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 周江周,《藉水行舟》後話02.關於江波濤的那些事(上)

※請務必閱讀完注意事項,連結請點→
※此為全職小說同人,配對為周澤楷與江波濤,清水無差故不標前後,自由心證。
※因為在Fc2發所以直接用繁體,耀家簡體請點→
※如果以上都接受再繼續看,覺得有問題的話,請隨時關掉,謝謝。

  02、關於江波濤的那些事

  其實江波濤並不能被歸類為溫順隨和的一個人。

  他並沒有表面上的那麼溫柔無害,只是能在理解後做出相對應的舉動,他有他的堅持與理想,他也是為此而站在榮耀這個賽場上,他總笑著,但他真正發自內心笑著的時間並沒有這麼多,應該說,真正能讓他開心的事情極少。

  當有人說他是個溫和的好人時,江波濤總是一笑置之,他知道該怎麼做才能夠讓人覺得相處很愉快,有時他會隨和爽朗,有時他會溫柔和氣,有時又帶些男孩子氣的說話方法,有人總說他多變,但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就是同一個性格,從沒有真假之分。

  他就像水一樣,遇到不同的容器就會有不同的形態,可那並不是多種面具的刻意為之,而是在注重細節的前提下稍稍修正自己的性格,對直來直往的人就不拐彎,對柔軟的人就不尖銳,他注意到很多細節,所以總被人說他很擅長與人相處,而他也是這麼認為的。
  
  他的性格不是活潑外向、喜歡無時無刻與人接觸,但他非常擅長與人溝通,並且做得滴水不漏,讓人挑不出毛病來,他也習慣於偽裝自己,只是,這些處事習慣在面對周澤楷時卻毫無用處,尤其在決定交往之後更加明顯。

  不是周澤楷太難搞,而是因為周澤楷喜歡他,所以怎麼樣的他都願意接受,無論是爽朗笑著的他、控制慾強的他、疲累不想說話的他、稍稍惡作劇的他,周澤楷都覺得那就是江波濤,他沒有必要在周澤楷面前特別轉換成適合周澤楷的模樣,一開始江波濤還有些不適應,當不特別掩蓋時反而有點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是當他發覺周澤楷是真心覺得都好時,江波濤便極少在周澤楷面前掩飾自己的性格,當下反應也不遮掩。

  江波濤開始不再遮掩自己的性格,他其實並沒有隨和好相處到了無心機,也不是直接血性爭取榮耀之冠,硬要說的話,江波濤對於榮耀算是極有野心卻藏得極深的人,因此江波濤對於網上吵得沸沸揚揚的戰術大師候補人選僅是圓滑地應對過去,並不打算顯露出自己的真實想法。

  他知道自己要什麼,進入職業賽追求的就是那一個冠軍,而他在賀武戰隊出道時就清晰明白賀武只是個暫時棲身的地方,不是能追尋冠軍的戰隊,沒有王牌是賀武比較明顯的問題,另外隱性的問題則是賀武戰隊的整體氣氛與領導風格並不是很好,這樣就算選手們人都不錯也無法改變賀武,江波濤試著照第六季的狀況推算,即使他完全投入賀武戰隊成為核心,最終賀武的成績也會止步於常規賽,也許就這樣在絕望與希望中度過每一個賽季,直至退役也沒有任何亮眼的成績作為回饋,每當回憶起人生就只記得泛著苦澀酸楚的遺憾。

  但江波濤並不想渾渾噩噩地度過。

  畢竟,只要是身為職業選手,就一定對冠軍、對勝負有所渴望,正是因為榮耀帶給他們太多不同的感受,喜歡、討厭、失敗、成功、輸贏、勝負等等,每一次在賽場上都是一次的磨練自己,每一次在看見榮耀跳上螢幕時內心總充滿著愉悅,每一次失敗都會在沮喪後調整心態重新面對榮耀,職業選手就是這樣的人,全心全意放在榮耀上,只為那代表至高無上的榮耀冠軍。

