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 周江周,《藉水行舟》後話02.關於江波濤的那些事(下)

※請務必閱讀完注意事項,連結請點→
※此為全職小說同人,配對為周澤楷與江波濤,清水無差故不標前後,自由心證。
※因為在Fc2發所以直接用繁體,耀家簡體請點→
※如果以上都接受再繼續看,覺得有問題的話,請隨時關掉,謝謝。


  從那之後他們談起戀愛,但不像乾柴烈火般一發不可收拾,他們特別小心不敢亂來,時常小情小愛便散了各自回房,做也沒到最後一步,最多就是用手紓解,不是不想、不肯或不會,而是電競選手壓力極大,生活幾乎都被塞滿了,鬧得他們也沒有時間更進一步。

  但江波濤總在看見周澤楷開心的神情時,覺得自己又比想像中還要更縱容對方一點,而對方也比預料中更加包容,即使這樣過下去似乎也沒有關係。

  江波濤是個喜歡就會逐步進入對方生活的性格,他總喜歡慢慢了解對方,逐步補滿那些他未曾參與的過去,說是控制慾也好,說是求知慾也罷,他希望自己能夠了解周澤楷,而他也會把自己的過去當成故事說給周澤楷聽,偶爾換得周澤楷的一個笑容或一個心疼就覺得人生彷彿圓滿,從一開始就有這樣木訥靦腆的人陪在身邊,分享他的人生。

  他偶爾會盯著周澤楷的臉,邊想著周澤楷不太說「我」究竟是經歷怎麼樣的過去,又是什麼樣的人生才會讓有著帥氣長相的周澤楷不願引人注目,明明有天之驕子的本錢可以得意,卻寧可拿圍巾擋臉裝作沒這回事。

  況且交往之後江波濤更加理解周澤楷內心的火熱直率,更讓他覺得周澤楷的性格有些奇妙,像是刻意壓抑「自己」本身的所有想法,這讓江波濤有些微妙,還是忍不住問出口。

  「一直這麼覺得,小周的內向不是天生的吧,」江波濤伸手摸摸周澤楷的臉,察覺周澤楷的僵硬之後,江波濤便自己補完話語,「不過也沒關係,只要維持你喜歡的方式就好。」

  「嗯。」周澤楷點頭。

  江波濤知道這是周澤楷認同他說的內向不是天生,忍不住伸手撫摸周澤楷的頭髮,他剛才並不是嫌棄周澤楷的內向,而是疼惜這樣的人怎麼會被逼得如此。

  周澤楷很少說,但不代表他不會說,他用隻字片語解釋,江波濤很快就聽懂這是怎麼樣的過去。

  周澤楷之所以變得內向沉默,大概有一部份得歸功於他的長相,帥氣的臉龐在成長階段造成許多困擾。過去認識的大部分人總是在周澤楷出現時投以羨慕與欣賞的眼光,擅自認定周澤楷就該是個王子,然後在靠近之後變得失望,對周澤楷精簡的話與十足沉默的性格感到不耐煩,說一句話要想一陣子,光是對話就耗去許多時間,在新鮮感過後開始厭煩、在著急的時候覺得討厭,周澤楷見過太多說他話少的人因為各種情況而覺得厭煩。

  因為周澤楷不懂他們,他們也不懂周澤楷,靠著言語交流的人們一旦抽去這個交流方法,彷彿再也不能明白對方一樣,無法溝通,不能交心,更從未有人能走入周澤楷的世界。

  周澤楷一直重複被擅自攀談又被擅自拋棄的過程,真要說的話,周澤楷總帶著那份不安與人相處,希望能接觸人群,但又怕被傷害與傷害別人,無論是抱怨周澤楷奪走目光,或是抱怨周澤楷的不擅言詞,對周澤楷來說都不是原本的意思,周澤楷真的不想帶給他人困擾的。

  然而江波濤不同,彷彿看透了這一切。

  江波濤從一開始就溫和地笑著說不用急,那就是一種性格,不要勉強自己多說幾句,在周澤楷驚懼的目光中江波濤只說他比較擅長處理,那就讓他主動說話好了,反正術業有專攻,也沒有必要勉強自己說話。

  那在場上就交給我了,江波濤說。

  然後周澤楷如釋重負般點點頭,讓江波濤伸手揉了揉周澤楷的頭髮,周澤楷一開始還會身體僵硬覺得這樣的舉動很奇怪,現在倒是挺喜歡的,偶爾兩人獨處時,周澤楷也會在做出一件事後露出求誇獎、求摸頭的眼神,讓江波濤好笑地完成周澤楷的願望。

