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偵探柯南&魔術快斗 白快白,窮途末路

※此無料為《名偵探柯南》與《魔術快斗》之同人小說。
※主描寫配對為白馬探×黑羽快斗,雖然這樣標,但其實無明顯攻受,因為根本還沒談戀愛。
※涉及《名偵探柯南》部分集數、 《魔術快斗》共四集與部分番外之劇透,請閱讀時特別小心。
※以上,如無疑慮請再閱讀,謝謝!
※此無料《窮途末路》於場後公開在網路上,無料本身請勿作為營利用途。


  黑羽快斗自認對於魔術師必備的保持撲克臉已經非常熟練,然而在現在這個時刻,他得到了一個新的人生體悟——有些事情不是熟練就有用的。
  沒錯,即使他的魔術不斷被破解、屢次驚險逃過被捕捉的結局,在過於刺激的當下,他的心跳都沒有此時此刻來得強烈,也沒有如此強烈的預感,不斷提醒他已經無計可施,走到盡頭。

  目光所及的便是宿敵白馬探,兩個人近到只要稍稍往前便能接吻,然而黑羽快斗並未從那總是神采飛揚的眼眸中看見任何一絲破除謎題的得意,明明白馬探此刻抓住了他一直不停追尋的怪盜基德。
  他們就這麼沉默對望,等待誰先開口打破死寂。

  「我有一個想法,需要你的證實。」白馬探說。
  「什麼?」黑羽快斗倒是真的被這個話題吸引了。
  「你當小偷的原因。」白馬探不自覺地壓低嗓音,引得黑羽快斗的緊張感增高,白馬探瞇起眼好似在思索用詞,最後還是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是第一代怪盜基德吧?」

  黑羽快斗在那剎那,完全忘記了要維持撲克臉。


《窮途末路》


  白馬探一直都是細心的人。
  也許是身為處女座A型的關係,或是天生就有適合當偵探的嗅覺,總是能注意到常人無所覺的細節,甚至將之作為推理的關鍵,追尋所有被刻意隱藏或是被忽略的碎片,完成名為真相的拼圖,白馬探對此逐漸得心應手。
  然而偵探生涯追蹤至今,白馬探總是想不透,為什麼人們會犯罪?
  無論是偷竊、強盜或是殺人等罪刑,應該會有一個理由,可能是他的成長環境所無法想像,抑或是他的性格所無法推導出的理由,而當他了解那些核心原因,就更能貼近犯罪者的思考與心理,並能在他的經驗中加上不同的邏輯。
  於是當白馬探以為勝券在握,開口詢問身為偷盜者的怪盜基德時,卻被回以「找出真相是偵探的工作吧」的瞬間,白馬探對此燃起了前所未有的好奇,他想揭開表面的謊言,探觸到怪盜基德極力隱藏起來的真相。
  無論是單純喜歡偷盜,或是有什麼不得已的原因,白馬探都打算照著過往的習慣步驟走,找出核心原因,了解怪盜基德後,再將他逮捕歸案。
  其實在聽到某些因為過去悲劇而進行的復仇時,他總會詢問過自己,那些建立在法律無可奈何進而被逼到絕境的現實之上、經歷值得同情的罪犯,是否都必須將之繩之以法?但或許是有身為警察的父親,他最後推導出的結論依然是「需要」,只因犯罪與動機本來便是拆開評價的兩個行為,他會同情或是為此感到遺憾,但使用犯罪的手段來傷害他人並要求無罪,這不在他的原則之中。
  只是,當他越來越了解怪盜基德——或該說是黑羽快斗——時,他才體認到過去的自己並非完全了解透澈才做出決定,他不認識那些陌生的罪犯,所以同情之餘並未有太多感觸,能夠理智的做出判斷,追蹤並逮捕歸案。
  而現在的他,正陷入了兩難的局面。