  並不是說他只在意輸贏,勝負之外他當然也喜歡榮耀這款遊戲,即使未來從職業選手退役,他也願意花上時間在榮耀中刷副本打BOSS。只是最初的喜歡之外還有那些執著,屬於男人的渴望與熱血在他內心沉靜燃燒,又因他能控制自己不將情緒外放,讓他看來像是不在意而已。

  假若他真的是不在意這一切的話,他也就不會成為職業選手了。
每個在賽場上拚搏的人性格不同、想法不同、做法也不同,他們之間唯一的共通點就是渴望榮耀、獲得冠軍,他們為此努力,為此付出自己好幾年的時光。

  江波濤除了評估賀武之外也有估算過自己的能力,比起在場上承擔主要攻堅手的位置,他的性格更適合協助,在他的操作之下,魔劍士就是一個中距離的輔助職業,需要配合幾個強力的攻擊手,短劍用於守護,細節用於應對,他擅長以中距離攻擊來策應全隊,所以也將自己擺在這個位置,試圖幫助賀武做出改變。

  雖然賀武不是能奪冠的隊伍,但他沒有馬上就想要離開,還是嘗試去做協助,卻在每次的戰鬥中深刻明白自己與團隊的落差,江波濤在認清的時候沒有浮躁也沒有高傲自負,他沉住氣,認真面對自己的每一場戰鬥,以輔助為主,協助賀武戰隊,幾次打下來成效也算不錯,江波濤還估算先打一年職業賽,專注面對新秀牆,等習慣職業賽的節奏與舞台後再想想接下來該怎麼辦——卻沒想到,輪迴戰隊率先找上他,給他一個從未想過的選擇。

  機會在眼前自然不會放過,他表面不動聲色,私下則觀察許久,最後他決定去輪迴戰隊看看,然後他在輪迴看見效力賀武時看不見的奪冠希望。

  冬季收購轉會,江波濤發覺自己是很幸運的,無論是賀武或是輪迴,他都遇到一群不錯的隊友。在輪迴尤其特別的是,江波濤覺得自己遇到一個很好的隊長,周澤楷願意不顧一切地相信他。

  他面對輪迴內部的危機沒有急躁,以自己不放過細節的性格迅速察覺隱藏於輪迴內部的異常,然後他便親自解決這件事情,同時也用強悍的技術折服他人,成為周澤楷之外輪迴最強的存在,向輪迴戰隊、也向輪迴高層證明當初選擇他的價值。

  與弱旅戰隊一起變強,成就感與突破自我的喜悅會更明顯,江波濤再次感嘆當初來到輪迴的決定是對的,這裡能給他一些他想要的東西,而他的能力也對隊伍有所幫助,無論在場上或場下都能找到自己能發揮的地方。

  後來他成為輪迴戰隊的副隊長,跟周澤楷的距離變得很近,他是輪迴戰隊中最了解周澤楷的人,只要一個眼神、一個舉動,江波濤就能大概猜到周澤楷的想法,看著周澤楷不時面露困惑,江波濤莫名覺得好笑,看著這跟他就是極端的人,江波濤擅長溝通、喜歡跟人聊上幾句,卻不是很喜歡無時無刻都在接觸人群;周澤楷不擅長溝通、不太聊天,卻很喜歡與人相處,即使周澤楷說不上話只在旁邊聽,他也會站在旁邊直到聚會結束,這種行為完全吸引江波濤的注意,一個很帥氣又很努力的印象深植入心,他開始習慣把視線放在周澤楷身上,漸漸就變成所有人中,能最快對周澤楷的行為做出相對應舉動的人。

  他的目光追尋著他的隊長,就像向日葵追尋著太陽般,幾乎要成為刻劃在他骨子裡的本能,他總是在第一時間就尋找那個可靠的身影,在他靦腆時迅速上前協助,換得周澤楷一個感激的微笑,他就覺得願意這麼刻意抹去自己的光環,繼續這樣過下去。

