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 太方,孩提時代

*此為因與聿同人,微微的一太x阿方。
擬動物化注意!這次是幼犬、幼貓設定。(自重)
*感謝相澤狼的圖,打開了我跟初曉的開關,於是整晚暴動。
*文章內容:初曉文章→相澤狼圖片→眼鏡蛇文章。
☆幼犬方家兄妹+幼貓一太
                --初曉

「咦、咦!」突然被要求要跟幼貓一太拍合照,幼犬阿方對著鏡頭眨了眨大大的眼睛,擱在胸前的手下意識輕握成拳,下垂的棕色耳朵有些不安的顫動了兩下,他的視線時不時偏移到幼貓一太身上。

相較於他的慌亂,同樣面對著前方的相機,幼貓一太的態度顯得輕鬆自若多了。
幼貓一太側站在幼犬阿方前頭,隨性的站姿卻不掩他身上的清新氣息,似乎察覺到他的緊張,幼貓一太回頭看著他。
黑耳抖動了一下,向上延長的黑色尾巴左右晃了晃,他往他的身邊挪了一小步,藉著半邊身體的阻擋,在底下偷偷握了握幼犬阿方的左手,鼓舞似的低聲說道:「阿方,放鬆點。」

「汪。」手掌無預警的被溫熱手溫包裹住,幼犬阿方本能地以犬類獨有的叫聲回答對方,幼貓一太聽著愣了一秒,然後勾起嘴角微微笑了。
雖然不太喜歡在其他人面前這麼發聲,但基於禮尚往來的道義,同樣也以貓類特有的叫聲回應幼犬阿方一聲,「喵。」

他動了動嘴巴,以唇型無聲的說了一句:「我陪你,沒問題的。」
幼犬阿方溫馴的點了點頭,得到幼貓一太難得的安撫他覺得好開心,繃緊的身體便放鬆了下來,他重新望向鏡頭,咧開嘴角露出燦爛的笑容。

「阿兄、一太哥,你們再靠近一點啦!」單手拿著相機,幼犬小海皺了皺眉,揮動著空著的那隻手引來前面一幼貓一幼犬的注意,她朝氣蓬勃的下達指令,「來,笑一個,我要照了喔!」

聽到幼犬小海的要求,幼貓一太動作自然地往後貼近幼犬阿方的胸前,身子微微蹲低的站姿使他的頭挨著幼犬阿方的頰側,略顯親暱的接觸捎來一絲熱意,他發現他不排斥這種距離。
感覺抓在手中的那隻手顫動了下,幼貓一太不由收緊力道回握住對方,頭頂上的黑色耳朵跟著動了一下,他衝著鏡頭揚起一抹溫和微笑。

柔軟的黑色毛髮搔拂過臉頰,幼犬阿方背後的棕色大尾巴大力晃了一下,鬆開的手指不由自主又輕輕握住,他忍著胡亂扭動閃躲的衝動,強迫自己直視幼犬小海手上的相機,在稚嫩的臉上綻開大大的笑容。


幼貓一太+幼犬阿方
喵!汪!喵!
                --相澤 狼



溫軟的耳朵略微顫動,細柔的毛髮掃過臉頰邊緣,有些麻癢的感覺從肌膚傳遞,幼犬阿方搖晃著棕色的大尾巴,忍不住笑了出來。
幼貓一太聽著耳邊的笑聲,暫時無法理解發生了什麼事情,便朝後退開想要弄清楚狀況。

映入眼簾的是阿方非常開心的表情,犬牙因為他大大的笑容而異常明顯,他輕輕搖晃著蓬鬆柔軟的尾巴,棕色下垂的耳朵上下抖動著表示他的喜悅。
「啊、好癢喔。」
「……好癢?」一太偏過頭,對於這突如其來的句子弄得有些迷糊,於是他疑惑的盯著阿方。
看見他輕輕的用手伸手揉了揉臉頰,笑的有些通紅的臉色被這麼一揉之後紅的更加明顯。
稍稍推測一下就知道剛才拍照時靠近的動作讓他覺得很癢,一太嘴角勾起了笑容,溫和帶點狡詐的神情看來是在計畫什麼,細長的黑色尾巴也隨之擺動。
終於止住笑意的阿方看著一太,貓耳上的耳環閃閃發光,然後他的左耳動了兩下。
根本就不知道一太要做什麼,阿方只能無辜的望著對方,等待他的下一步動作。
他整個人忽然就往前撲了過去。

「哇、一太你幹什麼--」
只來得及喊出這句話,阿方沒有防備的被撲倒在地板上,不知是有意還無意的,一太只有半個身子壓在阿方身上,剩下的則是用手撐著重量,在阿方還沒反應過來前,溫軟的感覺又回到臉頰側。
一太親暱的將臉又湊了過去,微微的蹭著,惹的阿方再度大笑不止。


☆☆
笑到簡直喘不過氣,阿方用手輕輕推了一太要他停下動作。
一太側過身子讓阿方有個空間可以坐起來,他蹲在地板上,面帶微笑的看著阿方,一臉無辜的樣子讓人也氣不起來。
沒想到一太會真的爬起身來,阿方有些訝異的看著一太透露著擔憂卻又想繼續的眼神,黑色的貓耳抖動,他輕輕晃著尾巴勾了勾,看來還想繼續玩鬧。
很少看到一太跟其他人有互動,阿方只當一太不喜歡跟別人玩成一片,沒想到一太其實也挺喜歡這樣的狀況。
露出燦爛的笑容,看來這傢伙也不是那麼怪嘛。

