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 周江周,《藉水行舟》04.藉水行舟(一)

※請務必閱讀完注意事項,連結請點→
※此為全職小說同人,配對為周澤楷與江波濤,清水無差故不標前後,自由心證。
※因為在Fc2發所以直接用繁體,耀家簡體請點→
※如果以上都接受再繼續看,覺得有問題的話,請隨時關掉,謝謝。


   一舟獨行汪洋海,幾遇困難卻不肯放棄。

  無助而痛苦地掙扎著,卻堅持不後悔,孤舟獨行,強勢走出亮眼的路。

  隨後江水匯流,溫柔、沉默而堅定地推著孤舟前進,一舟行江後順暢無比,他們一起達到目的地,寫下新的歷史。

  然而這並未停歇,他們心意相通,溺於江水卻得到全世界,以極高的團隊默契再次往上攀爬。

  輪迴宛如水龍盤旋,卻只有他們知道究竟付出多少辛酸血淚,才能維持這樣的華麗實力。

  他們望著彼此,從對方眼底獲得勇氣,如果一舟獨行困難重重,那就藉水行舟,到達前所未見的高度。

   
  我找到了你,那我便無所畏懼。

 
  《藉水行舟》
 




  與霸圖一戰之後,輪迴戰隊建立了一人團隊之外的名聲。

  開始有人意識到他們的團隊其實是不容小覷的,團隊合作、默契與技術一直非常優秀,甚至靠著第二戰開始改變戰術而贏得最終的勝利。

  他們發覺霸圖的缺憾,年齡導致體力不足以打消耗賽,但同時輪迴本身的弱點也被霸圖硬是拖出,展現在所有人面前——輪迴團隊沒有一個可以衝開局面的攻堅手。

  方明華的笑歌自若是治療自然不用說,吳啟的殘忍靜默身為刺並不適合,呂泊遠的雲山亂身為柔道也不適合,杜明的劍客倒是不錯,只是技術沒辦法跟上周澤楷,江波濤的魔劍士無浪是中距離攻擊手也不能勝任,所以輪迴團隊還需要一個選手才能彌補職業上的缺失。

  這也是江波濤跟周澤楷、方明華在討論與制訂戰術時所發現的漏洞,只是之前沒有適合的選手能夠加入,能力較弱的選手不必考慮,能力強悍的選手幾乎都成為各戰隊培養的主力核心,方明華之前倒是有注意到第七賽季出道的孫翔,但他後來轉會進入嘉世自然沒什麼好說的,然而嘉世在挑戰賽的失敗引人唏噓,卻也給了輪迴一個機會。方明華自然去跟高層討論,要爭取孫翔轉會。

  而聽說孫翔確定會轉會過來的同時,所有人也把跟孫翔溝通這個重責大任交給副隊長江波濤……原本應該是交給隊長,讓隊長帶領新隊員融入團隊的,但他們的隊長是以沉默寡言、低調著稱的槍王周澤楷,領導力基本為零且多年來毫無起色,只比領導力負數的孫翔好上那麼一點,於是這件事情就跟採訪一樣,最後都落在副隊長江波濤身上。

  看著旁邊面帶微笑的江波濤,周澤楷最近已經能敏銳地分辨江波濤大多數的情緒,而此刻江波濤的模樣落入他的眼底,他察覺江波濤正在為此感到苦惱。

  周澤楷伸手,在會議桌下面偷偷握住江波濤的手,「江?」

  「雖然有你這性格壓著團隊應該沒人敢搗亂,不過我還是去問一下肖前輩關於孫翔的事情好了。」江波濤對著周澤楷解釋,「從資料跟評論上來說,孫翔應該就是太直率所以有點衝,估計磨合一下可以解決,就怕孫翔其實不如傳聞所表現的那樣,會比較麻煩。」

  「……嗯。」周澤楷乖巧地點頭表示明白,這些事情他即使想幫忙也幫不上,就跟葉修賣技能書一樣,他只能在旁邊轉著卻插不上話,後來他抓到幫忙的重點,就是江波濤讓他做什麼,他就做什麼,這樣就是最好的協助。

  然後他就看著江波濤用晚上的休息時間私訊肖時欽,兩人聊上許久,大概是肖時欽本身性格比較細膩,注意到與提醒的重點也比較多,總結下來大部分都是提醒江波濤:孫翔不是壞人,只是發言跟行動比較衝動,可能要多注意點。

  肖時欽是個好人,江波濤想,在心中對肖時欽的評價也默默升高許多。

  江波濤倒是也想問問劉皓關於孫翔的狀況,但偏偏同樣玩魔劍士的劉皓跟他的關係非常普通,相處下來也有點微妙,後來就沒怎麼在意,江波濤又等了一下,猜測劉皓可能是不在,所以沒有回覆便關掉視窗,轉頭就看見周澤楷坐在旁邊,眼神閃亮亮的,明顯帶著愉悅的情緒。

