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 周江周,《藉水行舟》02.一舟行江(一)

※請務必閱讀完注意事項,連結請點→
※此為全職小說同人,配對為周澤楷與江波濤,清水無差故不標前後,自由心證。
※因為在Fc2發所以直接用繁體,耀家簡體請點→
※如果以上都接受再繼續看,覺得有問題的話,請隨時關掉,謝謝。


  從周澤楷操縱一槍穿雲在場上大放異彩開始,輪迴戰隊被稱為一人戰隊,僅因槍王之名響徹聯盟,個人能力蓋過所有。
  周澤楷所率領的輪迴戰隊宛如孤舟,主要控制行進方向的僅他一人,他是核心、也是領導,更是遭遇困難時輪迴唯一所信任的,他以一己之力引導孤舟獨行汪洋海。
  然後那個如水般的人出現了,他待在船邊,對著周澤楷說,我會成為你的後盾,不斷推著你往前走。
  周澤楷說好。
  於是孤舟再也不是獨行,不再是一人戰隊,他有人陪、有人願意幫助,有人願意成為他的助力。

  輪迴好似一舟行在江水上,在艱難的道路上越行越遠。



  《一舟行江》



  那是夏休期快要結束時的事。

  面臨第七賽季常規賽即將開打,周澤楷即使身在夏休期也未曾停止訓練,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練熟一槍穿雲的技能。

  神槍手本身的技能相較其他職業而言普通許多,樸實且不華麗,即使算入了槍系共用技能增加變化,但軸心還是以射擊為主,嚴格來說,神槍手幾乎是依靠操作者來進行招式上的延伸與創造,才能在戰場上打出更多讓人驚豔的招式,基於這種先天上的設定,讓周澤楷必須投入非常多的時間來研發新的使用方法。

  賽場上的一槍穿雲有多華麗,賽場下的周澤楷就有多努力。

  他沉默地盯著螢幕,看著手持雙槍的一槍穿雲呈現閒置狀態,想了想便退出帳號關掉螢幕,伸展雙手開始做起手操休息,思緒也逐漸抽離。

  剛才他完成了基本訓練,在研發招數上還沒有什麼太特殊的想法,神槍手雖然能用的大型技能偏少,但配合不同的狀況將爆射、速射或曲射等技能交替使用,在賽場上還是能打出千變萬化的招式。

  外行頂多只能看得出神槍手一直在射擊,最多就是分辨出「亂射」是六十級技能而非普通射擊,可真要說來神槍手並不僅止於此。周澤楷最近正嘗試把亂射混合押槍技巧一起使用,但亂射本身速度太快,他還不能完全靠操作掌控每一槍的射擊位置,必須要大量的練習才能完全掌握這個技巧。

  周澤楷邊做手操邊在腦海中模擬亂射的射擊速度與方位,如果要全數押在同一個角色身上的話大致上要怎麼操作……理論上行得通,只差實際使用的時候,讓手速與操作能凌駕亂射的速度而已。

  結束手操的周澤楷站起身,他身為職業選手也有特別管理身體狀況,只要在電腦前坐太久,就會起來稍微活動伸展避免僵硬,過去會在晚間外出運動的周澤楷在幾次粉絲圍攻下也不太出門了,索性窩在健身房裡面,算來現在也差不多時間,周澤楷回頭換套運動衫,拿著毛巾就走出房門,沒想到卻意外遇見一個這時間不該出現在這裡的人。

  「小周?」夏休期選擇回家探親的江波濤正站在門前,朝著他露出溫和的笑容,「你怎麼這麼快就歸隊了?不是還在放假嗎。」

  「訓練。」周澤楷表示自己自主提早回來訓練,他反而有些困惑,記得現在還是休假期間,為什麼江波濤會出現在這裡?

  「我?後來被任命為副隊長,所以有些事情要交辦。」因為能成功與周澤楷溝通加上本身戰力足夠強悍,在第六賽季末時,江波濤直接被輪迴眾人推舉當副隊長,並得到高層的同意,要他第七賽季開打時直接上任。

  從答應要當周澤楷的助力開始,他就不斷思考自己能從什麼地方幫上忙,除了賽場上培養默契、增加團隊意識外,賽場下或許也能協助些什麼,所以在被任命為副隊長的過程中江波濤並沒有反對,只是笑著接下工作。

  於是在夏休期間,江波濤主動提早歸隊,額外多花一點時間熟悉副隊長的工作事項。

  在江波濤理解隊長與副隊長的職責之後,便「以周澤楷性格為前提」的條件下,重新評估每個工作的耗費時間與處理方式,接著他發現其實有很多事情最好都由他這邊處理,才能省去更多時間。

