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 正帝,赤い糸

*此為無頭騎士異聞錄 DuRaRaRa!!同人,紀田正臣X龍之峰帝人,園原杏里客串有。
*少女有、劇情捏造有。
*動畫24集之後捏造有(小說第三集後)。
*雖然是正帝但是正臣出場的時間比園原杏里還少。(?)
*BGM是可苦可樂+新桓結衣的「赤い糸」。

龍之峰帝人,一向不相信那種非現實的東西,比方說神明、比方說七夕,比方說紅線。
但在他們都抱持好感的少女,她在情人節那天聽上許多班上同學的話語,在放學回家時間疑惑的問著什麼是紅線時,龍之峰帝人頓時語塞。
如果是正臣的話,他會說什麼呢?會笑著說「紅線就是LOVE,是愛神邱比特開的小玩笑,是LOVE HUNTER向女人搭訕時的武器啊──可愛又性感的杏里,妳感受到我們之間綁在小指的那條紅線了嗎?是吧♪」吧,帝人已經可以想見少年輕挑的語調開著玩笑,於是自己會一邊心想著邱比特是愛神之箭,與紅線無關吧,邊開口吐槽:「√3分。」
「嗯?√3?」園原杏里不解的眨著眼,「紅線跟數學有關係嗎?」

龍之峰帝人這才想起,那個少年已經不在身邊了。
吐槽也沒有意義了、他不在身旁啊。

紀田正臣,你……

《赤い糸》

「不、園原同學,那個是習慣性吐槽……」
說到這裡,兩個人不約而同的低下頭,都想起了那個染著金髮掛上耳環,穿著走在流行尖端的少年。
好幾個月前,名為紀田正臣的少年還會與兩人並行,偶爾拉著他的帽T邊緣,笑著用他獨特的語調說著不好笑的冷笑話,會開心的勾著龍之峰帝人的肩膀並行,會對園原杏里露出帥氣的笑容。帝人彷彿還看見了少年的身影邁步前方,他接到電話然後對著兩人合掌說著抱歉、有急事,下次見囉♪,旋身像鳥兒般展翅飛去,卻再也沒有回來。
當然下次見這種承諾尚未兌現,就像空頭支票般即使拿著也是徒增痛苦,沒有地方可以依靠。
兩個人持續的往前走著,看著空蕩的四周,沉默圍繞。

「總而言之,紅線是一種傳說,傳說人的小指頭上會綁上一條紅線,紅線的另一端就是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對象。」為了打破尷尬的氣氛,帝人簡單的用幾句話解釋清楚紅線所代表的意義,同時才想起今天是情人節,女孩子會送上巧克力給喜歡的男性的日子。
園原眨了眨眼,若有所思的盯著自己的右手小指,低聲喃道,「是這樣子啊……」

「紅線……不知道是繫在誰的身上呢?」

龍之峰帝人佇立在大道前,目送著名為園原杏里的少女如同往常跑開的背影,只剩下那句話陪伴,彷彿惡質魔法師的低劣咒語般定住雙腳,纏繞在四周,動彈不得也不想動。
Dollars、砍人魔,還有黃巾賊。
那曾經讓三人之間錯縱複雜而像繃緊的弦般的關係,在某一天忽然消失無蹤,代表黃巾賊的紀田正臣面對了你所不知的他的過去,帶著他心愛的、等待他已久的少女離開讓他痛苦的他們身旁。
所以正臣的紅線肯定是繫在少女身上吧,一定是的。

不知該如何解釋的情緒在蔓延,從心中那小小一點、被名為寂寞的錯覺侵蝕溶解,依賴越深在他離去時就越發絕望,從小以為會永遠在一起的人走了,那麼自己來到來良又有何意義。
有一個瞬間,帝人的腦海中浮現了一種想法,如果正臣的紅線是繫在自己身上就好了。
三三兩兩的情侶走在馬路上,獨自一人的帝人遭受了許多目光的洗禮,這才發現自己不是想著少女,而是童年玩伴兼死黨。
……紀田正臣,你如今還好嗎?
是否能夠相信,你最後的那句離了好遠所以害怕的話語?
抑或是,連同那話語都是謊言。
不了解他,心靈從未相通過,總是單方面的猜測與單方面的付出。
無解的思緒墮落的曾經分裂的心意失速的話語,太多無法具現化的理由,太多無法說出口的藉口,沉重的難以負荷。

腦中浮現的是少年與未曾見過面、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少女走在一起的樣子。
這個街口是第一次到達池袋時正臣帶著你走的。
少女挽著少年的手,甜笑著走路。
正臣露出他的招牌笑容,對著你說沒問題的。
少年在大街上低頭親吻少女,許下愛情的承諾
意外碰到正臣的唇,你紅著臉低下頭,不知道他當時的表情。

喉頭梗著什麼,胸口痛得快要崩裂。
光是想像都有些無法呼吸,何況如今是現時。拉緊圍巾把鼻子湊入,想起正臣總是笑著說帝人好怕冷要小心保暖,邊伸手拉起你的圍巾蓋到你凍紅的鼻頭,現下更覺寒風刺骨。
不知道此時此刻他身處何方,不知道這樣的等待是否有意義。
會見到面嗎?會願意原諒什麼都不說的自己嗎?

