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 太方,夏季

*此為因與聿同人,一太X阿方。
*【因與聿合本】《夏日》試閱,CP:《一太×阿方》
*雖然是太方,不過因聿的戲份也不少。 
*我嚴重懷疑我兩萬字寫不完。   
*可能有點鬼故事成份,請小心。
觸目可及,四周都是海水。
勉強睜開眼睛,你看見了棕色的自然捲隨著水流而浮動,接下來對上的是友人懷中那人的紫色眼眸。
你動手抓住好友虞因,想要往上游,卻被扯入更深的水底。
少荻聿的腳似乎被什麼東西抓住,少年試圖掙脫,下沉的速度卻更快。
想起護身符的功用,你往口袋一摸卻撲空,沒空細想是不是跑過來時掉了,你扯住兩個人的手往自己的方向拉。
看到黑色影子模糊的抽離少年的腳,你抓緊時機就往上游。

比起海水還更加冰涼,不知道什麼東西碰上你的腳踝,忽然的,全身不能動彈,劇痛從被抓住的地方開始擴散。
看見好友張著嘴似乎講些什麼,分辨出阿方兩個字是自己的名字,他與少年分別抓住你的雙手,力道大到似乎連指甲都掐出血跡。

四周像是被按下靜音,連水中的騷動都聽不見,靜的可怕。
三秒彷彿三分鐘那麼長,你踢著想要擺脫那東西,感覺卻越見鮮明,那是一雙女人的手,柔軟而纖細的手臂使盡全力攀住你的大腿,把你拉入深不見底的海裡。
空氣逐漸消失,眼前變得模糊。
在昏迷前,你隱約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朝著你們三個游來……

你眼前一黑,失去意識。

《夏季》

阿方將機車暫時停在門口,伸手接過一太的行李往機車踏板上放置,並把掛在鉤子上的安全帽解開遞出。
太陽直射在柏油路上,悶熱的氣息讓皮膚沁出一層汗,高達三十幾度的氣溫讓人完全提不起勁。
一太跨上機車後座,阿方隨即催了油門往集合地點,也就是校門口。

這次的旅行前途堪憂。
阿方胡亂的想著,邊打著方向燈轉彎,身後的人似乎開口說了什麼,風太大打斷句子,隱約只有聽見幾個音節。
趁著停紅燈時你轉過頭看向一太,他仍然掛著平時的笑容。
「一太,你剛才有說話嗎?」
他搖了頭,三秒後笑意加深,「如果你一直看著我……我們就會遲到了。」
於是你猜想著應該是多心,轉過頭等著紅燈倒數五秒,右手一轉就衝了出去。
你們的夏季才正要開始。


這次的出門旅行起源於兩個星期前的社群網站,李臨玥一句想要從墾丁玩到東部再繞回台中的發言引起熱烈討論。
大二那年差點被抓去當替身的事件導致部分人的暑假都被關在家裡,說好的東部行當然也不了了之,讓開學才見到面的死大學生們只好約定下次要再一起去,還被湊巧經過的虞因放話這次要是失蹤就管你們去死。
看著上面快速增加的留言,越是到期末考就越多人上線,這次會去的人包括怡琳、阿關及虞因等共有二十二個,李臨玥撇下攤開的書籍,在腦海中粗略規畫行程還拿起手機打去問,時間排個十天,足以玩個過癮。
當李臨玥隔天在班上看到男性友人用哀怨的語氣抱怨著大爸要他帶著弟弟參加時,李臨玥沒良心的放聲大笑。
不顧虞因的暗示,爽快的答應下來還附帶了一個美麗的笑容,深知這女人性格惡劣的虞因瞬間感到膽戰心驚,立刻轉頭警告有參加的人,誰敢欺負他弟誰就等著好看。

原本屬於大學生們的暑假旅遊原本是很單純的且很青春的──直至晚上正在自己房內跟好友一太打電動的阿方手機鈴聲響起為止。
阿方邊用單手發動防禦抵擋一太的攻擊,邊接起電話,聽著那頭女性友人正在詢問團體旅遊的事情。
聽了個大概的阿方順便問了暫時停下動作等待的一太要不要參加,邊按了跳躍讓角色跳到有利攻擊的位置,準備一放下手機就用絕招打爆對方。
答案是肯定的,不過跟預想的不一樣。
一太表示他要去,並主動要求要住雙人房。

……你要去?」還以為只是聽錯,阿方拿著手機停頓三秒,錯愕的再次確認。
讓角色快速轉過身並放大絕招KO掉阿方的角色,一太隨意的應答著,「嗯,覺得應該要去。」

「覺得應該要去」這句話讓阿方馬上想起之前那間有鬼民宿,相較之下一不注意被爛招KO只是小事不需在意,你丟下電玩,用簡單幾個字在電話中回覆李臨玥兩個人都要去,一邊等待李臨玥那頭的沉默,一邊考慮是不是要叫全部人都帶個護身符——尤其是阿因那個老是撞鬼的傢伙。
好友忽然要去團體旅遊,絕對會有什麼難以理解的事情發生。
這是大二那年,所有參與人員的慘痛經驗。

