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 周江周,《藉水行舟》01.孤舟獨行(五)

※請務必閱讀完注意事項,連結請點→
※此為全職小說同人,配對為周澤楷與江波濤,清水無差故不標前後,自由心證。
※因為在Fc2發所以直接用繁體,耀家簡體請點→
※如果以上都接受再繼續看,覺得有問題的話,請隨時關掉,謝謝。


  對江波濤而言,這是在他下定決心後的第一次正式團隊賽。

  江波濤有些緊張地握著雙手,常規賽的最後一場,雖然團隊練習時有調整團隊狀況,他也加入團隊裡面當作溝通的橋梁,但有時接收訊息、理解到做出詳細解釋已經花了太多時間,雖然遠比理解錯誤要好,可行動上還是慢了幾拍,不知道在實際遇到訓練有素的職業團隊時會有什麼結果。

  只是他沒有太多時間注意細節,江波濤盯著螢幕,等待角色刷新後跟著團隊往前,埋伏迴繞,繞上敵人背後隨即就開了地裂波動劍,對方角色也極快地操作受身。

  本來就不指望一招就能讓對方倒地,出招的重點主要還是為了破壞敵對戰隊的隊形,江波濤分神看向團隊頻道,裡頭沒有任何話,便照著計畫準備進行下一波的攻擊。

  一槍穿雲快速開啟爆射往正操作受身的對手攻擊,遭遇子彈洗禮加上機率爆擊完全打亂了節奏,幾個角色紛紛中彈倒地,隨之而來的又是另一波散射的射擊壓制,配合上魔劍士的技能,出乎意料地打了一波強勢無比的攻擊。

  瞬間華麗的攻擊激起場內粉絲的熱情,所有人正嘶吼尖叫著周澤楷的名字,著迷於一槍穿雲在場上華麗的技法,一槍穿雲也沒有讓他們失望,開槍利用槍的後座力變換身形,直接開啟六十級大招亂射壓制場上的人,幾個敵隊選手被打得四處亂竄。


  正
當所有人都期待槍王一槍穿雲接下來到底會有什麼更強勢的攻擊,周澤楷卻突然在團隊頻道裡面打了一個字:「退」,收到消息的輪迴團隊便紛紛操作角色退開,在一槍穿雲使用飛槍迅速從戰場上脫離之後,天空突然出現聚集雲霧,混亂之雨落下。

  一槍穿雲躲得及時沒有中招,他直接繞過混亂之雨的區域範圍後,重新準備再開新一波的強悍攻勢,而對方也在混亂之雨的掩護下展開了另一波行動,雙方廝殺在一起。

  江波濤急忙後退再拉開距離,發覺一槍穿雲被二對一牽制著,江波濤看了眼,覺得周澤楷可以獨自應付就沒去支援,現在無浪反而被狂劍士一對一纏上,幾個來回攻擊後江波濤突然覺得戰況不太對,視角一掃發現除了治療以外的人都被幾波群攻技能巧妙引入戰場,原本負責保護治療的劍客居然也跟著被引領,向前試圖擊殺對手。

  同一時間周澤楷在團隊頻道裡面發了個「治」,江波濤大爆手速在團隊裡發個「保護治療」就急著擺脫狂劍士往回衝,然而此時發現已經太遲了,治療忙得連打字時間都沒有,方明華剛從術士的束縛咒脫出,就直接面對刺客的以命換命,笑歌自若的頭像隨即暗了下去。


  中計!


