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魂 土沖、旁觀者


*此為銀魂同人,土方十四郎X沖田總悟。
*山崎視角主,三葉事件相關,腦補眾多、慎入。


監視船隻的過程中,山崎感到非常的困惑。
雖然不是很明白沖田的姊姊與土方是有什麼樣的曾經,但在沖田正開心而土方卻離開的當下,旁觀者山崎不免然感到疑惑。
目前沒有這方面的情報,身為情報負責人但還是儘可能的不去觸及每個人的回憶。
畢竟沒有人喜歡被挖掘過去。

手上拿著超辣仙貝,不意外的聽見土方怒吼著山崎你是在整我嗎——還有你為什麼會變成黑人頭啊!
為什麼會變成黑人頭啊,還不是沖田隊長拿著火箭砲亂轟。
「請不要對我發飆,要罵就去罵三葉小姐。」山崎的話換來的只有土方的沉默,但山崎仍舊繼續自顧自的說著。
「副長,為什麼你不去見她呢?」
土方說著一些工作上必須的知識,但在山崎耳中聽起來只是一堆藉口。

那就用隊上流傳最激烈的八卦來試探吧……其實真選組的人很愛聽八卦的。
「副長,跟三葉小姐之間是出了什麼事嗎?」
「……嗯?哎呀?喔……」土方心不在焉的應著,然後才突然發現什麼似的大聲吐槽,「怎麼可能嘛!你到底在胡說些什麼,你為什麼會變成黑人頭啊,小心我宰了你!」
這就是有發生什麼事嘛,此地無銀三百兩。
「三葉小姐她好像要結婚了。」
「我說過我和她沒關係!黑人頭!為什麼你會變成黑人頭啊!我真的會宰了你喔!」
山崎聽著土方越來越困擾的語氣,像是被踩到痛點後憤怒的樣子,算是吊著口味的繼續說著明知道會惹對方生氣的話。
然後他們同時看見了,那個出現在可疑船隻上的人、轉海屋的老闆藏場當馬。
同時也是沖田隊長的未來姐夫、三葉小姐的未婚夫。

近藤先生偶爾會抓著山崎喝茶聊天,不外乎是抱怨土方及沖田這兩個小子最近又怎麼回事,根據下屬無法反駁上司定律,陪著喝酒的同時也得知兩人的個性,以及對彼此的看法。
理論上是不外乎敵人競爭意識及同伴保護意識,兩個人的想法激烈衝突卻又在某些事情上一拍即合,真不知該說他們真沒默契還是太有默契,所以才更加無法好好相處。
兩個根本就是不一樣的人種吧,是怎麼樣才會產生這麼多的牽絆,山崎不是很懂。

三天來也就近觀察了土方,除了工作狂之外還真難想出其他更適合的形容詞,聽說從以前就像鬼一樣,凌厲的眼神以及快速的辦事態度倒也擊退不少敵人,終於順利的爬到副長的位置。
但平時隱藏在那個兇惡面具底下的,是很溫柔的一個人。
真選組沒有人不知道,出事誰會第一個跳出來幫忙扛,誰會衝在最前面替大家開路,誰會冷靜的傳達近藤先生的命令,誰又會偶爾偷偷修改命令。
是土方先生。

這大概也是土方先生遠比沖田隊長還要耀眼的原因之一吧,那個超S虐待狂總是比較不懂得體諒部下。
不過,土方先生也與沖田隊長相處的不錯——或者該說,是單方面的包容呢?
要說最有可能的理由,其實副長是個M吧……對不起,這不可能。
山崎在心中隨便想了幾個可能,反正跟蹤就是那麼回事,在定點觀察更該是那樣,等著對方出來前也什麼都不能做。
比的是耐心,是體力,是毅力。

說到這個就有點想要問,事實上也真的就這麼問出口。
「副長,你為什麼這麼堅持要處理這件事呢?」
「……大概是希望心愛的人能夠平凡幸福的過日子吧。」

是指三葉小姐嗎?
不、不對,這樣有哪裡矛盾了。
山崎沒談過愛情,但好歹跟蹤了這麼多人,得到了不少情報。
副長說他希望他心愛的人能夠平凡的過日子,負責砍人的人是無法給她幸福的。
可是根據以前從近藤先生那邊聽到的,沖田隊長小時候也是嚷著要讓姊姊過平凡幸福的生活。
到底是沖田隊長的願望影響了副長,或則反之?

