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 周江周,《藉水行舟》03.溺於江水(三)

※請務必閱讀完注意事項,連結請點→
※此為全職小說同人,配對為周澤楷與江波濤,清水無差故不標前後,自由心證。
※因為在Fc2發所以直接用繁體,耀家簡體請點→
※如果以上都接受再繼續看,覺得有問題的話,請隨時關掉,謝謝。


  輪迴團隊刷新後看著環境,處於客場的他們對於這張地圖不算熟悉,只能靠著偵查來確認地形,周澤楷的一槍穿雲與江波濤的無浪率先脫離團隊,疾跑前往附近的高點。

  兩個人操縱角色往前,他們很快就搶到制高點附近,繞了一圈還沒看到敵方團隊的蹤影。於是周澤楷於團隊頻道內打著「上」後就踩著突出點往上跳,江波濤給正躲在附近的團隊其他人補充「先佔據高點」後也操縱魔劍士無浪順著周澤楷的步伐上跳。

  看著那抹灰色從眼前消失,江波濤在確認一槍穿雲的位置後便讓無浪跳上高塔,剛靠著走位一躍落入樓頂平面,起身就看見一槍穿雲佇立在高塔上,槍王穿戴著神槍手的黑色禮帽與灰色大衣,從制高點上往下找尋敵方隊伍的蹤跡。

  江波濤慣性操縱魔劍士擋在住周澤楷的背後,並分神從上而下仔細觀察高塔附近,在左前方見五人到齊,估計對方的刷新點應該是在高塔附近,才能在開場後沒幾分鐘就率領整隊移動到這個位置。
 
  大概第一次的交戰就會在這個高塔下方,江波濤便在團隊頻道裡面輸入資訊,又簡單留話讓方明華的笑歌自若、吳啟的殘忍靜默與呂泊遠的雲山亂一起趕到高點附近支援。

  無浪沉默等著一槍穿雲開始行動,他們兩人之間有著無須言語也能明白對方舉動的默契,一槍穿雲轉身靠近,拿起荒火與碎霜正等待時機,目不轉睛朝下望去,就像獵人盯上獵物一樣沉著而專注地等著獵物自投羅網,直到對方因為移動而露出的細微陣型缺口,一槍穿雲毫不猶豫就從上往下跳,踩著突出點緩衝身形,在敵方團隊注意到一槍穿雲時,就在半空中直接使用七十級大招,超遠距離的巴雷特狙擊!

  「碰!」的一聲劇烈槍響與倒下的治療讓幾名選手全都四散,開始躲避並尋找敵人的蹤影試圖反擊,只是擊中的下一秒一槍穿雲開啟速射技能,頓時槍擊速度快到無法計算,耳機中傳來陣陣爆炸聲響,子彈如暴雨般密密麻麻掩去幾人躲避的範圍,並在敵對團隊中造成一波不算小的傷害。

  無浪慢了一秒才跟著下跳,這一步卻不是意識上的差距導致跟不上,而是江波濤刻意選擇的時間,他移動無浪的位置往旁而去,恰好封鎖治療的逃離路線,無浪落地隨即吟唱了一個電光波動陣,配合一槍穿雲的速射強勢壓制,將幾人的行動範圍限制在電光波動陣的十五身格之中,一槍穿雲還特別關照幾個重要角色,治療更被重點關照,強勢控制在範圍裡面,逃了幾次都沒能順利離開。

  電光閃爍消逝之時,幾人的血條已經被打掉不少,一槍穿雲用飛槍拉遠距離來到無浪身後,無浪瞬間發出波動三連浪,先是疾如閃電的光芒掃過,隨後烈焰如浪花般席捲爆開迎面衝擊,接著地面凝起一層冰霜,冰霜波動陣的附加效果硬是把幾個角色速度減緩,團隊主力更恰好被冰凍效果影響只能留在原地。

  配合著無浪的攻擊,一槍穿雲極有默契地舉起碎霜與荒火,原本已停息的槍響突然如鞭炮點燃般不絕於耳,赫然是神槍手的六十級大招,亂射!

  輪迴團隊的剩下三人已到,雙方初次交火高下立見,輪迴明顯佔有優勢,頓時比賽現場的輪迴粉絲們爆出一陣歡呼,強悍又華麗的打法完全炒熱氣氛,即使對方是職業隊伍中的弱旅,這種一波打得激烈的方法更是容易引起眾人的激情,高喊輪迴勝利的粉絲赫然壓過主場的聲音。

  最終輪迴戰隊不負眾望贏得勝利,持續常規賽的不敗紀錄,他們沒有輸掉任何一局,也沒有打出平局,直接強勢輾壓所有擋在他們奪冠路上的對手。

  打完團隊賽後接受採訪,周澤楷再次被長槍短砲圍攻,今天表現特別華麗搶眼,因而影響這次被訪問的內容,最後還是靠著江波濤圓滑應對將周澤楷解救出來,處於客場的輪迴選手們不願多說,迅速離開現場回到飯店休息。

