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 太方太,與新年接近的情人節

*此為因與聿同人,一太x阿方、阿方x一太,極度清水,所以其實怎麼看都一樣。
*過了好久好久(大概是一年多吧),我終於又回來寫太方太。
*只是普通的小日常,但可能跟寫的人的心境有關,莫名其妙老了(?)
*以上確定沒問題,請點入觀看。



  01.
  年夜飯對於一太來說,是毫無意義的一頓飯。
  他的家人並不在他身邊——事實上就算在身邊也只會變成另一種諜對諜,完全沒有什麼過年團圓的溫馨相處——所以他並不會因為過年而有特別準備,甚至他還讓他的家庭代理人離開家裡,去過自己想要的新年。
  「沒關係嗎?」家庭代理人還有些猶豫。
  「回去吧,我覺得我等一下也會出門,並不需要你留在這裡陪我。」
  在說完這句並目送家庭代理人離開後,他並沒有穿上外套準備出門的舉動,只是一個人待在家中,望著窗外漆黑的景色,靜靜地微笑著。

  新的一年啊……


  02.
  年夜飯對於阿方來說,就是一個忙碌的晚餐時刻。
  從小海開始變成道上能呼風喚雨的人物之後,動不動就會有小弟在吃完飯後打電話來問要不要去串門子熱鬧熱鬧,或是邀請他們心中的大姊去外面打個麻將小賭怡情。
  阿方是不怎麼介意自己的妹妹要怎麼過啦,只是家長的目光與詢問,都讓夾在中間的他無言以對,更何況今年的年夜飯,小海還主動加上了一個行程——去抓一批人串成鞭炮狀拖到警局給條子杯杯當新年賀禮。
  飯沒吃幾口就衝出來想阻止小海的阿方實在是想破頭都無法找到阻止的理由,在徒勞無功的常識幾遍後高舉雙手表示放棄,只能無奈地掏出手機,給認識的人發去通知讓他們提早有個心理準備。

  看著通話紀錄,突然想起自己並沒有詢問過一太到底怎麼過年的,阿方乾脆地撥打過去,至少來個提早拜年。
  「喂,一太嗎?」
  「嗯。」
  阿方愣了下,一邊用手堵住耳朵遮去小海在旁邊的呼喊聲,一邊走離人群中心,又仔細地聽著電話那頭的聲音,這才問道,「你一個人過年?」
  「為什麼這麼問?」一太的語氣中充滿笑意。
  「那邊根本沒聲音吧,」從背景音就知道一太的狀態,阿方聳肩道,「不然跟我一起去吃個宵夜?」
  「好。」


  03.
  「似乎不怎麼意外我打給你啊。」阿方在一太家門口的第一句就是這個。
  一太笑了笑,「就是一種感覺而已。」
  早就習慣一太的神秘之處,其實也就只是說來消遣一下,阿方聳聳肩,便示意一太戴上安全帽後上車。
  「有想去哪嗎?」
  「感覺上平常那間好像不會開,」一太上車後輕拍阿方的肩膀示意,邊說,「我們去買燒烤?」
  「行啊。」其實吃什麼都無所謂,也就只是想拉對方離開一個人的家裡而已,阿方應允後就直接催動油門,讓摩托車在路上奔馳。
  他們在滷味店買好宵夜又去便利商店買了兩瓶飲料解渴,在購買完還跟店員說聲新年快樂,近年來的年味沒有之前那樣濃烈,相較之下的孤寂感也被沖淡了,這一天彷彿跟以往沒有任何不同。
  不,還是有些不同的,今年有個人陪伴,明年開始兩個人要走出校園,一起投資創業……其實當初就是說說,沒料到兩人對這部分還算有興趣,幾經規劃就決定了未來的出路,延續在大學時期建立起的生死交情,未來的路上也能清晰見到彼此的身影。
  一太突然問道,「會後悔嗎?」
  也不知道是問未來事業的投資,或是詢問他們終於修成正果的感情,無論哪個阿方都不後悔,他只是笑著說,「不後悔。」
  「我也是。」對於自己毅然決然來到這間學校,一太也不曾後悔。

