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 太方/關玥/室友組+楊德丞,2013530

*此為因與聿同人,陳關x李臨玥、一太x阿方、室友組+楊德丞。
*是三篇小短篇,之間毫無關連,如果有雷其中一個的就跳著看其他的即可XD
2013530。
*以上確定沒問題,請點入觀看。
關玥ver.

陳關無聊地玩著手機,看著通訊軟體被回覆一個可愛的表情符號,他又嘆了口氣。
李臨玥跟幾個好姊妹趁著五月底翹課出去玩了,沒有男生的聚會他也不好跟,所以就答應說要等她回來,僅靠著手機的通訊軟體聯絡,第一天第二天覺得有些不習慣但也還好,只是到第五天突然開始有點懷念女友露出意有所指的笑容說出一些類似命令的句子了。
他必須鄭重聲明他絕對不是M,只是美女的要求從來都不會拒絕——尤其他女友是個校花。
不過現在就算李臨玥長得很普通,陳關覺得自己也還是願意為對方付出,答應她那些有些過份又可愛的小要求。

……好吧,太久沒見了還真的蠻想她的。

關上手機又打開,陳關幾乎是下意識地用通訊軟體錄製一段話語傳送,當傳送成功的字眼出現的瞬間他就後悔了。
沒想到手機突然回傳一段錄音檔,陳關挑著眉頭,他在內心建設著女友用好聽的聲音調侃他怎麼懂得說出讓女孩子開心的話,做好被恥笑的準備,陳關深呼吸了幾次才鼓起勇氣點開那段錄音。

只聽見李臨玥甜甜的嗓音在那頭說道,「我也想你。」


太方ver.

一太面無表情地眨了眨眼,他獨自一人待在旅館內看著電視播放無聊的談話節目又轉了幾台,在沒有想看的節目下他指尖便滑向紅色按鈕按下關掉電視,任由寂靜籠罩在房內。
距離他獨自一人到達東部已經幾日了,事情差不多快處理完畢,只是當已經成為習慣之後他似乎開始感到有些奇怪,關於那個人沒有陪在身邊一起處理事情,或是沒看到他無奈地問說到底吃藥沒。
這麼說來他還沒把晚餐那包中藥吃下去,思及至此一太便起身為自己倒了杯水,然後從前袋中拿出藥包,卻遲遲未撕開服下。
從放火後眼睛出事開始阿方總是過於擔心他的事情,不但強迫他去看遍台中各大醫院的眼科醫生,最後還直接拖他到彰化去尋求密醫的幫助,在密醫的交代下阿方即使打球或是忙碌也會傳個簡訊打個電話提醒他吃藥,一太開始覺得麻煩,但總在對方一臉強硬卻帶些愧疚的眼神中主動吞下他平常並不喜歡的苦澀中藥。
從那之後兩人之間的相處模式就改變了,阿方不會強迫他報備行蹤,可是總會定期傳簡訊提醒他吃藥,告訴他一些目前發生的事,雖然交往的甜言蜜語在他們之間並沒發生,但這種平淡互相關心的狀態也讓一太感覺很愉快也很自在……只是慾望越來越大,甚至開始出現一些以往不曾出現的心情。
他對於任何人過往都是淡然而無求的,頂多利益交換或是普通交際,從不投入過多心力在人與人之間也不讓人介入他私人的事情,然而這種習慣在他與阿方越走越近之時就被他漸漸忽略,直到交往後就變得更加無謂,他甚至開始等著阿方傳簡訊過來問他吃藥了沒。
好像快來了……一太的嘴角勾著笑,伸手拿起手機點開那封前一秒才剛傳入的簡訊。

簡單一句吃藥了沒與往常無異,這才讓一太甘願撕開藥包將苦澀全部吞入腹中。

然後他笑著按著螢幕回傳訊息,除了說他已經吃藥外,他也順手傳了一個關於他現在心情的句子。
下一秒阿方的名字就出現在螢幕上,看來是看到簡訊乾脆打電話過來問清楚。
他不是很喜歡、也不擅長於自己主動與人交流,不過如果是這種類型的互動倒是沒問題——回覆自己想說的,然後讓對方打電話過來。

電話那頭聽得出驚愕,阿方劈頭就問,「你沒事幹啥傳那簡訊啊?」
「沒什麼,只是覺得應該說一下,」一太的笑隱在喉間讓那頭有些不滿地問了幾句,他從不覺得說出這些話有何問題,只是很少主動說而已——但他的戀人比他還更少說出肉麻話——那就只好由他來說了,一太嘴角勾起愉悅的笑意,「我想你了。」
「你……」電話那頭猶豫一陣,聽得出旁邊還有一群吵鬧的人在吆喝著揪團吃晚餐,阿方壓低嗓音回應著,「啥時回來?我去接你。」


室友組+楊德丞ver.

楊德丞看著嚴司打過來的電話瞬間有種不想接的衝動,不過念在過往交情又是清潔準備打烊的空閒時間只好接起,「你要幹嘛?」
「我想你啊——」電話那頭傳來這樣的拉長音。
不用想都知道嚴司現在是用何等機車的表情在說這句話,對於他兩個朋友交往這件事情也略知一二的楊德丞乾脆吐槽,「這種話去跟小黎說。」
「誰要管那個面癱男,就讓他去打他的電玩破魔王關吧,」嚴司也不管楊德丞是否想聽就開始抱怨,「你知道前室友他多狠心嗎?大檢察官要忙也不是忙成這樣,以前的他還會接起來告訴我在打魔王關,現在的他居然毫不猶豫地掛我電話!」
瞬間覺得被閃到的楊德丞沉默了幾秒,邊用抹布擦著桌子邊想要怎麼回答,在他開口前就聽到嚴司又說了一堆亂七八糟的無意義發言,完全搞不懂黎子泓到底怎麼會跟對方搭上線,隱約從中抓出他只是加班加到太無聊但距離屍體檢驗還有一段時間才四處煩人,楊德丞覺得他還是趁現在掛掉電話好了。
正當他才把手指移到掛掉鍵,就聽見嚴司突然說著啊有插播。
「去接電話然後快和好吧。」無奈地說完這句就掛掉電話,才不管嚴司到底還想說啥,每次都覺得自己很無辜的楊德丞乾脆掛掉電話不再牽扯,讓自己繼續專心在店內的清潔打烊動作。

然後過沒幾秒,他的手機又響了。
無奈地點開發現打來的居然是事主黎子泓,楊德丞瞬間有點想要掛掉電話,但猶豫不到幾秒還是認命接起。
「德丞你打烊了沒啊?」嚴司的聲音從電話內傳來,讓楊德丞瞬間愣住,將手機拿開確定上面寫得是黎子泓沒錯,他無奈地聳了聳肩。
「在打烊了。」他才回覆完這句聽著對方的哀號,然後沒幾秒電話發出大聲聲響——似乎是被手機主人給搶了回去——果然就聽見黎子泓無奈的嗓音傳來,「我剛才在開車,沒有打電動。」

Fin.

2013520,愛你一生我想你。
啊吼搞什麼啊這種日子到底是有幾天!!!居然還有四天啊我可以不要湊成系列了嗎超多的啊!!!

好吧講歸講還是想寫。(閉嘴#)

最近大綱搞定了然後要開始進行修羅,希望能夠……不要悲劇。
嗚嗚嗚嗚嗚嗚(自己走)

以上,我是cobra眼鏡蛇,我們有機會再見啦!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