  周澤楷今晚被採訪圍攻後情緒還沒緩下來,若是以往有這樣的狀況,江波濤會去跟周澤楷說說話,也許是安慰他的緊張,或許是在分析場上配合該怎麼做,抑或是說些話培養默契,找些事做來轉移周澤楷的注意力,方明華知道兩人之間的習慣,也從沒攔過,只是當他慣例巡房時聽到周澤楷居然是一個人在房間,不免訝異地瞪大雙眼,他以為江波濤會注意到這些事情,並且強迫自己為了輪迴團隊而維持下去。

  方明華沒有錯過周澤楷的眼神,原本帶著期盼與愉悅,在發現敲門的是方明華之後明顯黯淡,失落逐漸浮在眼底驅散光彩,卻又努力保持正常、試圖隱藏的模樣,方明華在心中糾結幾秒,還是在問過周澤楷的意見後進入房間。

  看著周澤楷坐在床上,眼神有點落寞地望著門口,方明華瞬間有種無奈感,斟酌後決定開宗明義,直接切入重點,「……你最近跟小江怎麼了?」

  「不知道。」周澤楷想了想才回答。

  周澤楷不知道江波濤為什麼在躲著他,他只知道他還沒搞懂為什麼江波濤要這麼做就被疏遠了,幾次溝通在覺得快要碰觸到真正理由時,卻又被溫和的抗拒推得老遠,所以他直到現在還是不知道究竟怎麼回事。

  方明華頓感無奈,「不知道」跟「真的沒事」在他心中是幾乎相等的答案,總結就是沒回答,他壓下嘴角的抽動,試圖問道,「你們吵架了?」

  「沒有。」周澤楷回答得很快速,像是要立即否認什麼,臉上卻寫滿猶豫。

  「那問個跟前面無關的,你好好回答我。」

  「好。」周澤楷調整坐姿,正經地挺胸縮腹雙手放在膝蓋上。

  「這又不是質問……算了,」跟周澤楷討論這個一點意義都沒有,周澤楷就是個認真過頭的正直好青年,方明華乾脆切入正題,「你有喜歡的姑娘嗎?」

  「沒有。」周澤楷在下一秒就回答完畢。

  方明華無比震驚,周澤楷的表情不像在開玩笑,一副我真的想過了可是沒有喜歡的姑娘,發現周澤楷這回答不是玩笑而是認真的,方明華下意識脫口而出,「你居然連個喜歡的人都沒有?」

  「喜歡……」周澤楷偏著頭,抿著唇像是在思考,沉默到方明華都開始焦躁不安,想直接開口要周澤楷別糾結的時候,周澤楷才認真點點頭,「大概有。」

  好吧,方明華承認他剛剛是感嘆句不是問句,但周澤楷認真回覆太出乎他意料之外,簡直就是歪打正著,於是他便問下去,「呃,喜歡誰?也許我們可以幫你出點主意?」

  周澤楷再次陷入沉默,這次拖得更長,方明華簡直都能看出周澤楷想要尋求幫助卻又說不出口的窘境,幾次意圖開口說出卻又猶豫抿起嘴唇,他緊盯著周澤楷等待最後的答案,只見周澤楷下定決心後搖頭,「……不能說。」

  嘖。

  方明華覺得人生都不好了,為什麼輪迴戰隊總共也才幾個人,現在就有三個一線選手在玩暗戀?難不成暗戀是一種流行嗎?杜明暗戀唐柔那個就算了,全輪迴上下都知道;江波濤暗戀誰那個太讓人震撼,但喜歡的太隱密也不好說;現在連榮耀第一人周澤楷也開始玩起暗戀,而且對象他還不說!這樣誰才有可能知道周澤楷暗戀誰啊?

  憑著周澤楷的長相只要招招手就能簡易攻略,現在方明華更想知道的是,周澤楷有沒有突破那種低調又害羞的性格,主動去接觸對方?

  不過低調又害羞的人到底會喜歡誰,身邊的人算一算好像也就幾個人選……覺得仔細思考下去似乎會知道什麼不該知道的,方明華深呼吸一口氣,決定暫時放棄思考,問一些他比較想要知道的事情,多些情報也好為未來鋪路。

  「好吧,我們換個話題,你覺得同性戀如何?」

  「……喔。」周澤楷這麼回答。

  「小周,你知道,我不是江波濤那種擅長與人溝通的類型,我要是能完全理解的話就不用推薦江波濤來輪迴了,所以拜託你盡可能表達清楚一點,」方明華頓時感到頭痛不已,但他又不能把江波濤叫進來,估計被江波濤知道他這麼問周澤楷他就完蛋了,所以只能硬著頭皮自己試著解讀周澤楷的意思,方明華再問一次,「你覺得同性戀如何?」

  周澤楷想了很久,他眨眨眼,漂亮的臉龐上帶著困惑,像是不懂方明華怎麼會問這個問題,「嗯,沒意見。」

  方明華嘆口氣,其實他也不是很想問,可是江波濤的態度實在讓他在意到不行,擅長玩心理戰的人肯定沒那麼好打混過去,更何況江波濤戰略意識比他高,暗中玩策劃攻略他搞不好也沒發現,他可不想渾渾噩噩結果某一天發現隊長已經被追到手……至少給他一點心理準備,他需要想想該怎麼面對。

