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 太方太/關玥,婚宴

※此為《因與聿/案簿錄》的同人作品無料,為CWT44限定,場後會釋出全文在網路上。
※配對為雙配對,主要是擺平者組(一太跟阿方)參加陳關與李臨玥的婚禮,應該說整篇都是擺平者組。
※兩個配對連接吻都沒有,完全清水向,故不標前後,攻受無差,自由心證。
※一太跟阿方的關係設定為「已交往」,而這篇內容簡單來說就是花式放閃,放閃跟放閃,沒有別的,真的沒有別的。
※角色因理解不同可能描寫偏差,請抱持著寬闊的心情來看待XD
※cobra眼鏡蛇廚到沒救了,請給他一個關愛的眼神。
※謝謝拿取無料、喜歡擺平者組的你。

以上OK的話,那麼以下歡迎收看!

  兩個人從學校畢業之後一同進入社會。
  在放下擺平者的事情之後生活變得較為平淡而穩定,幾個友人從剛畢業的每週聚會到各自為了新生活忙碌,久久也才約一頓飯聊聊近況,每個人都以自己的方法努力地生活。
  偶爾也會從學弟妹那邊聽聞學校的事,不過對他們來說已經變得有些遙遠了,擺平者的事他們也極少插手,目前更讓他們投注心力的是新的提案是否通過,以及那些投資是否能對工作有利……其實阿方也並未擔憂,畢竟現在工作上幾乎可說是一帆風順,除了本身的能力之外,也是佔了些許便宜吧。
  除去本身確認已經可以投入的計畫之外,剩下有疑慮的提案與投資都整理好資料後擺到一太前面,一太就會給出難以理解的答案,經過阿方的理解後,認為可以就繼續進行,覺得不好就暫停觀望,持續重複這個步驟後實驗室便能趨吉避凶,整體營收成長極快,阿方有些哭笑不得地看著一太,然後換得對方一個溫和彷彿與他無關的笑容。
  雖然他的確也會分析資料後特別挑過,把自己覺得不妥的提案與投資都先刪去,一太基本上就是再做一次保險確認而已,但偶爾還是會覺得有作弊的嫌疑。
  見客戶穿著西裝一直讓阿方感到拘束,剛回到實驗室的他隨即拉開領帶隨手放在桌上,眼神瞄到牆上掛著的月曆,阿方像是突然想起什麼般直接問道,「一太,你昨天說覺得今天會有有趣的事情對吧?」
  「嗯。」一太點點頭,跟阿方相處這麼久,他連「只是感覺而已,也可以不用相信」的附帶話語都不用再次強調,因為他知道阿方會毫不猶豫地相信他所說的每一句話。
  阿方聳聳肩,這麼多年的相處下來也知道現在再問什麼也沒有什麼用,只能等事情發生時再反應了,「希望不是什麼麻煩事。」
  放下正在閱讀的提案報告,一太稍稍思索幾秒便回答,「嚴格來說,應該算是麻煩吧。」
  聽得出一太早已打算接手處理,阿方只能無奈地嘆了口氣,「……好。」
  接著,阿方的手機響了。

