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 周江周,《藉水行舟》03.溺於江水(一)

※請務必閱讀完注意事項,連結請點→
※此為全職小說同人,配對為周澤楷與江波濤,清水無差故不標前後,自由心證。
※因為在Fc2發所以直接用繁體,耀家簡體請點→
※如果以上都接受再繼續看,覺得有問題的話,請隨時關掉,謝謝。

   一舟獨行於江水上,千辛萬苦終於到達夢想中的高度,喜悅之時卻發現航路已至盡頭,分岔點近在眼前。

  輪迴戰隊獲得冠軍,無解的槍王周澤楷完成個人最終加冕,成為當之無愧的榮耀第一人。
  那個成為他的盾、有如孤舟唯一憑依的江水、身為他副隊長的男人笑著對他說,太好了。
  然後他們相望無語,突然發現未來就像廣闊海洋般茫茫,一望無際,終將迷失。
  是繼續航向前方道路,是持續相伴互相幫助,或是他們溫柔的道別,帶著祝福踏上一段新的旅程。



  習慣之後,不想離去;喜歡之後,不想失去。
  他艱難回頭,卻彷彿快被圍繞在身邊的江水給溫柔地、溺殺而死。



  《溺於江水》



  最近周澤楷有個困擾。

  其實這個困擾從第八賽季輪迴戰隊獲得冠軍之後就開始浮現,馮憲君把他當成榮耀的形象代言人,接著,額外工作就幾乎填滿他的空閒時間。

  在獲勝當晚江波濤就有提示周澤楷關於馮憲君的打算,周澤楷罕見地露出非常尷尬的表情,有種不是很想管,可是又得處理的微妙感,他無奈地抿著唇,有些悶悶不樂地表示明白。

  不是說周澤楷耍大牌開始挑工作,而是他本來就是喜好低調的性格,一旦受到注目就會開始緊張,站在台上更是讓他感到惶悚不安,很多人在關注他、很多人在看他、很多人會因為他的一舉一動而感到興奮或難過,他不擅長面對那些情感,最後總低下頭看著腳尖,在腦海中想些別的東西來緩解那種彷彿被掐住喉頭的煩悶感。

  剛當上副隊長的江波濤在知道這件事情之後沒有嘲笑周澤楷或是說些讓他別緊張的安慰話語,只是仰頭盯著天花板思考,便對周澤楷認真說道,「那你就在心中數對方眨幾次眼睛好了?」

  眨眼睛?周澤楷偏著頭,用肢體動作表示他無法理解江波濤的意思。

  「這樣也會讓對方以為你很認真在聽,然後只要適時抓住關鍵做回答就可以。」江波濤用指尖比著自己的眼角,一雙微彎的眼帶著笑意,然後對周澤楷迅速眨了兩次眼。

  沒料到江波濤直接示範給他看,周澤楷有些訝異地瞠大雙眼,認真地在腦中模擬後覺得可行,他便正經望著江波濤,一副感激的模樣。

  「不過,小周可別這樣對我啊,」江波濤用開玩笑的語氣說道,伸手拍拍周澤楷的肩膀,「我可是你的副隊長。」

  「不會。」周澤楷搖頭,他不會這樣對江波濤,因為江波濤總是很認真地聽著他說話,所以他也會認真聽江波濤說話。

  從初次與江波濤見面時就有注意到,江波濤是個觀察很仔細的人,不會忽略任何細節,每一個重點都能善加運用,江波濤連他在聽到前輩而猶豫的剎那都能捕捉,而江波濤沒有問他為什麼苦惱,更沒有執著在前後輩的問題上,僅是露出隨和溫煦的微笑,迅速眨了眨帶些困惑的眼眸,不知道江波濤的狐疑是代表什麼,周澤楷沉默等待。

  從小到大,周澤楷從來沒有被快速猜出想表達的意思過,與人交流總要費一番功夫才能表達完成,但對方懂不懂又是另一回事,偶爾的理解錯誤也會讓他感到困擾,可江波濤開口詢問的問題讓周澤楷知道,江波濤其實是個能讀懂他意思的人,對方在確認後便從善如流改變稱呼方式,臉上帶著溫和且讓人覺得舒服的笑容,藉著言語很快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他頓時感到開心,認真看著江波濤,期待對方繼續開口。

