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 太方,牙醫+耳環。

*此為因與聿同人,一太X阿方。
*兩篇短篇。
 一篇是因為阿狼要去看牙醫所以延伸的Tag牙醫。
 另一篇則是梗很病但寫起來很正常的一太與阿方,關鍵字是耳環。
*基本上都是曖昧不明啦,清水向。
Tag:牙醫

按著臉頰邊緣,陣陣疼痛從牙齒底部經過神經傳達至腦海。
腦中浮現了蛀牙兩個字,一太想了想,最近都有好好刷牙,也沒有吃甜食,應該不會讓自己蛀牙。
……大概是長智齒。
這點疼還能忍,同時不會影響到咀嚼,乾脆繼續放著,等有空時再處理。
得出這個結論的一太把手放下,面不改色的看著眼前的蕃薯麻薏湯,拿起湯匙舀了一口,就要進行未完成的午餐。
好友忽然湊過臉龐,眼前出現的是阿方擔憂的神情,「一太,你的臉怎麼了?」

稍微想了下,告訴阿方也沒什麼關係,一太放下湯匙,露出微笑,「大概是智齒長歪了,有點痛。」
「咦?那就去看牙醫啊?」
當然知道好友所謂的有點痛大概等於一般人的很痛,阿方無奈的看著一太再自然不過的微笑,沒打算讓一太蒙混過去。

「應該還不用。」一太搖頭,不是很想去看牙醫。
看著好友沒有要動身的打算,阿方無奈的按著額角。
伸手扣住盛裝半碗麻薏湯的碗公,在一太挑眉還沒來得及詢問的時候就強制拉起還坐著的對方,「走啦,我陪你去。」

阿方抓起錢包跟鑰匙就要出門,一太視線停留在仍被握住的手腕,臉上勾出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
如果是阿方陪著,也沒什麼不好。



NG篇。

「咦?那就去看牙醫啊?」
當然知道好友所謂的有點痛大概等於一般人的很痛,阿方無奈的看著一太再自然不過的微笑,沒打算讓一太蒙混過去。

「我從來沒有去看過牙醫。」家裡就有專屬牙醫了,從沒看過外面診所的一太無法信任那些人。
阿方淡定的聳肩,「嗯,是時候去一下了。」

「……我的麻薏湯。」
這種時候還顧慮浪費食物,「我回來會幫你吃掉。」

「……。」一太沉默的看著阿方,哭笑不得。

Fin.


被抓去看牙醫,還要被搶麻薏湯,真夠悲劇。
對話設計感謝兩位病友,讓我知道了我不是最病的那個。

未音:
一太:我從來沒有去看過牙醫^_^ (喀滋)→ ^q^

初曉:
阿方(淡定):嗯,是時候去一下了。
一太:不--我的蔴薏湯(沉痛)




以下是前提很煩躁但內文很正常的東西,真的。

前提:我正在聽BAD APPLE然後是漁夫版(?)
因為實在是太蠢了所以決定來煩燥一下太方病院的病友們。


01.錯誤概念
「欸,一太,你拿著一下。」阿方眨了眨眼,遞出一個盒子到好友面前。
一太感覺很微妙,挑眉看著阿方。
看著好友微妙的神色,阿方笑著補充,「不是什麼怪東西,拿啦。」
又再度將盒子遞過去。

一太想到了網路上某個影片,不知道阿方有沒有看過。
看來應該是沒看過才對。
腦中迴響著那首歌的拿啦拿啦,一太鎮定的將盒子接了過來,然後在阿方的注視下打開。

「生日快樂。」阿方露出燦爛的笑容,這麼說。


02.角色對換
「阿方,你拿著一下。」一太眨了眨眼,遞出一個盒子到好友面前。
阿方一臉驚恐的看著一太,那個句子是不是在哪裡聽過。
忽然想起陳關那個混帳昨天晚上MSN丟過來的影片,阿方有些頭痛的按著額角。
「拿啦,不是什麼奇怪的東西。」一太看著阿方驚恐的神色補上這句話,微笑著再度把盒子遞了過去。

阿方想到了那個影片的改編版,猜想著一太應該是沒看過才是,不然怎麼會面不改色的講著這麼神秘的話。
故做鎮定的接下那個盒子,打開樸素而簡約的包裝,在一太的注視下拿出裡面的東西。

「生日快樂。」一太露出再自然不過的笑容這麼說。

Fin.

原本是停在這裡的。
但因為初曉的一句話我還是忍不住下手了。(???)