  在觀察中他發現一件挺有趣的事情,隱藏在細節之中,卻在某種程度上表現出周澤楷實際的性格,江波濤偏著頭,更仔細觀察周澤楷的反應,因為殺入季後賽,輪迴逐漸被各方關注時,那個特質更加突出,江波濤在重複驗證確定自己的理解無誤後,對周澤楷產生了想要親近的渴望。

  記得那次江波濤在打完比賽後先去了一趟洗手間,等回到休息室就發現休息室裡一團混亂,幾個人圍著周澤楷不知道在說什麼,他還從人群中接收到周澤楷求救的目光。

  等他介入終於搞清楚狀況,才知道發生什麼事,剛才江波濤把手機放在休息室裡沒接,隨後經理一通電話打給周澤楷,要周澤楷去接一個臨時的獨家採訪,來不及提出意見的周澤楷只能接下工作,一旁的方明華順口問誰找,而周澤楷也誠實回應,結果就是現在看到的這樣——周澤楷就像個BOSS一樣被一群輪迴的選手們忿忿不平地圍攻。

  「接著有採訪?」

  「這時間去完回來都剛好可以組團吃頓宵夜了。」

  「隊長你鐵打的不?強烈要求組織重視同志的休息時間。」

  「經理說得去。」周澤楷再次重複他之所以得去的原因。

  「不是吧,隊長你開玩笑?」

  「隊長你就帥氣打過去,然後講三個字『我不接』!讓他們看看霸氣側漏的槍王也需要休假!」

  看著周澤楷的表情變得微妙,江波濤便開口打圓場,「這件事我來處理,你們還不快點決定等一下誰要去採訪會。」

  方明華看向其他三人,「採訪啊……這可不好辦。」

  「隊長肯定要去的。」呂泊遠道。

  「有隊長就有副隊長,綑綁銷售不拆賣。」吳啟接著說。

  「兩個固定名額,那第三個就前輩吧。」杜明立刻轉頭看向方明華。

  「我這場挺普通的,沒什麼特別發揮,」方明華伸手按上杜明的肩膀,「不如杜明你上吧,你今天打得不錯。」

  「作為團體賽第一個被殺出場的角色,挺有亮點的。」吳啟迅速補刀。

  杜明堅決抗議,「我那不是為了掩護隊長嗎!」

  「哎,不忍直視啊。」

  聽著那邊又開始鬧起來,江波濤好笑地搖了搖頭,他也沒指望這些人能正經討論並推派出一個代表,估計是上次呂泊遠在台上等採訪者訪問周澤楷等到累了,偷偷打個哈欠就被寫進報導,接著經理以注意形象為由好好溝通一番的緣故,導致接下來幾次比賽都沒人想接受採訪,深怕也遇到相同的悲劇。

  不過這也是團隊關係好才會變成這樣互相吵鬧還關係密切,江波濤也沒打算插手管,只是袖手旁觀看戲,等他們推派出一個人。看他們推出一個替死鬼還需要一段時間,那就趁著空檔問周澤楷對臨時採訪的意見,知道後也才能處理。

  江波濤轉頭就看見周澤楷憋得發慌,很快就讀出周澤楷的意思是想要自己拒絕又不知道該怎麼辦,便笑著拍拍他的肩膀,「知道你不常說『我』,所以不會叫你自己去推掉。」

  周澤楷瞬間瞠大雙眼,這反應讓江波濤知道自己說對了。

  這是他觀察周澤楷很久之後才注意到的,周澤楷極少以「我」作為主詞,而每一個回答、每一個舉動都是以當下最適當的反應為主,大家一起鬧時帶著笑容說個幾句,別人詢問時客觀回覆意見,採訪者在訪問時簡略回應,雖然答得少,但回答的內容仔細一看,之中並無不恰當的地方,可也沒有個人為主的說法。

  曾經好奇地在話中稍稍試探,江波濤發現周澤楷似乎是對於表達自己本身的非客觀事實感到困擾,不曉得該不該說,便乾脆不談,又盡量在言談裡抹去自己本身的存在,低調的人卻是最被關注的,尤其輪迴最近打得成績越來越好,注目的人也越來越多,這種矛盾對周澤楷造成部分壓力。

