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 方太,陪伴在身側

*此為因與聿同人,阿方x一太。
*接續護玄「聖誕奔走中」之後續。
*內文有提到之設定或想法全部為同人腦補,請勿當真。
*設定上兩人還不太了解彼此,請抱持著這是兩個個體來看待。
*雖然說是方太,但就是阿方比較主動而已。
*此篇沒有牽手以上的情節(連牽手都不算),想看呼呼呼的人就……加油,好嘛。←
  正走在路上。
  冷冽的寒風從脖頸間的空隙趁虛鑽入衣服之中,冰涼的空氣接觸肌膚,好不容易熱起來的肌膚被寒流所帶來的冷意奪走體溫,逐漸地轉成低溫,凍得發寒。
  就連平時不怕冷的他也忍不住打了個哆嗦,羽絨衣的拉鍊已經到達了終點,縮著肩膀讓臉被衣領覆蓋,金屬特有的冰涼感覆上冷鋒的加持,彷彿剛從冷凍庫拿出的冰塊般散發著此時此刻難以接受的溫度,不舒服的冷意讓他蹙著眉頭,加快腳步往另一個方向而去。
  手插在口袋之中逐漸回暖,好友故意遺忘在他車中未拆封的暖暖包已經被他取出並拆開使用,從來不虧待自己的他欣然接受對方的好意,讓暖暖包接觸空氣產生應有的作用,白色包裝燃著熱鐵燒燙左手指尖直到掌心,使人不至於屈服在冷天之下。今年反常的超低溫甚至讓人產生一種錯覺──也許街道會下雪──但實際上以台中的天氣條件而言是不太可能的,大概只比天上下紅雨高一些。
  拐過一個彎前行,映入眼簾是零散停放著幾台機車的空曠停車場,對比以往塞滿機車找不到停車格的擁擠而言,跨年前最後一天上課的普遍到課率創下有史以來新低(或該說是一種不可言說的默契),同學們都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唯一相同的目的就是準備跨年狂歡慶祝。
  難得來學校一趟擺平些還算輕鬆的小事,此刻覺得似乎有個地方得趕快過去,原本悠閒的腳步在時間之中細微地加快,跟以往攸關認識之人性命而擔憂的情緒有所不同,這是一種暖開在心中,一種殷切期盼的感受。
  於是當他在自己的機車旁邊看見一抹熟悉到不能再熟的身影,他聽見腳步聲而轉過來面對他微笑之時,一切都有了最完整的解釋。

          《陪伴在身側》

  「今天超冷的。」整個人穿著簡便輕鬆,棕色的短髮順著微風搖曳有那麼一瞬間遮住他的視野,他甩了甩頭,笑著遞上一罐握在掌心之中尚有餘溫的飲料。
  一太從口袋中掏出暖暖包順勢交換那罐飲料,露出複雜到難以用言語輕易解釋的笑容,「……你怎麼會在這裡?」
  「就知道你會落跑。」阿方聳著肩膀,將暖暖包搓出沙沙聲響提高溫度,棕黑色的眼眸緊盯著一太,以再認真不過的語調,一個字接著一個字緩緩說道,「這次不會像那時一樣,被你輕易甩掉了。」
  隨著微風輕輕飄動的髮絲如黑幕般遮住眼廉,從中隱約露出的眼神帶著無法用言語形容的情緒,對上堅定不移而夾雜絲毫怒氣與些微消遣的眼眸,原是想輕鬆帶過轉移話題的句子才剛到嘴邊又吞回腹中,一太安靜的等著阿方下一句話語,而阿方卻僅止沉默。
  氣氛僵持,彷彿被這寒天給冰結凍住,再也了無聲響。

  兩個人都知道所謂的「那時」便是聖誕節那天,當阿方被一群人包圍拱著要去夜店為單身的人找個伴並且大肆慶祝聖誕節,一轉頭就發現一太已經不見蹤影,手機關機,打電話問了好多人也不知去向──對了,虞因倒是講話講的很心虛,阿方大略猜到是有個人下封口令,所以也沒有逼供或遷怒的打算,畢竟他應該是無辜被捲入的。
  於是,阿方今天就站在這裡,等著跟一太說清楚。