  白馬探知道自己為黑羽快斗做了很多事,比方說稍稍替他收集黑貓的資料,或是在特殊情況中為怪盜基德提供搜索情報,雖然黑羽快斗本人依然不承認自己是怪盜基德,但白馬探深知他所想傳達的消息,最後怪盜基德一定會知道。
  說不上自己為什麼這麼做,他最開始的藉口是「在我抓到你之前,可不希望你輸給其他人」這種聽起來還稍有道理的話,後面甚至出現了「因為我是白馬,不希望白色的一方輸給陰森的黑烏鴉」這種把對方當成暫時夥伴的發言,他內心很清楚,這只是拿來搪塞黑羽快斗、也是拿來欺騙自己的理由。
  事實上,他只是漸漸地認同怪盜基德,想親手、親自抓住怪盜基德,並問問那個總是笑得囂張的黑羽快斗一句「為什麼」而已。


  為什麼你要當小偷?
  又是什麼,足以讓你不顧一切?



  ※

  黑羽快斗如坐針氈。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但他總覺得白馬探在黑烏鴉的事情之後,開始會用一種難以言喻的眼神看著他,直到最近更是完全不收斂。
  怎麼說,白馬探最開始看著他的眼神是那種盯著犯人或是獵物的執著,就像老鷹盯著獵物般讓人起雞皮疙瘩,起初黑羽快斗被看得壓力急增,搞得連晚上變成怪盜基德碰到白馬探時都會感到煩躁。後來被看久看習慣之後,還能夠在上課時間偷偷對白馬探玩個小魔術,比方說一堆撲克牌突然變出一堆碎片,然後碎片組合成手帕什麼的,怎麼顯眼就怎麼變,而他在嘗試無數種方法後發現一個事實——在變出花的瞬間,白馬探的表情會有細微的動搖。
  彷彿找到對付白馬探的方法,從那之後黑羽快斗只要與白馬探對上視線,就會從各種奇怪的角落變出各式各樣的花,什麼玫瑰向日葵桔梗等等都來一輪,種類齊全到彷彿好像家裡開了花店,而在看到白馬探皺起眉頭時,黑羽快斗就特別開心,就是一種「你不開心,我就開心了」的感覺。
  雖然黑羽快斗後來才知道白馬探皺眉的原因,並不是因為他在白馬探面前變魔術而阻擋視線導致煩悶就是了。
  時至今日,直至此刻,黑羽快斗反而開始懷念起白馬探那時的眼神了,有趣又好笑,彷彿想衝上來質問他到底想幹什麼,或是最開始那種如鷹般冷漠的神情……無論哪種,至少都比現在、此刻這個難以言喻的眼神要好得多。
  現在一直讓他有種被「看穿」的感覺。

  是的,就是被看穿。
  好像自己的祕密都已盡數掌握在他人手中。

  為什麼白馬探會露出這種眼神?黑羽快斗正在好好地回憶自己到底有沒有出了什麼差錯,導致白馬探得到更多關於怪盜基德的資訊?黑羽快斗趁著上課時間仔細思考白馬探到底哪根筋不對,還是吃錯藥才變成這樣……不過,白馬探從國外特別打來告知收集到的有用消息開始,就已經超級奇怪,讓人很想問他到底在倫敦的時候是不是撞到頭了?
  雖然那真的是非常有用的情報,有用到感到彆扭的黑羽快斗在白馬探回到國內之後總算沒有一直挑釁對方。
  彼此就像是在那通電話中達到某種平衡、或該說是取得某種共識,白馬探不再堅持要求黑羽快斗承認身分,而黑羽快斗也不再將白馬探視為敵人,甚至曾很認真地在內心思考過,是不是能跟白馬探成為朋友?畢竟他們在某些程度上是非常相似的,同樣擁有好奇心,又有極強的行動力與毅力,觀察入微且知識豐富,偶爾在言談之中會有種「找到能懂得自己的那個人」的感覺。
  用黑羽快斗不太正經的話來表示,那應該更貼切於「找到許久不見的戀人」來形容兩人之間的默契。
  在黑烏鴉的事件中,他在關鍵時刻也有得到白馬探的幫助,雖然白馬探表現得很平常,但黑羽快斗在沒有任何原因與理由的情況下,就是知道那是屬於白馬探的一種善意,試圖不再強硬地劃開界線,堅持將人逮捕歸案,而是在彼此能夠承受的範圍中,為兩人尋找一個平衡點。
  而黑羽快斗沒像一開始得到資訊那樣覺得彆扭,只是暗暗記在心底,想要找個時間回報當初的幫助,偷偷觀察白馬探時,才發現白馬探的眼神是如此的複雜。
  黑羽快斗按著腹部,前幾天當怪盜基德時受過的傷口好像都因為白馬探的視線在隱隱作痛。
  該不會真的注意到了吧?白馬探真是太可怕了。

