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 周江周,《藉水行舟》02.一舟行江(五)

※請務必閱讀完注意事項,連結請點→
※此為全職小說同人,配對為周澤楷與江波濤,清水無差故不標前後,自由心證。
※因為在Fc2發所以直接用繁體,耀家簡體請點→
※如果以上都接受再繼續看,覺得有問題的話,請隨時關掉,謝謝。


  在打贏微草挺進決賽後,他們面對藍雨第一輪賽事打得緊張,靠著團隊配合發揮加上周澤楷的強悍發揮,最後站在場上的是生命所剩無幾的一槍穿雲。

  聽著主場粉絲給予的歡呼聲,江波濤看著周澤楷面帶靦腆的笑容,突然覺得這一切都像是夢境般美好。

  從一個平庸的弱旅開始,由周澤楷一個人強悍發揮擠身強隊作為第一個轉機,但輪迴戰隊卻沒有靠著這個氣勢持續往上直衝,反倒停在原地止步不前,那時的焦慮感肯定無法用言語形容,甚至是足以滅去所有銳氣與希望。

  第二個轉機是輪迴找到了江波濤,收購轉會讓江波濤來到輪迴磨了半賽季,第七賽季成為副隊長後,他做出一系列的改變,解決隊內矛盾,想盡辦法成為周澤楷與眾人之間那座溝通的橋梁,用各種方式來培養默契,江波濤就像黏合劑一般把周澤楷跟輪迴黏在一起,加強團隊的整體戰鬥能力,他們在輪迴經歷的每個艱辛日子不斷堆疊,咬牙拼命訓練,試圖分析、破解各種戰術,每個辛苦的點滴都是緩慢累積他們的經驗,每個失敗都是壓縮他們的能量,最終在第八賽季的季後賽絢麗地爆發,讓所有嘲諷他們不過就是靠周澤楷才獲勝的人閉上了嘴。

  這場對決藍雨的團體賽中,其他團隊成員充分發揮自己的功效,他們頑強地在場上為一槍穿雲留下更多的優勢,甚至在死前帶走藍雨的守護天使靈魂語者,奠定最後勝負。

  接下來輪迴要到藍雨的主場迎接比賽,即使輪迴在積分上占據優勢也沒有讓他們輕敵,他們仍然用嚴肅而認真的心情面對接下來的賽事,比賽瞬息萬變,在他們還沒有拿到冠軍以前,都不能大意鬆懈。

  因為他們面對的是以常規賽冠軍打入季後賽的藍雨戰隊,一路領跑代表著他們團隊本身實力強悍,不容小覷。

  在比賽的前一晚,一群人聚在隊長周澤楷的房裡再次進行賽前對談,讓周澤楷主動說些鼓舞人心的話是不太可能,這事自然由江波濤代勞。江波濤用溫和卻堅定的語氣對著眾人鼓勵一番,然後方明華提起,他們也不避諱,就直接開始討論下一場的出賽名單。

  榮耀的比賽時間是在晚上,只要賽前繳交名單即可,他們已經先有幾種安排方法,邊討論邊思考其他可能也是可以。

  現在分數是
7.52,個人賽贏兩分丟掉一分就是9.53,接下來即使藍雨全部獲勝也要進入附加賽,否則就是輪迴得勝,但換句話說,他們只要個人賽一分不丟,就可以提前結束比賽,拿下最終勝利。

  個人賽連勝三場的機率不高,只要失了一分就等於其他兩分都白費了,要是重兵佈署個人賽的話,擂台賽的獲勝率就會偏低——畢竟兩場賽事的選手名單不能重複——所以照理而言,輪迴既然取得優勢就更該謹慎,佈陣應該偏保守一點,在個人賽中最少搶下一分並把重點擺在擂台賽上,而擂台賽只要獲勝,他們也能提前結束比賽。

  聽著眾人輪流說出看法,江波濤斟酌著想了想,還是把自己的猜測說出口,「照喻文州的心理狀態安排佈陣,應該會派一個一線選手到個人賽上作為保險,黃少天等人比較有可能排在擂台賽中。」