  「不是發簡訊問你要不要一起跨年?」將搓熱的暖暖包拋回給一太,明白他輕鬆的穿著肯定抵禦不了突然下降的氣溫,「就算不去,最少也說一下吧。」
  並非問句而是完全肯定句,兩個人都知道句子背後問的是什麼事。
  為什麼什麼都不說。
  把那在空中劃出短暫拋物線而準確落進右手的暖暖包給揣進衣側口袋,一太眨了眨眼像是在思考繁複的問題,並未急於一時回答這個話題。
  時間宛如早已失去意義,站著的雙腳僵著難以行動,被握著的飲料罐早已散去原有的溫度傳達些許寒意,冷風捲過兩人之間,帶去殘存終於自枯枝墜落的泛黃葉片,象徵一年又盡,時節變換,新將接續舊,未來不停延續過去。
  思緒轉得飛快,記憶中的那個聖誕節在幫忙收拾完煮火鍋的東西後,眾人提著大包小包一起迎接警察的到來,最後則在與警察做筆錄中度過。說有什麼值得回憶的事情,除了警局那杯熱茶、小朋友開心的笑容與老爺爺感動的表情外,還真的什麼都不記得。聖誕節過的與普通日子無兩樣,平淡之外也是有些無趣的。
  那時只是一個模糊的感覺跟一種粗略的概念,必須要去某個地方完成某件事情,這種不行動就無法揮去如影隨形的直覺,不幫忙就會有認識的性命消逝的感受,在某些時刻,其實也剝奪了一個人的自由與樂趣。
  說不上來的,那是說不出理由的一件事情,因此也無法被解釋,被理解,被接受。
  所以,一太一直無法與任何人特別親近。因為從來沒有人能夠看見除去特異的直覺與神出鬼沒這些淺顯易見的特質之後,真正的一太,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一太擅長於個人行動,一個人可以擁有比較多的自由,行動不會被干涉,偶爾被朋友找去幫忙、找朋友去處理某些事情,大多數時間,他還是自己一人行動,從未有任何團體意識,有的只是屬於自我的價值觀。
  就像那時,被虞因問上那麼一句,一太在腦袋意識到前就已經笑了出來,連他都不懂他自己的笑容到底包含多少不同的情緒。為什麼會一起去呢?他看著旁邊曾有同樣冷漠眼神,如今卻已得到家人牽絆而不再封閉自我的少年,不禁嘲諷似地多做回覆,最後以自行轉移視線告終。為什麼會有人以為他跟其他人無論做任何事都是一起的,一太無法理解這種想法。
  他一直都是一個人這樣活過來的。

  突如其來的笑意勾上嘴角,一絲苦澀中包含那些早已視之常態而處之泰然的感觸,輕描淡寫卻含意萬千,讓沒有心理準備的阿方一愣,讀不出此時他在想些什麼,此刻他的笑又代表什麼。
  一太持續緊閉的嘴唇微張,吐出了若不細聽就會錯失的語句,「今天還挺冷的。」
  他還是將話題帶開了,一如他不斷逃開對方的關心。

  「你……」無奈地嘆了口氣,阿方按著額頭,習慣性地用指尖壓著太陽穴,這一直是他頭疼不已卻又罵不下去、反而不知如何是好的動作,以往是常常對著小海做,如今一太則打破紀錄,讓他猜不透、想不明白。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跟一太溝通比較好,因為他擺明已經不想要被詢問關於那時的事情,他一個字都不願意重提。
  他用微笑武裝自己,劃分出明顯的區域,不讓任何人靠近。
  長期累積的所有憤怒情緒被這樣的微笑做出消極的反抗,一時之間就像洩了氣的皮球般完全爆發不出來,整個情緒霎時轉為深深的挫敗感,有些自暴自棄地吐著一口氣,就像是發自內心的深長嘆息。阿方靠在一太的機車上,不輕不重地搥了一下座墊,震動一聲多少化解了部分鬱悶的情緒。
  忍下想要抓住一太要他親口全部說清楚的衝動,事後得到不少消息進而猜測到一些原因的阿方咬著牙,煩悶的抓抓頭,彷彿撥亂頭髮就可以把腦海中的情緒全部拋諸腦後,不再為此苦惱。

  望著阿方一連串煩悶苦惱的動作,一太仍舊保持沉默以微笑抗拒,沒有多做解釋。
  因為無論對誰而言,都沒有解釋的必要。

  一太不由自主的在心中猜測著幾種可能,也許阿方會逼問到底,或許阿方會喪氣離去,但無論是哪種,都是必然的結果。
  可是直覺卻不偏向任何一種,跟以往猜測與直覺相同的頻率有差異,這還是第一次發生這種狀況,挺新奇的,一切都不在預料之內。
  有種發現新事物所帶來的愉悅,一太握緊手上的飲料罐,平靜地等待阿方最終將說出口的話語──是吵架、是退一步,還是就這麼離開。
  不論是哪一種,終將造成兩人之間無法彌補的鴻溝。
  不夠了解對方的底限,就再也不能理解了。