  方明華鼓起勇氣問道,「你對江波濤有什麼想法。」

  「挺好的。」看著方明華的神色,周澤楷開口補充,「一起。」

  身為周澤楷與江波濤第一次見面的旁觀者,自然知道那個「一起」對周澤楷是什麼意思,但方明華覺得好像沒有那麼簡單,「是一起奪冠嗎?」

  「嗯。」周澤楷堅定地點頭。

  方明華還是猶豫,他怎麼覺得從剛才到現在的對話就沒正常過,「那個『一起』真的沒有其他意思?」

  「其他?」周澤楷想了想,眼神突然閃爍著光芒,「有。」

  「……幾種意思?」雖然他不是很想知道到底有幾種,但方明華還是逼迫自己把話問出口,然後做好即使泰山崩於前而色不改的覺悟。

  「兩種。」想跟他一起努力奪冠,想跟他一起談戀愛過一輩子,周澤楷伸手對方明華比個二。

  方明華嚴肅點頭表示明白,兩種?除了奪冠之外還有一種,加上周澤楷不願意讓他知道喜歡是誰,但身邊能讓周澤楷有友情以上狀況的人估計也只有江波濤一個,身為強力推薦周澤楷留在輪迴的人,方明華自然明白周澤楷從古至今的交友狀況,幾種線索都讓他覺得他似乎碰觸到真相,但他不怎麼想面對。

  自家副隊暗戀隊長已經夠讓人震驚,自家隊長暗戀副隊這……方明華在心中把輪迴戰隊的戰況與周澤楷、江波濤兩個人的重要性認真比較了下,即使繼續讓他們維持曖昧不明的狀態對輪迴無明顯、立即的影響,但這樣的狀況總有一天會爆掉,也挺注重朋友的方明華還是決定來一波神助攻,是好是壞就是這一次,「你查查生日花吧,莢蓮。」

  「好。」周澤楷伸手從床頭撈過自己的手機,打開搜尋引擎就輸入關鍵字,當搜尋結果跳出的時候,周澤楷整個人僵在原地。

  看見周澤楷的反應比想像中的大,方明華有那麼一瞬間感到後悔,他是不是做錯了?還是其實周澤楷對江波濤沒有那個意思,是他多想了?

  「查到了?」方明華有些擔憂地問。

  周澤楷呆呆地點了點頭,細長的睫毛眨啊眨的,他的眼中帶著困惑、驚疑甚至是有些不敢置信的,帥氣的臉龐上清晰寫著訝異,在方明華繼續開口說話前點開條目仔細觀看,畫面上出現更加詳細的內容,但他一個字都沒看進去。

  他想起那個如水般隨和而讓人舒適的男人,眼中總帶著能夠溺死人的溫柔,雖然溫和爽朗卻不是軟弱無力,堅強且毫不猶豫站在他身後替他攬下那些累活與髒活,從不叫苦也不曾感到委屈。


  
江波濤的嘴角漾開笑容,輕輕點了點頭,「嗯,一起努力奪冠。」

  江波濤只是認真允諾道,「以後會更有默契,你往前,我在你背後當你的後盾。」

  江波濤仰頭看著周澤楷認真地點了點頭,便語帶笑意回覆,「我是你的副隊長,自然是要全力協助你的。」

  江波濤嘴角彎起,眼角帶著溫柔的弧度,「嗯,我們會全力以赴。」


  「小周聽完可別笑我,」江波濤輕輕地開口,「……我果然不只想當後盾,還想站在你身邊。」


  「跟團隊的那種默契行動不一樣,必要的時候我會有所行動。」江波濤最後只語焉不詳地說了這話。


  「不過,小周可別這樣對我啊,」江波濤用開玩笑的語氣說道,伸手拍拍周澤楷的肩膀,「我可是你的副隊長。」



  「小周是問我喜歡什麼花嗎?」江波濤想了想,臉上勾起一絲笑容,眼底的溫柔彷彿只消一眼便能溺死其中,他輕柔地說,「莢蓮。」

 

  十一月二十四日
:莢蓮。
  花語:至死不渝的愛。




  「我的……生日?」周澤楷訝異地說道,抬頭就看到方明華一臉微妙的表情,周澤楷倒是沒空去管方明華在想什麼,他的內心充滿許多不同的情緒,已經混亂到讓人陷入茫然,訝異、開心、茫然、喜悅……各種情緒不斷混雜融合,他只記得一件事,江波濤說喜歡莢蓮。

  周澤楷已經壓抑不住從內心湧現的愉悅,任由笑意爬上他的嘴角。


  他終於知道江波濤為什麼總是故意忽略那些話,不是討厭,而是喜歡,因為太過喜歡,所以才要逃避那些話,因為太過喜歡,所以才盡量避免獨處,因為太過喜歡,所以才不願看著他的眼眸說話。


  喜歡。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然而,周澤楷覺得,此刻他正溺於江水——心甘情願。
 




  TBC.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