  從周澤楷的話語中拼湊出周澤楷的求學生活,江波濤幾乎能夠想像那是怎麼樣的生活,最後僅能有些心疼地摸摸周澤楷的頭,然後給予一個全心全意的擁抱,試圖用體溫抹去那些傷痛。
別人不理解也沒關係,只要他理解就好。

  他是喜歡這個人,而這個人也是喜歡他的,他們能夠互相幫助、互相安慰,互相在對方身上找到能填滿人生的那種感覺,就像得到對方的全世界,好似孤舟終於遇到江水。

  他們最終以擁吻結束這個話題,更密切地貼近對方做為戀愛的開始。

  
  人生過去的故事很快就講完,兩人也因為成為總冠軍而忙碌,他們只能偶爾偷偷拉個手,用眼神表達心中的喜歡,趁沒人看到時親吻,只有在休假日才能溜到對方房間去做些積壓已久的事。

  但比起肉體碰觸,他們更常做的事就是在忙碌中擠出一點時間與對方相處,大多是聊上幾句培養感情,而對話通常是江波濤主要負責開話題,周澤楷安靜聽,偶爾搭上兩句,僅有幾次周澤楷試圖開啟話題,而江波濤等著回答。

  這狀況較常出現在周澤楷有想要知道的事情之時,而且問的全部都是與江波濤有關連的事情。

  「無浪?」正在用手機刷消息的江波濤僅愣了一秒就知道周澤楷在問什麼,不就是問他為什麼要把魔劍士取名無浪,想起過去年輕的日子,江波濤笑著眨眨眼,做好被嘲笑的心理準備,「因為我叫江波濤,無浪啊。」

  江水波濤,波浪無浪。

  周澤楷瞬間沒忍住就笑了出來,拿著手機的手不慎手抖差點掉到地上,他乾脆把手機擱在床頭,摀住嘴來擋去那些過於顯眼的笑意,最後覺得太有趣了沒克制住,只好把自己埋在棉被裡來擋住江波濤無奈的視線。

  還以為是江波濤三個字太多水所以要來個反義詞,但偏偏江波濤又不叫無水反而叫無浪,結果還是這麼有趣的原因,波浪中只有波,無浪,是波濤不是波浪。

  眉梢帶著愉悅,原本江波濤還想抗議周澤楷太不給面子居然笑到要放下手機趴在他的床上,看著周澤楷那麼開心的樣子江波濤也就不想說了,就讓周澤楷笑一下也沒關係。

  江波濤從沒想過自己談戀愛之後幾乎沒有底線,他以為他是在心上人面前也不肯丟面子的人,但實際上他卻一直退讓,讓到被笑也沒關係。

  「就那時腦熱吧,同學把波浪當名字在叫,為了賭氣,玩榮耀就乾脆叫無浪,也就用到現在。」

  無浪是他在榮耀開的第一個帳號,是他最初的帳號,然後這個帳號被他慢慢培養,跟著他一起進入職業選手的世界,在賀武拼鬥,然後被收購轉會,一起來到輪迴。

  輪迴找他的最主要目的他也知道,他原本還以為得留下無浪在賀武戰隊,畢竟他也不敢想一個剛打進季後賽卻止步的輪迴戰隊,怎麼肯為他出錢一起買下無浪,沒料到輪迴有意收購轉會,頓時他對輪迴戰隊也產生一種感激的心情。

  第一個帳號對職業選手來說是很重要的,那是他們最開始的努力,在榮耀中創建角色、與角色一起奮鬥,最終走到職業聯賽,即使賀武戰隊有想讓他換帳號卡練別的職業,江波濤仍執著堅持使用魔劍士,無浪就這麼陪他走過許多日子,從沒沒無聞走到總冠軍,從小角色變成榮耀第一魔劍。

  周澤楷終於停住笑意,他坐直身子,正經地說道,「波濤無浪,好。」

  當江波濤還想抗議周澤楷眼中還是帶著笑意時發覺自己手機響了,是方明華,江波濤點開,然後聽見方明華略微沉重的語氣,江波濤收起笑容,便仔細聽方明華接下來打算說什麼。

  方明華只說了一個消息,玄奇挑戰賽出局。

  江波濤從方明華那邊聽到這個消息時愣了下,應聲表示聽見後就掛掉電話,連忙打開手機查詢資料,發覺這已經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而江波濤知道方明華打給他是要他轉達給周澤楷的意思,便直接把手機遞給對方,讓周澤楷自己看最新的消息,他知道周澤楷可能會受影響,但比起顧左右而言他,不如直接告知到底發生什麼事。

