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 周江周,《藉水行舟》後話01.關於周澤楷的那些事(上)

※請務必閱讀完注意事項,連結請點→
※此為全職小說同人,配對為周澤楷與江波濤,清水無差故不標前後,自由心證。
※因為在Fc2發所以直接用繁體,耀家簡體請點→
※如果以上都接受再繼續看,覺得有問題的話,請隨時關掉,謝謝。


  人總是在剝離一層又一層的假象之後,才會看見內心深處最真實的性格。


  孤舟之所以孤獨,江水之所以溫柔,得足夠深入,才能看見那些隱藏於表面之下的面貌。


  
  01、關於周澤楷的那些事


  
  其實周澤楷並不能被歸類為純粹單純的一個人。


  相較於輪迴其他偏單純直率的人來說,周澤楷的心思還複雜許多,他看得細、想得也多,對人的觀察不算敏銳但還能略知一二,因為充滿不確定,所以總在斟酌評估後說得少,加上本身性格內向又低調,導致他看上去是個單純又容易害羞的人,彷彿說兩句話就會心驚膽跳,逗弄兩下就會滿臉通紅,可他其實不是這種性格,不曾因為言語攻擊就此慌亂無助。


  周澤楷的思考其實並不單純,他能識破許多戰術,他能率先安排戰略打亂對手,他能夠看清許多人與人之間的紛爭,他能知曉那些緊盯著他的目光背後代表什麼意義,他只是沉默地站在後方,不輕言妄語。


  可那時他卻輕易地給出承諾,周澤楷想起嘴角帶著淺笑的男人,怎麼想都覺得當下過於失控,仔細回想卻又慶幸無比。


  那時有點著急到無法仔細思考了,他知道輪迴配合不好的重點在於自己,他並未融入團隊,而團隊也沒有接受他,周澤楷曾試圖慢下步調,模仿由王杰希領軍的第五賽季冠軍微草戰隊,以核心人物犧牲自己的打法融入團隊來取得較佳的成績,然而,周澤楷在嘗試放棄自己的風格後,卻再次認知自己的與眾不同。


  周澤楷與其他人的思維模式不在一個水平,就算停下也無法理解對方的舉動,試著主動溝通成效卻不好,一方面是因為他只說出自己確定的事情,直率而精簡的語氣總讓人有種被踩到痛處的感覺;另一方面則是「迫使前隊長張益瑋離開」的指責目光仍對著他,他做的任何事情都會被解讀成另一層涵義。因此,他的舉動沒能融合團隊,反而造成極端的反效果,讓團隊氣氛變得更加緊張。


  他有些訝異自己的舉動所造成的結果,試圖彌補卻發現只會越弄越糟,後來周澤楷乾脆少說多做,用行動補足那些溝通上的失誤,使團隊勉強維持在平衡點上,他用自己的實力引領輪迴走向奪冠之路,卻在眾人期待的同時看清事實——他是輪迴戰隊的希望,但他無法融合團隊,只能專注在得到冠軍獲取榮耀。


  
  第五賽季止步於季後賽第一輪。


  理所當然的結果,僅靠著他一人的強悍自然在季後賽被配合優良的團體擊敗,
周澤楷看著對方獲勝晉級時,並不意外,也不感到失落,反而是迷惘與茫然占據他的所有思緒,這一年來他感觸良多,新秀牆讓他吃足苦頭,加上無法順利領導團隊、團隊配合失敗等事情都讓他倍感焦慮,在第六賽季剛開打時曾試圖改變打法卻未有成效,團隊如同死水般沉悶而緊張,直到輪迴在冬季轉會窗迎來一個賀武的新人:江波濤,輪迴才總算迎來轉變的機會。

  周澤楷對這個新人有印象,唯一一次打過的對戰中,江波濤在握手時只說一句話就讓他印象深刻,那時輪迴的團隊賽打贏賀武戰隊,但周澤楷並不滿意,如果團隊能更快理解他的意圖並補上那些缺漏,他們能贏得更快、更漂亮,有幾個選手甚至不用去打以血換血來耗空對方的血量。


  那個新人臉上並未帶著輸掉的憤恨,他只是溫和地笑著說,「輪迴很強……要是那時其他人能配合一起上前的話,估計會贏得更快。」


  意圖被理解讓周澤楷有些訝異地愣在原地,在他還想抬頭跟對方說話時,江波濤已經掠過他的身邊與其他輪迴戰隊的人握手言謝,隨後跟著賀武戰隊一起離開現場。


  他只在結束時對方明華提過一次,方明華在耐心傾聽之下總算明白周澤楷是在詢問賀武戰隊的那個新人是誰,周澤楷看著方明華面帶訝異還重新確認好幾次周澤楷的意思,方明華終於理解周澤楷所表達的是「那個新人似乎能讀懂他的意圖」,方明華便說他會處理,周澤楷也就逐漸淡忘這件事情。