  輪迴眾人馬上發覺不對,意圖抽身後退卻仍被貼身攻擊纏住,江波濤手指飛快敲打鍵盤,打算使出電光波動陣開啟另一波攻勢卻突然被神聖之火擊中,技能強制中斷加上被強迫沉默,他只能一個受身躲開狂劍士的攻擊,臉色卻越發沉重。

  幾個交手堪稱精彩,輪迴的劣勢讓支持的粉絲們沉默了,敵方戰隊的粉絲卻越發張狂,鼓掌聲混著加油聲影響了整場的氣氛。

  江波濤等著三秒過去,隨即揮出了碎風波動劍來牽制狂劍士的舉動。

  第六人已經從遠處出發,只是有治療的團隊與沒治療的團隊的差距足夠決定勝敗,江波濤盯著輪迴團隊採取守式的陣型不免有些懊惱,沒有評估到劍客想要建功會獨自任意行動的想法,就安排他在後方保護笑歌自若,劍客擅離職守留下空檔自然會被對方趁機打爆,只是現在也沒時間跟其他人溝通,一槍穿雲已經開始了新一波的攻勢,神槍手絢爛的技巧爆發在場上,完全吸引了眾人目光。

  只是那槍體術就宛如困獸之鬥,孤舟獨行汪洋海,卻未能以己身之力抵抗洶湧的海嘯,即使一槍穿雲再怎麼努力擊殺對手,輪迴終究是越戰越退。


  輪迴戰隊要輸了嗎?


  看著逐漸敗退的輪迴戰隊趨於劣勢,場上粉絲大概也知道結果是什麼,開始難過了起來,他們期待槍王能夠用強悍的風格帶領輪迴,能用華麗的技術給他們一個驚喜,卻見槍王被強制困在原地,幾經掙扎卻無法脫離圍攻,被壓制在場上。

  這不是團體戰嗎?那其他人又在哪裡?為什麼只有一槍穿雲在場上獨自奮鬥?幾種質疑逐漸出現在賽場上。

  輪迴的粉絲此時簡直要恨死一人戰隊這個稱號了,為什麼沒有人可以跟得上周澤楷的步調,為什麼他們沒有團體配合,只是一人戰隊。


  周澤楷操縱一槍穿雲開啟亂射壓制場上的敵手,打到一半突然取消技能滑鏟到了術士面前膝撞強制術士浮空,輪迴除了一槍穿雲以外僅剩兩人,一個是江波濤的無浪,另一個是第六人呂泊遠的雲山亂,對手則剩下術士、戰鬥法師、狂劍士與治療四人,呂泊遠毫不考慮往前衝去阻擋狂劍士,江波濤卻突然往斜前方切去,明明前方空無一人,就連解說的李藝博與潘林都以為無浪跑錯方向,正打算開始評論這個不該在職業賽中出現的錯誤,卻又在下一秒閉上嘴。


  場上瞬息萬變。

  術士被神槍手使用押槍技巧往外送去,位置正巧是魔劍士趕往的方向,然而一槍穿雲的押槍卻被其他人強迫中斷,無浪眼見術士落下受身翻起,倉促間發了冰霜波動陣試圖阻止,下一秒術士便以靈活的走位閃過魔劍士的技能範圍,無浪疾跑迅速拉近打算再開技能,卻被後方追上的戰鬥法師攔截,江波濤敏銳地操縱無浪往旁一退,堪能避過戰鬥法師的怒龍穿心。

  沒能順利擊殺術士取得人頭追平,便為這場團隊賽埋藏禍根,這幾秒鐘就能確定最終戰況,輪迴僅存的三人逐漸被磨掉血量,即使一槍穿雲再怎麼出色也無法挽救劣勢,在生命降到10%以下時他果斷以血換血一波帶走術士的性命,還帶走狂劍士5%的血。

  二打三,輪迴殘存的兩名人員一個是殘血的魔劍士無浪,一個是狀態較好的柔道雲山亂,對上狂劍士、戰鬥法師與治療幾乎是不用多說,一陣爆發後魔劍士無浪強勢擊殺狂劍士,隨即被戰鬥法師補上一槍陣亡,僅剩的柔道一打二也沒能堅持太久。


  最後輪迴還是輸了,如同所有人所預料的。

  但輪迴粉絲卻沒人因此垂頭喪氣,反倒是竊竊私語,他們從戰鬥中看出不同的希望,那種他們常看見敵方團隊使用、最為棘手的團隊配合。


  事實擺在眼前,現在的輪迴中有人能讀懂周澤楷的意圖。

  雖然速度還是慢了一點,但這還是第一次在一槍穿雲沒有於頻道內輸入任何文字時,就有人能夠配合槍王的舉動,這個認知讓所有粉絲都產生疑惑。


  ……那個魔劍士是誰?