  《婚宴》

  接完電話的阿方心情其實蠻複雜的。事情說來簡單,用一句話來解釋就是:陳關要迎娶李臨玥,因為要照著流程走,於是找他們兩個幫忙。
  先不論陳關跟李臨玥到底什麼時候求婚與準備婚事的,單就幫忙婚禮而言,的確是有趣的事情,但也真的是很麻煩。光是在事前收到時間流程表與詳細協助事項清單的當下,阿方就有種想要關掉手機,假裝沒看到電子檔的衝動。
  要處理的細節也太多了,結婚流程的繁瑣程度讓阿方有些驚愕,思緒不免飄到自家妹妹身上,想想要是小海未來要完成終身大事——不,還是不要想好了,阿方搖搖頭,因為小海至今仍在追求虞因的爸爸。
  而這麼多年來,阿方依然沒有做好任何心理建設。
  順手將陳關傳來的資料轉給一太,抬頭正要跟一太討論他們當天的行程時,卻見一太輕瞇起的眼眸與臉上略帶無奈的笑容。
  兩個人已經交往許久,一太的這個舉動代表什麼不言而喻,瞬間明白一太現在剛好在視線模糊的階段,「又來了?」
  「嗯。」一太伸手按壓自己的眼眶周圍,他自然有察覺近期發作得過於頻繁,原本想讓自己慢慢習慣即可,偏偏發作當下還剛好都讓阿方發現,一太光是想到阿方用擔憂的神情問他要不要南下找人處理,就覺得心裡有些讓阿方費神擔憂的愧疚、卻又因為被關心而感到微微的暖意。
  「我們等阿關跟臨玥的婚禮結束後,就準備去彰化。」阿方連問一太意見都不問了,反正他用膝蓋想也知道八成是什麼「習慣之後其實不影響」或是「對生活不會造成太多困擾」之類的話語,前幾次還能順著一太本人的意思,但最近真的是太誇張了,阿方並不打算任由一太的狀況持續惡化。
  「好。」一太也明白阿方的堅持是為他好,並未在這個話題上敷衍或是爭執,只是將注意力放到別的事情上,「對了,貢禮官要做什麼?」
  阿方頓了下,瞧見一太面露無辜的表情,有些不敢置信地問,「……你連貢禮官要幹啥都不知道,就叫我答應阿關?」
  剛才陳關還給他們伴郎跟貢禮官的選項,而一太可是毫不猶豫的就示意阿方推掉當伴郎的提議,選擇當貢禮官,指令明確語氣肯定,所以阿方還以為一太知道貢禮官要做什麼,結果竟然不是。
  一太聞言便點點頭表示他真的不知道,並以再自然不過的語氣回答,「只是覺得應該要選那個而已。」
  「我看看……」阿方打開電子檔,將整份檔案瀏覽過一遍,總算搞懂貢禮官實際上的作業範圍,「唔,大概就是從阿關那搬東西去臨玥家而已,的確比較適合你最近的狀況。」
  「幫忙搬聘禮的意思?」即使覺得眼睛的事情對自己沒有太大的影響,但幾年下來一太也能明瞭阿方堅持的原因,所以早已放棄跟阿方一直繞在這個話題上打轉,一太默默地靠在阿方的肩膀上,閉起眼睛稍作休息。
  「對,就是把阿關準備好的東西搬上車,然後到臨玥家之後就搬進去。」阿方為了讓一太能靠得比較舒服,小心翼翼地把手機從右手換到左手,這才繼續說道,「另外上面還寫了一些事情,要找小海問有沒有認識的人能當車手,接下來是宴客現場的事,要找我們當總招待處理現場的事情,這個桌數……嗯,請的人數還不少,看來現場應該會蠻混亂的。」
  在心中稍稍評估,一太認為憑他們兩個人的能力便足以應付現場的狀況,「應該沒問題。」
  「只要撐到開場之後就沒有我們的事了,接著就是新人走紅毯跟一些小活動,主持人會負責協助,」阿方突然停頓幾秒,表情從一開始的疑惑中帶些驚訝轉為感同身受,他勾起嘴角,有些好笑地動手戳了戳交往已久的戀人,語帶笑意地用著肯定句,「一太,你拒絕當伴郎的原因是這個吧。」
  嘴角帶著淡然的笑容,被揭穿真實想法的一太並未困窘,只是自然地回答,「你不是也這麼想嗎?」
  「唔,」最開始阿方的確只有想到伴郎要陪著新郎一起被新娘與伴娘所設計的闖關活動耍得團團轉而已,但當他想到宴客現場的狀況之後,不由得認為一太是出於別的理由而拒絕當伴郎的,「兩個人雖然都有走紅毯,卻是牽著別人走的,感覺蠻怪的吧。」
  「嗯。」一太用手撐起身體,漆黑的眼眸直直盯著阿方,「不過說實話,也只是想獨佔你而已。」
  「……。」阿方瞬間無言以對。
  即使交往了很久,還是有些事情沒有辦法適應的。
  比方說,阿方永遠不明白一太的腦中怎麼會有這麼多想法,又是怎麼維持與往常一樣的笑容,說出這種讓人怦然心動的話語。

