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 周江周,《藉水行舟》01.孤舟獨行(二)

※請務必閱讀完注意事項,連結請點→
※此為全職小說同人,配對為周澤楷與江波濤,清水無差故不標前後,自由心證。
※因為在Fc2發所以直接用繁體,耀家簡體請點→
※如果以上都接受再繼續看,覺得有問題的話,請隨時關掉,謝謝。

  直到江波濤揮別賀武,被收購轉會進入輪迴後,才發現事情其實比預想的還要嚴重許多。

  表面上看來輪迴團隊是真的挺不錯,沒有勾心鬥角,沒有派系互鬥,所有人都依賴團隊核心,所有戰術都是圍繞著周澤楷的一槍穿雲而展開,彷彿周澤楷從來不會被擊殺一般信賴他,然而這樣的行動模式在模擬賽中卻出了問題。

  周澤楷率先打出戰術以外的行動,出乎意料的行為雖然讓對方團隊大亂,但這舉動就像雙面刃般,自己團隊的人跟不上,規劃好的戰術沒能發揮,只能靠賽場上的人自主判斷行動,周澤楷在賽場上就像孤舟獨行般,依靠自己的能力拉著團隊不斷向前,效果卻沒有想中的好,反而耗損更大,幾乎撕裂了整個團隊。

  本來倚重團隊核心是正常的,但只有針對團隊核心研發戰術,這樣的規劃自然在職業賽上容易被抓到弱點進而輸掉比賽,若要追根究底,還是周澤楷與團隊的溝通出了問題,有時沒有給指示就直接向前,有時給的指示太過簡略導致團隊完全無法跟上,事後討論時周澤楷試圖想要說明行動的意義,卻沒人懂他想表達的是什麼。

  團隊的選手很努力想理解周澤楷,周澤楷也很努力想要解釋他當下的意圖,然而這中間就像頻道不對、無法接收彼此電波般,怎麼談都會出現問題,不是沒有理解,就是理解錯誤,偶爾才有一次是正確理解並做出相對應的行動。

  江波濤在第一次參加訓練時就明白狀況是多麼險峻。

  周澤楷於這次的團隊練習賽中,在三個關鍵時刻分別發了一個字,在開場團隊被元素法師一個讀條大招轟得四處逃竄時發了個「我」、在團隊三人圍殺治療時發了個「治」、在團隊等第六人換上來時突然又發了個「治」,就這三個簡略到不能再簡略的字,讓團隊中的人都沒能完全理解。

  開場那個「我」還好理解一點,因為周澤楷直接操縱一槍穿雲衝上去,用六十級大招亂射壓制,然後押槍把元素法師送到遠處一對一單挑了,只是被留下的其他人反倒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戰術都是依照周澤楷所建立的,周澤楷突然離開自然會有點混亂,可畢竟都是職業選手,在意識上絕對比還在訓練營的年輕選手好一點,治療當機立斷找個地方躲起,其他三人開始上前三打四周旋,並找機會準備強殺治療。

  這時在遠處的一槍穿雲發了個「治」,沒搞懂的眾人以為這是要繼續的意思,於是幾人沒管一槍穿雲而繼續打,一槍穿雲卻突然丟下被打到殘血的元素法師衝了回來,抬手開槍打向對方的戰鬥法師,硬生生將角色逼退。


  正在看錄像的方明華按下停止鍵,直接點名周澤楷說明一下他行動的目的。


  而周澤楷歪著頭開始沉默,其他人像是習慣了般沒有打斷也沒有不耐煩,直到周澤楷一臉認真地說出「戰法,救。」之後開始有所反應——一頭霧水。

  「小江?」方明華直接換個人問,點名剛加入輪迴才處理完報到項目、搞定居住地點後就被拖著直接加入訓練的新人江波濤。

  還沒搞清楚狀況就被拉來跟著看複盤培養默契的江波濤有些無奈地笑了笑,剛才按下暫停後他就在腦海中重新想了一次過程,計算周澤楷與其他人的位置後,他發覺團隊配合出現很大的問題,賽場上有個細節被其他人忽略掉了,但江波濤沒有忽略,周澤楷此時的意圖他大概猜到八成。

  「嗯,小周,我就是說說看,不對的話你可以更正,」江波濤先開口徵求周澤楷的同意,在周澤楷說好之後才繼續說明自己的猜測,「小周的意思應該是趁我方三人強殺治療的時候,對方戰鬥法師已經脫離戰鬥,找到團隊治療躲藏的地點一對一單挑,要趕緊回去救援的意思……小周,我說得對嗎?」

  周澤楷聞言便迅速地點了點頭,眼底流轉著被理解而感到愉悅的情緒,表情放鬆許多,不再緊張得彷彿如臨大敵。

  江波濤將視線落在明明就知道狀況卻不說明的治療方明華,發覺對方露出一種感嘆的表情,這算是另一種意義上的測試嗎?