  「今天就乖乖回家吧。」一下課,白馬探就立刻走到黑羽快斗的位置上直接勸告。
  「啊?」黑羽快斗還沒跟上白馬探的思考,「什麼?」
  「雖然已經被處理過了,但我推測那是血跡,」白馬探認真盯著黑羽快斗說道,「總之,受傷就不要勉強。」
  「哈,」黑羽快斗想都沒想就直接拒絕接受這莫名其妙的關心,「沒頭沒尾的在說什麼。」
  「看你的反應這麼平淡,看來應該是還沒看到報導吧?怪盜基德寄了預告信說今晚會出現。」白馬探回答。
  怎麼又是被預告?黑羽快斗不禁開始思索最近是否太常被人冒名寄送預告信了,導致他的出勤量大大增加。
  「看你的反應似乎不是你發的,看來我的猜測還算正確,我會告訴警部那是假的預告信,你就回家休息,不要到現場湊熱鬧。」白馬探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就直接了當結束話題。
  什麼叫作湊熱鬧,黑羽快斗差點都要吐槽了,頓感不對急忙把重點放回真正該反駁的,「喂,我就跟你說過我不是怪盜基德了。」
  「喔。」白馬探盯著黑羽快斗的臉,擺明不信黑羽快斗的說詞。


  黑羽快斗不免有點抓狂。
  啊啊,誰能把這個已經看透真相的偵探帶走?


  ※

  於是就變成現在這樣。
  黑羽快斗豈有接到挑釁不理會的理由,他還是換上怪盜基德的服裝到了現場,原本估計就是查清楚到底是誰冒用他的名義,結果卻是飛蛾撲火一樣被突然爆開的烈焰灼傷,扯得原本就有的傷口復發。
  黑羽快斗按著因為躲避而再度撕裂的傷口,邊逃跑邊苦笑著,早該在白馬探提醒的時候就決定不出現,不然最少也該在自己直覺不妙的時候毅然離去,才不會弄到現在這麼淒慘。
  誰會知道富豪跟寶石其實都是「那些人」的誘餌,原因僅是因為他最近插手太多寶石,讓瘋狂想得到潘朵拉的人不願冒太多風險,決定一了百了呢?就像對待黑羽盜一一樣,要把他當成垃圾給清除掉。
  還特別找人假扮成怪盜基德,連道具都準備好了,純白的滑翔翼在空中極為醒目,警察幾乎都被吸引而去,就連白馬探都跟著大部隊一起追去。然而真正的怪盜基德被擊落在地,只能跟拿著手槍的人玩捉迷藏。
  從沒想過自己會走到這個地步,黑羽快斗氣息不順咳了幾聲,終於把卡在胸口內的悶痛吐出,他剛靠在牆邊休息,就聽見凌亂的腳步聲朝著他的方向邁進。
  運氣也太差了點,黑羽快斗抬頭,在看清那是身著黑衣的那些人時,只能無奈地再度轉身逃跑。
  這次對方有備而來,他的道具早在沒多久前就用得差不多了,身上只剩下撲克槍、一些吸入性使人睡眠的藥品、還有幾副撲克牌,黑羽快斗感到有些麻煩,就不知道這些人是否有發現他有助手?希望沒有發現,這樣至少爺爺是平安的。
  只要他還活著,這些人的主力都會用在追捕他,所以他必須想個辦法成功逃離這個錯綜複雜的院子,不然這樣下去就真的窮途末路了。
  黑羽快斗謹慎地前進,聽著腳步聲調整移動的方向,在發現自己快被包圍時已經無計可施,只能挑最近一個轉角轉彎,試圖找到什麼遮蔽物來躲避。他已經沒有體力爬上樹叢離開,帶傷狀態逃跑實在是太吃力,跑到後來也只剩下一個信念在支撐——把那些害了黑羽盜一的人找出來,找出潘朵拉,然後毀掉。
  在還沒達成願望之前,怎麼能在這邊認輸。