  但他必須承認,這些話真的對他蠻有用的。

  ※

  一大早就到陳關家樓下等待,把車停入車格內的阿方原本打算東西拿好就下車,卻被一太伸手攔住,讓他再等一下子,至少也要等到陳關聯絡再離開車內。
  聽一太這麼說,阿方也就放心地待在車內,中途還用手機跟小海聯絡,確認車隊的位置與數量,再重新確認今天整體的流程,事情都做得差不多,距離集合時間過了五分鐘還沒看到人,開車前來的阿方趴在方向盤上等著陳關的消息,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很想睡嗎?」一太伸手拍拍阿方的肩膀,並將手中的杯子遞過去,「咖啡?」
  「一口就好。」接過副駕駛座遞來的咖啡,阿方喝完還是忍不住皺起眉頭,「還是一樣奇怪的味道。」
  「會嗎?我覺得還蠻好喝的。」一太接回杯子,薄荷咖啡其實還蠻不錯的,薄荷的清香加上咖啡的濃醇,是他最近喜歡上的一種口味。
  「好吧,至少這個很有用。」阿方在長期交往中已經越來越習慣一太的味覺了,甚至還有被逐漸同化的現象……最起碼幾年前的他絕對無法想像自己會主動買番薯麻薏湯,而現在買得可順手了。
  總算恢復精神的阿方很勉強地在車裡伸了個懶腰,正打算開門出去活動身軀避免真的睡著,就聽見一太讓他拿好東西準備下車。
  沒過多久就看見陳關匆匆跑來,後面還跟著幾個認識的朋友,看來這就是那些等等要被整的伴郎了——聽聞小海也有對闖關關卡出點意見的阿方不免對眾人投以同情的眼神。
  「抱歉,前面準備東西拖到時間了。」陳關看來有些慌張,但仍然掩藏不住興奮,他即將迎娶他喜歡很久的人,愉悅的神情都直接寫在臉上。
  阿方揮揮手表示並不介意,反正他今天就是來幫忙的,「這樣可能會拖到吉時,你要先跟臨玥說一聲嗎?」
  陳關一臉愕然,吉時拖到就不太好了,他隨即聽從建議拿起手機就打給李臨玥,打算跟李臨玥說明狀況,並等等趕緊縮短流程。
  「咦,迎娶前不是要迴避,那可以打電話嗎?」其中一個伴郎問道。
  陳關瞬間臉色有點困窘,那些該死的習俗他可沒記幾個,都是旁邊的人在提醒他,一邊說不能做這個一邊要他做那個的,「呃……真的假的,會怎麼樣嗎?」
  一太聞言便搖搖頭,「應該是不會發生什麼事。」
  「好!」陳關聽完又復活了,「一太都開口了,我就相信你這句話啊!」
  看來陳關的性格還是跟大學時期差不了多少,依然會把一太當成某種可信賴指標來看,有些哭笑不得的阿方順手接過陳關遞來的手機,簡單跟李臨玥交代行程的問題。
  「話說,理東的兩位擺平者為什麼不是伴郎,是貢禮官啊?」李臨玥的聲音一如印象中的溫軟,語氣中充滿調笑的意味。
  「那什麼深感遺憾的語氣,」阿方無奈回應,「這麼想要看我們被整喔?」
  「對啊,我是真的蠻遺憾不能整你們的,」李臨玥爽快承認,「能看到兩大擺平者被整的機會也沒幾次,要名正言順就更難了。」
  「喂……」阿方突然無比慶幸自己沒有答應當伴郎。
  「好吧,換個角度想,找一太當伴郎就不好玩了吧?」李臨玥倒是很快就接受兩個人並不是伴郎這件事,「比方說那個湊一千三百一十四元的零錢來表示一生一世的關卡,一太搞不好都把零錢準備好了。」雖然她最後並沒有採用這關。
  「也不一定,他大概只會叫我帶著裝一些零錢的錢包。」阿方無奈回答,一太只是挑了眉,沒有否認這件事。
  李臨玥在電話那頭不小心笑出聲,「這是你們兩個之間的情趣吧。」
  「並不是,」阿方隨即否認,他只是太過了解一太那個時精準實模糊的直覺而已,「他會說他的感覺也是挺模糊的,只是覺得帶著比較好。」
  「你這是在對人家放閃嗎?不過,這世界上大概也不會有比你更了解一太的人了,而他也很了解你,」李臨玥的聲音忽然遠去,幾秒後又出現,「我這邊要先忙了,這次真的謝謝你們來幫忙,下次換你們的時候,記得也要找我喔。」
  「好,下次要結婚就找妳來當招待長。」阿方一口答應,再說個幾句便將電話掛掉,轉頭便將神情微妙的陳關等人趕回房內準備去祭祖。
  陳關還是有些尷尬,他知道阿方跟一太是伴侶的事情,但他也知道目前他們兩個結婚在法律上是不行的,雖然不是故意的,但還是有種不小心戳到別人痛處的感覺。
  伸手拍拍陳關的肩膀,阿方笑著問,「今天是你的日子,幹嘛愁眉苦臉。」
  「可是……」陳關欲言又止,他想說點什麼來安慰,卻又覺得兩個人都不需要任何同情的話語,只能摸摸鼻子佇在原地。
  「沒事的。」一太用再自然不過的語氣說道,彷彿並不認為現狀在將來還會是個問題。

