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 周江周,《藉水行舟》04.藉水行舟(三)

※請務必閱讀完注意事項,連結請點→
※此為全職小說同人,配對為周澤楷與江波濤,清水無差故不標前後,自由心證。
※因為在Fc2發所以直接用繁體,耀家簡體請點→
※如果以上都接受再繼續看,覺得有問題的話,請隨時關掉,謝謝。


  他們信心滿滿,結果卻是與冠軍失之交臂。

  幾個人看著榮耀跳出,幾乎都愣在比賽席上,最後的幾秒鐘讓他們失去一切,與冠軍擦肩而過。

  輪迴第一次獲得冠軍是在客場,第二次獲得冠軍也是在客場,兩次都無法讓一直支持他們的粉絲為他們歡呼,這次終於站在主場比賽,在眾多加油與期待的眼神中卻接連輸掉兩場。

  每個人都盡可能控制自己的情緒,這場比賽有著太多匪夷所思,興欣做到太多不可思議的事情,他們服了,伸手跟幾人交握並說聲恭喜,便率先離開現場到休息室,等待賽後採訪。

  氣氛一片死寂,壓迫的沉默籠罩在幾人之間,江波濤低垂著眼望著地板,他緊抿著唇,手在身側握成拳,最後還是打起精神來對著幾個人說話,「我們等一下還要接受賽後採訪,大家想一想,看等等有沒有什麼想說的?」

  幾個人仍然沉默著,他們有很多話想說,卻沒有想好該從哪邊說起。

  「興欣的確打了一場很精采的比賽,他們是冠軍。」江波濤語氣平淡地說,彷彿剛才在台上無比悔恨聲音傳達不出去的人不是他。

  「……等一下應該會被問到對於興欣還有葉修的看法吧,」方明華雖然不是很想提這事,但這問題絕對躲不掉,「你們三個打算怎麼說?」

  「不知道。」孫翔倒是回答很直接,他極難用言語去解釋最後那三秒,現在想來還是覺得可怕。

  江波濤愣在原地,他想了想,幾種說詞在口中繞著,卻沒有一種能夠代表他此刻的心情,他的腦中還不斷播放著一槍穿雲飛出去、一葉之秋被擊殺的那幾秒,葉修的攻擊極度出色,的確服了,他嘴角勾起笑容,試圖照著過往應付採訪者的方法來說,「應該是會從團隊分析……」

  「我來。」周澤楷卻罕見地開口了。

  如果記者問,我來說。

  接收到這訊息的江波濤眨眨眼,然後點頭表示可行,他還特意看了孫翔幾眼,確定孫翔能控制自己的情緒,不會說出什麼不得體的話後,幾個人便魚貫而出,走到現場接受採訪。

  「他是一位偉大的選手。」在被問到時,周澤楷率先開口表示,其他輪迴的隊員也紛紛跟上表示自己的看法,周澤楷趁隙瞥了其他人,有人的眼角紅了一圈像是在忍住悲傷,但只有一個人的心情他卻捉摸不定,江波濤安靜地待在他身邊,臉龐被髮絲蓋住部分,他沒有辦法判斷江波濤此刻的情緒,只能猜測也許江波濤還在撐著,讓臉上不顯露出絲毫難受。

  江波濤隨後抬起頭,對著幾人掃視一圈,從周澤楷的眼中看見擔憂,他眨眨眼,便以溫和似水的微笑為採訪會下了結論,「期待下次能再和他們一決勝負!」

  然後他們離開了,將主場讓給今天的主角,該接受這些喝采與榮耀的是贏得冠軍的興欣戰隊,而不是落敗成為亞軍的輪迴戰隊。

  周澤楷領著眾人走在最前頭,越走越覺得不對,過於沉默而壓抑的氣息迫使他停下腳步,看著幾個人的表情強撐著笑隨口胡扯幾句,但說完話的沉默卻是更深層而壓迫的無力感,他想說些打氣的話,卻發現自己講不出什麼,團體落敗的確每個人都有責任,這時說些漂亮話也有點多餘,況且周澤楷根本無法講出安撫性十足的話。

  周澤楷一直是輪迴的核心,他帶領著輪迴戰隊不斷往前,突破季後賽、拿下兩個冠軍,但這次他卻沒有用行動作出相對應的舉動,他辜負許多期盼與希望,他看著主場粉絲難過得哭了出來,他站在原地望著自己的腳尖,不由得覺得自己還是無力而懦弱的,他必須變得更強悍才行。


  他好像回到了獨自一人的那時,周澤楷有些無力地望著地面,無解的槍王在場上也許無解,在場下卻有很多破解的方法,他沉默寡言,他沒有辦法盡到隊長的職責領導眾人,他是團隊王牌、是團隊核心,可是他現在甚至連一句安慰的話都堵在喉頭,說不出來。


  槍王除了加血外無所不能,周澤楷卻有很多做不到的事。


  有一隻手拉住了焦慮不安的他,略低的體溫降下他的熱度,奇蹟似地安穩他的情緒,讓他平靜下來。


  周澤楷盯著握在他掌心的手,帶些涼意的細長手指是屬於江波濤的,他小心翼翼地抬起頭,就見江波濤臉上帶著安撫的笑,嘴型說著「我來」,周澤楷就把主導權交出,任由江波濤先婉拒經理與其他人的關心,隨後領著輪迴戰隊的選手們走到輪迴戰隊的訓練室裡,打開電燈,要他們找個位置坐下。