  玄奇的失敗,就代表教練張益瑋也徹底消失在職業賽場上。

  查覺到周澤楷渾身僵硬,江波濤伸手握住周澤楷的手,溫和而不容拒絕的環繞,試圖從中緩解一些周澤楷的動搖。

  江波濤知道那對周澤楷來說,是遠比葉秋退役還要震撼的,葉秋退役就是一個象徵榮耀初始的前輩離開,葉秋可以說是所有選手的一個期盼目標,代表每個深陷榮耀的男人心中最渴望的夢,葉秋是張益瑋前輩認可的人,是同輩的競爭對手,是後輩的敬仰對象,卻也僅僅是一個遙遠的陌生人而已。

  可張益瑋的離開就像是帶走一部分的一槍穿雲,沉痛感無法從腦海抹去,望著一槍穿雲在賽場上強勢出擊,就想起張益瑋拿著帳號卡奮鬥的身影,即使奮力掙扎也終將成泡影,這更是讓周澤楷看見榮耀職業聯賽的殘酷。

  與自發性退役不同,張益瑋即使失去一槍穿雲、沒有輪迴戰隊,仍然堅持在榮耀的職業聯賽上,最後卻被聯盟的規則推離賽場,那種不甘心的無奈與傷痛現實而清晰,引人唏噓。

  而那又像周澤楷未來的道路,當打之年過後,拼命喜歡榮耀而付出所有,卻仍逐漸遠離自己當初的那一切。

  「我……」周澤楷開口,卻一句話都講不出來。

  「不要勉強,其實不說也可以。」江波濤握著他的手,只是這麼說,「但你要說的話,我在聽。」

  江波濤光是看就明白,周澤楷想要表達現在的心情,卻不知該從何講起,已經太習慣思考過後的發言,太擅長把話憋在心底,太久沒有用「我」當主詞,所以變得有些難以適應,江波濤沒有催促,只是等著周澤楷想好該說什麼。

  不是說話會結巴或是說不好,周澤楷只是有些遺忘把情緒攤在別人眼前的感受,說出心情就像是把主宰感情的權利讓給對方,是生是死就是幾句間的事情。

  同樣的陰霾一直籠罩在所有選手的身上,他們風光多強烈,他們沒落就有多寂寞,可是日子總是不等人,時間無法停止也無法倒回,僅能承受這些痛楚,學著接受與釋懷,終將放下曾經的執著。

  他們拿了兩個冠軍,接下來的目標自然是尋求衛冕,只是人生困難的永遠不是最開始,而是維持與延續的那段時日,鬆懈與壓力交雜著,有種好像不再太過執著的感受,輸了會遺憾難過,卻不會有求而不得的痛楚。

  江波濤擔憂地看著周澤楷試圖開口說出這些情緒,不知道張益瑋離開這件事情到底會對他產生多大的影響。

  「前輩離開,感覺很奇怪。」周澤楷艱澀地開了口。

  知曉周澤楷並不是言語障礙,自然沒有被長串的句子驚嚇,江波濤試著站在周澤楷的角度想,便理解周澤楷在說什麼。

  帳號卡交替總是這樣,無法抹去前人在卡上留下的所有痕跡,傳承著對榮耀的熱情與執念,相對的,也讓前一個人在後輩心中留下痕跡,佩服或輕視,崇拜景仰或前車之鑑,外部評論比較與內部自我認同不斷交替,沒有人能全然抵抗那種影響。

  使用傳承下來的帳號卡就是這樣,幾乎就是在同一條件下赤裸的評價兩人實力,是好是壞一目瞭然,壓力在比較的那刻開始就會加諸在雙方身上,通常是繼任者承受的輿論和心理壓力較大,像是一葉之秋;偶爾會有後輩太強而影響到前任操作者的,像是一槍穿雲,可無論是哪種,對於雙方而言,都是一種深刻的影響。

  江波濤正等著周澤楷說話,他握著周澤楷的手,對著他眨眨眼,用行動表達對周澤楷的支持。

  「一槍穿雲的第一個操作者。」

  憶起第二賽季的輪迴與張益瑋出道,江波濤點頭,「前輩從很早就在了。」

  「我的最開始。」周澤楷陷入回憶,只是低喃說道,「第二賽季,跟一葉之秋的常規賽。」

  知曉這件事的江波濤點頭,他知道那對周澤楷來說是怎麼樣的深刻記憶,而他並不會為此忌妒或是想奪取那個位置,那時他可能還沒碰到榮耀,可能剛接觸榮耀,所以糾結這些事情根本沒有意義。

  「我的夢想……一槍穿雲,總冠軍。」

  周澤楷以往只說出他確定的答案,他不以自己為主詞,盡可能客觀地評論任何事,當他說出我的時候自然是情緒影響,江波濤不知道周澤楷過往曾經發生過什麼事情,才讓他養成這樣的習慣,但他知道這個時候周澤楷需要的只是一個無言的陪伴。