  或許是曾經的經歷讓周澤楷變得話少,也許是其他江波濤不理解的狀況,但江波濤既然都注意到了,就不會要求周澤楷做不擅長的事情。

  「要是覺得受到太多注目會緊張也沒關係,我會看情況處理。」江波濤補充道,「你只要執著在自己喜歡的事情上就好了。」
然後看見周澤楷的神情除了被全盤理解時的恐慌外,更有一絲喜悅宛如沙漠清泉般從心中湧出,他的眼神中帶著喜悅,嘴角勾上笑意。

  真是太好懂了,江波濤好笑地想。

  他便打電話給經理,以周澤楷需要休息為由,婉轉地想要推掉對方的採訪,但經理似乎有苦難言不斷周旋,大概知道是聯盟方的指示讓經理來幫忙,兩方來往之下最終達成協議,改成隔天下午接受採訪。
這種心理戰雖然對江波濤不算難事,可還是有點消耗精神,就像打了一場賽事般疲憊,江波濤等著經理掛掉電話後,輕呼出一口氣,這才按掉電話。

  「你也是。」

  「嗯?」剛掛掉電話的江波濤有些愣住,看著周澤楷的表情認真無比。

  「我希望你也是。」

  聽見那個主詞讓江波濤驚訝地愣在原地,他望著周澤楷正經的眼神,卻從周澤楷漆黑的眼眸中看見真誠的情感,就像夜晚的微光星辰,彷彿晨曦的溫和光芒,直接而溫和地照耀他心底那塊被他捂得最嚴實、卻是最柔軟的地方。

  總是被認為游刃有餘、擅長接過許多責任的他從沒想過,有一天會有一個人這麼對他說——希望他也只要執著在自己喜歡的事情上就好了。

  這種被放在心上,真誠以待的感覺讓江波濤略為失神,人總是這樣,希望自己能夠被某個人理解,希望某個人能看見最真實的自己後也不會厭惡,他看著因為許久沒有得到回應而變得困惑的周澤楷,突然覺得什麼都值得了,再辛苦、再疲累、再難過他也不會退縮。

  「我這樣就很好了,」江波濤笑著點點頭,「我們是一個團隊,你不會的東西就讓其他人來補,相對的,往前衝就交給你了。」
「好。」周澤楷答應。

  看著自家可靠隊長眼中的信任,江波濤想著,來到輪迴大概就是他人生中做得最好的一次決定,也是他不曾後悔的一個改變。


  後來江波濤與周澤楷一起行動的時間變得非常多,他也知道周澤楷因為兩人配合的緣故逐漸了解他,知道他的真實性格,而他也沒有隱瞞,慢慢地透露出自己真實的反應,讓周澤楷接受他,而周澤楷只會露出發現新地圖的開心神情,不曾排斥他的性格,甚至有時江波濤會從周澤楷的眼中看見些許的疼惜。

  江波濤與其說是性格隨和似水,不如說是一種保護色,他營造出一種溫和的錯覺,讓所有人以為他是好相處的,像水一樣與任何人都能搭配,他可以爽朗,可以玩心機,可以直率真誠,也可以沉默無語,他多變而能配合不同類型的人,在每個人心裡留下一個朋友的位置,並恰到好處地維持情感。

  只是,這世界上沒有人能與任何人相處得來,只要不同性格,就一定有喜歡與不喜歡,會有氣場不合看不順眼,也有相見恨晚氣味相投。

  他是水,是江,卻也是那海上波濤,江波濤的名字取得很好,他其實是個性格鮮明卻能理智壓抑的人,他有自己的情緒,也能控制自己與所有人相處,他會記得並注意細節來順著發言,也會不時露出適當的情緒讓人覺得舒爽,就像海水般表面溫和平靜,搖著微微波光,漂亮得使人深深著迷,忘卻海底洶湧。