  在例行的握手與採訪後幾個人回到休息室,憋了一路的周澤楷迫不及待地拉著江波濤的手離開,跑到外面走廊,在江波濤搞懂狀況之前就聽見周澤楷語氣急切地詢問,「走位?」

  不用猜測也知道周澤楷在問那個看似失誤實則正確的走位,江波濤無奈地笑了笑,他也是花了幾秒才意識到現場狀況,並讀出周澤楷的意圖。

  「我猜小周應該是要打交換爭取擊殺核心,所以接著過去想要補上,只是還差了一點。」江波濤終究還是慢了幾步,而正是這幾步的空缺才讓術士靠著走位避過冰霜波動陣的範圍。

  如果當下他能接著擊殺術士,取得人頭平衡後再開一波攻勢帶走狂劍士,那場上就只剩下一個戰鬥法師與一個治療,治療在場上的確必要,但當場上只剩下治療的時候也沒有什麼好說的,照著這個計畫走,或許他們在拼命擊殺戰鬥法師後還有機會在團隊賽中獲勝,只是江波濤沒有成功,然後他們輸了,輪迴一人戰隊的稱號更加甚囂塵上。

  要說沒有不甘心肯定是騙人的,即使江波濤知道自己不可能這麼快就能了解周澤楷的全部,不可能這麼快就配合得天衣無縫,但在場上錯失那個機會還是讓他感到懊惱。

  周澤楷眨眨眼,他真誠地對著江波濤說,「……很出色。」

  只是出色沒有用,只有他一個人讀懂周澤楷的意圖也沒有用,江波濤知道若要讓輪迴這個團隊變得更強悍,若要讓輪迴成長到足以奪冠的隊伍,僅有一個實力強悍的選手是沒有用的,還需要有更多的團隊配合與默契來彌補一人之力所不能辦到的事情,更需要培養團隊默契,不能再發生像剛才那種即使明白意圖卻來不及跟上的狀況。

  「下次不會了。」並不需要讚美或安慰才能緩解情緒,江波濤只是認真允諾道,「以後會更有默契,你往前,我在你背後當你的後盾。」

  周澤楷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他的嘴角緩緩勾起一抹弧度,逐漸漾成一張好看的笑臉,雖然輪迴輸了但他卻笑得很開心,表情上就明確寫著他第一次感受到有個明白自己意圖、熟悉自己的隊友在場上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

  於是周澤楷點點頭,「好。」

  望著那雙漆黑中閃爍著光芒的眼眸,眼底流轉著純粹的情緒,江波濤發現周澤楷是真心為了他的話而感到愉快,彷彿被感染般,彎了嘴角也露出一個帶著暖意的笑容。

  如果是他的話,一定能夠辦得到。


  有個人叫江波濤,他從賀武轉會到輪迴,他說願意成為輪迴一人戰隊的槍王周澤楷的後盾。

  然後周澤楷說好。



  孤舟獨行,江水緩流,江水承載孤舟,將其推往更寬闊的境界。

  在江水環繞陪伴之下,孤舟再也不是獨行。
 

  Fin.



  孤舟獨行就到這裡結束了,但還有其他很多篇呢,好懶得貼(ry
  現在回頭想想,當初身為網遊白的我,究竟是怎麼不斷努力思考才寫出這種戰鬥場面的……(遮臉)



  求鞭小力點--我下一次不是網遊白啦Q口Q!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