再說,如果是為了三葉小姐,那麼就不應該揭穿這樣的事情。
起碼至少等到三葉小姐的身體好一點。
所以到底是怎麼回事、也許繼續下去就知道了。

然而這次跟監並不如以往順利,山崎接到了手機,近藤先生。
說是三葉小姐的情況變糟,可能無法順利度過難關。
山崎有些顫抖的轉告著這消息,只見土方的表情愣了下,卻像是拼命壓抑般回覆了正常。

土方說要留在這裡繼續觀察。

不敢置信的瞪大眼,但山崎沒有多說什麼。
他知道副長一向會做出最正確的決定——即使在當下看起來,是最爛的決定。
可於情於理,不去看三葉小姐一眼嗎?
山崎有點喪氣的垂著眼,土方的壞習慣就是把工作放在感情面前。
於是開口試圖勸勸,「副長,你還是去吧。這種時候幹麻還工作……而且,偏要抓的對象,竟然是三葉小姐的未婚夫。」

就算三葉小姐好起來,但抓她的未婚夫也將是個重大打擊。
「這實在太殘酷了,請你多替三葉小姐和沖田隊長想一想。」
山崎見土方沒有反應,只好自顧自的繼續說,「我並不認為副長你會做出錯的事情。」
「如果放任他們不管,那批武器或許早晚會害死我們的同伴,可是現在你該做的……並不是這種事吧。土方先生,你不應該留在這種地方。」
真的不該留在這裡,現在最該做的應該是去見見三葉小姐,或是安慰著沖田隊長。
對了,他們今天才打了一場架,也許賭氣不理對方。
劍術明明較強的沖田隊長,卻輸給了土方先生,心浮氣躁吧。

「哼,你是想說我這個人很無情是嗎?」土方壓著音說。
「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
「還不是有人的老婆都快死了,老公還在這種地方忙著做生意。」山崎轉過頭才看見土方的表情,非常扭曲、像是恨的要把眼前的人生吞活剝,眼神如鬼般犀利,難得的看見咬緊牙關。
很久沒有看見這麼失態的土方先生了。
可是、是為了什麼而失態?
「土方先生……」

不知道。
真的搞不清楚。
「山崎,這件事你不能說出去喔。」
「好、好的。」
「隊上就只有你和我知情。」不知道為什麼的再次確認,像是要封口,山崎皺著眉看著土方踩息菸蒂。
代表著要戰鬥了嗎。

「是。」
「那麼……這件事就麻煩你繼續保密了。」
土方轉頭離去,山崎頓時想通了一切。
一個人打算私下處理這樣的事情,還逼著唯一知情者山崎保密。

今晚是交易之日,去看三葉小姐等於放棄了這個機會。
是為了這個男人不去看三葉小姐而生氣嗎?也許有部份吧,卻肯定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更重要的是「交易」。
要是交易完成了,莫說真選組沒有事先發現有罪,更嚴重的就是身份敏感的沖田隊長。
沖田隊長會失去立場,失去真選組的。
屆時沖田隊長又該何去何從?

對副長而言,沖田隊長在真選組的立場遠比去看心愛的女人最後一面還重要?

「副長!你該不會是想……」
「副長——」

眼見叫不回心意已定的土方,山崎只好轉向另一條路——找救兵。
真選組的局長,近藤先生。

急急忙忙的衝進醫院,沿路拉高著嗓子大喊,「局長——!大事不好啦!副長他!」
慌張的大概交代事情始末,中間稍微穿插了一些自己的推斷。
沒意外的被近藤先生大聲咆哮痛罵,抓著領子就是一陣難堪的質詢。
「山崎!這件是為什麼到現在才說!」

「對不起啦!因為副長他警告我不准說出去的!」
真的是很難做人,但山崎為了土方,還是決定全盤托出事實。
「萬一被隊上的人知道他的親人和攘夷浪士牽扯不清,沖田隊長將會失去在真選組的立場……」

轉頭看見沖田的表情大變,山崎暗自叫糟。
竟然被當事人聽到了,這要是順利過這關,再來不被土方先生大卸八塊才奇怪。
然而看見沖田隊長受到嚴重打擊的神情,山崎恍然大悟。

就是這麼回事了。
對副長而言,沖田隊長在他心目中的地位遠比三葉小姐重要。
所以在選擇上才會與言語之中矛盾。
土方先生自己知道嗎?

Fin.

人生總會不小心挖太多的坑或是不小心太衝動一頭跌進去,比方說土沖,喜歡很久但到最近才敢動筆。
看能補到何時,補不完就算了(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