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 太方,關於牽手

*此為因與聿同人,一太x阿方。
*蠻久以前的舊稿,因為看到就順手發上來了。
*是前陣子關於打架後要牽手一整天或停課九天的小故事之開玩笑的套用,請特別注意。
*以上確定沒問題,請點入觀看。
01.Now

細碎耳語不斷交替,還聽得見驚訝的呼喊與壓抑的笑聲。
不屬於自己的體溫從手心傳來,阿方用空著的手遮著臉,巴不得全天下的人都認不得他。

「阿方?」訝異的驚呼從人群中傳來,阿方不用抬頭都知道陳關那小子從人群中竄了出來,聲音越來越大,下一秒他跟旁邊的人似乎同時倒抽了一口氣,接著,開始大笑。
絕對是那種不帶任何同情、因為好笑而大笑出聲的笑法。
「哈哈哈不枉費收到消息馬上趕過來啊……真的超好笑的哈哈哈!」
「聽說昨天有人打架,不是停課九天就是得手牽手在校園坐一天展示感情好,還想說哪來白癡會選手牽手咧當然選停課,沒想到……」
「兩個大男人在校園裡手牽手欸搞啥啊哈哈誰快拍照——」
「靠!走開啦!」正想甩開手站起來怒瞪幾個來看他笑話的人,手卻緊緊的被對方給握住,阻止了他的舉動。
惱怒回過頭,阿方只見對方乾淨清爽的笑容,他左手壓著自己的書,旁人的笑聲對他毫無影響,他僅是輕輕搖了搖頭,用著輕描淡寫的語氣說著,「時間還沒到。」
啞口無言。
知道對方的確說得沒錯,為了明天那堂課考試能夠到校應考,的確是他今天一收到消息就硬著頭皮找了對方,跟對方提出這個快速解決的意見,而對方也接受的。
但是,被個姓啥名啥都不知道的人給阻止,更何況他們昨天還打架,整個情緒就是超、級、不、爽、的、啊。

瞇起眼,根本就不想管時間什麼只想把那群人趕開的阿方不爽地喊著,「我說你——」
黑髮男子微微一笑,「叫我一太就可以了。」
「啥?」有點跟不上對方舉止的阿方愣了下,看著對方的笑容反而更想扁人,阿方在一片笑聲中坐回座位,無奈地把心中的疑問問出口,「……一太,你的態度一直都是這樣讓人不爽嗎?」
他指的是這種旁若無人的態度。

「……讓人不爽?」一太聞言過了三秒,大概是理解到阿方所說的,修長的指尖一動便把手上的書給闔起,認真地凝視著阿方,「那這樣可以嗎?」

發現對方深邃的墨黑色眼眸帶著認真無比的情緒,交握的雙手也調整了姿勢轉成十指交扣,無論從哪個角度、怎麼看待,兩人之間都散發著情侶的氣息。
旁邊的尖叫聲與笑聲更加劇烈,但此時阿方連阻止他們拍照的心情都沒有了。
他無奈地嘆息著。

……超丟臉。



02.Before

其實他一開始是想要停課九天的。

一大早被叫到辦公室,聽聞校長那種明打著愛與和平的說法但暗地擺明就是要刁難人的說法,一太點點頭表示理解,也不打算多說什麼惹事生非或是引起過多的注意。
在校內因為一言不合就在下課打起來,這件事情對於校方、對於該堂課的教授、對於在場的學生而言,都不是一件好的事情,會遭到刁難也是理所當然,明白其中含意的一太自然沒有想要反抗的意思。
停課九天大概是兩個星期,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避個風頭省得麻煩也比較好。

可是,此時此刻的他卻覺得應該會有很有趣的事情。

轉頭瞄向那個高大的男孩,棕色的髮絲垂在臉側,緊蹙著眉不知道在思考些什麼。
這個人很特別,一太從第一次上課碰到就這麼認為,至今仍不改初衷。
打架的原由就發生在籃球場上,一太帶著兩個隨便分組的隊友贏了一場三對三,如同往常在結束後對著對方微笑示意就轉身打算離去,卻突然被叫住。
「喂……你等一下!」
是的,就像這樣。
那個聲音急迫而帶些異樣的情緒,也許是憤怒,也許是焦躁,一太暫時還無法判斷。