  對他來說,周澤楷的意思其實不難理解,只是當下會有點愣住需要想一下而已,不過這也是他的猜測加上觀察周澤楷的表情後得出的結論,屆時團隊比賽可是要盯著螢幕,且一槍穿雲不會有表情與動作示意能夠讓人觀察,看來還是得盡快理解周澤楷的想法才行。


  錄像繼續播放,周澤楷回來搶救治療時元素法師也開始回到賽場中,開了雷霆末日利用範圍攻擊附加短暫麻痺效果讓治療從中脫身而出逃得老遠,隨後使用冰牆引發爆裂,短暫阻止了幾人的搶攻,此時治療也趕緊給兩人刷血,局面變成三打四,輪迴主力團隊與練習團陷入互換刷血與不斷打斷對方技能的僵局,這時場上三人且戰且退,打算回到治療躲起的地方重整後尋求突破的方法。

  而另一邊卻發生變化,神槍手與治療對上戰鬥法師,二打一的情況加上戰鬥法師操作普通,完全無法逃離神槍手的攻擊範圍,很快戰鬥法師就被殺到血條歸零,在第六人上場時周澤楷發了個「治」。

  然後方明華又按下停止鍵。

  不用方明華點名,江波濤非常有自覺地主動開口,「我猜小周應該是想說笑歌自若幫大家治療,小周先暫時壓制其他人吧,用亂射或是其他技能?」

  方明華聞言點了點頭,面色滿意地繼續播放錄像,江波濤趁機轉頭觀察周澤楷的表情,就看見周澤楷對著他眨了眨眼,眼神清亮而開心,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像是在說謝謝你。

  對著他小幅度擺了擺手表示不客氣,忽略其他人對他投來帶著各種複雜情緒的眼神,江波濤繼續認真地看著錄像,並在腦海中模擬幾個重點,他不會讀心術,他只是在來之前把方明華給他的所有錄像全都看了好幾次,研究出周澤楷可能會有的一些發言與反應。

  周澤楷大多在事件的關鍵點上發言,只要一開始就注意到所有人的所在位置與戰況,要理解不難,只是需要多花一點時間反應,但這反應在賽場上就足以成為失敗的關鍵,可現在比起這個,他覺得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這種隱藏在和諧之下的違和感他不可能不在意,團隊中有一種奇妙的氛圍,他們相信周澤楷,卻不全是因為能力與隊長職責而信任,而是因為某種不安與緊張加強了這種依賴。

  知道三個重點過了,方明華接下來沒有要繼續問他的意思,他開始專注在觀察幾個團隊成員的表情上,第六賽季剛加入的呂泊遠與杜明則沒有這個問題,呂泊遠的態度應該是完全信任的,杜明看來也沒覺得哪裡奇怪,江波濤略過兩人往旁看,其他人或多或少有點微妙,謹慎且小心地回應,而這些人在賽場上打得也有些綁手綁腳。

  這謹慎不只針對周澤楷,還有方明華。


  方明華本人大概沒發現其他人微妙的心情,他依然不時停止錄像然後詢問眾人意見,江波濤繼續觀察著其他人的表情,選手們基本上是相信周澤楷的能力,想要團隊合作一起前進,想要獲得冠軍得到榮耀,但又不是打從心底的相信,暗中甚至能觀察到一些緊張與被壓抑的不滿,在賽場上跟著向前,卻沒辦法放開手腳全心投入。

  江波濤倒是有些想知道周澤楷的情緒與反應,突然對上周澤楷帶著擔憂的眼神,見周澤楷微微地側頭示意,江波濤眨了眨眼表示明白,順著周澤楷的視線往旁邊看,就恰好看見方明華停下錄影。


  ……看來周澤楷也有察覺?