  伸手摸著陪伴他們上千個日子的電腦,鍵盤被按得有些凹陷,滑鼠還擺在鍵盤旁邊,那些都是他們不斷訓練所留下的痕跡。


  左邊的區塊是他們看複盤的地方,右邊的區塊是他們策劃戰略的位置,江波濤在腦海裡構築過去那些日子,他們一起痛苦面對挫折,不斷培養默契卻毫無成效,戰術運用太艱難無法達到要求,悲嘆個人技術無法提升,然後他們互相幫助跨過這些難關,他們笑著慶祝勝利,嚷嚷著對輪迴團隊全心信任的話語,他們曾經強悍得無人能及,卻未不可一世,仍然堅持維持低調,一起在訓練室裡度過每一分、每一秒,穩定而踏實地做著繁複而枯燥的訓練,這些點滴累積成現在的輪迴戰隊,他們不再是一人戰隊,他們是一個團體,互相維持、互相運作,他們成就彼此,成為輪迴。


  輪迴戰隊的情緒都有些說不上的複雜,他們服了,但不代表他們可以就此擺脫輸掉決賽的難受,事實上,更是因為擊敗他們的那個團隊是初次進入賽季的興欣戰隊,擊敗他們的是曾為榮耀第一人的葉修,所以對他們來說,這樣的結果更是讓他們感到痛苦。


  他們一直相信這樣的團隊能夠拿下第三個冠軍創造王朝,事實卻以最殘酷的方式告訴他們,其實他們不過也是其中一支苦苦掙扎想要奪冠的隊伍,並非與眾不同,沒什麼特別值得驕傲的,眾人顯得有些垂頭喪氣,落敗的實感逐漸湧上,團隊士氣一落千丈。


  這個時刻也許什麼都不說,讓眾人各自消化情緒是最好的選擇,只是失敗的殘酷事實會在團隊裡撕裂出一個裂縫,放任不管會逐漸產生危機,如果沒有人站出來重新給予大家一個信任的理由,那團隊將會逐漸分崩離析。


  江波濤深知人與人之間那些複雜的事,他看著周澤楷徵詢意見,見周澤楷對他點頭,眼底帶著全然的信任,江波濤清了清嗓,開始說一些他此時想到的話。


  「杜明總是提早到達訓練室開始訓練……雖然還在這裡找人商量追姑娘的方法。」

  還以為是要稱讚他的暗中努力,沒想到還是被調侃一句,杜明哀號著,「副隊長……」

  「孫翔為了融入團隊,私下認真研究每一場輪迴的打法,還找人幫忙練習。」


  「嗯。」孫翔倒是沒有祕密被戳穿的詭異感,基本上他也沒特別隱瞞。


  「呂泊遠還偷偷找人擬定訓練菜單給自己加訓。」


  「……對。」呂泊遠不怎麼意外,江波濤有時還會帶些點心飲料過來讓他補充體力。


  「吳啟跟呂泊遠一起加訓。」


  倒是沒料到自己私下做的事情會被發現,還以為藏得很好的吳啟有些驚訝地抬頭,「呂泊遠你出賣我啊?」


  「方明華減少跟老婆煲電話粥的時間,跑去找佟林幫忙研發武器,還協助開發許多裝備。」


  方明華苦笑,他從第四賽季出道至今,知道自己已經逐漸老去,自然只能用別的方法來彌補時間磨去的銳利,「年輕人真可怕。」


  「周澤楷時常跑去找其他部門一起研發戰術。」


  周澤楷對著江波濤眨眨眼,他私下做這事情時可是有跟江波濤報備過,甚至有時他們會一起去拿資料分析並開始探討,輪迴戰隊補足了沒有攻堅手的缺憾後,就剩下沒有戰術大師這件事情讓人覺得遺憾,自然要在戰術方面卯盡全力補足那些,況且在賽場上下指示的是他們兩個,當然必須要更加努力。


  「大家一直都很努力,無論是訓練或是私下的行為,都是為了輪迴戰隊的獲勝而不斷堅持。」江波濤的視線一一掃過每張熟悉的臉龐,從青澀到成熟,從懵懂無知到閃爍著求勝的渴望,他隨著戰隊不斷成長,更將這些改變盡收眼底,將所有人的努力全數記下,「雖然我們輸了這一場,但我們還有明年、還有後年,還有許多能繼續拚搏的機會。」


  「這些日子,很高興有你們一起。」


  看著幾人的狀況還沒回復,江波濤便對還處於極度難過的隊員們說了一些當下想到的話,是訓練時意外發生的笑話,是比賽過程中出現的一些帥氣招式,是在每個關鍵點時的亮點,是每個人對團隊的貢獻,是大家一起努力的日子……他的語氣輕而柔軟的,就像溫柔的水環繞在眾人身邊,緩和他們的痛楚,將每個人都說了一遍,將每個人都用最溫柔的方式肯定,將每個人都帶離那些令人崩潰的情緒,他說到口乾舌燥,也暫時想不出更多話可說,便停下看著幾人。


  每個人的神情都帶著極為繁複的情緒,江波濤所說的事情都是他們知曉的,不斷回想起那些曾讓人開心的回憶,也在輸去的難受感中憶起最初喜歡榮耀的心情,是因為喜歡才開始努力,是因為想奪冠才站在這裡。


  然後江波濤笑著說,都回去睡覺吧,明天放假休息一天,後天開始我們還是要繼續努力。


  「記得,我們是輪迴戰隊。」江波濤最後只這麼說。


  他們瞪著、掐著自己的腿,在訓練室裡看著自己經歷的點滴,回憶江波濤所說的那些過去,終於忍不住滿腹辛酸,不知道是誰先留下淚,接著有如連鎖反應般哭成一團。


  
  他們為了冠軍而不斷努力,卻在終點線前失敗。


  但他們不該在這裡氣餒,這個賽季結束了,他們還有下一個賽季、下一個冠軍、下一個夢想等著去追逐。


  我們是輪迴戰隊。

  
  TBC.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