  兩人相視一笑,便不再多言,只是安靜地吃著手裡的滷味,配上在便利商店買的第二件六折飲料,一同望著遠方零星慶祝的煙火,享受著只有彼此的夜晚。
  因為陪在身邊的是對方,於是其他都無所謂了。

  「新年快樂。」一太對著阿方眨眨眼,說道。
  阿方愣了下,隨後露出一個爽朗的笑容回答,「嗯,你也是,新年快樂。」


  04.
  過年之後就是情人節。
  對於剛交往不久的他們而言,情人節要怎麼過還真不知道,阿方曾經苦惱著要不要順著商人的套路演一齣,但光想到一太配著玫瑰花的模樣就馬上放棄這個想法。
  一直糾結下去也不是辦法,阿方乾脆在找一太出門逛年貨大街時順口問出他的疑惑。
  「一太,你星期天有空嗎?」
  「你跟我都會臨時有事,」一太補充道,「不過這也是一種感覺而已——」
  「我會相信的。」阿方認真地說。
  原本打算說「你也可以不用相信」的一太反倒是愣了下,這才勾起嘴角,「……好。」


  05.
  因為一太一句「會臨時有事」反而索性順其自然的兩人在情人節當天總算明白是什麼事,不就是有人因為戀愛喬不攏打架,要去幫忙處理。
  大學生沒事跟高中生攪和,惹得兩方都帶人出來輸贏解決問題,阿方無奈地嘆了口氣,覺得這種情人節真是讓人頭疼到不行。
  「讓他來吧。」一太完全沒有要涉入的打算,甚至還慫恿阿方站在旁邊不要插手。
  的確也是該將擺平者這事給交接,阿方索性站在一太旁邊看,觀察新的擺平者到底是怎麼處理這些紛爭的。

  看著對方俐落的身手與談判技巧,雖然比起一太來說略為遜色,但以大學生來說已經非常出色,阿方感嘆道,「挺厲害的。」
  「你比他更厲害。」一太含笑說道。
  被一太的稱讚殺得措手不及,阿方愣在原地好幾秒,這才模糊地擠出一個回答,「……知道了。」
  「好了,我們去吃晚餐吧,」一太轉身邊走邊說,「嗯……吃火鍋還是燒烤好?」
  阿方急忙跟上,無奈道,「哪個都行,別撞到電線杆就好。」

  他們的曖昧變質,就是從那次的事件開始的。


  --沒了(其實應該要未完待續的吧#)


  後記:
  大家好,我是忘了自己blog密碼還被鎖帳號的cobra眼鏡蛇。
  真的好久不見了,距離上次認真創作大概時隔了一年三個月左右,謝謝這中間一直沒有放棄我並給予我鼓勵的人們。

  說說為什麼卡成這樣吧,最開始的確是因為又累又倦,對於擺平者組這個CP所衍生出的同人生態產生了一種不平衡的感覺,於是我撐一段時間後還是逃跑了,卻依然念念不忘。
  最近已經能看淡那些壓力,想著要回頭寫出我心中未完的一太與阿方,想著自己當起現充又談了一場戀愛,寫起來絕對會比當初沒什麼戀愛經驗的自己還要好,開始執著於把談戀愛的體悟融入一太與阿方,然後卡到自己都不認得自己在寫些什麼。
  昨天難得休假時正在痛苦地盯著word,突然驚覺這樣不對,寫同人文不該是這樣充滿壓力的事情,於是乾脆放棄原本的架構隨意寫寫,就又寫出這樣的擺平者組。

  不知道這樣的一太與阿方大家覺得如何呢?
  無論如何,都謝謝你看到這邊:)

  cobra眼鏡蛇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