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 周江周,《藉水行舟》01.孤舟獨行(四)

※請務必閱讀完注意事項,連結請點→
※此為全職小說同人,配對為周澤楷與江波濤,清水無差故不標前後,自由心證。
※因為在Fc2發所以直接用繁體,耀家簡體請點→
※如果以上都接受再繼續看,覺得有問題的話,請隨時關掉,謝謝。


  既然答應周澤楷要一起奪冠,也空出一個時間跟周澤楷開始培養默契、研究戰略,江波濤按著額角,他差不多該開始找出團隊中讓他們謹慎而隔閡的問題所在。

  從觀察至今也不覺得團隊配合上有太大問題,整個團隊氣氛也還不錯,那為什麼還會有人害怕?也許是有什麼他不知道的原因造成的?

  想了想還是決定主動詢問,江波濤斟酌了下還是略過方明華,主動找了同為第六賽季出道的呂泊遠,旁敲側擊問了團隊最近的狀況,並把自己的疑惑混在其他問題裡面。

  「發生過什麼?」呂泊遠一個接著一個回答,在聽到江波濤詢問時想了想便說,「張前輩的事情你沒聽說?」

  江波濤挑了眉,他聽說過,但倒是沒把團隊矛盾往這事情上想,原本還以為是周澤楷本身性格引發的矛盾,但連續溝通下來卻覺得不是周澤楷的問題,這才讓他得迂迴繞這麼大一圈。

  身為職業圈中人緣數一數二好的江波濤自然也聽說過相關的小道消息,說是方明華力保周澤楷讓當家打手兼隊長張益瑋不滿,隨後不知道怎麼處理的,周澤楷接下一槍穿雲於第五賽季亮相,並在賽場上用實力證明自己比張益瑋還要強大,周澤楷也搶下當季最佳新人的殊榮,槍王之名不脛而走。

  這倒讓開始在各戰隊中流浪的張益瑋處境越發尷尬,張益瑋操縱一槍穿雲時可沒有槍王這個稱呼,這自然代表周澤楷的表現比他亮眼很多,時常會有人拿張益瑋與周澤楷做比較,導致張益瑋在第六賽季發展得不是很順利,似乎是受了極大的打擊又想以自己的技術超越周澤楷,結果自己本身的攻擊節奏全亂,在賽場上被擊敗的次數不斷增加,也許再過不了多久,張益瑋就會撐不下去而黯然離開職業賽場。

  這就是職業聯盟,新人不斷出現,前輩們如果跟不上變化就會逐漸被淘汰,就像藍雨的魏琛,就像輪迴的張益瑋,還有更多第一二賽季出道的選手逐漸殞落,被後輩的光芒遮掩,相形失色而黯然退場。


  他們懷有不甘,他們未能奪冠,卻只能把夢想交給共同奮鬥的戰隊,把一起奮鬥的角色留在榮耀裡。


  「有人說過『聽說江波濤也是方明華推薦的吧?小心哪天就不要跟張前輩一樣被搞掉。』」呂泊遠聳了聳肩,他其實不知道那些人說這幹嘛,他不怎麼擔心方明華會因為權力而迫害其他成員,年紀相近的杜明跟吳啟也一樣安然自在,該做什麼就做什麼,該練習的從不落下,但有些跟張益瑋一起的元老級人物倒是開始擔憂。

  張益瑋的處境就是一個殘忍而無法迴避的現實,宛如一根刺梗在喉間不斷提醒,他們深怕哪一天就被取代、被換掉甚至不得不離開輪迴,同時他們在周澤楷的身上看見在張益瑋身上看不見的奪冠希望,彷彿只要跟著周澤楷繼續前進,輪迴總有一天能獲得冠軍。於是他們更努力協助周澤楷的一槍穿雲,更努力地磨練技術,卻仍然沒有在賽場上獲得更好的名次以證明自己,反應變得緩慢,他們在老去,而新生代正在崛起。


  就像微草與藍雨這些年來換血後,以幾乎全新的團隊在賽場上大放異彩,輪迴終究也走到了這一步。


  說到輪迴現在給人的印象,在第五賽季周澤楷強勢的表現後,所有人對輪迴的印象已經逐漸變成了「周澤楷還有其他人等等」,除了周澤楷之外的成員全都被歸類在「等等」的行列裡,無一例外,就連過往貢獻不少的老選手也是,全部都變成了輪迴中的「等等」之輩,這讓他們感到危機。

  方明華以職業的特殊性與本身力保周澤楷的貢獻在輪迴裡穩站一個位置,可其他人不是,競爭自然激烈,隨後江波濤在方明華的推薦下在冬季轉會,這就代表團體賽先發名單中又有一個人要被換下。

  方明華可交給他一個爛攤子,江波濤有些無奈地想,現在知道原因後也明白他的協調工作是何其困難了,團隊協調與人員調度原本是身為隊長的周澤楷該做的,不過一來周澤楷就沒那個溝通條件,二來周澤楷即使沒自覺卻仍是造成團隊矛盾的那個人,三來周澤楷也身兼輪迴的王牌,在賽場上承擔所有人的期待與目光,接受最沉重的壓力,加上周澤楷最近總被針對打擊、壓制爆發讓他打得有些吃力,也不好太苛責他。

  腦中浮現一槍穿雲佇立於戰場的背影,孤寂停在原地,手持雙槍以一人之力拼命抵抗,日漸華麗的技術背後卻是孤立無援,他就像在汪洋中獨行的孤舟,搖搖晃晃卻堅持往前,即便遇見大風大浪也不曾退縮。


  就算只剩自己,也想把輪迴帶到更高的地方。

  這就是他們輪迴的隊長,他們強悍的槍王周澤楷。


  江波濤嘆息著,他轉會進入輪迴的目的本就是在背後默默協助周澤楷,成為周澤楷與團隊的溝通橋梁,將所有人融合在一起變成周澤楷的助力,他可以幫助周澤楷不用像王杰希一樣犧牲自己來成就團隊,輪迴不是微草,輪迴該做的就是讓團隊的人全力配合周澤楷,將一人戰隊的能力發揮到極致。

  想起那時周澤楷的笑容,江波濤更加堅定自己的想法,他在腦中轉過幾個方法,現在最要緊的事情還是把輪迴這團隊重新整合,組合成更加密切而穩定的團隊,最好選幾個理解力不錯、可以習慣被光芒掩蓋也不會心生怨恨與不滿的人,當然,團隊溝通也不能落下,一樣要花時間讓大家熟悉周澤楷的說話方式,至少在場上不能弄錯周澤楷的意思。

  然後江波濤拍了拍呂泊遠的肩膀,溫和而認真嚴肅地說,「真正重要的,是輪迴團隊奪冠。」

  「輪迴會得到冠軍。」呂泊遠附和道。

  看著呂泊遠完全沒注意到自己被灌輸團體至上後會逐漸泯滅掉自己的光芒,江波濤突然覺得這真是個髒活,又是個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不過,如果讓周澤楷在舞台上華麗地發光發熱是輪迴的宿命,那就把這些累活、髒活全部攬到自己身上好了。


  周澤楷的笑容浮現在眼前,江波濤苦笑著,對自己搖了搖頭。





  既然孤舟獨行,那就讓他成為江水,推著孤舟不斷前行。





  TBC.






  貼到這邊心情其實有點複雜,而且我只敢在FC2該該
  到這邊是一種狀態上的轉變,加上原作其實有提到輪迴的配合,所以想著想著覺得這狀況是最可能的方式。

  試圖寫得不黑暗一點,慢慢地轉述概念,但著實感到悲劇……對不起(縮在角落)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