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 太方,Fight

*此為因與聿同人,微微的一太x阿方。
*原作失去後期延伸,自我流設定有,新的高中老大設定有。
*難得的打架跟帥氣……其實說是太方好像也還好,只是擺平者們在打架而已。
相澤狼的帥氣圖片有。(為何要粗體)


一太不排斥打架,但也不喜歡打架。若是能在訴諸武力前就把事情搓掉是最好的,但世事並非能盡如人意,比方說,現在這個情況就是一個正在發生的例子。
身為理東大學的擺平者最常遇到需要靠打架解決的,還是跟對面那些血氣方剛的高中生的地盤之爭。
前幾個星期就有聽見風聲,阿方也有帶一些人去警告幾次,但天不怕地不怕的不良少年完全不把大學生放在眼裡,在他們的觀點中,大學生不過就是早生了一點,有啥好臭屁的。
高中區實在太囂張,逼的平常不太管事的現任擺平者一太出面了。

於是許多原因造就了現在的情況,晚上的空地聚集兩派人馬各約十幾個人,微風吹拂滿地雜草傳來的沙沙聲更增添緊張感,雙方互相看不順眼,高中那方還有小鬼叫囂著聽不懂的話,現場氣氛要說是談判似乎不足以形容其火爆,用拼輸贏來解釋還比較恰當。
「一太,大駱被少年隊抓了,現在這個是新的帶頭。」阿方小聲地在一太耳邊解釋著。
「嗯。」一太看了看那制服穿得亂七八糟還叼著香菸的老大,結合之前所聽聞的找麻煩,心裡大概也有個底,「你們還要談越界的事情嗎?」
這次的老大比上次的更麻煩,難怪這次阿方找了許多平時不常出現在學校的人出來助陣。

當王兆唐的毒品工廠被查獲後引發很多反對毒品與社會反省的聲浪,然而才沒多久這件事情卻已經被許多新的事件覆蓋,逐漸推遠直至消失在記憶的彼端,輿論跟隨新的話題走,最近的嗎啡及迷幻藥遭到濫用等新聞反而還比較受人關注。
生活還在繼續,事件仍舊輪轉。
整個社會的價值觀早已不同於以往,層出不窮的暴力事件與緩慢崩壞的家庭造就了多少社會陰影。
當一個不良少年被抓了,馬上就會有人替補上位置、幹著相差不遠的勾當,以自己的觀點反抗整個社會,獲取自己想要的自由。
就算那個自由是建築在別人最深沉的痛苦上,他們也不以為意。
因為他們感受不到痛。

「高中生想到的方法都差不多。」看了看四周的成年人跟打手,阿方折著手指關節,打個手勢讓跟過來的大學生們各自注意,別被暗招陰了。
沉默而凝重的氣氛蔓延在這些人之間,就等著一個突破點。

