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魂 土沖、片段思想

*此為銀魂同人,土方十四郎X沖田總悟。
*S是很脆弱的相關,土方視角主,腦補眾多、慎入。

土方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視線總是追著沖田跑。
開始可能是學長學弟的關係,努力練習想要超越。

但永遠不可能。

雖然沖田總是嚷著去死吧,但每每砲口對準土方時卻也刻意偏了那麼些,讓土方足以閃躲。
沖田不是真的想下殺手,土方這麼認為。
否則無數個夜晚無數個機會都可以行動,喊著土方先生請去死是多此一舉,熟知如何暗殺如何潛入的沖田是不會犯下這麼輕易的錯誤的。
也許說是虐待欲還比較適當。

土方抽起了菸,無視於方才還在一起討論公事的上司近藤正在發神經的大喊阿妙小姐。
連阻止都不想動,反正兩個人的辦公室不需要形象這種東西。

「別太寵他了。」近藤忽然沉下聲音這麼說。
兩個人都知道言語中的他是誰、不需多說,土方過多的溫柔也只傾注在一個人的身上,縱使那個人從未自覺土方包容他太多事情。
「……我沒有。」土方否認的很徹底。
沖田才不希望土方寵他,事實上土方也不認為自己有多寵他。
只是不希望沖田想要守護重要事物這樣的想法,被沉重的處罰給掩蓋到消失。

「這是最後一次通融……下次他再這麼亂搞就會依法處置,否則,對其他人是沒有辦法交代。」
進藤說的不無道理,土方自己也很清楚,可當沖田犯錯時土方總是毫不猶豫的替他化解。
也許只要關於沖田這個人,土方根本就沒有辦法冷靜的處理。
刁著菸,土方起身,簡單的回答著我知道後就走到門邊。

「阿年,你再這樣下去是不行的。」

近藤擔憂的聲音在手碰到門把時傳入耳,有沒有被理解又是另一回事。
土方揮了揮手作為沒有回應的回應,他從一開始就輸了,又何來行不行?
贏不了那個人的,那個名為沖田總悟的男人。

出了門轉頭叫山崎送上各三疊與人同高的報告用紙,這周旋的結果總是不會忘記。
嘖、再去抽包菸好了。
起碼要把那個獨自奮戰的沉痛表情從腦海中忘掉,讓人跟著感到哀傷的表情不適合留在腦海裡。

佇立在庭園之中,轉眼之間菸燃盡頭。
一如生命短暫,卻有留下曾經存在的痕跡。
搖頭甩掉不知何來的滄桑之感,土方轉頭進了辦公室。
總是得處理那些交換條件壓下來的棘手事件,近藤也受了不小壓力,上頭的責難一個疏忽就會丟掉工作,甚至是連腦袋都失去。
況且,與其說是大人骯髒的私下動作,不如說是多接手幾件麻煩事務的不平等交易。
不過……真的對不起近藤了。

時間飛快流逝,當從文件中抬起頭時才發現夜幕低垂。
簡單的做個結束後,起身走去食堂,左看右看看不見心中掛念的那個身影。
那個被罰寫三大疊報告的人,如果沒有人拿去給他,肯定還沒有吃晚飯。

想著是一回事,當回過神時才發現自己已經端著兩份餐點走到目的地。
請人開房門後就拿進去,不意外聽見了神山的感動之詞,同時也看見沖田複雜的眼神。

「你只是順便的。」
不知道是對著神山說、對著沖田說,還是只是要說服自己的舉動單純出於同伴之情。
隨便應付幾句就趕緊離開,準備回去處裡那些多增加的工作量,真心話卻是土方不是很想繼續接受沖田質問的眼神。
要是被問了卻支支吾吾說不出個所以然,肯定會被投以異樣眼光。

土方的長處就是當專心投入一件事情中,就不會在意外在環境的變化。
所以當真正的結束掉所有多出來的公文,也擬定好之後決定的順序,那麼就算是完成了今天的工作量。

忽然想起拿晚飯給沖田,在沖田注意到自己之前,意外的看見沖田想要逃離後方那三座山的表情。
偷偷的幫他寫一點應該沒有問題,事後抓著萬事屋的那個白捲毛問出了不少事情的前因後果。
所以才會心疼他的獨自奮戰,想要在暗中替他分擔,就算一點點也好。

神樂猶豫了幾次,後來才叫住已經準備離去的土方,悶悶的低喃。
「S其實是很脆弱的,希望你們可以更加溫柔地加以對待……」
「我知道。」土方盯著神樂,認真的回答。

也許那個白捲毛說的對,神樂是最了解沖田的人。
但這件事土方早就知道了,在某次看見沖田縮在黑暗中,緊抱著棉被的時候。

想著這些瑣碎事也到達沖田所在地,卻意外的發現神山睡了但沖田還沒有睡,警戒狀態的望向土方。
「土方先生,你來做什麼。」
「……沒什麼、你還不睡嘛。」
「你才該去睡。」
「不要半夜想偷偷溜進來替我寫報告,我不需要。」

簡單的對話中很清楚的明白到沖田這次想要獨自守護的決心,原意並不是要阻攔沖田的土方,也只是冷著臉坐到門邊,低喃著根本就是沒有意義的句子,兩個人都心知肚明這只是在掩飾心意。
「……誰要替你寫報告,少自以為是。」

或多或少受到神樂的話影響,土方認為現在放下沖田一人也太寂寞。
沖田一直害怕孤單,討厭黑暗。
土方一直知道這件事的。
於是沖田不想去理會對方,低下頭跟白紙奮戰。
土方只是靜靜的坐在門邊抽煙,凝視夜月、或是偶爾將視線落在沖田身上。
欣賞沖田認真的神情其實還不錯,土方有些認真的這麼想著。
隨後發現了自己的失態,於是轉過頭面對月夜,閉上眼沉思,想想明天的行動。

「土方先生,請你趕快清醒,然後就去死吧。」沖田皺著眉頭,往前伸手推了推那個人的肩膀。
被推者無意外的張開眼睛,沒有說什麼,只是直勾著沖田看。
「完成了?」
「不,還沒。」
「那就繼續。」

沖田不會認輸的吧,土方這麼認為。
報告或是行動,倔強的衝在前頭,明明內心比任何人都要敏感,卻試圖裝作不在意的樣子。
在內心裝上堅強的盔甲,想要如此保護自己不被影響。
這樣真是讓人困擾呢、會更心疼的。
先愛上的人就輸了吧。

聽到腳步聲,土方張開眼,望向來人。
「結束了?」
「嗯。」
「那就去睡覺。」

「……土方先生。」沖田輕輕的跪到土方旁邊,低聲喚著。
土方疑惑的挑著眉,想說沖田又有什麼花招要整人了。
沖田突然說著他好寂寞。

感覺到肩膀上的重量,柔軟的髮絲順著和服的領沿觸動頸部的肌膚。
「這是愚人節嗎?」土方刁著菸,想著隊上的人老是嚷著什麼愚人節快到了,一向不屑那種活動土方現在只想的到這個合理的解釋。
「……就當作愚人節吧,土方先生。」沖田這麼說,悶著的聲音不是很清楚。

「……愚人節快樂。」土方沒有反對的這麼說。
也許愚人節真的是個好日子。

Fin.

算是原本預計之外的後續。
承認愛的土方跟不承認愛的沖田,我還挺喜歡的。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