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 因聿/太方,日常

*此為因與聿同人,虞因X少荻聿、一太X阿方。
*超--突然的。
 只是心情不好所以寫寫其他的。
 沒有邏輯,每個數字之間都沒有關連只是分隔,請特別注意。 
01.
看著又到手中的扣考預警通知單,虞佟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比較好。
自家兒子愛玩也不是最近一兩天的事情,但由於最近一直在現場亂跑跟帶傷請假,還沒期中就收到期末扣考通知,虞佟深刻的覺得自己的教育是不是出問題。

「大爸,你手上拿著的是什麼?」單子一秒被後方的人抽走,虞佟只是無奈的拿下眼鏡,壓著額角。
當虞因看到預警通知幾個字就知道不妙。
「呃……」
「我相信你今天會去上課的。」虞佟用肯定句,沒有任何反駁的餘地。
怎麼樣也說不出口其實今天要翹課去現場看查的虞因,只好摸著鼻子坐到餐桌前。
虞因看著屬於少女的頭正在旁邊的地板滾動,而那纖細的身影正跪下在尋找她的頭,只好雙手合十,希望她今天不會來找麻煩,硬要自己去幫她找兇手。

「笨蛋。」
隱約聽到這兩個字,虞因才轉頭正要發火,卻在話出口的那個剎那停住。
少荻聿對著虞因吐了舌頭,然後繼續低下頭吃早餐。

虞因忽然覺得被罵笨蛋也沒什麼不好。


02.
阿方咬著飲料的吸管,優閒的走在路上。
剛上完一堂課,正打算回宿舍把書丟下跟補眠,卻在自己的機車旁邊看到熟悉的身影。

「嗨,一太。」
印象中好像有點久沒看到好友的出現,不過阿方沒打算追問對方去哪,只是簡單打個招呼。
「走吧。」一太闔上書本這麼說。
「……走去哪?」
「回家。」
平常不去計較一太講話的方式,但現在的狀況是不問清楚不行,阿方在打開機車坐墊拿出備用安全帽並把書塞進去後,才抬起頭,認真的問著,「你的宿舍跟我不同邊吧?」
「嗯,以前是不同邊。」
「以前?」
「最近搬家。」一太戴上安全帽,平淡的說出一串地址。

阿方怎麼聽都覺得那個地址很熟悉,熟到好像他每天回家時都會看到……嗯?
想起租的一層樓套房,隔壁的搬去跟女友同居所以空下來,最近好像有人搬進來,但是因為作業繁忙就沒有特別注意。
「最近那個搬進來的房客就是你喔?」阿方錯愕。


03.
作業完成之後真的挺無聊的,所以你就出門買了消夜,再去敲了隔壁的房門。
聽到裡面傳出來了的聲音,你面帶微笑的等著他應門。
「喔,一太?」阿方一副就是剛才洗好澡急忙套上衣服就衝出來的樣子,髮梢上的水滴延著脖子的線條往下滑落,平時打球練出來的身材以及健康的膚色就直接暴露在空氣中,幸虧天氣不算太冷,一時半刻不會感冒。
「這是一點小意思,請多指教。」
阿方傻住。

這……該怎麼理解。
阿方沉默了三秒,總算是猜出對方的舉動應該是剛搬家要跟鄰居打招呼的涵義,阿方面露驚恐的抓住一太,「你在幹嘛--」
都好友幾年了為什麼還要見面禮!阿方完全不懂一太的想法,只能無奈的接住一太遞過來的消夜,應該是兩個人的份量,於是阿方側過身子示意讓一太進入房內,不用言語說明,你點頭。
「我進去了。」
「你就隨便找個地方坐吧。」
阿方在腦中稍微想了一下盤子放哪以及等等該拿出什麼飲料,邊等著一太走入才關上門。

所以他沒有看到,一太掛在嘴角的微笑,跟看習慣的笑容並不相同。


04.
躺在阿方的床上,一太有些懶散的往旁邊看。
吃完消夜之後,阿方沒有把你趕回去,只是拿著飲料轉移陣地,開電腦開始看NBA的最新賽況。
對於NBA不特別感興趣,你望著他的背影,穿上吊嘎還是難掩肌肉線條,放著自然乾的頭髮尚有濕氣,跟平常看習慣的樣子有些不同。
你將視線轉移房內,一如往常所看到的,籃球擺在角落,有幾件球衣掛在衣櫃裡,架上隨意擺著教科書跟課外讀物,阿方的房間沒有像其他男生獨居般雜亂無章,也沒到特別整齊有潔癖的地步,該歸位的東西有歸位,算是乾淨整潔。
房間觀察完畢,一太緩慢的起身,把自己躺亂的黑髮用手梳順,你無聲無息的靠上去。
「我想吃蕃薯蔴薏湯。」