  畢竟,讓周澤楷去當對外發言窗口完全是在為難他,江波濤光是聽著公關部的負責人口頭回憶當年往事,就在心中篤定千萬不要讓周澤楷再次處理這些業務,江波濤在腦中想像過去的周澤楷拿著採訪稿努力背誦,卻因為緊張而在記者面前回答隻字片語時忍不住笑出了聲,這還不如直接把採訪稿發給記者,讓他們照著抄算了,想來想去這累活乾脆由他直接擔下比較好,省得輪迴戰隊的公關部還要想辦法補救那些被誤會而被寫得亂七八糟的發言。

  不過還是有些工作內容是不能由副隊長代勞的,像是代言、廣告或是一些指定採訪之類的工作,仍然得由周澤楷親自出面,這些都需跟周澤楷討論看要怎麼分配時間處理。

  但這些都是小事,江波濤反而比較在意隊長必須管理隊員、給隊員建議、帶頭鼓舞士氣之類的諸多雜項,鼓舞士氣率先出擊這點,周澤楷一直都是這麼做的,延續下去肯定沒問題,給隊員建議跟管理隊員應該也還可以……基本上周澤楷就是偶爾給個指點,剩下就讓大家自由發展,方明華看不下去就會自己跳出來處理亂成一團的團隊成員了。江波濤決定不要主動找方明華問這事,不然根據方明華當初坑他的方法,不用想也知道,事情最後會落到他頭上。

  另一件他比較在意的是馮憲君,最近聯盟似乎也有些微妙的傾向?不知道對周澤楷是好是壞,但江波濤暫時還不打算把自己的猜測告訴周澤楷,以免影響周澤楷的心情。江波濤試想了下,周澤楷在聽到要被捧成當代第一人時大概會面露尷尬,手足無措。

  周澤楷本人性格害羞、低調不張狂,完全不想受到過多關注,一旦被注視就容易緊張、感到害羞,要是聽見馮憲君打算把他捧起來,肯定會讓他侷促不安,搞不好會一直低頭看腳尖做無聲的反抗,但他的反對也僅止於此,想起周澤楷認真工作的神情,江波濤不免覺得好笑,即使覺得不安,周澤楷還是會扛起屬於他的那一份責任。

  但聯盟舉動僅止於江波濤的觀察,現在還沒拍板定案,輪迴也沒有拿過冠軍,這些事情自然還不用太擔心,江波濤決定將這件事情列入重點注意事項,讓經理與馮憲君隨時保持聯絡,若真的對周澤楷有影響,也得等到那時視狀況做相對的反應了。

  比起這些對戰隊整體影響較小的事情,江波濤倒是有些事情需要跟周澤楷、方明華等人認真討論一下——是關於出賽名單的調整。

  第六賽季結束後江波濤也大致明白輪迴眾人的能力,擅離職守的劍客自然不能留,加上第六賽季整體來說也有選手的戰鬥能力明顯不如以往,差不多得慢慢把不適合的人換到別的位置上。

  輪迴需要整頓,以周澤楷的打法為中心,重新組合出一個能夠全力輔助周澤楷的團隊,而搭配的人選也是需要重新考量與培養默契的,江波濤打算爭取在常規賽開打時就把出場陣容確定下來。

  說來有點尷尬也有些過於理性,不過為了奪冠這個目標,新舊交替在一個職業戰隊中是必然會發生的,江波濤有些疲累地嘆了口氣,他知道,總有一天他得面對這些事情,總有一天他會成為那個被換掉的人,總有一天他會像第六賽季末選擇退役轉為玄奇教練的前一槍穿雲操縱者張益瑋一樣,執著榮耀卻不再受到注目,只能試圖找尋不同出路。

  沒有人想被團隊拋下,只是為了奪冠、為了榮耀,他們的步伐不能停,只能將想獲勝的心意不斷傳承累積,直至某日拿到冠軍。

  江波濤有些無奈地笑著,等他實際接觸才親身體悟這一切是如此繁複而殘酷,真不知道周澤楷當初是怎麼面對張益瑋離開、面對成員替換的這些事情……尤其在副隊長根本不懂周澤楷想表達什麼的情況下,還能做好隊長的職務。

  那兩個賽季輪迴沒因為團體內鬥而分離真是太神奇了,江波濤不免這麼感嘆,戰隊成立至今,有多少戰隊因為內部不和因素影響戰況,又有多少戰隊因為利益、決策錯誤、理念不合等原因逐漸凋零,但輪迴幾乎沒有這些問題,戰隊內部也沒有太多利益上的算計與勾心鬥角,最嚴重的也不過就是他當初出手幫忙處理的那個信任危機而已。

  後來江波濤花上一些時間重整團隊的人際關係,最後終於把輪迴的團隊向心力培養起來,也把選手們都安撫下來,實質上的輪迴變得更加強悍,而這麼容易就成功的原因主要還是在周澤楷的身上。

