是客人用的,黎子泓抿著唇,小心翼翼盡量不吵醒嚴司,移動身子緩慢地爬下柔軟的床鋪。
他放輕呼吸,藉著月光的照映看清床邊,正當他要跨下床鋪時,手腕卻被溫暖的氣息給包圍,黎子泓略顯訝異地轉過頭,就看見嚴司整個人直接往旁邊一滾,恰好伸手勾住他的手。瞬間感到異常困擾,黎子泓考慮了下是否要直接抽手不管,不過還是先看嚴司到底是清醒的惡作劇還是真的睡昏頭。
輕動著指尖嘗試,嚴司沒有突然抬起頭說出一些欠揍的話應該是還在沉睡,黎子泓便小心地想要抽出被壓住的手,才剛往後一拉,指腹撫過嚴司的臉龐,摸到了對方唇間的笑意,他無奈地嘆了口氣。
黎子泓伸手輕拍嚴司的肩膀,「既然醒了就不要裝睡。」
「果然被發現啦,真不愧是大檢察官,好敏銳的觀察力啊……」嚴司眨了眨眼,整個人側趴在床上,仍然沒有要起來放開黎子泓的手的意思,「是最近跟老大學了什麼少林寺隱藏的功夫嗎?千里眼好像沒這功能欸,要不要跟我說一下?」
「去睡你的。」黎子泓沒管嚴司的廢話,乾脆抽回手又幫他拉好棉被,便直接丟下嚴司自己去衣櫃裡面找尋備用棉被。
嚴司帶著笑的聲音傳到黎子泓的耳裡,「你找不到的。」
「嗯?」聽到這話覺得有問題的黎子泓轉過頭,就見嚴司笑嘻嘻地伸手比著牆後的陽台。
「洗完拿去曬在後面八成還沒乾,只好請大檢察官委屈地跟小人我共用棉被啦。」他笑著這麼說,但卻又翻個身把自己捲成海苔的樣子,完全沒有要跟人共用棉被的意思。
「……。」黎子泓無奈地挑了眉,直接走回床鋪,毫不客氣地抽走嚴司的棉被。
「前室友你好狠心啊!」
懶得理會對方的指控,黎子泓躺下並拉好棉被後,只沉默地說道,「……晚安。」
「晚安啊。」嚴司喉間壓抑著笑,他也掀開棉被鑽進被窩,然後往黎子泓的方向靠過去。

END



大家好,我是cobra眼鏡蛇。

嗯,老實跟大家說,寫這篇的原因蠻複雜的。
第一篇只是要示範一下我寫的嚴司大概有多煩、第二篇是要試驗給我煩梗我能弄到多正經、第三篇則是很久沒寫R18來動筆一下、第四篇則是很好心的補個小日常……黎嚴在我心中的感覺差不多是這樣。

初次看到我寫R18的朋友拜託不要驚訝,其實我在因與聿圈以前,可是被稱為H蛇的女人,蠻常被指定寫R18的。
而且因與聿圈也不是沒寫過,只是沒臉放出來因為超……尷尬的(掩面)
對啦我在因與聿圈裡的清水是假象哈哈哈XDDD(反省好嗎#)

回到正題,如果這樣的黎嚴能夠讓您看得開心、那就是我破廉恥難得發這類型文章的最大收穫了。
我也很喜歡黎嚴啊只是比較少寫而已嘛!!!!!!

以上,非常感謝您看到這裡。
我是cobra眼鏡蛇,如果有機會,我們下次再見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大,我好開心啊,跪求更多的黎嚴!!!!!v-10

Re: No title

> 大,我好開心啊,跪求更多的黎嚴!!!!!v-10

黎初曉你不要以為假裝粉絲我就不知道你是誰!!!!!!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