阿方嚇的往旁邊退了一步,你眼明手快的拉住他,避免他從椅子上摔下去。
因為你靠在他耳邊講話,氣息都灑在他的耳朵上。

「……我家沒有種蕃薯。」沒辦法現摘給你。


05.
「啥?」虞因看著手中的東西,一邊在心中問候陳關祖宗十八代好幾遍。
陳關那傢伙說要還阿方,再說了個這十萬火急一定要馬上送到,就把東西扔給虞因,自己跑去唱歌。
既然很緊急就自己送--連吐嘈都來不及講,陳關就跑的不見人影。
記得阿方今天跟自己同一堂的通識課但今天沒有出現,應該是沒有來學校,只好送去他家。

今天被警告所以沒有翹課的虞因,在上完所有無聊的理論課後,騎車去接少荻聿下課,才剛接少荻聿下課就遇到陳關的請託,只好無奈的跟對方表示等這件事情結束之後再帶他去點心屋。
在少荻聿的首肯之下,虞因找出阿方的電話,撥打。

聽到通話被接起,虞因沒等對方應答就先劈哩啪啦說了一串話,「喂?阿方?你在家嗎?」
「在。」
虞因覺得那個聲音有點耳熟,不過,只憑簡短的一個字無法判斷,加上阿方的手機應該是本人接的,所以不疑有他直接說明來意,「我現在要送陳關硬塞過來的東西過去給你,你把地址用簡訊發給我。」
然後明天去跟陳關敲詐一頓超貴的晚餐。

虞因直接掛了電話,然後把手機拋給少荻聿,就催了油門往平常阿方離開的方向騎去。
當然,身負指引道路之重責的少荻聿逼不得已,只能小聲的在虞因耳邊口述地址。
在稍微迷路以及靠著手機的GPS系統,,兩個人終於順利到達地點。
類似於阿方的身影沒有出現在門口,反而是那個有著墨黑髮色的人靠在一旁的牆上。

虞因對著一太揮手,對方點了點頭。
「阿方在睡覺,你東西給我吧。」
沒打算多問阿方半夜在幹麻導致今天翹掉整天的課,虞因想起今天的通識課,「幫我轉告阿方,今天老師雖然沒點名,但是有交代作業,詳細內容要到老師的網站上看。」
「謝了,我會轉告阿方。」

任務完成的虞因鬆了一口氣,整個人也隨興了起來,「是說你怎麼會在這裡?這裡不是阿方的……」
「總覺得等一下會塞車。」一太打斷虞因未完的話,微笑的這麼說。

「靠杯!」聽到一太的肯定句,虞因馬上抓著少荻聿就衝向機車,「小聿我們快走,不然塞在車陣裡會很麻煩。」
插上鑰匙發動機車,虞因揮手表示再見之後就踢開腳架,等帶少荻聿跨坐上來。
沒有馬上反應,少荻聿回頭看了一太,在對方的微笑中似乎看見什麼情緒,沉下眼眸,決定當做不知道。
既然虞因完全沒有發現,那他說應該是被對方耍了只是為了要支開他們,估計虞因也不會相信。

機車揚長而去。


Fin.


一太為什麼要支開他們、半夜他們在幹麻……這個,就讓它成為永遠的謎吧。
我絕對不會說是因為我懶的寫,嗯。



以上是發在鮮網的內容。
因為這裡是本家,所以特別多寫了一點劇情。

06.
阿方揉著眼,緩慢的走下樓。
昨天大半夜被逼迫做了那種事--說逼迫也不正確,有一半是自願的--總之整晚沒睡的結果就是導致隔天直接翹課,睡到剛才才被一太強迫從被窩中挖起來吃晚餐。

「嗯?一太,你手中的是什麼?」阿方疑惑的看著一太手中的東西,不懂只是出門吃晚飯,他拿著這一大包東西要幹嘛。
一太露出再自然不過的微笑,「拜託阿關幫我弄來的。」
「啊?」阿方接過並拆開包裝,當他看到那一株一株青綠色的植物,瞬間沉默。
沒過一會兒就理解某個人半夜不睡覺找他出去挖蕃薯是要幹嘛了。

「一太,我絕對不會親自下廚幫你煮蕃薯蔴薏湯的。」
他對好友如此說。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