  然後江波濤說,不打擾了,參觀完會離開。

  周澤楷反而有些訝異,不久之前方明華還特別找他說,「找到一個很不錯的新人,玩魔劍士的,個性像水一般溫和,好處、能力也強,搞不好他可以讀懂你的意思,如果看了可以的話,上頭就會爭取他轉會。」

  所以周澤楷在談話後認為可以,就以為那個名字很好聽、叫江波濤的男人會加入輪迴戰隊,沒料到只是來參觀輪迴而已,心中莫名有種失落感,一旦能被理解、不再寂寞後,就再也無法明白不被知曉時是怎麼度過那些孤獨的日子。

  周澤楷有些困惑地眨了眨眼,他拉著自己的制服,「一起?」

  對方聽完這話後,柔和的臉龐漾起一抹笑,「嗯,一起努力奪冠。」




  江波濤就像清澈見底的江水一般,不帶過分的情緒,眼眸柔和而微微映射著屬於自己的光輝,緩慢且溫柔地包覆與他相望的人,悄然存於四周。

  宛如他存在於江水之中,舒服而放鬆地交付所有。




  「哈囉……小周?隊長?」溫和的嗓音從輕柔逐漸加大,語氣中參了點放任與無奈,「無解的槍王?榮耀第一人?周澤楷?澤楷?」

  江波濤幾乎把他的名字與稱號都叫過一輪,周澤楷依然沒有反應,直到他伸手拍上周澤楷的肩膀,周澤楷這才意識到是有事需要回覆,他有些茫然地抬起頭,卻發現輪迴戰隊的每個隊員都憂心忡忡地看著自己,周澤楷有點疑惑地眨眨眼,好奇望向幾人。

  江波濤看到周澤楷回神便收手撐在臉頰旁邊,神情看來有些慵懶而隨意,他微微地瞇起眼,「小周在想什麼?」

  「你。」周澤楷幾乎不用想,便誠實地作出反應。

  他剛才不由自主回想起過去雙方溝通的狀況,那時江波濤與他是非常親近的,似搭檔又似關係極好的朋友,有個人能夠讀懂意思,有個人能與自己有著極佳的默契,那種能放心信賴的感覺一直讓他認為——能遇到江波濤真是太好了。

  「好好好,下午代言的事別緊張,我會跟你一起去,」江波濤嘴角噙著若有似無的笑,用手比著其他人示意,「但現在還是要看複盤跟討論。」

  周澤楷突然覺得有點無奈,他不滿地皺起眉,而這被誤解造成的情緒困擾總在與江波濤接觸後出現。

  江水圍繞於他的四周,過往不用特別伸手也能感到無邊無際的包容,江水冰涼且舒適地環在身邊,他就像江上獨舟般被用心捧在掌上,有人成為他的後盾、有人體諒他的性格、有人願意耐著性子只等他表達意見後幫他圓場,他看在眼裡,感激在心底,最後只能不斷重複謝謝兩個字,用笨拙的行動表達情緒,在場上打得更加強悍來回應對方的期待,而他總在看見對方的笑容時,有種油然而生的滿足感,他以為他們可以一直這麼搭配下去。

  終於奪得冠軍,獲得榮耀,卻在相視的剎那發現有什麼消失無蹤,又有什麼不同於以往,他在對方含笑的眸子裡看見喜悅,隨後是濃烈到近乎哀愁的茫然,還有更多他無法辨別的情緒混雜,全數交織融成一抹陰霾暗去眼底的光彩,當他還在斟酌說什麼話能驅散那片晦澀時,卻見江波濤笑著轉移視線,恍若方才的情緒僅是一場虛幻的夢,江波濤其實沒有露出除了奪冠喜悅之外的神情。

  只是那不是錯覺,周澤楷想,他們自此不再如同往常親密,江波濤開始會弄錯周澤楷的意思,剛注意到時只是有一點小失落,畢竟世上沒有人能完全讀懂另一個人,江波濤或許僅是偶爾一次的判斷錯誤罷了,直到仔細觀察一段時間,周澤楷才確定江波濤是故意誤解的,戰術方面從不出錯,在普通對話裡他總若有似無地隔開兩人的距離。