  藍雨個人戰力優異的選手就是團隊賽的六人,扣掉治療、扣掉因為手速問題而很少在個人與擂台賽登場的隊長喻文州,就只剩下四個一線選手能夠安排。

  畢竟喻文州本身性格較為穩重,應該還是會選擇把重心放在擂台賽上,個人賽頂多只選一個一線選手來贏得一分保底,以讓後續比賽能繼續進行,運氣好一點的狀況就是兩個二線遇上輪迴的其他二線選手,多打下一分就能讓藍雨有獲勝的機會。

  畢竟藍雨考慮的是最終能夠獲勝,分數劣勢影響讓他們必須放遠視野、綜觀全局,反觀輪迴,分數上的優勢讓他們能夠有更多的戰術考量。

  個人賽不能丟分、容錯率極低又如何?輪迴的每一個人都不是弱者,現在的優勢在輪迴這邊,就算佈陣大膽點也無所謂,個人賽安排白費、擂台賽丟了就在團體賽中討回來,況且江波濤認為謹慎的喻文州即使猜到他們想要在個人賽連搶三勝,卻也沒辦法將賭注都壓在上頭,而原因正是這個由分數創造出的弱點。

  現在的問題就是:個人賽打保險分的選手會被安排在第幾順位?江波濤試想,結論不是第一場就是第三場,但為了避免壓力造成失常,大概會放在第一場,只要打贏就能為團隊帶起氣勢。
 
  「小周第一個,泊遠第二,我就排在第三吧。」針對這樣的安排做佈陣考量,江波濤便提議用輪迴最強的陣容來排出場名單。

  「這樣安排有些強勢啊……」聽完江波濤的提議,方明華覺得這樣將全部賭注都壓在個人賽上的安排太過冒險,要是有人打下一分完成保底任務,那擂台賽就會有點尷尬,畢竟黃少天那等級的大神也只有同等級的周澤楷可以互相抗衡,其他人碰上肯定完蛋。

  「只要個人賽獲勝就贏了。」江波濤倒是相信自己的判斷,這種建立於分數優勢上的佈陣其實不會太過火,加上藍雨如果將強者都放在擂台賽,那個人賽的防守就偏薄弱,要在個人賽拿下三場優勝並不是空口說白話。

  這樣安排從另一個層面來說也是保險,三人贏兩場搶下兩分後即使接下來全輸,最終也會進入附加賽才決勝負,從哪方面來說,占據優勢的都是輪迴戰隊。

  「我會贏下來的。」接到兩人探詢的視線,呂泊遠認真地點點頭,如果照這安排他最終對上的會是藍雨的二線選手,要是這還贏不下來,他就真的丟臉了。

  於是幾個人都把視線移到周澤楷身上,正等著隊長說出最後的決定。

  周澤楷歪著頭,看著幾雙寫滿認真與不安的眼眸,視線緩慢地從每個人臉上掃過,期盼、猶豫、糾結、謹慎等許多情緒全部混在一起,他的目光停留在江波濤與呂泊遠的時間久了點,像是在評估可行性。

  緊抿唇保持沉默,這種佈陣方法的確是危險了點,但危機就是轉機,況且周澤楷本人就是個只做不說的行動派,時常在賽場上用強勢的打法為輪迴打開局面,這種安排也帶有輪迴戰隊的風格,他頷首,「相信大家。」

  「好。」幾人確認之後就紛紛去休息,周澤楷伸手拉住江波濤,江波濤知道這是要單獨找他聊的意思,於是他跟幾人揮了揮手後便關上門,江波濤沒有坐回原本的椅子上,反而靠近周澤楷後站著不動,狐疑地看向坐在床邊的周澤楷,等著對方主動提出找他做什麼。

  手腕被輕輕握住,肌膚相貼的地方帶些舒適的熱度,周澤楷的掌心溫度染上他偏涼的體溫,江波濤沒有甩開,僅是低頭看著拉住他手腕卻沉默的周澤楷,平時很少有機會居高臨下俯視,江波濤有些新鮮地凝望,在周澤楷眨眼的瞬間,江波濤發現周澤楷的睫毛因為視角變換而看來比記憶中的長了點,在瞬間他突然意識到一直盯著對方似乎有點不妥,便打算移開視線,隨後周澤楷仰起頭,江波濤措手不及對上周澤楷深邃的雙眼,仔細一看能從他的雙眸中找到自己的倒影。

  月光從窗戶邊緣流瀉,柔和的光芒朦朧了兩人之間的氛圍,江波濤看著周澤楷沒有要率先開口的意思,只好自己主動詢問,「小周怎麼了?」

  「有事。」周澤楷肯定地答了兩個字。

  「你有事找我?」江波濤反而更感困惑,既然有事為什麼不主動說,還跟他玩了好長一段時間的大眼瞪小眼?他們在這裡互看難道能看出更好的佈陣順序嗎?