  因為第六賽季輪迴戰隊加入新人需要重新磨合,讓周澤楷耗去許多心神在團隊默契上,而更讓他不解的是,原本就待在戰隊裡的人對他又敬又畏,那種情緒讓團隊的氣氛變得更加詭異,可他對於這些人際相關的事情又無能為力,周澤楷有時會無奈地想,如果有人能居中協調就好了。


  不過也僅是一閃而逝的想法而已,周澤楷很快就專注在訓練上,直到某日,他照著習慣留下訓練完畢後從訓練室離開,眼角瞄到記憶中的人與方明華一起出現在走廊彼端時,周澤楷停下腳步,有些訝異地眨了眨眼。憶起當初那句讀懂意圖後所說出的話,心情微妙到難以形容,像是有些期待又怕只是錯覺,他想要親近這個人,期待能跟江波濤一起戰鬥,而江波濤第一次見面時說出一起獲得冠軍的那刻,他突然有種喜悅感湧上心頭……江波濤是真的懂,而且與他溝通無礙。


  周澤楷的心中突然有種感覺,如果是這個人的話,或許真的能夠成為輪迴戰隊的救贖,將輪迴從現在這個困境解救而出。


  相較於開始明顯的愉悅,江波濤在入隊後的招呼稀鬆平常,就像個新人般隨和普通,隨後幾日每次望向江波濤就覺得不太對勁,總覺得對方眼神中帶著一種觀察的情緒,讓他有種被看透的感覺,但他並不討厭江波濤帶著觀察與審視的眼神,因為他不曾感受到江波濤的敵意。


  直到某次,江波濤在訓練結束後單獨找上他,「小周,有時間嗎?我有事情想跟你討論。」


  周澤楷聞言便點頭答應,看著江波濤凝重的表情,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事情,但周澤楷還是走到訓練室門口把門關起並鎖上,避免有人來打擾。


  「我就直說了,」知道周澤楷不太擅長聽那些彎彎繞繞需要諸多猜測與腦補的話,江波濤選擇直接明說,「我會盡可能讓大家跟上你的速度,只是小周,我也有事情要拜託你。」


  「好。」周澤楷聽見自己也有任務,便認真地點頭表示他願意配合。


  周澤楷把江波濤來到輪迴後所做的舉動都看在眼底,知道江波濤在察覺團隊問題後便迅速找幾個人溝通,幾經協調之後團隊合作狀況明顯有變好,之前訓練時就有聽見方明華在感嘆自己找對人了,周澤楷倒是有種期待的心情,不知道江波濤何時會主動來與他溝通。


  團隊協調是大家的事,所以每個人都必須有所讓步,周澤楷早就做好會正面對上江波濤的心理準備,他並不為此感到意外,只是有些緊張地等著江波濤說出找他的真正目的……會是什麼?讓他配合團隊嗎?


  江波濤露出安撫似的笑容,「小周,相信輪迴的團隊。」


  「嗯?」出乎意料的言詞讓周澤楷一愣,他有些不解地眨了眨眼。


  「你看似相信任何人,可是,你心底其實不相信任何人,當然這之中也包括我,」江波濤伸手指著自己,然後轉而將指尖朝著周澤楷,以溫和卻直率的語氣說道,「你只相信自己。」


  周澤楷聞言訝異地瞠大雙眼,他從沒想過相信不相信之類的事情,他會照著戰術配合而行動,必要時也會把背後交給其他人,沒料到這些舉動在江波濤看來的含意是——他還是不夠信任其他人?


  「不是說你不好,也不是指責你,怎麼說比較好……」看著周澤楷臉上寫滿疑惑,江波濤偏著頭想了想,又換句話來解釋剛才的意思,「應該是無意識的,這感覺比較像是因為要讓輪迴贏,所以你會把所有事情都往肩上扛,槍王除了加血之外無所不能,但我們是一個團隊,團隊本就是互相幫助,做不到的事情就交給其他人,所以我才會那麼說,只是希望你可以多相信團隊一點。」


  這是江波濤觀察之後所做出的結論——周澤楷沒有自負高傲到不相信人,只是那是身為強者的通病,自身越強就越無法相信其他人。


  強者總是下意識掌控全場,哪裡有缺漏就會自己主動補上,這舉動就結果而言能達到最好的效果,但實際上對於團隊整體卻不是好事,反而變相推開其他原本努力想要幫忙的人,強者與弱者被劃出界線,越是經歷各種賽事,這種強者與弱者之間的隔閡就越是顯眼,團隊失去成長機會,跟不上的人逐漸絕望,最後幾乎放棄自己,團隊賽對他們來說不是一個戰鬥而是一個例行性工作,毫無成就感的情況下只想要盡快結束團隊賽,可又想要繼續留在團隊裡獲勝得到冠軍,幾種矛盾的情緒膠著才會造就現在團隊中的微妙氣氛。


