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 太&方,角色試寫

*此為因與聿同人,一太&阿方(說是朋友也可以通)。
*很久以前的角色試寫,然後之前放在問卷裡面,最近開始整理資料才發現沒發過。
*有一點黑暗系(?)
    
  01.一太。
  
  於是大約是那麼回事。
  他不是個保護欲過剩的人,沒什麼興趣守著孩子長大。
  不偏哪方、談判遊走。
  又如一般黑道讓人費解,佔據一個地盤便見不慣地盤上多餘的事了。實際上也非控制欲極強,大多仍是排遣無聊與面子之爭。說到底,面子之於他並非有任何意義,僅是禮尚往來,怎待人、必對之。
  固執、變化多端。
  今天協調派系,明日又打翻了一手好牌,不偏黑也不偏白,最終有了兩邊的敵友,沒個真心相待的對象。
  一直是無欲求也沒奢望的,反正人生大抵與死亡不遠,何以掙扎。
  
  弱或強也非識人之重點,在他眼中沒什麼差別,因為最後每個人仍會臣服於他的能力,或驚或怕、善加利用、有心無意地。
  於是在他的世界中約莫是這麼分的,利用他的人、被他利用的人,以及一個難以分類的「其他」。
  說來可笑,這類人總是出乎意料之外,真不知是太單純抑或是工於心計,兩者皆有、雙向亦無、保持在一個微妙的水平之上,並不偏向任何一方。
  這之中最有趣的是一組兄妹了吧,他細想,笑了淡然。
  哥哥恰如其分的抓著兩人之間的距離,口中雖唸著他很奇怪不太能理解,卻仍保持著說不清的關係,偶爾利用,又不時被喚。
  妹妹則是相反了,如此甘心懷抱著對他而言過於光明的正義,被利用了卻也不覺如何,最終總是得到意外的好處──該說是上天寵愛,或是他反了被利用。
  他試探了幾回也搞不清楚狀況,只能擱著,任由兄妹在心中的份量加重,直至再也無法簡單脫離。
  
  說穿了,最真實的行動理由不過就是自我滿足與挑戰罷了,只為了自己而有所行動,見不得人死在知曉的範圍,賭命去換除去利益利用之外也是在尋求另一種刺激,那比飆車更上一層的、逼近死亡的新感受。
  只有那樣他才會覺得他仍然活著,不受制於直覺或是命運擺佈,而是遵照自我所思考、所行動。
  他一直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
  又換句某人的說法,僅是不重視自身而已。
  
  猶記那日,有個人露出了不該屬於他本身的悲傷表情,無奈地扯出一抹微笑,他說,希望他總有一天能夠……
  他沒說完僅是搖頭,他也沒懂他想說什麼,就這麼僵持了。
  
  
  02.阿方
  
  他是個不簡單的人,外表看來卻是陽光而溫暖的。
  不能說是工於心計,也無法用雙面人來形容,那些都不足以一言概括他的複雜。再深刻些說,他與一般人同樣有著不同面貌與不同情感,只是藏的很深、很隱密,外人知曉他會打架、是個熱血的籃球老大,僅有極少人真正明白,他其實也會耍些小手段,有著利用與被利用的心眼。
  該說,如果沒有這些手腕與思考,他又怎能遊走於黑白之間,充當雙方的談判者。
  
  他一向不覺有何不妥,平時和朋友盡情玩樂,遇見事情後換了恰當的方式處理,每個人皆是如此,無人從一而終的直性子。
  適當的保持距離,不該碰的人不會動、強弱便是真章。
  於是他的世界極其複雜了,玩樂的夥伴、普通朋友、不能碰的人、協助解決事情的人、尊敬的師長、關係親密的家人、喜歡的人、不喜歡的人、球隊友人、認識的人、不熟悉的人,他總能維持著恰如其分的情感,除了一種人──無法理解的人。
  這類人不多,不是太奇怪就是太瘋狂,無法以常理而論之,卻在他的世界裡過份顯眼不容忽視。
  又以某個總是臉上帶著淡然笑容的人最為奇怪,最是刺眼,他瞇眼,說不清此時是何種感受。
  他以為他和他不是同類,卻在某些時刻找到相似之處;他試圖理解他與他的雷同,怎知只發現更多無法明白的地方。
  他是謎,卻也不是謎。
  說不清是好奇或是放不下,來回試探也抓不了準,於是便這麼的擱著,任由兩人關係超越擺平者之間,形成亦友非友,似敵非敵的模糊概念。
  
  從頭說起就是件奇怪的事吧,他為何善於處理,又為何看來毫無心機。
  他的世界一直很複雜、很矛盾,無法用言語明說。
  於是純粹的人更能吸引他的目光,例如他所珍愛的,那富有強烈正義感的妹妹,又比方說那個把自己與他人切割開來,顯得灰色而純粹的人。
  
  霎那間他好像能懂得他的感受,也知曉了兩人之間的差異造就何種不同。
  話語突然脫口而出,有個人露出少見的不解神情。他從錯愕中才發現自己藏不住了,竟對那人流露真實,僅希望那人終有一日能更重視自己、更重視他,真切感受所謂情感,在那黑與白的世界增添色彩。
  他搖頭撇去未盡的句子,他沒追問,就這麼僵持了。
  他與他保持沉默。
  
  
  03.那句未盡的話
  
  「希望你總有一天能夠……」更加的,重視你自己。
  有更多的情感,會痛會笑,如此才不枉生為人。
   不是虛假的模擬,也非單純過頭的為了適當的狀況而展現出適當的情緒,是要更複雜的、發自內心的心情。
  如果只存謊言虛假,人生至此便太過寂寞了。




在工作的時候突然翻到google問卷,發現自己其實沒有發過這篇……因為我的習慣是只要發表過,這篇文字在我心中就OK了(發過FC2就懶得發鮮網、發過問卷就懶得整理、發過ASK就不想回去翻、發過簡訊就裝死哪邊都不放),但最近才發現這樣放真的很亂,所以正在慢慢整理手邊雜亂的東西,會慢慢地發上FC2跟鮮網。
過去太任性了亂來,真的是對不起,也謝謝還是包容我的大家!

接下來,來說說關於這篇吧,重看的時候我實在是……糾結啊。
這是之前的角色試寫,蠻短的,且用字都有刻意縮減來抽離過多情感單純敘述,在我的理解與想法裡,這兩個人都是單純又複雜的,根本就是各種矛盾集合而成。
也許因為地位或是個性造就了更多不同的觀點與思考,某種程度上我並不認為總是順著直覺而行動的一太能夠理解感情這回事(畢竟旁人總是對他又驚又怕,誰想跟那種會讀心術的人談心深交呢?不免俗就變成模擬而非真實了),也不認為阿方是單純而普通的一個人(以擺平者的地位而言人際關係就已參雜著過多的利害關聯與真實虛假,更何況有著黑道背景的妹妹,卻能在兩種生活中自然交替的他,當然不是簡單就能敘述了),所以在幾經糾結後還是以這樣的角色性格為定位,要是兩個人都能不寂寞就好了。

希望能將角色的情感與性格表達出來,但我現在只覺得,越看越複雜啊(大笑)

以上,非常感謝您看到這裡。
我是cobra眼鏡蛇,如果有機會,我們下次再見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