  周澤楷搖了搖頭,沒有多做解釋,隨後繼續堅定地看著江波濤。

  既然不是周澤楷有事才留他,那就只剩下另一種選項,江波濤用空著的那隻手比著自己,「我有事?」

  「嗯。」周澤楷點頭。

  「我真的沒事要找你,剛剛該講的都講完了。」江波濤淡然地回答。

  周澤楷依然堅持,他甚至拉著江波濤坐到床邊,望著那總帶著溫和笑意的雙眼,突然有點無奈自己無法把腦中想的東西用言語順暢地表達清楚。

  他雖然不知道是什麼緣故影響,但是他知道剛才說到佈陣內容時,江波濤的眼神中帶著前所未有的堅決,那種少見的強硬神情出現在江波濤的臉上就顯得有些新鮮了,而後來江波濤很快地隱藏起來,換上那溫和如水般讓人感到舒服的笑容,可周澤楷沒有漏掉,所以他留下江波濤。

  那是什麼?

  他沉默而執著地盯著江波濤,試圖從中找到剛才那種神情,或者找出剛才那種神情的原因。

  「好吧,的確是有事,」被認真看得太久,江波濤無奈地舉手投降了,「我以前說過,要在你背後當你的後盾對吧?」

  「對。」周澤楷點了點頭,他對這件事情一直有印象,從那之後江波濤一直在用各種方式協助他,他們開始額外訓練默契,周澤楷在江波濤的引導下嘗試說了更多話,江波濤在周澤楷的說明下更加了解周澤楷這個人,他們在房裡開了小號偷偷PK,他們在食堂裡猜測對方喜歡吃的菜,他們逐漸熟悉,熟悉到只要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能知道對方在想些什麼。

  這麼說也不太對,正確來說,是江波濤能讀懂周澤楷的意圖,而周澤楷只能稍稍分辨江波濤的情緒而已,所以周澤楷才會留下江波濤並開口詢問,他想知道那是怎麼回事,而不是就此忽略。

  「小周聽完可別笑我,」江波濤在看見周澤楷眼中過於認真的情緒後只是嘆了口氣,這種事情要他主動講還真奇怪,不過周澤楷一旦執著起來就不會退讓,繼續僵持下去也沒什麼意義,他在得到周澤楷的保證後這才輕輕地開口,「……我果然不只想當後盾,還想站在你身邊。」

  他並不是厭煩於做後盾的工作,事實上在習慣之後處理起來也很方便,但是也許是性格使然,他身為一個男人、一個職業選手的堅持讓他並不甘於僅此而已。

  江波濤是輪迴中第二強的選手,他的確可以當黏著劑,可以收斂自己站在周澤楷身後,但有的時候總是想再變得更強一點,如果他再強一點的話,或許……江波濤緊抿著唇,他有些無奈地笑了笑,制止自己持續思考。

  他並不打算奪取周澤楷身為團隊核心的位置,只是想變得更可靠一點。

  「不一樣?」得到出乎意料的答案,周澤楷倒是沒有笑,只是開口問出自己的疑問。

  在周澤楷看來,江波濤總是綜觀全局,注意許多細節並解決許多威脅,他溫柔而可靠,隨和而好相處,無浪總是在一槍穿雲爆發時站在身邊,當一槍穿雲往前要封殺對手時,無浪也能恰到好處地跟上,他以為這樣的配合是必然的,而能夠存在於那個位置的也只有江波濤一個人。