  也許周澤楷在那時還只是想看一槍穿雲獲得總冠軍,直到自己加入,意外承接一槍穿雲開始,周澤楷才認知到自己的希望只能由自己完成,一槍穿雲的操作者已經是周澤楷。

  「團隊戰很難,打不贏,季後賽輸了。」

  江波濤苦笑,那個過去他知道,但對周澤楷來說卻是一種遺憾與打擊,好不容易度過新秀牆,打入季後賽後卻止步第一輪,「第五賽季你很努力。」

  而江波濤能做的就是肯定周澤楷的那些過去,一個人努力把輪迴帶往高處,做一些不擅長的事情來堅持下去。
在他看來,周澤楷真的很堅強,要是換成他必須做一些自己不擅長的事情,比方說在場上爆發,擔任攻堅手帶領團隊往前衝之類的,江波濤光是想就覺得頭痛不已,可周澤楷即使痛苦也沒有逃避那些責任。

  「你來了。」周澤楷眼中帶著喜悅,就像當初江波濤看在眼底的,「你說要相信你,一起努力練習。」
順著周澤楷的話想起之前還在網上搜尋信任遊戲的自己,江波濤笑著點頭,「嗯,你願意相信我,而我也相信你,我們成功地融合了輪迴戰隊。」

  「七季進四強。」周澤楷眨眨眼,「八季輪迴總冠軍,無浪,笑歌自若,吳霜鉤月,雲山亂,殘忍靜默……一槍穿雲。」
感受到周澤楷的希望被完成,江波濤望著周澤楷,知道這是周澤楷表示他對一槍穿雲的執念已經完成,對得起張益瑋與方明華曾經的期待,對周澤楷來說,第五賽季之前的事情已經完結在奪冠的那一刻,過去與方明華還有張益瑋的恩怨都已經可以放下。

  如果說第八賽季之前的周澤楷是為了別人奮鬥,那從第八賽季之後的周澤楷則是開始為了自己努力。
周澤楷語調一變,彷彿帶著些許委屈,「你不理我。」

  聞言江波濤嘴角不受控制地抽了下,這不就是抗議他稍稍疏遠周澤楷的那段日子嗎,難為周澤楷還記得這麼清楚,江波濤想要說些什麼來轉移話題,話語到嘴邊卻說不出來。

  雖然他那時暗戀得很苦悶,但對周澤楷來說莫名其妙不被理會也很悲劇,況且嚴格來說,還是他設陷阱挖洞給周澤楷跳,周澤楷也義無反顧地跳了,江波濤實在沒什麼好辯解的,只能面帶歉意地眨眨眼。

  「莢蓮,白色山茶花,喜歡。」周澤楷放緩語調,嘴角帶著笑容重新說道,「第二次總冠軍。」

  「……嗯。」江波濤無奈地點點頭,總算知道周澤楷只是單純想看他被噎著說不出話,然後帶著歉意的表情而已,早就釋懷了哪還記恨。

  「總有一天退役,你會陪著。」周澤楷握緊江波濤的手,「我相信你。」

  知道這是張益瑋的離開迫使周澤楷開始評估之後退役或是離開這個賽場,思考起距離現在還很遙遠的未來。

  再打上幾年的榮耀後,他們都老了,無法繼續在賽場上以高強度的方式拚搏,自然要重新尋找人生的出路,而那個未來的藍圖中,有江波濤的身影。

  周澤楷很認真思考著要怎麼跟江波濤一起走下去,查覺到這個事實的江波濤眨了眨眼,把感動壓在心底,開口說出自己原本的打算,「看那時要不要跟輪迴談成為教練之類的,再不然就出去找份工作,你當模特兒,我當你的經紀人?」

  「一起?」周澤楷雙眼帶著期盼,發覺自己也在江波濤的未來藍圖之中,兩人即使退役也沒打算放棄對方。

  江波濤語帶笑意,「不是說好一輩子?」

  「嗯,」周澤楷認真說,「不走。」


  看著那個笑臉,江波濤覺得自己大概是無藥可救地迷戀上了,往前傾去交換彼此的呼吸,在熱切親吻中他看見周澤楷滿溢情感的眼神,用體溫與肢體動作傳遞自己的喜歡與堅持,一遍一遍地在慾望中開口說著喜歡。

  他不會走。

  他希望能成為周澤楷的助力。

  他希望能參與周澤楷的人生,也讓周澤楷在他的人生有一席之地。


  他希望能一直與周澤楷走下去,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我找到了你,那我便無所畏懼。


  Fin.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