  但這樣很辛苦,記得遠比忘懷還叫人痛苦,難受得彷彿被枷鎖扼住喉嚨,挑選能被說出口的話談論,把其他壓抑在腦海深處。

  江波濤無法隨心所欲地說出真話,周澤楷甚至不知道江波濤說的到底是真是假,即使戰略意識比江波濤還要高上一些,在人際上卻低了許多,周澤楷看不出那些複雜的心思,更猜不出江波濤的真實感受。

  周澤楷唯一清楚的是,江波濤想跟周澤楷一起奪冠、想帶領輪迴一起到新的制高點,而輪迴終於獲得榮耀得到夢寐以求的冠軍,這應該是開心的事,江波濤卻開始與以往不同,些微的距離感讓周澤楷困惑,到底是怎麼回事?

  抱持著疑問,不擅彎繞的周澤楷某天乾脆正經地問出口,換得江波濤瞪大雙眼,還差點拿不住手中的水瓶,他不曉得自己今天做了什麼,會讓周澤楷在訓練結束準備走回房間時,突然抓著他問出這個問題。

  「……小周什麼意思?」江波濤思索後決定先問清楚怎麼回事,周澤楷說話極少隨心所欲,通常都有前因後果。

  「想知道。」周澤楷的神情再認真不過,讓江波濤也下意識地站挺身子面對,臉色嚴肅地看向周澤楷,試圖從細節中找出周澤楷突然詢問的原因。

  江波濤仔細思索他本身最近的舉動,他應該有把距離拉得很恰當才對,不知道周澤楷是從何時開始有此疑問,不過江波濤的確看見周澤楷眼中的困惑與不確定,甚至還帶點猶豫。

  從那之中江波濤讀懂周澤楷詢問的意思,不免好笑地搖了搖頭,他輕咳掩去所有情緒,隨後正經說道,「沒你猜的那樣,不是把你當工具,也沒有用完即丟。」

  在周澤楷困惑的眼神中江波濤眨了眨眼,重新在腦海中組織言語,他真的沒有任何利用周澤楷的意思,「我是真的想和你一起奪冠,榮耀的冠軍一直是職業選手的渴望,而我們為了同一個目標在努力。」

  周澤楷的表情寫著他覺得好像哪裡不對,但是江波濤都這麼說,那就應該是這樣,於是他點頭表示了解,便沒有在這話題上繼續問下去。

  可江波濤簡直嚇出一身冷汗。

  他在慣例與周澤楷說過晚安後,便回到自己房間,直至關上門那刻才放鬆地呼出一口氣。

  終於不用繼續偽裝,江波濤露出真實的心情,帶點懊惱、困擾與驚嚇,順手把水瓶擱在桌上,然後苦澀地笑了笑。

  沒有料到周澤楷的了解是深刻到這種地步,雖然剛才模糊話題敷衍過去,但周澤楷似乎起疑,江波濤皺著眉頭思考,是不是他的舉動太明顯讓周澤楷發覺不對,這種敏銳對此時的江波濤簡直是一種折磨。

  江波濤已經無法假裝自己其實只是相處久了而習慣對方的存在,其實他很心動,是認真地喜歡上周澤楷,喜歡上那個與他同隊且極為可靠的輪迴隊長的每個舉動。

  總不可能對著當事人直說喜歡吧——江波濤對此還是極為謹慎的。

  在喜歡與愛之前還有更加清晰的事實讓他不得不理智冷靜地思考,他與周澤楷都是電競選手,生活幾乎是時刻相守,先不論是不是因為相處太久才產生戀愛的感覺,起碼江波濤知道因為談戀愛而失掉水平是完全不被允許的,職業選手必須排除所有困難穩定自己,為電競付出全部努力,在賽場上展現自己,為了榮耀、為了執著、為了所有投入的人生。