  「我知道有間火鍋還不錯,在巷子裡,我已經先訂兩個人的位子。」沒有要把一太逼緊的意思,阿方順著一太的話轉移話題接到他最開頭的邀約,也就是找一太一起去跨年。
  聽見阿方不如預期之中的話,一太有那麼幾秒錯愕著瞠大雙眼沒有任何動作,隨即馬上就反應過來阿方是推掉其他邀約而優先找他一起跨年,他還真的下了很大的決心不要再被輕易甩掉。
  一直知道他的性格是不會輕易放棄,但也沒想過他會對這段友誼如此執著。
  反觀阿方其實從未想過假設率先伸出手想要去了解一太的自己被拒絕了,那麼從今以後到底該怎麼面對刻意保持距離的一太,他覺得他的贏面似乎多了一些,但仍有輸的可能,於是他賭著,他用他的全部僅是就賭一太一句話而已──要、或不要。
  一太從相望的眼眸之中看見了阿方堅定不移的信念,率直的雙眼直接對上一太看不出情緒的墨黑色眸子,阿方跨步往前側站了一步,與一太面對面,右側空出一個位置讓一太能夠輕易牽車離去--如果他又想甩開他的話。
  倘若,這是他最後的選擇的話。
  那將無話可說。

  一太眨了眨眼,把右手從外套口袋中抽出,稍稍活動著手指,修長的手指在伸展幾下後終於不再僵硬,他便將手伸進右側褲子的口袋,指尖在其中尋找著什麼。阿方順著一太的動作視線往下,跟著等待他接下來的動作。他猶豫地停頓,大約兩三秒的時間,從中摸出一串鑰匙,鐵片所反射的微亮讓阿方忍不住緊張地咬著牙,反射性的一口吞嚥下多餘的唾液,雙手下意識的在兩側緊緊握起拳狀,手臂繃緊而略微弓起。他知道那是什麼,那些是他平時很常看見的、再熟悉不過的鑰匙。
  那正是一太的機車鑰匙。
  阿方有些喪氣地嘆息著,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面對一太,仍舊強迫自己必須要去面對。他緩慢抬頭望向一太,正打算說些什麼來沖淡這尷尬的氣氛,卻無預期地撞進一太的微笑之中。
  他的嘴角在此時此刻勾起淡淡的一抹笑容,再溫和不過。

  一太將機車鑰匙晃到阿方面前,放在阿方緊握著的拳頭之上,輕柔地施力包住不讓鑰匙掉落,因暖暖包而尚溫熱的指尖碰觸到阿方的肌膚,比起體溫稍高的阿方還是低了一些,但又比以往的低溫更加平易近人。
  鬆開手接下那串鑰匙,阿方有些疑惑地看著一太,不太明白對方想要做什麼,才想要出言詢問,卻搶先一步被打斷。
  「我還拿著飲料,你載我去火鍋店吧。」他說。

  不等阿方有任何回應,屬於一太的休閒鞋往旁邊輕輕抬起又放下,他左手仍握著早已冷掉失去溫暖且尚未拉開罐環飲用的易開罐,右手則又揣回衣服口袋深處,從羽絨衣外側略微凸起的形狀看來他是緊緊握著放置在口袋中的暖暖包,讓暖意隨之滲透進入肌膚,祛寒升溫。
  金屬導入空氣中略帶濕氣的冷意,但此刻阿方無暇去感受冰冷帶給身體的顫抖,嘴角逐漸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隨之擴大、彎曲,最後成了燦爛開心的笑容。與以往頻繁出現在臉上的笑容有那麼一些不同,那是打從心底感到愉悅,能夠渲染四周氛圍的笑意。
  他轉過身對著一太輕輕頷首,「好。」