  他這才想起原本周澤楷好像要跟他說什麼,但那時他正在跟肖時欽詢問孫翔相關的事情,順口說出讓周澤楷在旁邊等一下的話,而周澤楷就真的乖乖坐在旁邊等到談話結束。

  「抱歉,讓你等了,」知道周澤楷也沒真的看自己的螢幕,就是坐在旁邊等江波濤的回應,江波濤有些無奈又有些好笑地開口,「不會無聊嗎?在旁邊玩個手機什麼的也好。」

  周澤楷搖頭,「江,好看。」

  「嗯?」江波濤先微笑思考著周澤楷的意思,他大概花了兩秒來解讀好看跟待在旁邊乾等之間的因果關係,然後瞬間整個人愣在原地。

  圓滑如江波濤,第一次發現周澤楷只要用三個字就能堵得他啞口無言,而罪魁禍首還一臉正經坐在原位等著他的回應,江波濤急忙在肖時欽的視窗裡面說聲暫離,這才回過頭看著周澤楷,「小周,你找我有什麼事?」

  「沒。」周澤楷再次搖頭,他是真的沒有什麼事情要說,孫翔轉會已經是確定的事情,之後就會進來輪迴跟著一起訓練,力求磨合出一個更加完整的團隊,第十賽季再打下一個冠軍,創造輪迴王朝。

  周澤楷瞬間有些不安的感覺自心底而生,他盯著江波濤,發現江波濤的注意力並不在他身上,而是重點關注了另一個人,即使知道這樣是必須且合理的,但周澤楷還是有種微妙的感覺。

  他看著認真做事的江波濤,真心覺得江波濤整個人都很好看,那種專注的眼神與正在思索的神色,都讓他再次回憶起最初帶著笑意想要與他溝通的江波濤。那時江波濤下意識稍微前傾靠近他,專注聽著他片段簡略的話,試圖從中組合出最貼近原意的句子,即使感到困擾卻還是帶著溫和而安撫人心的笑容。江波濤花了很長的時間一句一句傾聽與揣摩,用了更長的時間一句一句詢問與猜測,直到試出周澤楷心中真正的想法為止。

  那時周澤楷非常感謝江波濤的耐心與善解人意,很快就解決了團隊的問題,讓輪迴創造如今二連冠的局面。

  周澤楷想了想,他的微妙感應該是來自於想到江波濤這種全心全意的專注要分給別人這件事,光是想像就有說不出的彆扭感,好像自己的東西被搶走一樣。可是這是團隊因應改變作出的決策,他應該不能任性才對,只能把不舒服的感覺壓抑在內心,個人的獨佔欲不能影響到團隊運行,周澤楷皺起眉頭,最終還是選擇什麼都不說。

  他有些喪氣的情緒自然是被江波濤察覺,江波濤便拉斜椅子轉而跟周澤楷面對面,仔細地觀察周澤楷的表情,江波濤嘗試呼喚著,「小周?」

  「嗯。」周澤楷知道這就是有事要問,他連忙打起精神,認真看著江波濤,正等著對話的下文。

  江波濤想了想,打完季後賽後周澤楷就一直呈現焦躁不安的狀態,而最近有可能影響到周澤楷的,大概也只有孫翔被收購轉會這件事,「是對孫翔的轉會覺得不安?」

  「嗯。」都說到這個地步,周澤楷覺得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便直接承認。

  江波濤好笑地伸手拍了拍周澤楷的頭,直到在一起之後他才發現周澤楷就像隻大狗一樣有著可愛的喜好,偶爾摸摸他的頭會讓他非常開心,大概是因為總是沉默、不擅交際,跟人的接觸也少了,讓周澤楷喜歡上與人肌膚相貼時的觸感,還特別喜歡十指交扣,時不時都要趁著沒人注意時牽個手走段路。

  後來江波濤注意到周澤楷比起被摸頭,更喜歡在撫摸之中那種被戀人肯定的感覺,江波濤自然主動增加伸手摸摸這種增進感情的互動,他用手指梳理著周澤楷略長的髮絲,隨後輕柔地把瀏海往旁邊撥開,露出周澤楷單純而直率的雙眼,看來情緒已經被安撫到平靜穩定,江波濤這才溫和地問,「不安的原因是怕相處不好嗎?」

  「不,」周澤楷眨眨眼,垂下的眼皮讓燈光順著睫毛在眼窩刷出一片陰影,看來特別地憂鬱,「你的時間。」

  江波濤聞言便明白周澤楷的顧慮,應該是在鬱悶兩個人的相處時間會因此而縮短吧?當陪伴成為習慣之後,要把戀人的時間分一點點給別人都覺得彆扭,想到那是自己所不知道的相處心情就覺得五味雜陳。江波濤其實真的蠻佩服方明華的老婆能如此開明,要是他與周澤楷這樣分離,估計自己也會覺得不舒服吧,身為天蠍座的江波濤對自己的情緒倒是有自知之明。