  可是周澤楷已經在不經意間走入他的心底,注視的眼神逐漸有些變質,周澤楷在第八賽季奪冠的笑容是那樣清晰,看著自己而閃閃發亮的眼神中盈滿動人的光彩,因為溝通出現障礙而拉他衣角求救的小習慣,讓江波濤覺得既無奈又心軟,在江波濤被說閒話時周澤楷還替他生氣,經理給江波濤一些沉重的任務周澤楷也會替他直接拒絕,一切一切不經意的舉動都讓江波濤覺得心動不已,好想就這樣一直待在對方身邊,不想分離。

  他的喜歡很仔細,就像江水般緩緩流動,綿長而細緻地流過每一寸土地,不是爆發的絢爛,卻能溫潤心底長久,表面不動聲色,實則波濤洶湧。

  其實這種情感已經有些失控,想起過去可能在某些時刻不慎暴露的自己,江波濤懊惱地抹了把臉,從第八賽季之後周澤楷開始花費心思觀察他,那種被喜歡的人望著卻又只能故作鎮定的心情使他變得焦躁,他幾乎快要隱藏不住自己的心意,現在想來會不會是一些連自己都沒發現的細微舉動累積之後,使周澤楷覺得不太對勁而問出口。

  他曾經因為周澤楷開心的笑容而略微失神,他伸手碰觸對方的臉龐,等他驚覺不對時,周澤楷露著疑惑的眼神讓江波濤知道大事不妙。周澤楷的眼神騙不了人,那就是單純喜歡一個朋友、兄弟或是同伴的心情,頓時江波濤覺得尷尬不已,只能為自己的舉動找個藉口混過去,說是周澤楷的臉上沾到東西,已經拿掉了。

  江波濤從那時就開始思考著,喜歡並不想輕易放棄,沒有追求就先認輸也不符合他的性格,但要他去強迫周澤楷跟他在一起也不夠現實,他不是會強迫人的性格,更不是會無視對方意思的男人,江波濤左思右想,最終決定還是先慢慢地觀察周澤楷的意思,再決定自己該怎麼做。

  如果周澤楷對他真的完全沒有意思,也不會喜歡上身為男人、隊友與副隊長的他,那他就會放棄,但如果有任何希望,他就會繼續維持著這樣的狀態,直至他覺得已經可以告白為止。

  其實他大可以用其他方法來斷絕自己的喜歡,或是把自己定義在重要朋友的位置上杜絕越線的想法,可是他不想放棄喜歡周澤楷這件事,他還是認真地對周澤楷好,甚至變得更溫柔、更仔細地注重周澤楷,除了言談中某些情況使他必須迂迴應付而不能直接回應外,他還是一直試圖維持之前的相處。

  江波濤知曉第八賽季奪冠當下他不小心露餡了,便順水推舟逐步收回自己超過朋友之間的寵溺,除了怕自己在未知情況下再度情緒失控之外,還抱持著想要試探周澤楷的心情,他小心翼翼如走鋼絲線般度過每一天,看著周澤楷逐漸失落的眼神,發覺周澤楷比他預估的還要喜歡他時,其實他是有些愉悅的,同時有更多的痛苦孳生,擅於觀察的他有時也不太相信自己,覺得似乎有些希望,又怕那只是一種過於渴望的錯覺,其實周澤楷並沒有打算與他一起,兩情相悅什麼的都只是他因為過於喜歡而產生的誤會。

  江波濤還未看透之前一直持續他不為人知的暗戀,他悄悄地佈下許多線索,如果周澤楷真的有那個意思,就會從那些線索中察覺到他的想法。

  直到被方明華一個神助功揭破假象,一切都亂了套,卻又如此理所當然。

  被周澤楷直接告白,從雙方單向的暗戀轉成雙箭頭明戀,速度快得讓人措手不及,可早就調整好心態江波濤在混亂中很快找到自己的步調,將兩人談戀愛的節奏從狂風暴雨中拉回習慣的溫柔長情。

  他嘴角帶著笑意,在吻上周澤楷的時刻想著,自己執著在喜歡這件事情上沒有放棄真是太好了。



  他就像那不斷浮沉的江水,幾經困難,終於找到他能全心信賴的孤舟。



  TBC.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