  ※



  自加入輪迴後,江波濤就像水般迅速融入這個環境,沒多久就跟輪迴裡的人都混熟了,方明華是推薦他進來的熟悉度自然不用說,吳啟在他了解後發現是挺好相處的人,呂泊遠跟杜明算是比較熟悉也比較早就了解,其他人基本上也混了個普通熟悉,剩餘時間他則都拿來仔細觀察周澤楷。

  周澤楷的沉默寡言取決於本身謹慎小心的性格,聽見問句的第一秒周澤楷通常會克制自己的反應與反射動作,直到確定說出口的話不會造成問題之前,周澤楷都還是保持沉默在思考著,這樣的克制與謹慎造就他不喜談話也不喜歡跟人靠近的假象,但實際仔細觀察後會發現周澤楷其實蠻喜歡跟人相處,也喜歡與人談話,從未因為話題不合感到無趣便離開現場,只是他行為低調,不喜歡被許多人同時注目,才顯得和團隊相處不好。

  江波濤想了想,光用觀察能了解的東西畢竟僅止於表面,還是找個時間跟周澤楷單獨聊個天比較好,他現在的首要任務是盡快明白周澤楷所要表達的意思。

  刻意跟著周澤楷觀察了幾日,江波濤注意到周澤楷在訓練時都會特別早到,觀察環境並檢查自己的鍵盤,在其他人紛紛到來前先做完一場訓練,然後才是跟大家一起的固定訓練,結束訓練時也會留在現場直到其他人都離開後才走,不知道是不是身為隊長的責任感使然?江波濤斟酌著,也許就挑個某天訓練結束後主動開啟話題好了。

  江波濤還有注意到一件事,就是周澤楷早上會準時到食堂吃飯,拿著早餐坐到固定位置上開始低頭解決食物,他雖然沒有被排擠,卻孤獨一人坐在角落,即使他身在群體核心,看起來仍然像是獨自一人。

  觀察到有一定心得的江波濤這才能肯定原因為何,正是因為周澤楷本身話少,才會變成現在這個尷尬的狀態。

  雖然大家都挺喜歡周澤楷低調而靦腆的性格,溫和好相處的強者可不多,周澤楷也不像其他戰隊大神本身氣勢十足讓人不敢多說,但由於周澤楷實在話太少,問個問題要想很久,反而讓眾人不知道該跟周澤楷說什麼才好。

  江波濤明白周澤楷不是討厭交流也不是話少,而是正在想該怎麼回覆,等想到用詞時大多話題已經過去,再不然就是眾人等著他說話,最後也只回答了「嗯、很出色」等簡短的回覆,說到最後,除了需要專門意見的話題之外,就很少有什麼話題是一定要讓周澤楷回答了。

  想溝通但是溝通不斷失敗,幾個人還要不斷猜測周澤楷的意思,而周澤楷也盡可能地想要表達,卻只說出幾個精簡的關鍵字……為什麼他們的溝通看起來好像採訪啊?江波濤不免好笑地想,這狀況到底持續了多久?該不會從周澤楷進入輪迴開始到現在都是吧?

  「所以隊長你有沒有看昨天的比賽?」

  「有。」不用想的問題周澤楷就回答得特別快。

  「你覺得這次哪個隊伍特別強勢啊?」

  這次倒是沉默很久,周澤楷拿著豆漿油條,想了很久才正經回應說,「……都很出色。」

  其他人立刻就炸了,「這不是等於沒回答嗎!」

  「隊長你認真點別把我們當成那些採訪啊!可是問認真的!」

  被眾人圍攻的周澤楷露出無辜的表情,彷彿在說他很認真回答,真的不是開玩笑——而他也真的不是開玩笑。

  江波濤見狀便走上前,把自已的早餐擱在桌上,眨了眨眼看著周澤楷,溫和地問,「小周,你特別看好哪一隊?」

  「輪迴。」周澤楷這次回答得非常快。

  「看來小周對大家期望都很高呢。」江波濤自然地坐在周澤楷旁邊,拿起自己的早餐也開始慢慢吃了起來,不時聽著話題發表見解,偶爾還幫周澤楷補充對話,在江波濤的緩和之下讓整體氣氛變得愉快。

  一出現就救下差點擦槍走火的場面,還順便加入聊天,並在眾人心中同時刷高自己跟周澤楷的好感度,方明華看著江波濤的舉動,再次覺得自己向高層推薦江波濤真是個明智的決定,接下來就看實際成果了。

  有別於方明華的輕鬆,江波濤卻有些心情沉重。

  熟知周澤楷不喜歡說謊的特質,聽到隊長看好輪迴讓其他人彷彿被打了強心針般滿臉興奮,但江波濤還是看見有部分的人眼底閃過懷疑與猶豫。

  對方很快就隱藏起自己的懷疑,可時刻注意的江波濤沒有忽略,這樣的狀態在輪迴團隊裡或多或少,但這幾個人無疑是表現得最明顯,也說明對方其實在心中感到擔憂。


  江波濤有些不解,他們到底在害怕什麼?


  TBC.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