  「我只負責帶他融入團隊,中間也會有其他人幫忙接手,」江波濤講到這裡就開始思考指定方明華協助負責這件事情的可能性,畢竟方明華那個「神助攻」,他後來從周澤楷的口中慢慢套出來了,而方明華也拿這事情笑過他幾次,稍稍給方明華一點回饋應該不為過,「雜事應該都是拜託前輩幫忙處理吧。」

  「方?」周澤楷稍稍偏著頭想了想,這才意會過來。

  「嗯,聽肖時欽前輩說孫翔需要注意的事情很多,大部分是要小心他的發言失誤,然後因為個性關係,所以在團隊裡面需要一定的溝通才能磨合,這部分就得讓大家一起幫忙了,特別是你。」江波濤嘆息似地說道,語氣也帶點驕傲與無奈,「你是我們的王牌,自然要跟他多多磨合。」

  「嗯?」周澤楷抓住江波濤想要縮回的手,他好像隱約抓到江波濤的情緒,他有些困惑地眨眨眼,正等著江波濤的下一句話。

  他們從交往之後已經互相磨過一段日子,江波濤不是個喜歡將凡事說出口的人,是為了面子、為了自尊或為了什麼周澤楷不得而知,但除了特定問題周澤楷一定要知道才會與江波濤僵持外,周澤楷總是順著江波濤,等著江波濤自己主動願意談時才專心地傾聽,通常那代表江波濤已經把自己的情感梳理好了,說出來才能保持著淡然與溫和,也更能控制自己的說話內容,避免一氣之下說出太過傷人的話。

  江波濤也沒有考慮太久,他用著再自然不過的語氣說,「我也挺不安的。」

  周澤楷眨眨眼,鼓勵似地握著江波濤的手,他的右手覆蓋在江波濤的左手上,讓自己的體溫慢慢暖起江波濤偏冷的溫度。

  「孫翔跟你一定會是最佳搭檔,」江波濤光是看這樣的組合簡直就能想像一槍穿雲跟一葉之秋共同作戰的模樣,那之中緊密到好似沒有他能容身的空間,遠程與近戰,兩屆最佳新人,現今榮耀第一角色與過往榮耀第一角色,加上輪迴現在的狀況正好,只要磨合成功,幾乎就能確定這對組合能奪得最佳搭檔的榮耀,「可惜我不適合那種職業。」

  深知自己性格的江波濤自然知道自己擅長的是輔助與控制,比起專心幫助一個人,他更需要的是策應全場,打起賽事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亮點,很難被注意到存在,加上注重細節而風格沉穩的他完全不適合負責打開局面的職業,現在想想也不過是理所當然的事而已,只是有點遺憾。

  遠比兩人的相處時間被奪走,戀人身邊站的不是自己,也沒有自己的容身之處,這種感覺更讓江波濤覺得不安。

  周澤楷伸出左手,帶著薄繭的指尖劃過江波濤的臉龐,他用指腹滑過帶著苦笑的嘴角與眼尾,順著臉的弧度蹭到耳背,隨後繞到後頸用偏大的手掌包覆住,輕柔地上下安撫著,像是要把他的不安全部消融在柔情似水的舉動中,周澤楷眨眨眼,他從不在意江波濤所介意的,也認為江波濤不需要如此消沉。

  江波濤用了兩個賽季證明,輪迴戰隊即使沒有能正面衝開局面的攻堅手也能奪冠。

  職業搭配在賽場上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卻不是這件事,而是站在他身邊的那個人與他的契合度,江波濤能夠融合不同性格的人、增加團隊默契並創造戰隊風格,這些特質遠比職業搭配正確、技術操作優良還更重要,他深知沒有江波濤就沒有現在的輪迴戰隊,若只是意在出風頭,把他跟孫翔搭配而抽離江波濤的位置,那輪迴戰隊最終就只會是第二個嘉世戰隊,而不是現在這個奪冠熱門。

  他眼中所見的,一直以來都只有一個人。

  那個把他從焦慮不安中救出來,成為他與團隊之橋梁的人。

  那個將自己的光芒抹去,甘願成為影子,不斷推著他往前的人。

  那個成就他的華麗,願意將髒活累活全部攔下,沉默在背後不斷努力的人。

  那個他所喜歡、唯一的戀人。

  周澤楷嘴角帶著笑意,他認真而真誠地說,「默契,你。」

   
  最有默契的,一直都是你。

  

  TBC.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