  大概是領頭者的性格意外壓制住吧,江波濤不用想也知道身為戰隊第一人不張揚也不狂傲、低調又好相處時,其他人就算想鬧也不敢鬧得太誇張,實力最強的人呆呆往那一坐根本讓人氣不起來,拉不了仇恨又不會主動找碴、更不會主動爭奪,想暗中推波助瀾也根本掀不起什麼風浪。

  望著那一張好看的臉,江波濤想,能因為本身性格而無意識影響周圍、化解仇恨的強者,全聯盟大概也只有周澤楷一人了,而且本人還毫無自覺。


  周澤楷眨了眨眼,伸手拍上江波濤的肩膀拉回江波濤的注意力,他認真地看著江波濤,沉默許久之後才說,「……幫忙?」

  「小周想幫忙?嗯,我手上還有一個公關稿要跟公關討論,這個小周應該不喜歡吧。」江波濤揮了揮手中的資料夾示意,他偏著頭想了想,在腦中列出所有待辦事項並依著周澤楷的性子挑出幾項,這才開口說道,「不然拜託小周幫我一下好了,我原本開完會後要去巡視訓練室裡面的設備,接著要跟佟林開會討論本賽季的東西,小周可以順便幫我想想有沒有什麼技術上的問題要問佟林?」

  「好。」周澤楷點頭,他本來就有關於武器的事情要問佟林,巡視訓練室的工作他本來就有固定在做,這些都不是什麼大問題。

  江波濤從口袋中掏出鑰匙放到周澤楷手中,「那就拜託小周了,我們等一下在佟林那邊碰面。」

  握著帶有餘溫的金屬,上頭的吊飾一如往常熟悉,周澤楷低頭看著鑰匙反射的銀灰色,很快就認出這是他夏休期前交回戰隊的那一把。

  不過為什麼是江波濤要負責巡視,然後拜託他幫忙?周澤楷思考了下,突然發現江波濤口中的那些事情原本都是他該做的,他過往提早回到戰隊總會被抓去處理那些他不怎麼擅長的事情,但今年卻意外清閒,還多出不少練習的時間。他本來還覺得有些奇怪,只是去詢問相關人員,對視許久終於搞懂狀況後得到暫時沒事要找的說法,周澤楷便索性回房等待通知。

  原本以為是流程還沒進行到這步驟,事實卻是江波濤以副隊長之名主動攬去做了,難怪就算他提早回到輪迴戰隊,經理沒有找他過去說些鼓勵的話,也沒有公關部門逼他參加一些他根本就不發表意見的會議,更沒有技術部門三不五時上門問一些事情,偶爾在走廊上遇到時,對方還會替他加油打氣。

  這一切都是因為有人擋在他的後面,將那些髒活累活全部攬下,讓他能夠更加專注地鑽研技巧,能更開心地玩著榮耀。
  心底似乎有什麼感覺逐漸形成,周澤楷抬頭想詢問江波濤為何這麼做,卻只能用眼神捕捉到對方離去的背影,江波濤手上拿著公文夾站在走廊底端,在身影向右沒入轉角前回過頭。

  江波濤發現周澤楷帶著因疑惑歪著頭的舉動而停下步伐,只是笑了笑,揮揮手示意等等見後就再度邁步離開。


  ——我在你背後當你的後盾。

  那時江波濤說的那句話驀地出現在耳邊,周澤楷想起那溫和似水的男人,認真而明確地許了一個未來。

  江波濤笑著說,一起努力奪冠。

  江波濤認真說,我當你的後盾。

  而江波濤沒有食言,從第七賽季開始前就努力用自己的方式執行承諾,他原本以為所謂的「後盾」是增加配合與訓練默契等方法,沒想到執行範圍出乎周澤楷意料之外的廣,卻非常有效,讓周澤楷能無後顧之憂,繼續前行。

  當有個人很認真執行承諾時,帶給對方的就是一種滿溢而出的信心,彷彿全身充斥力量,好像原本覺得困難的事情不再困擾,覺得渺茫的目標變得更加靠近,那些過去看不到的希望變得清晰。

  照著模式繼續下去,他們可以變得更強,可以在賽場上存活更久,甚至有可能獲得冠軍。

  周澤楷緊抿著唇,用力握緊手中的鑰匙,任由鑰匙凹凸不平的邊緣在肌膚上印上痕跡,在他心底留下堅決的勇氣。


  一起。

  周澤楷在心中堅定地重複那時的話語。


  TBC.


  終於開始了第二章;口;!
  起承轉合的承比較親切一點點(大概),照這樣貼要貼到何年何月啊XDDDDDDDDDD(躺)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