  就像現在,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被四兩撥千斤,他隱約能感覺到江波濤就算讀懂他真正的意圖——他並不是在說代言的事情,而是認真地在想關於江波濤的事情——可江波濤卻選擇閃爍言詞,迴避真正的答案。

  江波濤主動轉移話題,其他人當然也相信其實沒什麼事,隊長與副隊長相處依然如同往常,可周澤楷覺得自己像是被打上一記悶棍般啞口無言,江波濤僅是帶著歉意,勾著嘴角彎起笑,目光閃爍而不願再與他對視超過三秒,沒有任何一句解釋或說明來表示江波濤為何不再親近於他。

  周澤楷想,只要江波濤開口,即使說聲別介意也好,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相信。

  拉近距離後卻又突然疏遠,奪冠後的喜悅逐漸被時間沖淡,壓力如潮水般自各界席捲而來,榮耀第一人的稱號壓在身上,對他來說這些並非榮耀,而是種赤裸的負擔,不喜被注目的周澤楷除了必要活動外,甚至開始在非必要的公開場合現身,他竭盡全力終於在變化無常的逆流中穩住身形,轉頭卻發現原本推著他的江水已經退卻。

  奪冠後的日子變得比想像中還微妙,他原本以為大家都會很開心,他跟江波濤也會繼續搭配,然而江波濤的態度讓周澤楷開始困惑,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了什麼,讓江波濤覺得不高興?

  他從舟上探出手,想要再次捧起江水,水花飛濺,清澈的水自掌心流逝,他慌張低頭看著水不斷從指縫溜走,察覺自己沒有任何方法能留住那抹令人動心的溫度,手上好似隔層膜,他能看見、能聽見,卻再也無法沉溺於那種溫柔之中。
而他說不出一句話來留下這些。

  望著討論結束後紛紛站起身離去的眾人,周澤楷察覺江波濤也想要跟著離開的意圖,他站起身,打算與江波濤談談,他不知道該說什麼才能讓兩人之間的關係恢復以往,但他不想這樣繼續下去,好似一如既往,實則如履薄冰。


  「江。」


  「代言的時間要到囉……小周想要速戰速決嗎?」江波濤垂下雙眸,拿著手機瞄了眼螢幕上的時間,「快點解決也好,我們走吧。」


  還是被敷衍過去了。
意識到狀況的周澤楷有些失落地低下頭,沉默盯著自己的腳尖,然後視線順著鞋子前端轉向江波濤停在眼前的雙腳,卻不敢順著繼續往上,面對江波濤此時此刻的表情。

  一定是跟過往一樣無懈可擊的溫和笑容,但那並不能安撫周澤楷的心情,反而會讓他更加難受。


  相處邁入第四個賽季,除了夏休期,江波濤與周澤楷幾乎是形影不離的相處著,周澤楷自然熟知江波濤的性格,江波濤遇到事情的第一反應絕對不是將情緒釋放出來,而是壓抑在心中,獨自思考許久後才會考慮要不要提。若是由旁人主動提起,江波濤反而什麼都不會說,即使原本想說,也會因為被問而變得不想提起,就讓話題悶在心底直至潰爛。


  還是暫時別提等待時機,周澤楷在心中決定行動後便抬起頭,認真望著臉上正帶著溫和笑容的江波濤,忍住那些清晰浮現的焦慮。

  這就跟賽場上一樣,不斷強攻只會耗損也無法奪得優勢,他得耐心等待機會再一次問清楚,於是周澤楷什麼都沒說,只對著江波濤眨了眨漆黑的雙眼,便掠過江波濤身邊直接往外走,他試圖穩住自己並重新思考江波濤這個人的性格,還有他與江波濤之間的關係——江波濤對他來說,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雖然還沒有很懂,不過,一定是很重要的一個人。


  重要到他會覺得焦慮,不被理會時有種失落籠罩,總是期望能再靠近對方一點,想把自己最好的東西全部都給江波濤,只要這其中有一項能讓他開心,能讓那雙溫柔的雙眼盈滿發自內心的笑意,一切便值得。