  畢竟人與人之間的幸福,不是由別人定義的。

  ※

  貢禮官當得非常順利,一太的眼睛在這過程中並沒有出現問題,整個迎娶過程雖然忙亂但最終還是順利結束,宴客現場相較之下更為混亂,一度發生塞車排隊與人員帶錯桌次的狀況,幸好一太有馬上發現,阿方也有及時補上處理,在眾人的努力下,總算是順利讓來場的所有賓客都入座。
  幾個招待累得坐在禮金台旁的椅子上休息,收禮的人則是忙著計算金額正確與否,一太與阿方剛跟飯店人員核對完賓客資料並確認開一桌預備桌後,走回收禮台就看見帶著車手小弟入場結果被他臨時找來幫忙的小海癱在椅子上。
  「小海,妳今天穿得那麼漂亮,坐姿也稍微克制一下。」阿方哭笑不得地走到小海旁邊提醒。
  小海舉起手擺了擺,表示她已經沒力氣管行為舉止是不是符合淑女的標準,她只覺得她累到不想動,「阿兄,我要累死了。」
  「給我活著,才沒那麼容易掛掉。」阿方拍了小海的肩膀一下,警告她千萬別真的用這種姿勢癱在這邊癱整場,他可不想要在外面碎念坐姿碎念到陳關跟李臨玥出來送客。
  「這場真的人太多了啦,」小海嚴正抗議,她的疲累是因為要露出營業用的笑容去面對一群她平常看不順眼的人好嗎,「光是要應付就煩死了……」
  一太的嘴角勾起溫和的笑容,「今天來的人是真的蠻多的,各行各業都有,不過居然連警局的人都來了不少。」
  「對!」小海眨了眨眼,整個人像觸電般從椅子上彈起,神情彷彿電池充飽般精力十足,「阿兄你知道嗎?今天條杯杯有來欸!還穿得超帥的!」
  瞬間了解條杯杯對於小海大概等於充電器與電池的關係,望著雙眼放光表情少女的自家妹妹,阿方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覆,下一秒一太適時開口救援,拯救了不想附和自家妹妹的阿方,「小海,妳先進去吃飯休息吧。」
  「賀!」小海瞄了眼收禮的人事情處理已經接近尾聲,沒有可以幫忙的部分,看來她的確可以先進去,就順口招呼其他人一起準備入座,以免錯過新郎新娘走紅毯的時刻。
  「你們也先進去,驗算我們來就好。」一太看著收禮人員有些猶豫的神情,又補充道,「裡面差不多要開始了。」
  幾個人也很想看新郎新娘入場,於是把禮金的東西整理交接後,也跟著進入會場等待走紅毯的儀式,外面收禮台只剩下一太與阿方兩個人,他們一人負責一邊,再度將禮金簿、紅包袋與金額重新核對確認,他們沒有聊天,只是認真且安靜地做著手上的工作。
  當一太將手中的鈔票清點完畢,確認與收禮人員計算的金額相同後,抬頭就看見阿方也差不多整理好,把錢一疊一疊放入袋中封好,並遞過紙條給一太,讓一太計算雙方收到的禮金金額是否足以支付這次的飯店費用。
  算起來雙方不但打平還都有小賺,一太便將紅包袋、禮金簿與錢全部交給阿方,讓阿方保管,自己開始收起桌上的東西。