  眼見前面有屬於警方的紅色燈光閃爍,甚至能聽見警察的大吼,黑羽快斗抬頭看了天空,發現有著滑翔翼的假怪盜基德恰好飛過。
  黑羽快斗正在考慮能不能用撲克槍把對方打下來,想得正投入,正打算要實行,角落突然伸出一雙手扶住怪盜基德的肩膀,力氣極大的直接把他拽了過去。
  在黑羽快斗反擊前,他就已經看清了對方的臉龐,那是極為熟悉的人,甚至不久前才不歡而散的、驕傲自大而討人厭的白馬探。
  黑羽快斗剛要開口,就被白馬探用手遮住,白馬探努力壓低大量奔跑的喘息,跟怪盜基德交換位置,以一身黑遮掩染著血紅的純白衣服,警戒地盯著外頭,果然沒過幾秒,警察紛紛跑過他們藏身所在追著假的怪盜基德而去。
  大概那些人立刻就溜掉了吧,那些人比他還更不能被警察抓到——想到這裡的黑羽快斗,總算能稍稍喘口氣,小心翼翼地壓著自己的傷口。
  兩個人相望無語,對比著不遠處吵鬧的聲響,氣氛顯得更加沉重。

  白馬探伸手拉起怪盜基德,「不是叫你不要來了。」
  黑羽快斗深知這個話題不能接,接了身分就會曝光,只好岔開話題,「……你不是去追那個在天上飛的傢伙了嗎?」
  「那個看就知道是假的,我追出去只是要迷惑其他人而已。」白馬探回答得很認真,「況且只有追出去,假裝脫隊甩掉監視的人,我才有辦法自由行動。」
  黑羽快斗現在思緒正亂,他完全搞不懂為什麼白馬探會出現在這種地方,也搞不懂白馬探到底掌握了多少資訊,更不明白白馬探為什麼要對他伸出援手,而不是在剛剛就直接把他丟給警察,千百個問題在腦中浮現,說出口的卻只有一句,「……為什麼?」
  白馬探沒有立即回答,他伸手壓住黑羽快斗的傷,想了想還是脫下黑色西裝外套,加上自己的領帶當作綁繩,暫時將傷口用衣服包住。

  「我說過了,因為我是白馬。」等到確認暫時堵住鮮血流出後,白馬探這才回答,「所以不希望白色的一方輸給黑色。」
  黑羽快斗看著白馬探那根本沒什麼用處的包紮,突然覺得身體好像變得比較有力氣,那大概是心理作用吧。
  「你怎麼就確定我是白色,不是黑色的?」黑羽快斗早就想這麼問,他是怪盜基德,怪盜在白馬探的世界裡應該是被歸類為黑到不能再黑的部分吧。
  「找出真相是偵探的工作。」看見手電筒的燈光四處閃射,趕緊站到外側的白馬探用身體大致遮掩了怪盜基德的存在。

  白馬探並沒有打算在這個話題上進行辯論,事實上黑或白對他來說已經沒有過往那麼鮮明,從在甲子園裡被人指出有小偷等於犯人的成見開始,他便打算重新開始去了解怪盜基德,用自己的雙眼來判斷怪盜基德到底是黑或是白。
  而白馬探在大量的資料中發現有許多可疑的地方,在仔細閱讀推敲後,找到一個他覺得最合理的可能,並且為此做了很長的心理準備。
  「我有一個想法,需要你的證實。」