  很快就理解江波濤的意思,周澤楷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行動對他人影響極大,佩服江波濤的細微觀察外,也感嘆自己果然還是不夠敏銳,一些人際上的彎彎繞繞他沒能讀懂,雖是無心之舉,卻還是對團隊造成許多問題。


  「別道歉,這沒什麼好說對不起。」江波濤搶先在周澤楷開口前,堵住周澤楷即將說出口的道歉,這反倒讓周澤楷愣在原地,如果不道歉的話,那應該怎麼回應才好?周澤楷花了一分鐘思考還是想不出來,最後只能用習慣的「嗯」來代表他有把江波濤的話聽進去。


  「既然都說清楚就好辦了,」嘴角彎起弧度,江波濤笑著對周澤楷說,「那先來玩個信任遊戲?之後再來增加默契。」


  「信任遊戲?」周澤楷待在原地,沒想到江波濤不是語重心長對他說教一番來讓他努力配合團隊,也不是試圖猜測他的想法然後找出平衡點,而是打算直接用行動解決事情。


  「不負責任說一句『你能多相信其他人嗎?』誰都會,可是,實際上卻很難真的去相信,所以我們不如靠別的方法來培養信任……我在網路上查的大多是寫站直往後倒,讓另一個人伸手接住來測試信任程度,不過我們玩這個也沒什麼意義,」江波濤拉開訓練室裡的椅子,隨意擺在走道上形成障礙,「我等一下會閉上眼,小周你就引導我往門口走吧,之後對換。」


  「引導?」周澤楷偏著頭,思考著難道是牽著人往前走的意思嗎?那跟弄亂椅子好像沒什麼關聯,他只要全數撥開並把人帶到門口就能結束這個遊戲。


  江波濤隨即開口解答周澤楷的疑惑,「只能用說的,不可以動手拉人往前進,也不可以動手推開椅子,等一下我會聽你的指示行動。」


  「好。」雖然難度頗高,不過周澤楷還是點頭表示明白,就見江波濤閉上雙眼,偏著頭朝著周澤楷的方向聳著肩。


  「那麼,我要開始往前了。」江波濤說完便跨步往前,看得出他其實也很不擅長玩這個遊戲,估計也是第一次這麼弄,走路走得小心翼翼,先是跨步確認前方,然後才敢繼續往前走。


  「右……左二、前四、跨步,右一,前,」周澤楷認真給予指示,順利讓江波濤繞過一張擋路的椅子,又往前走好幾步,周澤楷眼見江波濤走的位置與他的指示有微妙的偏差,剛才掠過時椅子微微轉個角度,撞到桌子直接反彈,把正在江波濤前面的椅子移動到新位置,周澤楷驚覺不對急忙喊叫,「右偏……停!」


  「好,」江波濤腳踩著滾輪椅的邊緣,開口繼續問道,「我應該還沒到門口,接下來要怎麼走?」


  「椅子。」周澤楷有些愣住,江波濤的手有碰到椅背,而江波濤在明知前方有椅子的狀況下卻還是一直往前走,如果他沒有叫停的話,估計江波濤真的會撞上去。


  這樣的行為乍看之下是很奇怪的舉動,可是周澤楷知道這個訓練確實必要,榮耀團體賽的局面千變萬化,會需要有人犧牲自己率先衝開局面,那時受到攻擊或以血換血都是理所當然,戰術指令優先,那個人必須相信自己的犧牲能換得團隊最終取勝,打起來才不會有些微的猶豫或斟酌,只顧自己打法是不行的。


  如果是周澤楷的話,他可以下這個指令讓其他人前進,自己卻不會這麼做,他不敢把背後交給團隊成員並讓自己不顧一切往前衝,他總是計算自己的血量,力求發揮個人力量拚殺全部,他得確定直到最後都沒有任何突發狀況,這樣輪迴才能得勝。


  就是這種顧慮太多反而綁手綁腳的心態被江波濤點出,且江波濤還用實際的行動對他表示信任,周澤楷有種恍然大悟之感,原來自己下意識的舉動曾經帶給許多人困擾,他的視線望向站在遠處的江波濤,瞬間心情有些複雜。


  被看穿的錯愕帶上感激,周澤楷偏著頭,覺得有些不解,為什麼江波濤會為輪迴戰隊付出這麼多,又為什麼江波濤會看穿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想法?是旁觀者清,或是還有別的原因?