當事人一太露出再自然不過的微笑,一副不關他的事,看的阿方無奈至極。


拿下安全帽,熱氣悶在頭頂實在很不舒服。
掃視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聊天,點了人數再順便送了露出欠扁表情的陳關一個白眼,發現二十五個人中只剩下虞家兄弟還沒到,猜想依照虞因的個性大約會遲到一陣子,拿著兩人份的行李,阿方將其中一袋交還給其主人,並跨步往其他人的方向走去。
剛跨步往前走的阿方馬上就被好友拉住。

不解的挑眉,阿方停了下來,並順著一太拉的方向靠去。
一太做事都會有他的理由,並沒有打算詢問,只好沉默的陪著他站在原地。
遠遠望著的陳關見兩個人沒有動作,將行李扔到遊覽車的置物箱後,朝他們的方向跑過去,「你們站在這幹麻?」

阿方聳肩,順手把昨晚李臨玥在大半夜忽然打電話交代要買的那一大袋零食塞到阿關手裡,當做不算回答的回答。
如果他知道就不會站在這裡了。
陳關轉而看向一太,只見對方微笑著,彷彿沒聽見般。
「啊……真是的,我先把東西扔倒車上。」根本就沒種去逼問一太,自討沒趣的陳關抓著零食就往遊覽車那裡靠過去,準備把手上這堆東西丟給其他同學處理。

事情總是突如其來。
當陳關在上一秒看見有機車出現在遠處,下一秒就發現大事不妙──那台機車油門催的狠猛,以高速飆進校園,煞車甩尾停在阿方旁邊。
中途差點被掃到的陳關回頭就是髒話,在看清楚騎車的是誰後,更不客氣的用中指當作見面問候,「阿因你在幹麻!很危險耶!」
差個一公尺就會被撞上的阿方倒是沒有什麼特別反應,視線落在那兩個人被外套綁著的腰部,後面那個少年還靠在好友身上,氣息平靜的像是……嗯?
「阿因,你弟睡著了喔?」

一聽見好友這麼問著,虞因轉過頭確認小聿的狀況,在發現對方真的還沒睡醒時忍不住破口大罵,「臭小子!都綁住用一百飆車了怎麼還睡的著!」
自家兄長的聲音從貼在對方背上的耳朵傳至大腦,小聿縮了一下,這才茫然的抬起頭,用無辜的眼神看著自家兄長。

「你……」剛解開身上綁住的死結就被這種眼神盯著,想要罵又狠不下心去罵,虞因無奈的解開安全帽扣帶,把安全帽掛到後照鏡上。
從上次跳完海之後小聿就老是露出這種表情跟撒嬌叫他哥,明知道這樣下去是不行的,自己卻完全沒有抵抗力,被吃的死死的。

「嗨,阿因。」
「一太、阿方,好久不見。」決定不理會陳關在旁邊鬼叫,虞因看著從暑假開始之後就沒再見面的兩個好友,簡單的打了個招呼。
根本沒注意到從暑假開始之後就沒有見過一太之外的大學朋友,阿方這才意識到似乎真的是這樣,「還真的挺久不見的,你最近在幹麻?」
「就……被鬼追。」概括而論大概是這樣。
「啥?」

無視於那邊開始的談話,一太側頭看向沉默的少年,「少荻聿,好久不見。」
才爬下機車的小聿沒想到自己會被對方叫全名並打招呼,有些錯愕的抬頭,紫色的眼眸和對方的墨黑色直接對上。

少荻聿記的很清楚,之前的民宿事件時,虞因跑下南部第一個找到的同學就是他。
他記的更清楚,也是這個叫做一太的人放任虞因一個人去找其他同學。
雖然之後自家兄長多虧他才能脫險,但小聿怎麼樣都無法對他產生好感。
從來沒有相信過這個人,小聿警戒的往後退。
「……。」

結果當然是撞到了站在他身後,邊聊天邊要拿行李的虞因。
整個莫名奇妙的虞因轉過身,臉上帶著不解的神情,看著一太又看著阿方,才正要開口問他們在幹麻……就被一個熟悉到很想把手上行李砸到對方臉上的聲音給打斷。
「阿因大哥哥,遲到了要請客喔。」

那熟到爛掉的女性友人正領頭踏著高跟涼鞋走過來,臉上掛著極為欠扁的微笑,又看見一旁其他同學的笑容,深知這群友人個性的虞因拉過小聿護在身後。
「我警告你們,誰敢欺負我弟就走著瞧!」
不先說清楚,到時會被玩的多淒慘都不知道。
聽著這個警告,完全不當一回事的李臨玥挑眉,姣好的面容露出一絲嘲笑,「阿因大哥哥,你也保護的太周到了吧。」



--試閱暫時結束。
 
大家好,這裡是cobra眼鏡蛇。
這試閱也太長XDD
   
是說虞因你真的是......還是撞鬼最適合←
  
    
以上,謝謝看到這裡的大家\OWO/
    
因與聿合本《夏日》預定頁:
https://spreadsheets.google.com/spreadsheet/viewform?formkey=dDZfbmhmVXY2MVpyMTNJMTlPWmoyTVE6MQ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