  但江波濤卻說不一樣。

  「跟團隊的那種默契行動不一樣,必要的時候我會有所行動。」江波濤最後只語焉不詳地說了這話。

  「好,」周澤楷沒有追問,只是認真而嚴肅地說,「相信你。」




  那個晚上,江波濤最後怎麼回到自己房間、怎麼睡著他都忘得差不多,他最終只記得周澤楷直率而真誠的眼神,那種深入人心卻依然單純的情感。
 
  隱約有什麼東西模糊地留在腦海裡,江波濤閉上雙眼,有一種焦慮留存於他的心中,逐漸加深,但他是不會將這些說出口的,他不能說出口。


  懷抱著複雜的心情,對上藍雨的時刻,江波濤強迫自己將情緒拋置腦後,看著公布出來的陣容,輪迴戰隊的選手們紛紛看向江波濤,每個人眼中帶著許多難以分辨的情緒,但終歸是敬佩居多。


  事實證明他們是對的,藍雨的佈陣正好撞到輪迴的槍口上。


  一槍穿雲強勢擊敗鋒芒慧劍,雲山亂擊殺對手,無浪以先穩定後奔放的表現打敗林楓的盜賊,當榮耀兩個字跳上畫面時,輪迴的眾人還有些反應不過來。


  他們期盼了好幾個賽季,第五賽季開始徘徊於季後賽第一輪,到第七賽季進入四強,而第八賽季,他們終於奪得冠軍。


  榮耀史上第一次提早結束總冠軍賽。





  看著獲勝後依然保持從容走下台的江波濤正接受隊友們的歡呼,幾個人攬肩拍頭表達讚賞,周澤楷上前握住他隱藏在背後的手,果然感受到微微地顫抖。


  不是因為害怕而顫抖,那代表一種興奮,是過於開心而顯現出來的狀況,但江波濤還是選擇隱瞞這樣的愉悅,他試圖控制自己不在藍雨的主場上露出開心的神色,周澤楷只是小心地握著,用身體擋住其他人的視線,身為與江波濤默契最好的選手,他自然知道江波濤在意什麼。


  正因為江波濤擅於察言觀色、注意細節,也因為江波濤總是像水一般,讓人感到舒適而好相處,所以他更知道在別人的主場暴露出太多情緒會刺激到對方,他不斷壓抑著,讓臉上依然帶著恰到好處的微笑。


  曾經在賽場上輸過好多次的周澤楷完全能懂那種心情,所以他依然保持低調,周澤楷低頭對著江波濤露出開心的笑容,在走上台前他悄悄地靠近江波濤,小聲地說,「一起。」


  「一起努力奪冠,」江波濤語氣中充滿了愉悅的情緒,他重複著當初的誓言,眼角彎出了笑意,「小周,我們是冠軍。」


  沒有相遇,就不會走到現今這一步;沒有周澤楷,也許江波濤還是賀武戰隊的一個小透明;沒有江波濤,或許周澤楷現在還在獨自努力奮鬥。他們深知這一點,也感謝彼此能夠互相幫助,最終走到這一步。


  他們獲得夢寐以求的榮耀,周澤楷以槍王之姿完成個人的最終加冕,無論商業價值或是競技價值都是榮耀第一人,他達到榮耀之中前所未有的高度。


  輪迴戰隊在領取代表榮耀的鍵盤與滑鼠,甚至是領取冠軍獎盃之後都沒有做出任何逾矩的行動,依然維持著低調並迅速離開現場,只有幾個人私底下小小地激動了一番。


  回到休息的飯店又被採訪者圍堵,幾經糾纏總算從一堆長槍短砲中溜出,周澤楷呼了口氣,那樣的場景無論幾次都無法習慣,他轉頭看著依然幫他擋掉許多採訪的江波濤,有些感激地眨了眨眼。


  他們看著彼此的表情,腦中不斷浮現過去相處的片段,他們說好一起奪冠,為了這個目標而不斷努力,如今終於達成,他們終於獲得說好的冠軍。


  他們成就彼此,互相扶持到達終點,然後……然後?





  一舟行江,而當江水協助孤舟終於到達終點之後,接下來到底該追求什麼、捨棄什麼、又該在乎什麼?

  當旅程結束之後,他們還需要如此親近嗎?





  他們看著彼此熟悉的笑臉,卻愣在原地。



  Fin.









  我昨天忘記貼這邊了對不起……(下跪)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