指尖碰到桌上賓客留下的小卡,上頭是陳關跟李臨玥穿著婚紗的照片,兩人笑得幸福的模樣讓一太有些愣怔,朋友們陸陸續續走入人生的下一段里程,找到相伴的另一個人並公告全世界,能正大光明地行走在陽光底下。
  一太像是在談論天氣是否晴朗般輕鬆開口,卻是極為嚴肅的話題,「阿方,你會想結婚嗎?」
  「嗯?當然會啊。」阿方承認他在沒有跟一太交往前,不曾認為自己不會與某個人共結連理,而此刻也是,他依然期待與自己的對象牽手共度人生,只是現況比較艱難一些,可這並不會阻礙他的計畫,「不過不知道何時才能就是。」
  「也是,」一太也能理解現況,「我們總會等到的。」
  如果國內真的不行,或許他們也可以考慮到國外處理終身大事,當人生到達另一個階段時,他們依然會握著對方的手,堅定地往前而去。

  達成共識的兩人相視而笑,在這瞬間不禁覺得,有對方陪伴在身邊,真的是太好了。
  有一個人能理解自己的思考,能包容許多事情,願意一起為了未來而努力,毫不猶豫地給了對方一個自己能做得到的承諾。

  這對此刻的他們來說,尤為重要。

  兩人很快就回過神,認真地再次確認外頭是否有遺漏的事物,等到都巡完一遍確定沒問題後才入場,場內早就已經開始由新郎新娘輪桌敬酒了,他們順著牆而走,順便跟幾個熟面孔打個招呼,看見正在招手的小海便前去,入座後就看見桌上有小海替他們在盤子裡各留一些菜,道謝並獲得小海豪邁地揮手表示不客氣後,這才開始慢慢地將食物吞入腹中,奠祭他們已經餓到沒什麼感覺的腸胃。
  「接下來是抽捧花,請以下被新娘指名的賓客一起上台。」主持人拿著一張紙,直接點了幾個兩人都算熟悉的名字,裡面還有當初一起去民宿的人,「……怡琳還有小海,請以上十位好姊妹上台,與我們最美麗的新娘分享幸福。」
  聽到自己的名字,方曉海拍桌頓起,一臉「條子杯杯在看老娘一定要把捧花搞到手」,氣勢驚人地衝上台去了。
  「怎麼會有小海?」阿方有些疑惑,他記得他看到的流程單上並沒有小海的名字出現,抬頭看向李臨玥,卻見女人對著他們眨眨眼。瞬間明白這完全就是李臨玥的一時興起,剎那有些無奈,但也只能順其自然了,希望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出現。
  被點到名的人陸陸續續上台,李臨玥大方展示她手中的捧花給幾個人看,等到人員終於到齊後,主持人再度說道,「請各位挑一條絲帶,其中有一條是連著新娘手上的捧花,抽中的人可見今天運氣非常好,會是下一個獲得幸福的人——妳們選好了嗎?」
  幾個女人在新娘的捧花下面挑著,最終各自拉好一條繩子,小海憑著直覺拉起最後面的那條絲帶,隨後有些侷促不安地等著主持人一聲令下見分曉。
  一太看著那條絲帶,像是感覺到什麼般突然偏了頭,「……咦?」
  「啥……」瞬間有著不好的預感,阿方看著一太的臉色變得微妙,也瞬間覺得是不是有點不妙,他現在上去阻止小海還來得及嗎?
  一太有些好笑地眨眨眼,「事情好像變得更有趣了。」