初 曉:結果禮物是一太自己錄的漁夫翻唱(幹)
cobra眼鏡蛇:我以為只是一個一太自己設計的包包雖然設計簡約方便可以放不少東西,但打開來裡面放著的是跟一太耳朵上成對的另一隻耳環。
還貼心的改成夾式,阿方只好在一太的注目之下掛到左耳上。

以下↓

03.耳環
一群大學生正在學校的籃球場上進行最後一輪的激烈攻防戰,這場全場五打五的籃球賽只剩下最後幾秒就要結束。
阿方接到籃球,一個轉身就投籃,當籃球滑過球網的那個剎那,全隊爆出了歡呼。
跟別系的戰役以一分之差險勝,阿方在走回放置包包的路上接收到許多歡呼與恭喜,一一笑著回應,剛獲勝而興奮激動的情緒還無法平息。
馬上就約好了要翹課去喝東西解渴,阿方稍微估計了時間,一太應該還沒下課,等等再打給他好了。
腦袋中還在想事情,忽然被拍了肩膀,阿方往左轉過去。

發現是球隊隊友正一臉疑惑的表情,指著阿方的耳朵,「阿方,你耳朵上那個是?」
對方正在思考的表情讓阿方感到奇怪,這麼明顯的東西怎麼看不出來。
「耳環啊。」阿方這麼說。

「不是,」對方搖了搖頭,還招呼其他朋友一起圍過來仔細看看阿方耳朵上那反射著亮光的耳環,「我怎麼覺得有點熟悉……錯覺?」
聽著那邊七嘴八舌在講什麼單邊耳環款式還是形狀的,肯定有人帶過一樣的東西但想不起來是誰,交女朋友嗎這麼甜蜜之類等等沒營養的句子,阿方懶的理他們,就把籃球裝進球網之中。

「啊!」其中一個人忽然震驚的喊著,「這個跟一太那個長的一樣啊!」
對方伸手就要摸向阿方掛著單邊耳環的那隻耳朵,才伸到一半就有另一隻手忽然從中竄出,輕拍對方的手腕。
一太面帶微笑,「那邊有人找你。」

對方收回手,驚恐的往後退。
「阿方那我先走了--」

阿方跟對方揮揮手表示知道,目送球友跑遠的身影,這才看著面前正微笑的友人,「一太,你怎麼會在這?」
「教授停課,所以就過來了。」一太聳肩回應,然後遞出手中的運動飲料。
點頭表示了解,真的口渴的阿方接過飲料灌了幾口,這才止住從喉嚨深處出現的灼燒感。

「一起吃飯?」
「是可以,」阿方聳肩,看著身後那群正在各自收東西的球隊隊友們,「不過我先跟他們約了。」

一太點了點頭,露出再溫和不過的微笑,「不介意一起吧?」

幾個人你看我我看你,然後一致點頭。
本來多人多熱鬧也沒什麼關係,加上一太或多或少都幫過大家不少忙……除了他真的講話偶爾奇怪了一點之外。
「走吧。」拿起自己的袋子,習慣性的走到正等著的一太旁邊,兩人並肩走在最前頭,再自然不過的舉動彷彿天生就該是這樣,一對耳環正分別掛在兩人的單邊耳朵上,看的後方的人躁動不安。

其他好友身上就算掛著一樣的東西,也不會給人這種異樣感。
……第一次發現,他們兩個之間的關係很奇怪。


很久很久之後,理東流傳的最新謠言。
前任與現任擺平者帶著一樣的耳環,是象徵……吧。

Fin.

----------------------------
晚上SKYPE爆走後補記(FC2限定,更鮮網怕被揍(靠))


看的後方的人燥動不安。

初曉:
後方↓

同學A:欸欸拜託你去問一下啦(推著同學B)
同學B:靠我才不要--你去啦(推出同學C)

未音:
同學C:他轉過來了,好恐怖晚上會做噩夢啊啊啊啊(幹

初曉:
同學D:幹你們小聲點啦就算他們看起來根本是在一起也不要講出來啊。
隔天同學D下落不明。

未音:
同學E:欸D怎麼最近沒出現
同學ABC:不要問,很恐怖

初曉:
一太:嗯?什麼東西很恐怖?

未音:
又多了一項校園傳說,真是可喜可賀(???


未音:
嶺東大學的七大校園傳說
1.每任擺平者都會有一樣的耳環
2.擺平者永遠是對的除非你想消失
3.現任擺平者很ㄐㄔ
(剩下待補)

*米媟從糾纏、啾纏猜到雞翅。
 未音本人則是講了接觸。
 事實上真正的答案是機車……沒關係,還挺可愛的XDDDDDD(拍摸)

初曉:
全部統整就是:現任擺平者機車在他苦苦糾纏著前任擺平者要啾纏---

未音:
再統整:現任擺平者機車在他苦苦糾纏著前任擺平者要啾纏與接觸


眼鏡蛇回來表示:好內容,不出賣嗎?
所以我出賣了(幹)

晚上補記結束。
----------------------------


我昨天才剛跟朋友哀嚎完我在低潮期,寫不出東西。
……嘛,不過心情還是有點不上不下,感覺微妙。

有點不知道該不該換個寫法,或者是朝著多描寫心情跟外表的方向前進。
因為我好像比較常寫劇情,之外的全部都忽略了……我會再試試看不同方法的(艸)

以上,謝謝閱讀!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