  再等待一段時間,如果那時還是不懂的話應該可以問其他人?周澤楷邊想邊走,率先離開的他自然不知道他恰好錯過江波濤臉上一閃而過的動搖,溫潤如水的眼眸帶著說不清的情緒,望著他的背影,最後只有帶著意義深遠的苦笑,跨步跟了上去。


  兩人保持著既親密又疏離的狀態——但在外人看來還是與往常相似的相處——進行代言拍攝,周澤楷配合攝影組拍好幾組照片,整體工作流程還算順暢,若是工作人員跟周澤楷溝通失敗就拜託江波濤去說就好,假如工作人員無法解讀周澤楷的意圖那就問江波濤,通常可以得到一個滿意的答案。


  周澤楷在拍攝結束時望向江波濤,就看見江波濤臉上帶著溫和似水的笑意與旁邊的工作人員閒聊,江波濤稍稍側著身子站在燈架後面,他隨即意會江波濤是被攝影棚的冷氣吹得有些不舒服,才躲在旁邊。


  現在的江波濤應該不會像以前一樣直接拿他的外套去穿,周澤楷考慮「主動遞外套」與「當作不知道」的選項後,還是選擇主動把自己的外套遞給江波濤。


  「早點走。」周澤楷認為他們還是快點結束這次採訪好了,以免江波濤真的在這裡被冷氣吹到感冒。


  「……謝謝。」江波濤理解周澤楷是為他著想,話中含意是想早點走避免他著涼,猶豫幾秒還是接過外套並道謝,看著周澤楷的神情帶著開心愉悅卻又混著擔憂與落寞,江波濤轉移視線,跟對面邊說話邊坐下的採訪者寒暄幾句,不著痕跡地略過了周澤楷的情緒。


  發覺對方手上拿著一疊資料,看來是打算問到滿意為止,江波濤便乾脆先發制人,「我們隊長最近有點緊張,還請大家稍微放個水啊。」


  言下之意就是把清單上的問題少問一點,我們要早點離開,周澤楷聽到這話時眼神明顯亮了起來,只因江波濤還記得他的話。


  從話語中接收到這個訊息,採訪者有些不滿地皺起眉,但又不能衝上去質問「周澤楷都接受採訪幾次了還緊張個什麼勁」之類的話,畢竟周澤楷從第五賽季出道至今依然維持這種低調又容易害羞的性格,幾年來都不曾變動,就連得了冠軍也沒有讓他迷失而驕傲自大,若要挑毛病倒也挑不出。

  況且這話可是江波濤親口說的,江波濤是誰?是全聯盟最能讀懂周澤楷意圖的人,幾年來的成績有目共睹,江波濤說周澤楷緊張,其他人能否認嗎?當然不能,若是否認了搞不好還會被其他人當成茶餘飯後的笑話拿來說嘴。


  採訪者被滴水不漏的防守給逼得只好把幾個過於八卦的問題拿掉,邊露出笑容邊答應,「那是當然的。」


  看著代替自己與採訪者談話的江波濤,周澤楷沒有反駁江波濤說他緊張的話,事實上他的確是蠻緊張的,尤其在事先拿到採訪問題的時候,裡面有幾題太過隱私讓他有些尷尬,但聯盟那邊發話說要讓他重視這次的代言,好提升榮耀在社會之中的形象,又拿「葉秋的存在至少推遲榮耀發展三年」這事情不斷重複提醒,周澤楷有些尷尬地笑了笑,沒在這事情上附和,只說會認真做。


  採訪開始後,周澤楷一直維持著「先認真看採訪者、聽完問題、思考後回答問題、採訪者困惑、江波濤幫忙補充、再認真等採訪者下一個問題」這樣的頻率,基本題很快就回答完畢,然後對方自然開始往私人隱私方向問。