  「預備——三、二、一!」
  現場絲帶飄揚,其中九條翩然落地,只有唯一一條絲帶仍然繫在李臨玥手中的捧花上,眾人的目光順著那條絲帶望去,只見抽中的人臉上帶著驚喜的笑,甚至是興奮到快要跳起來了。
  現場爆出熱烈的掌聲,甚至有幾個人發出了尖叫聲,像是在為那位幸運的女性喝采,主持人在確認過後,便開著麥克風公布結果。

  「——恭喜小海小姐抽中捧花!」

  阿方在那瞬間,腦袋一切空白。
  而一太只是稍稍拍拍阿方的手臂當作安慰……雖然沒什麼效果就是。

  END。


  大家好,我是三次元忙到爆炸但腦洞小宇宙也爆炸的cobra眼鏡蛇。
  首先,謝謝拿取這份無料的你!擺平者組很棒對不對!關玥也很棒對不對!謝謝你也喜歡他們!
  這是一份六千五百多字的無料,至於這個無料為何會出現呢,就只是因為我在幫忙姊姊婚禮的時候,不小心開了腦洞去腦補一太跟阿方幫忙婚禮的狀況……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即使故意省略了很多可以腦補的過程,但依然字數非常的壯觀哈哈哈哈哈哈,寫到場次當天早上我也是非常極限的。
  在我心中他們即使出了社會也是這樣的相處,沒有太多甜蜜的話或者是動心的約會,卻能夠在相處之間自然地放閃,花式放閃,閃到別人實在是無話可說。很高興原作在《十年》中有稍稍提到他們兩個的未來動態,讓我知道他們未來是一起的,讓我幸福到無話可說(落淚)
  希望他們能夠一直幸福,這樣我也就圓滿了。

  最後謝謝願意看到這邊的你,如果有任何建議或是想討論的,歡迎來找我交流XD
  以上,我是cobra眼鏡蛇,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們下次再見囉!

  校稿:特別感謝場次當天凌晨五點臨時幫忙的初曉女神大人。

  cobra眼鏡蛇,後記寫於當天早上六點半……嚶。(當天只好黑眼圈)


  附錄:論其他人得知小海抽到捧花的反應。
  ※設定有被陳關跟李臨玥請到的只有虞家,所以其他人是後來才聽說的。

  黎子泓:……。(不知道要恭喜小海,還是要同情虞佟)
  嚴司:什麼,是小海妹妹抽到新娘捧花?那就代表小海妹妹追阿佟的招式會更上一層,就像是八點檔的戲演到最高潮一樣不當場看就會少了那種感動,看來我只好最近多去找老大玩了,不過小海妹妹到底會怎麼做呢?該不會直接穿著婚紗來求婚吧?只好最近隨身攜帶相機了,這次照片還要多備份幾次,不然被老大抓到就沒有檔案了,沒有檔案我會超傷心的。
  虞夏:你很閒是不是?今天去把報告生出來!
  玖深:……我我我我來不及交報告啊!!!!!!(剛經過)
  阿柳:玖深你冷靜點,不是叫你交報告。

  虞佟:……。(苦笑)


  好這真的沒了,不會有後續!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