「嗯?」一太停下開門的舉動,眨了眨眼,「你有事?」
「朋友都叫我阿方。」阿方一臉不自在地望著(或許用瞪著來形容比較貼切)一太,在簡單自我介紹後又陷入了沉默。
阿方皺著眉頭、非常不情願卻又有話要說的樣子勾起了一太的興致,他好整以暇地靠在牆上,雙手環在胸前等待對方的下一步舉動。
只見他困擾地按著額角,偶爾握拳,不時又看著自己的手,然後看來煩躁地抓了抓頭,一副陷入天人交戰的樣子。
「好,阿方,」看出對方意圖的一太故意說著,「沒事的話,我就準備要回去了?」
「等一下!」阿方連忙出聲阻止,他咬著牙,看著一太真的打算離去的舉動,心一橫便開口,「……就今天一天。」
「好。」
阿方愣了下,不敢置信地盯著一太的臉,「……啥?」
「我說,」一太微笑地對他伸出手,「好。」


03.After

「……你那個時候是故意的吧。」阿方撐著臉頰,認識對方這麼久了再來回想最初相遇那時,就知道那時候的舉動根本充滿了諸多不合理。
「嗯?」一太微微地笑著,他把玩著手機,看似漫不經心地回道,「什麼時候?」

他是到跟對方熟悉起來才發現一太這個人看來學富五車但缺乏正常人該有的常識,自我中心與對外界絲毫不關心相互影響導致他的人際關係常識簡直一蹋糊塗。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他不知道鬥牛完即使勝利也不能只笑了笑轉頭就走,僅因為他覺得不需要多說什麼——太誇張了,他之前真的生活在地球嗎?他其實是外星人吧?跟友人這麼說著時只換得幾個人愣住後的大笑。
那時他解釋完後,看著幾個當日原本真心火大,聽完就一笑置之的球友們,阿方無奈地聳聳肩,關於一太奇怪的事蹟還多著,但先幫他解開誤會才是真的。
一太看來神秘又厲害,但實際上卻是個讓人無法不擔心的傢伙,這是阿方在相處過後的結論。
他到底怎麼活下來的啊?太神祕了。

突然的一個微笑,阿方這才發現自己盯著一太的側臉晃了神。
阿方尷尬地眨眨眼,對著一太笑了笑,然後在一太的注視下搖搖頭表達沒事,三秒鐘後一太的視線就轉回到手機上了。

看著一太的指尖流暢地滑過手機螢幕並點擊幾下,阿方嘆了口氣。
除了常識之外,一太還有更讓人受不了——或該說是讓人火大——的地方,就是他的思想。對沒興趣的事情充耳不聞、喜歡瞞著人做危險的事、遇到有趣的事情便毫不猶豫跳下去什麼的,真心覺得無法理解。
「第一次啊,」相處過後才知道對方其實不喜歡與陌生人有肢體接觸的阿方撐著臉頰,無奈地回答,「你那時不是答應我要跟我牽手?故意的吧?」
一太聞言停下手上的動作,「嗯,你說呢?」
「故意的,想讓人為難。」阿方一秒回答。
而他也必須承認,在看到校長的得意表情垮下來的瞬間,他的確也有覺得很爽快,直到真的被嘲笑而丟臉到巴不得全校都不認識他為止。
那之後他被笑了整整半學期,對方居然還一臉平淡,彷彿跟他牽手十指交扣是天經地義一般自然。

「是故意的,」親口承認的一太露出了再自然不過的笑容,沒說出其實比起校長困擾他覺得阿方困擾的樣子比較有趣,他只是把手機遞了過去,「不過也得到蠻有趣的東西,還不錯。」
「啥?」詫異地阿方接過一太的手機,然後他看見螢幕上正閃爍著通訊程式,隨即,一張讓他丟臉丟到家的照片就這麼跳上螢幕。

……那天十指交扣的照片。

Fin.

其實不重要的小設定是:一太不懂得打完球要跟人握手並激勵對方,盡是做些激怒人的事情。
因為在現實中,莫名其妙某方面特別強或自我中心嚴重的人,都會在最基本的人際關係上出問題,加上被指定出一篇文章,所以就臨時寫出了這篇--大部分是自己覺得很有趣就寫了(大笑)

拿舊文來更是真的蠻不道德的,但讓部落格長草也很不道德,便拿本子之外的東西來塞塞了XD
以上,非常感謝閱讀!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