  採訪者翻過一頁資料,隨後問出題目,「平常練習結束後,私底下通常都在做什麼?」


  周澤楷回想他平常的行程,他會跟江波濤一起看複盤,一起討論戰術,有時玩個小遊戲培養一下默契,有時做個手操然後起來走走,上健身房訓練,偶爾放鬆聊天的內容也幾乎都是榮耀,極少數的時間他們會談一些關於自己的事情,這樣應該可以概括成一種內容,「自主訓練。」


  看著採訪者突然露出果然大神級選手都是神經病的表情,江波濤馬上察覺採訪者誤會成「周澤楷連休息時間都在上線打榮耀」,看著周澤楷因為對方反應而露出困惑的表情,江波濤好笑地解釋,「隊長的意思是做手操休息之類的,或是跟大家進行一些能培養默契的活動,偶爾也會討論對比賽的看法。」


  「看來連私生活都很努力呢,」敷衍過去的採訪者發覺這個方向沒有什麼好寫的便決定換個方向突破,畢竟他也背負著上層下達的指令,雖可以自行作主刪掉幾道題目,但也不能妥協全刪,必要的問題還是得問,不然這商業性就沒了,連獨家也稱不上的採訪會被退稿,「有特別喜歡的人事物嗎?」


  看著周澤楷保持沉默,採訪者便補充道,「或是特別喜歡誰之類的?」


  在事先給的題目中有看過,剛要針對第一個問題反射性回答榮耀的周澤楷卻在思考第二題能不能合併回答時,完全愣住了。


  特別喜歡誰?


  這他可從來沒想過,而且也不在問題表單上,表單上面的問題內容應該是問他有沒有喜歡的公眾人物、明星或選手之類的,一般人喜歡的公眾人物或明星他認識的不多,周澤楷的專注全部都在榮耀上了,自然只能回答崇拜的選手。


  他原本打算拿出榮耀職業選手公用答案:葉秋大神來做說明,但現在題目問的是喜歡誰而不是崇拜誰,所以葉秋大神自然不能算作回答,況且對方退役之後還在打挑戰賽,由現今榮耀第一人身分的他說出崇拜前榮耀第一人似乎有點不妥,馮憲君也讓他特別注意別跟葉秋扯上關係,他需要樹立的是一個職業聯盟形象。


  被問題困擾的周澤楷開始認真思考,該怎麼回答、又要回答什麼?他的視線自然投向坐在一旁的江波濤。


  江波濤好似收到求救視線般,他嘴角一彎,笑著和採訪說,「喜歡的人事物嗎?那自然是榮耀了,就像剛才說的,小周連私下的時間都耗在訓練上。」


  聽著榮耀職業選手都會回答的答案,採訪者理所當然地點點頭,沒意識到周澤楷這次的沉默不如過往那些思考,而是真的感到茫然無措,自然是重複問著剛才沒被回答的問題,「那周澤楷有沒有喜歡的人呢?看上哪家姑娘沒有?」


  從沒想過戀愛意義上的喜歡,周澤楷反而不知道怎麼回答,他低頭思考很久,把記得的女性面孔都想過一遍,包含輪迴戰隊裡面的食堂大媽也算在裡面,確認自己對於認識的女性都沒有「喜歡」這種情緒存在,這才正經地搖了搖頭,「沒。」


  他是沒對哪家姑娘有興致,不過……周澤楷看著江波濤,瞬間感到困惑,皺起眉頭陷入自己的思考之中。


  說到喜歡,那一瞬間閃過腦海的,卻是一個再眼熟不過的身影。


  總看來游刃有餘,默默在後方將所有髒活、累活攔下,笑說沒事卻在私下忙到連私人的時間都沒有,還撐著說「因為他是副隊長」而執著不肯倒下的身影。


  不安地抬起頭,對上江波濤的眼眸,看著江波濤臉上帶著那溫和如水般讓人感到舒適的笑容,卻讓周澤楷有那麼幾秒呼吸凝結。



  
  ……為什麼會在這種時刻想起他?


  
  TBC.


  終於,劇情來到了這裡。
  接下來幾篇堪稱戀愛讀條趕進度,當然我個人覺得前面近四萬字都是在為了這篇而鋪陳,慢慢地就會……不忍說我。

  我的浪漫都浪漫在奇怪的地方啊,開心的咧。(神展開的人閉嘴#)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