  黑羽快斗望著白馬探,兩人的距離近到能聽見細微的呼吸聲。
  而他也感受到自己緊張的心跳。

  ※

  沒料到白馬探已經猜測到有兩個以上的怪盜基德,從剛才的舉動看來白馬探也猜到有一群人正在搶奪寶石,黑羽快斗皺起眉頭,白馬探知道的太多了,不曉得會不會也被捲入這些事情之中……而他並不想影響到身邊任何一個人。
  到底是哪裡露餡呢,黑羽快斗仔細思索白馬探開始變得奇怪的時間點,突然想起他跟黑烏鴉一起對抗那群人的時候,利用溫度跟自動灑水機,把那些人的腳冰凍住。但後來沒有聽說有人被捉的消息,最可能的就是他們脫鞋逃跑,而留下幾雙鞋子讓白馬探找到線索突破。
  但不能讓白馬探捲入這種事情之中,太過危險,也讓白馬探的立場過於為難,黑羽快斗瞇起眼,偵探白馬探與怪盜基德這種接近卻又遙遠的距離還是最適合目前的他們。
  什麼都還不能讓白馬探知道,哪怕白馬探已經猜得接近真相也是,下定決心的黑羽快斗恢復撲克臉,用著信心滿滿的笑容回答,「本大爺就是怪盜基德。」
  「……嗯。」大約知道也問不出結果,白馬探只能表達遺憾,看來得找更多證據來佐證猜測,才能真的解開怪盜基德之謎。
  「抱歉了啊,白馬。」怪盜基德突然沒頭沒尾的說出這句。
  隨後速度極快地抽出身上僅剩的藥品,對著白馬探使用。速度太快讓白馬探無從躲避,不過,其實大概知道怪盜基德不會傷害他,白馬探並沒有太過緊張,只是疲倦地眨了眨眼。
  白馬探無奈地想,這大概是第二次在怪盜基德面前被迷昏了,第一次是他放催眠瓦斯然後被怪盜基德奪走防毒面具,第二次就是被直接了當的回敬,大概這樣就兩清了吧……?思考逐漸停頓,他只記得他最後說了一句模糊的話,「記得去醫院。」

  接著便陷入沉睡。
  黑羽快斗小心翼翼地將白馬探扶躺地面,他盯著白馬探睡得不甚安穩的臉龐,本來就不平靜的內心因為最後那一句話而掀起了滔天巨浪,幾乎無法平息的波動讓他捨不得馬上無情地轉頭就走。
  在昏迷前還記得要叫他去醫院,白馬探怎麼能這麼……這麼的……

  唉。
  還以為被那群人逼到窮途末路,而白馬探親手替他將死棋扭轉,又以為被白馬探逼入絕境,才發現其實就只是幾句試探便作罷,被弄昏之前依然關心他的身體狀況,反而讓黑羽快斗覺得有些愧對白馬探了。


  可是,他還不能休息的,在那群人被逮捕歸案之前——怪盜基德必須一直活在這世界上。




  ——無料《窮途末路》完。





  後記:

  大家好,我是看《名偵探柯南》突然就被白馬探跟黑羽快斗這個配對給打到該該叫的cobra眼鏡蛇!
  寫後記的時間又是場次當天早上,我原本預計兩千字的突發還是爆到六千了,丟進文件簡單排完版發現剛好十七頁,卡在一個非常尷尬的頁數上,只好開始胡扯湊頁數,眼鏡蛇通常運轉有沒有……(大哭)

  反正頁數很多,先來說說幾個可能會讓人看不懂的點:
  一、時間順序有點亂,大致上是:白馬探的思考→黑羽快斗感受到的視線→被伏擊→開頭→結尾。
  二、白馬探說要告訴警部關於假的預告信事情,但警察為何還是在現場呢?因為我認為中森警部就是一個「即使是假的預告信,但怪盜基德一定會來的!」的人,所以依然叫警察在現場等。
  三、黑羽快斗跟怪盜基德兩個詞彙不斷交錯,基本上能用黑羽快斗的我都會用黑羽快斗,不能用的才會用怪盜基德。
  四、內容其實涉及大量的劇透,基本上白馬探有出場的我都想來剖析一下白馬探的心靈,所以那些幫忙什麼的都是《魔術快斗》的內容。