依稀記得以前吵過一次架,算來也是好幾年前了,為了一個玩具歸屬而互相掐著對方的臉頰,怎麼樣都不肯放手。
後來怎麼和好已經忘卻,玩具何去何從也不知,記憶中剩下那句話。
「就這樣約定吧,如果哪天我們吵架了,在氣消後要面對面的講清楚喔♪」

假使等不到對方的氣消,盼不到面對面的機會,那麼自己又該怎麼辦。
臉上濕透了不想承認,帝人對於那樣的溫熱是什麼心知肚明,那是許多夜半時刻被寂寞環繞、想起少年時的依存。帝人慌張抹去,把臉半埋入圍巾內,急奔回家。
討厭這樣懦弱的自己啊、最討厭了。
冬末春初的景色入不了眼,最後破碎的葉子與新春萌發的嫩芽對比的鮮豔。
一如幸福微笑的路人與獨自逃避的少年。

回家習慣的打開電腦,看著Dollars的網頁,帝人覺得放著半年卻未好上一點的傷口又被狠狠刺了一刀,化膿,潰爛。
就是這樣的責任壓迫著帝人、壓迫著正臣,也壓迫著園原。
也許自己從開始就在網路上迷失了方向,走錯道路的後果只有越陷越深,但在理智上卻也不認為這是錯誤,嚮往不平凡的自己不論被給上幾次重來的機會,仍然都會選擇這麼做,走上一樣的路,同等的痛徹心扉,絕對是無可救藥的笨蛋。
帝人眼見巴裘拉入了會客室,忍不住爆出了笑聲──歇斯底里的、難過的、痛苦的、近似崩潰的,想起以往巴裘拉炫耀的言語,說著他與他女朋友的相處。
除了開始的√3給了點心靈救贖,剩下的句子都是千刀萬剮、恍若酷刑,卻仍強撐著微笑說著言不及義的話語,祝你幸福這種句子只是安慰自己的謊言。
聲嘶力竭,笑中含淚淚中帶笑,即使是這樣的現在仍然還在等他,看不到終點的等待。
抱持著想念,就算想向他抱怨想向他微笑都沒有辦法,肯定是不會再見面。並肩而行只會如霧出現在夢中,朝陽灑落夢醒時分徒留頰邊掛上兩行清淚以表懷念。
今天他會說些什麼呢?大約也能想到幾種,雖然最近這類的話語都銷聲匿跡,不過今天肯定會有爆炸性宣言的,畢竟是這種日子。

然而巴裘拉除了晚安外,沒有發言。
私密會客室的視窗跳了出來,此時此刻名為田中太郎的少年恍神望著視窗,瞳孔卻沒有聚焦,或許該說,是看了視窗後反而無法凝聚思緒。
「能見一面嗎?」他在裡面這麼說。

──該來的總是會來。
如果有紅線綁繫兩個人的手指,時日至今也走到盡頭。
帝人像是見著仇人般用眼神狠瞪著螢幕,默然沉寂,猶豫片刻才在鍵盤上輸入了「可以」,卻遲遲無法下定決心,按下那個ENTER做發送。

如果最後得到的不是救贖而是玩笑、假使這份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情感被徹底扼殺,倘若……正臣不原諒自己了。
幾經猶豫後才動手發出信息,簡單的兩個字卻彷彿用盡全身的力氣一生的勇氣,田中太郎焦躁不安的等待著對方回覆,龍之峰帝人的房門卻被敲響。
連喊著來了的力氣都沒有,帝人揉了揉鼻子拉上圍巾,紅腫的雙眼無法被遮掩所以放棄,擦乾淚水就起身要開門,想著是隔壁的傳閱板嗎之類的瑣事,在開門的那個剎那,世界以最不可思議的方式將風貌展現於他眼前。

「我被綁在小指的紅線牽引到這個門口,那麼,請問這位哭紅雙眼的可愛少年,願意讓我進去你的家中來談談如何搭訕以及紅線的傳說嗎?選項有三個,一、可以,二、可以,三、可以。」
「……√1分。」
「咦、比之前更低了嗎?」少年微笑的揉亂你的黑色短髮,那刻你回到了夢中。
幸福的。

Fin.

看完動畫24集忍不住大爆走。
明明以前是沒有很喜歡DRRR的,真傷腦筋呢。(苦笑)
改天應該會補完正臣線跟內容,幼馴染真的是太可愛了w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