  拿著鑰匙就蹲在後方車輪旁,開過好幾次故並未陌生於鎖頭的形式,阿方幾個動作俐落地解開大鎖,阿方沒有詢問一太怎麼知道他是走路過來堵他而未騎機車,伸手從車廂裡撈出安全帽交給一太,一太放在車裡備用的安全帽也終於派上用場。
  他迅速地發動引擎等待熱車完畢,改車沒有保養與小心使用會對機車造成嚴重的傷害,基本動作做得紮實而完整,阿方按下煞車催動油門試驗,直至手感與平時感受無二致後這才跨上車,扶穩等著一太也跟上。
  「今天應該不會進警局吧?」突然模糊不清的這麼說著,阿方半側過身子望向一太,拉開全罩式安全帽的透鏡衝著一太眨了眨眼,棕黑色的眼眸之中透露一些了然於心的信任,那是一種使人全然放心的感受,他不等一太回覆便自行接續下去,「不過說真的,就算進去也無所謂。」
  只要是一起就沒差。

  原本也跟著拉開透鏡細瞧對方動作的一太聽到這句話有那麼一瞬間遲疑,四目相交的眼神之間看見對方真誠的情緒,以及並未明說的話語。
  一太清楚地知道這時阿方所說的每字每句中沒有參雜任何一絲虛假,即使他方才間接證實他早已旁敲側擊得知聖誕節當天發生了什麼事情並自我推測出一太一聲不響便消失甩開他的舉動所隱含的真正意義,他仍然還是勇敢地面對拒絕說出實話或為自己進行任何辯解的一太,僅是希望能從對方口中得知些什麼,無論是否在預想之內。
  他是真的想要了解他,發自內心地。

  不知道該怎麼說明這種衝擊於內心的感覺,一太半瞇起雙眼,在他的注視之下緩慢地點了點頭,僅是為了對阿方表達已經理解,「……嗯。」
  阿方的眼角瞇起一個弧度,即使下半部的臉都被遮在全罩式安全帽所延伸出來的帽體保護之下,一太卻覺得自己很清楚的明白,阿方此刻隱藏在底下的笑容肯定是非常愉悅的。
  他邊拉下透鏡邊側轉回去,手指稍稍活動了下就握上油門一催,機車以平穩的速度載著兩人往校門而去。

  冷冽的寒意從尚未被保護到的指尖開始帶走熱度,高速移動而產生的冷風不斷從前往後劃去,急促的風聲幾乎掩蓋掉四周的聲響,聽不見除了風刮以外的雜音。恍若被隔絕在一個空間之中,一太霎時突然地想要說什麼,屬於自己內部的情緒、那個較少被他人所知的自己。
  緊閉的唇瓣開出一條縫細,在衝動說出口前他的理智覆蓋情感及時踩下煞車停住,狂風拂捲,直覺在此時沒有任何的干擾,理智則是轉許多彎,迂迴地繞著圈子。
  考慮了不到幾秒,一太湊上前距離阿方約莫幾公分,讓自己即使低喃細語也能被時刻注意後方的機車騎士接收。
  「如果你想要了解我,那麼……」
  剩下的話語隨之飄散,被時速刮起的強風捲走,不留下一絲一毫的痕跡。
  但阿方知道他未盡的句子是什麼,他嘴角彷彿被渲染般,也勾起了溫和的笑容。

  眼見前方號誌由黃轉紅,阿方緩下車速讓車子往前滑行一大段距離靠摩擦作用煞車,好讓身體前傾的一太能安然地穩住身形不致因慣性作用往前追撞。機車漸漸地停了下來,阿方感覺的到他的左後側抵著一太的手,與那罐他贈予他的飲料。
  阿方在確認左右車子距離不會過近後他隨即回過頭,對一太投以一個肯定的眼神,他相信他在那句話中理解一太想要說的,而一太在僅止幾秒的眼神相會中馬上就清楚方才的話語已經被接受了,他露出了複雜的神情,沒想到他最終還是對阿方開了特例,讓阿方有機會能夠接觸真正的他。
  也許有一天,非平凡的狀況能夠被一個人所理解。
  平等對立,互相包容體諒,隨之轉換成一個深刻的牽絆。
  那是一種從出生至今早就忘卻的情緒,暖開在心中,殷切期盼。

  於是一太低低的笑了下,從右邊口袋中拿出暖暖包,在紅燈還剩幾秒就要轉綠時趁機塞入了阿方身上外套的右邊口袋,讓他能在停下一個紅燈時,把手伸進口袋中取暖。


Fin.

  對不起他只是我想寫寫寒冷的情緒&聖誕奔走中的後續,奔走中到底是開了我什麼奇怪的開關啊天啊。
  而且我當天跟被雷打到一樣忽然就試寫了方太而且這幾天還著了魔一直在寫,我是怎麼了(?)


  總而言之,大家新年快樂!!!!!!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