  江波濤仍然閉著眼,他估算周澤楷的位置後轉個角度,用溫和的嗓音對著前方說道,「我知道前面有椅子會撞上,可是小周你有讓我停下來,所以我沒有撞到,不是嗎?」


  周澤楷看著緊閉雙眼面帶笑容的江波濤感到更加疑惑,明知前面有問題卻還是毫不猶豫地往前走去,這種行為讓他來做他還真的做不出來,江波濤到底是私下做了多少心理建設,才能像這樣真誠地相信他?


  「江……」為此舉動開始心情浮躁的周澤楷決定盡快結束這個遊戲,再繼續下去並不妙,「四點鐘方向,右一,前五,門。」


  「好,我碰到門了,」江波濤張開雙眼,眼中帶著顯眼的笑意,在周澤楷鬆了口氣時便說道,「那接下來就輪到小周閉上眼,不能偷看。」


  周澤楷罕見地露出被為難的表情,他沒有想過自己也要做這件事,僵在原地與江波濤站在訓練室的兩側對望,看著江波濤認真中帶著些許鼓勵的眼神,周澤楷為自己做上心理建設,便索性依言閉上雙眼。


  黑暗籠罩四周,阻斷感官之後,不安自內心而生,看不到的世界讓人感到緊張又不知所措。


  右前方是電腦運轉的聲音,除此之外他不知道周圍有什麼,原本熟悉的訓練室此時變得陌生無比,他想要張開雙眼確認四周到底有什麼東西,卻只能拼命壓抑那會破壞約定的衝動,周澤楷張手往前並小心地踏出幾步,緊張感讓他下意識吞嚥口水,他幾乎能清晰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緊張過,也很久沒有將自己交給別人,並相信他人的指示,他以極強大的能力超越張益瑋後,戰隊給他的指示也變得稀少,大多需要他自己去摸索出繼續往前的道路,是的,就像現在這樣,一個人在黑暗中不斷摸索前進,跌跌撞撞卻不肯放棄,焦慮與不安充斥他的全身,幾乎就要將他束縛在原地。


  他找不到路,就像個迷路的孩子般,只懂得用最笨的方法前進。


  在幾乎要放棄的那刻,溫潤的嗓音滲透黑暗帶來及時的希望,如同流水般環繞身邊,不可思議地安撫了他的心情,周澤楷緩緩地吐息著,然後繼續邁開步伐往前進。


  「再往前兩步,對,然後往左邊繞過櫃子,繼續往前四步。」


  順著指示往前走,周澤楷隱約覺得腳尖碰到什麼,他下意識地張開眼確認,發現他碰到的是地上的電線,而不是會讓人跌倒的椅子,鬆口氣的同時他隨即暗叫糟糕,急忙抬頭望著江波濤,眼神中帶著顯而易見的歉意。


  他不是故意張開眼違背遊戲規則的,那只是個反射動作,可是,他應該要連反射動作都壓抑下來才是,否則這舉動會讓他在場上脫離團隊,只是幾秒卻足以決定成敗,他必須要多相信對方一點。


  「周澤楷,相信我。」江波濤沒有責備周澤楷為什麼張開雙眼,只是輕聲說道,「我是來幫你的。」


  看著江波濤的身影佇立在門邊,在輪迴戰隊看似光明卻幾乎已窮途末路的周澤楷索性閉上雙眼,暗中下定決心在江波濤說結束遊戲之前絕對不張開,便再次聽從江波濤的指示前進。


  他小心翼翼跨越那些障礙,江波濤總是恰到好處地給他指示,在他困惑時多鼓勵幾句,在他急躁時讓他慢下步伐,他逐漸習慣這種相信江波濤會幫助他的狀態,心情也變得輕鬆許多,下一秒,他伸出的雙手碰觸到微溫的掌心,指尖被溫和地握住,周澤楷張開雙眼,映入眼中的就是江波濤含笑的雙眸。


  彷彿內心有什麼被碰觸解開,周澤楷看著那個帶些愉悅的笑容,看得出神了,有些呆呆地楞在原地。


  江波濤伸手在他面前揮著,試圖讓周澤楷回過神,「小周?」


  「嗯。」周澤楷急忙回覆表示他有聽見,他眨了眨眼後抬頭,發覺原本覺得異常遙遠的門口就近在他的眼前,旁邊站著的是剛來輪迴的新人,溫和似水般,相處起來讓人覺得很舒服,卻也不夠顯眼,然而周澤楷看見的是有別於此的面貌,江波濤帶著對勝利的渴望,開始進行只有江波濤一人做得到的事,讀懂周澤楷,得到周澤楷的信任,逐步開始融合團隊。


  江波濤宛如波濤洶湧的海水般強勢介入,直接撼動他的人生,但周澤楷並不討厭,他突然有種想法從內心萌生,並且打從心底相信這個想法終究會實現。


  ——如果是跟這個人一起的話,一定可以獲得冠軍的。


  

  他就像在水上迷路的孤舟,幾經困難,終於找到他能全心信賴的江水。




  TBC.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