搖了搖尾巴,阿方瞇起眼,「……看我的!」
抓住一太放鬆的這個空檔往前一撲,將整身的重量全部壓到一太身上,在他露出驚訝的表情瞇眼看著阿方時,阿方伸手就搔了人應該都會怕癢的腰側。
麻癢的感覺從腰部往上竄,不太適應這種狀況的一太掙扎了一下仍然敵不過阿方的突襲,棕色的大耳掃過鼻尖,柔軟的感覺反而帶起想打噴嚏的衝動。
整個人被搔到無法反應只好縮成一團,黑色的尾巴無力的在阿方眼前晃著。
阿方好奇的湊上前想知道沒遇過這種狀況的一太是什麼反應,卻看見一太忍笑忍的非常辛苦的樣子。

緊張的放手拍了拍一太的臉頰,棕色的尾巴往下垂放著。
糟糕,可能玩過頭了。
「一太,你還好嗎?」擔心的從一太身上爬起並拉起一太呈現面對面坐著的姿勢,阿方伸手摸摸一太的頭,這麼問著。

一太眨了眨眼,看著阿方垂下的耳朵跟尾巴完全透露出他的情緒,有些擔心跟喪氣的表情讓阿方看來挺像被遺棄的小狗般,有些可憐。
望著阿方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一太微笑著湊了過去,親暱的蹭了蹭阿方的臉頰,讓阿方知道他並沒有生氣。
「還好,只是不習慣而已。」他這麼說。

聽著一太的回答,阿方先是愣住,接著才回應一太的動作,用屬於幼犬的方式用額頭與鼻尖小心的蹭著一太的鼻尖,讓一太放下心來。
下一秒,他露出了一個安心的笑容。


☆☆☆
幼犬小海嘟著嘴,看著不遠處親暱的兩個人。
剛剛主人要她幫忙拍照、她拍完照後就得意的把相機拿回去給主人,等待著主人的反應。
主人給小海一個獎勵的摸頭,當她轉過頭想要偷偷炫耀的時候,卻看見阿兄跟一太哥兩個人對視而笑,一太哥還露出她沒有看過的笑容。
小海搖晃著深棕色的尾巴,不知道他們在玩什麼,好像很好玩的感覺。

於是在主人拍拍她的肩膀說著可以過去一起玩的時候,幼犬小海抖動耳朵,三步併作兩步的快速飛奔過去,活力十足的往前一跳,就直接撲往幼貓一太跟幼犬阿方的方向。
「阿兄、一太哥,你們在玩什麼我也要一起--」

遠遠的就聽到小海大聲的喊叫,阿方跟一太接連轉頭,映入眼中的是小海愉快且興奮的表情,然後就是一股力道強的把兩個人直接撲到地上,再度跟地板進行親密接觸。
按著有些鈍痛的腦袋,三個人在地上躺成一團,誰都還沒反應過來。
在最後一刻及時伸手護住小海的阿方看著小海閃亮亮的眼神,看來是沒有受傷,總算鬆口氣。
阿方無奈的輕輕拍了小海壓住自己脖子的手當作小小的教訓,得到了小海搖晃棕色蓬鬆的大尾巴與一聲清脆的汪當作回答。
小海蹭了蹭自家兄長阿方的臉頰,又轉過頭去磨蹭一太表示親暱與喜愛,阿方從棕茶色混著黑色的髮絲之中看見了一太有些不知所措的表情,終於忍不住大笑出聲。
想要扶起趴在地上的小海變成坐著,阿方試圖抽開被壓住的手臂時才發現,一太也跟他做了同樣的事情,在危及時刻伸手護住小海。
阿方側過頭,握住一太還護在小海身下的手,對著一太露出感激的笑容,後者眨了眨眼,貓耳微動,也回以一個微笑。
坐起身就看見兩個兄長正笑的很開心,被那樣的氣氛感染,小海也露出了滿足的笑容。
他們三個整天都玩在一塊,直到主人過來叫他們吃晚餐為止。

Fin.


別問我為何如此之爆走,我也不懂,我才是最想問的那個。
不過,幼貓幼犬真的是好可愛喔喔喔喔喔喔!!!!!!!!!!!(萌躺)

衍生順序為:阿狼的圖片初曉的文章→眼鏡蛇文章1跟2→眼鏡蛇決定補一下3再貼網誌→就像這樣(?)
還故意放大只是因為想要表達我對他們的尊敬……真的。
自己都覺得好沒說服力喔怎麼辦。
阿狼的圖片真的是意外的開啟了我們整晚暴動的開關,好久沒暴動成這樣了天啊wwwwww
另外,初曉跟我是幾乎同時開始就是了XDDDDD
他還額外多病別的東西,今天真的是太美好了。

不過初曉堅持不放網誌所以放我這邊,這麼萌的東西只放我這真的沒問題嗎--掩面痛哭
所以我就經過同意把他全文貼出了,只放連結太對不起這麼可愛的文章。



最後,照慣例的來出賣一下初曉。(?)

前提:
眼鏡蛇表示:我都沒有寫到汪跟喵!(還強調很多次)
初曉表示:↓

「汪。」手掌無預警的被溫熱手溫包裹住,幼犬阿方本能地以犬類獨有的叫聲回答對方,幼貓一太聽著愣了一秒,然後勾起嘴角微微笑了。
雖然不太喜歡在其他人面前這麼發聲,但基於禮尚往來的道義,同樣也以貓類特有的叫聲回應幼犬阿方一聲,「喵。」

阿狼表示:這禮尚往來太可愛了wwwwww
眼鏡蛇表示:(暴動)


嗯我出賣的真徹底。(被封鎖)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