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 周江周,《藉水行舟》04.藉水行舟(四)

※請務必閱讀完注意事項,連結請點→
※此為全職小說同人,配對為周澤楷與江波濤,清水無差故不標前後,自由心證。
※因為在Fc2發所以直接用繁體,耀家簡體請點→
※如果以上都接受再繼續看,覺得有問題的話,請隨時關掉,謝謝。


  這對於輪迴戰隊而言是一個極度哀傷的夜晚,江波濤好說歹說,軟硬兼施終於讓幾個人都回房去睡了,他疲累地嘆了口氣,這才回頭看著一直坐在椅子上保持沉默的周澤楷,周澤楷沒有哭,看來好似不在意輸贏般淡然,他只是陪著,留在原位聽著那些話。

  知道周澤楷對於這種事情的反應遠比其他人還要不明顯,也許是周澤楷本身對於情感的敏銳度本就比較遲緩,或許是周澤楷在遺憾悔恨之中能很快找到屬於自己的平衡點,江波濤不知道是哪一個,但他還是選擇伸出手,緩慢而柔和地撫著周澤楷的頭,毫無規律的頻率逐漸抹去周澤楷內心的防備,江波濤的手小心翼翼地梳理著周澤楷略長的髮絲,周澤楷的表情變得有些苦澀,紅著眼眶,有些委屈地眨了眨眼,最終還是急忙閉上眼。

  周澤楷此時也感到難過,站在場上直到最後卻沒能勝利,一槍穿雲沒有在擂台賽擊敗君莫笑,在團隊賽最後的三點五秒被擊殺成屍體,但周澤楷知道這時身為隊長的他更應該要站出來說些什麼來安撫團隊,想說的很多,卻一句話都說不出口,有些難受地站在原地,看著團隊好似分崩離析,周澤楷感受到第五賽季的無助,連試圖凝聚向心力都做不到……幸好江波濤替他做到這一切。

  彷彿為了隱藏般,周澤楷迅速起身,伸出手便擁抱江波濤,緊緊的、用力的將自己貼近他的身體,好似能從相觸的肌膚中獲得些許安慰,他那幾乎讓人窒息的力道中帶著微微顫抖,像是拼命忍著不哭一般,隨後他拉開兩人的距離,伸手撥開江波濤散於額前的髮絲,一絲一束的整理好拉往旁邊,周澤楷彎下腰將吻印在江波濤的額頭上,輕柔而帶安慰性質的一吻並不包含任何慾望,他眨眨眼,便在江波濤開口前離開訓練室,並帶上了門。

  
  整間訓練室裡只留下江波濤一個人。

  江波濤嘆了口氣,他放鬆地向後一靠,仰躺在訓練用的電腦座椅上,目光空洞而無神地盯著天花板。

  直到這時他才終於能處理自己的情緒,江波濤苦澀地笑了笑,他光記著成為水安撫眾人,卻忘了自己其實痛得快要崩潰。

  他差點就在周澤楷面前暴露自己的真實心情,然而他堅持他不能被悲傷淹沒,他的自尊也不允許他在別人面前失態,現在終於獨自一人,他可以安穩地放開所有顧忌,任由滿腔狂風暴雨的情緒淹沒他所有理智。

  他怎麼可能一直保持笑容,他怎麼可能隨時如同水般溫和而好相處,他當然有他的情緒,而他只是將其控制在範圍之內,他穩定壓抑從不失控,在日常相處時注意許多細節,而表現出擅長與人溝通的模樣,平常都已經習慣成自然,在此時卻難堪至極。

  其實江波濤知道自己只是強撐著笑,內心卻覺得鬱悶而痛苦,恨不得把自己留在一個空間裡面獨自傷感。

  其實江波濤也明白周澤楷有察覺,便給予他一個擁抱後選擇離去,主動留給他一個獨處的空間。

  在成為戀人之後,周澤楷終於不是如木頭般僅呆呆看著他了,周澤楷逐漸理解江波濤的思考,到現在能夠適時地給予無盡的溫柔,江波濤好笑地想著,卻有種悲傷再也擋不住,從心底滋生而出。

  江波濤在腦海裡想著每個比賽的每個細節,覺得自己太過自虐,但他還是控制不了自己不斷回想、不斷思考後不斷檢討,如果這邊再注意一點,如果速度再快一點,如果他再強一點……許多如果化為利刃幾乎要刺穿他的意識,他盯著天花板卻糊了視線,什麼也看不清,他放棄地閉上雙眼,終於讓眼淚自眼角滑落。

