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 王鴻單人

*此為因與聿同人,王鴻中心。
*前提:山貓事件。
*抓手感用。
*黑暗系,王鴻有點人渣,最後接到林秀靜的主線劇情。
*請小心慎入,如有不適請立刻關掉網頁。
王鴻露出笑容,看著那個等待男友的女人一臉不滿。
長相清秀的少女憤怒地拍打著機台,最後甚至踹了機台一腳,零錢震落散了一地,女孩卻彷彿沒事般,忽略了那些零錢,坐回機台前玩起遊戲。
他似笑非笑的朝著女人的方向走過去,這個只會在這裡打遊戲等人的賤婊子,居然敢動他店內的東西,也不想想誰才是這裡的老大。
這裡的冷氣放有那個好東西,淡淡的香氣散在遊樂場內,破壞了人類被教導的自制,將每個人埋藏於深處的欲望完整展現。
王鴻才不想知道,人類裝清高幹啥,反正都是一樣的。

他生活的地方都是那樣,賤女人總是用那種眼神看著他和妹妹,做些噁心的舉動,有時又失控尖叫哭泣說什麼你怎麼長的那麼像他,你們為什麼不學好。
王鴻咧了咧嘴,女人口中的好是什麼,壞又是什麼?這一切都是其他人自己擅自決定的吧?關他屁事,他喜歡就好,那些虛偽的表面才叫人想吐。
老爸笑著數錢,塞著幾個東西讓他跟同學一起,接管遊樂場,這種生活爽多了,毫無顧忌,要幹啥就幹啥。
他第一次跟著老爸拿東西後賺錢回家,那個女人狠狠賞他一巴掌。
為什麼那個女人要面露失望?為什麼那個女人會露出那麼噁心的視線?為什麼那個女人會輕蔑的冷笑?為什麼那個女人會不停喃喃自語著早知這樣一開始沒生下他就好了?只會拼命哭著要他發誓不再賣那個東西,不然就乾脆去死、去死、你去死吧
王鴻大笑甩開那個逼近瘋狂的女人,白癡啊,她不也在用那些東西迷惑她自己嗎?濃郁的氣息充斥在家中,那個神壇與點燃香的香爐,賤女人,一手養大孩子又怎樣?賺錢又怎樣?限制這個不准那個的煩死了,幹。
不是故意的,她不是故意對他這麼兇的,這種理由居然都說的出來,聽來只像是場笑話,超大的笑話。
晚上就像是一場鬧劇,女人在哭、妹妹拿著破碎的杯子開始自殘,王鴻只覺得可笑,而他也真的勾起嘴角,臉上掛出一抹過於殘忍的冷笑。
他伸手揍了那個生下他的女人,看著她痛哭求饒,眼神哀求而充滿恐懼,說不出的勝利感與滿足感從心頭湧生,這才是結果。
社會就是這樣,世界就是這樣,強者便能主宰一切。

叼著菸,王鴻揮開朱毅的請示,打發掉謝立宇表示要幫忙處理的舉動,直接站到那個女人的面前。
「女人,機台很貴的……」王鴻靠到旁邊,看著清秀的女人又再抬腳踹了機台一次,氣惱的直接抓起那女人,「幹,你他媽的沒聽見老子說話嗎!賤女人!」
她沒有回應,黑色的髮絲散落眼前蓋住了臉孔。
「喂,林秀靜,你是沒聽見嗎?」謝立宇上前幫腔,朱毅趕走了半夜僅存的幾名客人,照慣例清出一個空間給王鴻教訓人用。
夜色籠罩,日光燈亮著卻照不清面容。

許久,林秀靜抬起頭,輕瞥王鴻一眼。

絕望的怨恨的憤怒的或是更多更多不同的負面情緒混雜,延伸交錯出一種輕蔑的視線,像是看見噁心的生物般。
不會認錯的,王鴻曾看過那個眼神,與那個令人作嘔的賤女人一樣。
那個女人只會說著為他們好,然後拼命做一些厭煩的事情,限制自由又送他進警局,相較之下老爸那裡快活多啦,只要有錢什麼都可以辦到--這才是真正的自由。
那個女人最後也是哭著求饒,然後繼續點燃香,讓馥郁的香氣環繞四周,當作一切都沒發生過。

王鴻一拳打翻林秀靜的眼神,少女愣著,彷彿大夢初醒般,不敢置信與錯愕的眼神真切的害他想起那個早該被遺忘的賤女人。
於是他大笑的把這女人拖進員工休息室,這種女人他看多了,就是要給點教訓才知道誰才是老大。
男人笑著,伸手撕開了女人的衣服,將清醒而哭泣的女人壓在身體底下。

Fin.


因為思考起家庭與人的性格養成關係,所以在我跟正式稿奮鬥的時候,王鴻一直在我腦中揮之不去…!
這個真的沒有後續了,王鴻的資料太少。

如果嚇到人非常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以上,感謝閱讀。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