  然後來說一下我自己怎麼會寫出這篇:
  一、篇名只是我某天跟初曉說:怎麼辦我寫不出稿子我白快窮途末路,於是我真的寫了窮途末路,怎麼會這樣。(咦)
  二、我心動的契機是《名偵探柯南》三十集的白馬探表示「怪盜基德是唯一能擾亂我思考的人」那句,萌上的契機是黑羽快斗的「許久不見的戀人」那句,嗯,沒錯,就只有兩句話就入坑了……我正在感受大宇宙的惡意。
  三、其實我依然維持前後無差的習慣,白快跟快白都可以,因為我寫清水沒有上下位問題(你怎麼好意思講)
  四、我是第一次寫白馬探跟黑羽快斗,我有點緊張怕角色偏差太多,如果可以的話歡迎大家告訴我心得!

  以下是感謝名單:
  謝謝初曉、寒祈、紫稜一直聽我哀嚎,我要關天窗了謝謝大家,也不好意思真的蠻煩的(遮臉)
  謝謝努力找糧食給我吃的大家,我知道,糧食就……那麼一點點而已,跪求產糧啊啊啊啊啊XD
  感謝初曉特別陪我熬夜幫我校稿,她是我女神。
  感謝紫稜陪我聊白馬探跟黑羽快斗的性格模擬,大半夜一直瘋狂洗對話打擾了真是不好意思。
  感謝寒祈讓我寄生在攤上!雖然我本來並不是要出這個配對的無料啊QQ

  特別感謝拿取這份無料的您!後面還有一點小附錄,希望您看得愉快!我寫到一半覺得如果白馬探跟黑羽快斗這樣會很萌,就一時歪掉寫了,但白馬探跟黑羽快斗真的很可愛啊啊啊XD
  好的沒有了,我終於湊滿頁數可以印了。(欸)


  以上,感謝您閱讀至此。
  我是cobra眼鏡蛇,我們有機會的話,下次再見了,掰掰!


  ※

  黑羽快斗在某個下課、而白馬探又再度靠過來要試探他時,終於受不了了,他問:「你幹嘛一直皺眉。」
  「嗯?」沒頭沒尾的對話白馬探當然不能理解,這跟推理也沒關係,於是他只能用困惑的眼神示意,請求解答。
  黑羽快斗也沒有繞圈子,「魔術就是要讓人開心的,你皺眉是想怎樣?」
  「啊,原來如此,你是說上課那個……」總算釐清前因後果的白馬探也瞬間明白黑羽快斗到底是在生氣什麼,又是在想什麼,只能無奈地搖搖頭。
  「……你這傢伙真讓人火大。」黑羽快斗真心誠意覺得他跟白馬探一定合不來。
  「我看著你不停變出許多花,以為你是要出謎題讓我猜測,便上網搜尋花語,但結果看來是我多想了。」白馬探也感到很無奈,偵探本質就是要追查真相,有所聯想也是很正常的吧。
  黑羽快斗聽完回答,開始回憶起他到底都變了什麼出來,嗯……他最後一個好像是藍色玫瑰變成紅色玫瑰。

  ……。

  黑羽快斗也露出跟白馬探一樣的表情,尷尬得不知如何是好。
  紅玫瑰是魔術常用道具,絕對不是求愛的意思,完全不是,一定不是,必須不是……不然就變成他不斷跟白馬探花式告白了。


  撲克臉什麼的,在白馬探面前,總是被輕易破解啊。



  ※備註
  藍色玫瑰花花語:奇蹟、不可能。
  紅色玫瑰花花語:我愛你、希望與你泛起激情的愛。

  花語內容參考維基百科。



  (無料到此結束,真的沒有了,再次感謝您的閱讀!)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