  可是沒有如果,他終究是輸了。

  輸給自己、輸給對方、輸給變化無常的人生。

  
  方明華回到房間洗好澡,跟老婆通過電話之後便躺到床上,腦中轉著方才的畫面,然後這才想起江波濤其實從頭到尾根本沒有表現出任何情緒,他有些擔心地從床上爬起,套上外出服就去敲江波濤的門,沒人應聲,轉而去敲周澤楷的門,也沒有回應。

  他思考幾秒,便打算走到訓練室查看他們是否還在,若是不在就代表已經回到房裡睡下,要是還在的話,就看看他能幫上什麼吧,他還是有些擔心江波濤的情緒,明明已經輸過那麼多次,卻沒有一次比在主場失去冠軍還讓人難受,連他們這些粗神經的都覺得痛苦,還讓敏銳的江波濤安撫心情,現在想想前輩當得還真失職,什麼都扔給後輩處理。

  快步從轉角彎過,方明華隨即看見熟悉的身影,隊長周澤楷還穿著比賽的衣服,靠在訓練室門口旁的牆上。

  「小周?」方明華有些訝異地盯著周澤楷,便隨即理解周澤楷為何仍守在這裡,「小江還在裡面?」

  「嗯。」周澤楷給出肯定的答案。

  看著周澤楷略微發紅的雙眼,方明華猶豫幾秒,這才有些沙啞地問,「你……不進去安慰他?」

  「江,不需要。」周澤楷搖頭,照著江波濤的性格,有外人在那的話就絕對不肯失態了,所以他只能守在門口,替他攔下所有會影響他的人,就如同江波濤一直做的,攔下所有髒活累活,甘願隱去自己的表現機會,默默在背後推著他,讓周澤楷在場上打得毫無後顧之憂,越發強悍而華麗。

  周澤楷知道那是多麼吃力不討好的一件事,但江波濤總是笑著接下,沒有任何抱怨,成為他與所有人的溝通橋梁,將輪迴從碎片黏合成一支強悍的戰隊,但江波濤並不願意被人看到他的脆弱,他將許多責任壓在自己肩上,寧可逞強也要維持自尊,那周澤楷便願意裝作不知道,同時也注意其他人,不讓任何人有機會碰觸到江波濤的傷口。

  「好吧,那小江就交給你了,」方明華明白周澤楷沒有要妥協讓路的意思,便乾脆把江波濤交給周澤楷,他只是叮嚀著,「要是有問題就來敲我房門。」

  「好。」周澤楷點點頭,直到目送方明華遠去後,這才把視線再度投到訓練室的門口。

  他還是覺得難受,卻絕對沒有江波濤那麼痛苦,注重細節的江波濤肯定在重複思考時發現許多可能改變的機會,整體來說,江波濤打得很出色,沒有輕敵也沒有大意,只是對方更加強悍,所以得到冠軍。

  比賽就是種充滿不確定性的東西,這讓他們必須反覆不斷地比賽以求勝利,而他們全力以赴,卻不一定能實現夢想。

  對周澤楷來說,江波濤其實並非如同外界所說,是光芒照射下所產生的影子,也不是藉著太陽光芒照耀才能散出光芒的星球,江波濤是另一種溫柔的光,就像宇宙中的恆星一般,而太陽炙熱且奪目的光總引人注目,以至於忽略其他獨自在宇宙中燃燒的恆星,那些恆星在距離遙遠的地方沉默散發屬於自己的光芒,因為相較太陽來說太過微弱而被掩蓋,因為太過習慣而容易忽略,卻在驀然回首時發現那溫柔的光是一直存在。

  對其他人來說,周澤楷是耀眼的陽光,但對周澤楷來說,江波濤才是不斷照耀他的太陽,他總溫和地站在那裡不引人注目,總讓人輕視,好似他的功用只是溝通而已,彷彿輪迴沒有江波濤也能繼續奪下冠軍,然而輪迴卻不能沒有這樣的人存在,江波濤對輪迴團隊來說是必要的,他本身的個體戰鬥能力有目共睹,不動聲色卻能安然完成交付的任務,他深刻理解輪迴團隊,能安撫每一位選手,能讀懂周澤楷的意圖,但這些都不足以形容周澤楷需要江波濤的心情,喜歡與渴求充斥著他身體的每一個地方,周澤楷需要那道光,周澤楷不能沒有江波濤的存在。

  周澤楷輕輕碰觸著冰涼的門板,沒有試圖轉開門把推門而入,他既然打算留下一個空間給江波濤獨處,那他就會一直等在這裡,直到江波濤能整理好情緒,發自內心笑出來為止。

  他會一直等著。



  如果你成為我的後盾,那我也願意成為你的。

  我痛苦時你為我承載,你悲傷時我為你抵擋。


  我找到了你,那我便無所畏懼。






  TBC.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