先動的人出乎意料,是一太。
他挑了一個看起來最會打的人,無視對方握在手中粗長的鐵棍,直接一拳瞄準對方的喉嚨摜過去。
這個舉動像是引爆信號般,所有人都動了起來。

直接槓上阿方的是個個頭高大的高中生,是帶頭那個的心腹,在阿方帶人警告時也有出面嗆聲。
看著對方自信的表情,阿方笑了。
「我會讓你知道,你挑錯人了。」

當對方拿著木棍敲過來時,阿方靠著本身的力氣很輕鬆的一手就抓住,並直接轉一圈往外推,趁著對方閃避的剎那就把木棍搶到手。
阿方仔細盯著對方的一舉一動,對方反應很快地拉近雙方的距離,看來是打算近距離搏擊,出拳就往阿方的腹部揍去,阿方忍不住笑出聲,果然是個只會靠蠻力打架的高中生,打架的方式就只有那幾種。仔細注意對方打架的習慣,右手從側邊迅雷不及掩耳的架開對方的攻擊,利用剛被撞開來不及收勢的這幾秒阿方伸出左手壓住對方的肩膀,下一秒就用膝蓋狠狠撞擊他的腹部,讓對方面色痛苦地抱著肚子倒到草堆中。
很快就解決掉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死高中生。
阿方踹開擋在路前的那個人,同時正在尋找一太的蹤跡,看見他穿梭在各個區域,專挑成年人跟打手攻擊,看著一太冷冽的笑容,阿方瞬間被激起了要一較高下的慾望。
往旁跳一步躲開打手扔的磚頭,才轉過頭正要攻擊時卻有另一個人從旁竄了出來,朝著你的臉就是一拳,阿方憑著身體反射動作只來得及側過臉減少衝擊,伸手護住頭部避免被連續毆打,搖晃往後退了幾步才勉強止住腦中的震盪。
阿方站穩腳步四處張望一下,甩了甩因剛擋下攻擊而有些刺痛的手腕。
三對一,小意思。
馬上就可以解決掉。

繞過幾個打的正火熱的區域,一太不在意臉上的刺痛,拽住一個衝上來的高中生就弓腳抬膝往腹部用力一擊,也不管對方是否翻白眼昏了過去,隨手一丟就繼續往前尋找他要找的人。
一太看到了,在人群中正拿出折疊刀準備要偷襲人的高中區的頭。動腦型的老大平時極難對付,可在比實力打架這塊上,他卻是最弱的一個人。
快速從後方接近,一太抬起腳就用腳跟踹上對方的膝蓋邊,擊碎膝蓋邊接合的小塊骨頭逼他跪倒在地,不放心的往對方喉嚨補上一拳,力道拿捏恰當沒讓對方翻白眼昏過去,但也重創了他的氣管,他沙啞地想講什麼,卻只能不停的咳嗽,從肺部嗆上來的氣卡在喉嚨。
居高臨下地俯視他,他眼神飄向刀子的方向,下一秒整個人撲過去要拿刀子反擊時,一太快了他一步踩住那把刀子的握柄,讓他撲倒在地。
輸贏已定。

剛解決完三個人的阿方稍微看看四周,難搞的成年人都先被一太跟阿方打掉,雖然看來掛彩的人不少,但大致上是大學生贏了。
阿方輕易的在許多人中找到正站著的一太,還有那跪倒在草地上,掐住自己的脖子正在咳嗽的高中生的頭。
壓著被鐵棍打到而有些疼的右腳大腿慢慢地走上前,看著已經拼出輸贏的兩方領頭,兩個人身上都帶著傷,輸者與贏家的臉色差異非常明顯,一個咬牙切齒的展露出恨意,另一個則是以輕描淡寫的微笑回覆,像是完全不在意現在這個狀況般。
「一太,都解決了。」
轉頭看著好友,映入一太眼簾的是阿方臉上幾個明顯的傷痕,還有他壓著右腳的舉動。
一太的眼神忽然變得凌厲,他彎下腰撿起那把刀子,把折疊刀轉在手中把玩著,刀面反射著月亮的光芒,在黑夜中異常明顯,比起掉落在一旁因星火燃燒殆盡而熄滅的白色菸蒂更加刺目。

往前一步並肩站在一太的身邊,阿方瞪著這個被揍到連話都說不完整的高中區的頭,又想起他前陣子囂張點菸找大學區麻煩的模樣,不禁有些感嘆,現在的人是怎麼了。
「好,那麼……」一太冷笑,他把那把已經沾上灰塵的刀子折疊回原本的模樣,語氣彷彿談論天氣般自然,可聽在對方耳裡卻感受到了對方隱約流露出來的怒氣。


太方Fight


   「我們來談談關於越界的事吧。」

他這麼說。




Fin.

延伸閱讀:相澤 狼《(*′∀`*)》


因為流暢度的問題,所以後話的部分可能改天再開新篇上傳吧。
如果我還記得的話。

大概是這樣,打架的部分真的是讓我有點頭痛XDDDD
還一度去煩了沒有看原作的朋友問意見,不好意思麻煩到你了!

以上,感謝。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