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魂 土沖、S是很脆弱的

*此為銀魂同人,土方十四郎X沖田總悟。
*參照270-272話六角事件結束後,腦補內容、慎入。
*認真的愚人節。
*時間點完全無視漫畫。

死兆。
對沖田而言,寫那堆積如山的報告,遠比死兆更加的可怕。
是種等同於死亡的折磨。

「隊長,您還剩下幾張?」神山邊寫著報告,邊問。
被喚為隊長的沖田無力的趴在台子上,虛弱的動著右手,向天花板灑岀一疊白紙。
「……快死了。」

面對近藤要他們各自寫完的一大疊事後反省報告,或是針對事件內容做詳細陳述,沖田知道,這之中必定有人動了手腳,而那個人是誰也不需動腦思考。
近藤在那次戰鬥中明說了這不是寫悔過書就能了事的,然而卻在事後放下了三大疊與人同高的報告用白紙,以及一個寬鬆到近似不需特意設置的時限,對平常人而是很緊湊,但依照沖田平常寫報告的速度,只要熬上一晚一定寫的完。

一定是土方先生居中調解,才會只有這樣的處罰……那個愛管閒事的傢伙。
明明第一個該炒沖田魷魚的人是土方才對,沖田在事件當中也認真的以為土方會藉機除掉自己。
但他沒有。

沖田一直很討厭土方。
土方總是那個樣子,擅自的突然闖進人生之中,隨意攪亂步調不說,還把所有珍貴的東西都搶走了。
一直不能理解,明明外表就是冷漠的可以,舉動卻是溫柔的像是早已融進血骨之中,暗自的守護著什麼,依照自己的想法去行動,甚至為了沖田在真選組的立場一個人去挑戰轉海屋,被誤解也無所謂。

但就是不爽。

如果土方不要這麼溫柔,繼續當那個討厭鬼,沖田所謂重要的東西中就不會有土方佔據了。
有大姐、有近藤、有真選組、甚至有那個老是惹麻煩的萬事屋,偏偏就不想要有那個老是奪走眾人目光的「學弟」。
對於心中土方佔據的地方越來越多感到不爽,那個人、難道不能再討厭一點嘛?

就像是這種親自把晚餐拿來的舉動,真的是超-討厭的。
神山一臉感激的樣子雖然遭到土方吐槽回應,但沖田就是不爽。
再多讓我討厭一點吧、土方先生。

「隊長,我不行了,我先去睡覺了。」神山困窘的望著外頭夜已深,不自主的打了幾個呵欠後終於鼓起勇氣這麼說。
沖田瞪著眼前的白紙,「快去吧,然後就不要回來了。」

回歸寧靜,一個人的夜晚。
其實也已經寫不出任何的東西,事件之後一直沒有好好休息,疲憊快要衝破了臨界點。
但沖田不想睡、不肯睡,堅持著要把這件事情給做個結束。
對那個女孩也是個交代。
又況沖田想要等著那個絕對會來的傢伙。

紙門被打開的聲音,沖田不意外的看見了那傢伙。
「土方先生,你來做什麼。」
「……沒什麼、你還不睡嘛。」
「你才該去睡。」

沖田自己也知道怎麼回事,闖禍不是第一回,土方會怎麼做也不是不知道。
「不要半夜想偷偷溜進來替我寫報告,我不需要。」

「……誰要替你寫報告,少自以為是。」土方冷著臉這麼說,然後選擇坐在門的旁邊。
於是沖田不想去理會對方,低下頭跟白紙奮戰。
土方只是靜靜的坐在門邊抽煙,凝視夜月、或是偶爾將視線落在沖田身上。

一張、兩張、三張,十張、二十張、三十張。
於是在不服輸的念頭之下趕工,讓進度完成了四分之三,沖田疲憊的伸懶腰,卻發現土方仍坐在那裡,閉上眼睛抽著煙,靜靜的陪著。
……太討厭了,這樣的土方先生。

「土方先生,請你趕快清醒,然後就去死吧。」沖田皺著眉頭,往前伸手推了推那個人的肩膀。
被推者無意外的張開眼睛,沒有說什麼,只是直勾著沖田看。
「完成了?」
「不,還沒。」
「那就繼續。」

土方這麼說完全是意料之中,對沖田而言土方的形象大概就是死板,工作沒完成是不會放棄。
還有對同伴的包容,對部下的溫柔,對上司的尊敬。
整體而言土方是個外表冷漠,但卻最耀眼的存在。
明明是學弟可是卻是頂頭上司,明明一點都不適合溫柔兩個字但每每暗中處處維護。
……總是輸了。
輸給這個男人,名為土方十四郎的男人。

持續低著頭回想六角事件始末,那個想為父報仇的女兒,那個為了妻小不惜弄髒雙手的男人。
神樂明明就要沖田說出真相,卻又敏感的替他隱藏住那對女孩而言極其殘忍的事實。
真的是不否認那時很想哭,那樣的事實對女孩是個打擊,在那種狀況下有人在旁邊哭對沖田而言才是種障礙。
神樂取笑著說啥時變的這麼軟弱。

沖田記得自己回答什麼,S其實是很脆弱的,希望你們可以更加溫柔地加以對待。
S真的是很脆弱、自己知道。
因為害怕被別人奪走什麼,所以先奪走別人的什麼。
內心無法認同姊姊被搶走,不會在自己的身旁,只好繼續討厭著那個男人。
不能接受如果被拋棄,因此什麼都不相信。
好寂寞呢。
夜晚總是讓人感到孤單。
所以那個人才會繼續待在這裡吧,知道這個人不是很喜歡黑暗。

手上動作沒有停,沖田已經動手把報告做個完結,灑狗血的寫著我會好好反省我對不起大家,反正只要讓近藤先生熱血沸騰然後哭著說總悟你終於長大了我好感動,這份報告就會被精簡內容歸檔然後結束。
把報告丟到後面那堆紙山裡,沖田起身,動了動酸痛的那隻手,一面土方所在走去。

「結束了?」
「嗯。」
「那就去睡覺。」

「……土方先生。」沖田輕輕的跪到土方旁邊,低聲喚著。
土方疑惑的挑著眉,想說沖田又有什麼花招要整人了。
沖田突然說著他好寂寞。

感覺到肩膀上的重量,柔軟的髮絲順著和服的領沿觸動頸部的肌膚。
「這是愚人節嗎?」土方刁著菸,想著隊上的人老是嚷著什麼愚人節快到了,一向不屑那種活動土方現在只想的到這個合理的解釋。
「……就當作愚人節吧,土方先生。」沖田這麼說,悶著的聲音不是很清楚。

「……愚人節快樂。」土方沒有反對的這麼說。

Fin.


諸君,我喜歡土沖土!!!!!!(認真)
嗯所以愚人節快樂。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