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 周江周,《藉水行舟》01.孤舟獨行(一)

※請務必閱讀完注意事項,連結請點→
※此為全職小說同人,配對為周澤楷與江波濤,清水無差故不標前後,自由心證。
※因為在Fc2發所以直接用繁體,耀家簡體請點→
※如果以上都接受再繼續看,覺得有問題的話,請隨時關掉,謝謝。
 


一槍穿雲立於團隊的核心,刷新於荒蕪的土地上。

  沉默而冷靜地往前奔馳,相遇敵方隊伍後開打,輪迴團隊出現劣勢且戰且退,一槍穿雲反倒與團隊拉開距離,神槍手風衣翻飛,雙槍碎霜與荒火不斷在前方開出絢爛的火花,大量的槍聲震撼耳膜,鼓動人心讓人感到熱血沸騰,一槍穿雲迴旋踢開打算從背後偷襲的對手,在對方操縱受身落地時補上踏射,迅速把對方的血條耗空。

  輪迴率先擊殺敵方一個人頭,然而一槍穿雲卻像在汪洋中獨行的孤舟,隻身面對其他人的連環招式,他回頭望向團隊,踏步上跳隨後填裝子彈,再一波壓制射擊,打得對手四處閃避,四周開出朵朵血花的同時,包圍的陣型也被撕裂出細微的缺口,一槍穿雲從空隙中退出,這才和團隊重新會合。

  輪迴好似完整,實則無,破綻明顯到無可迴避,一槍穿雲即使身處核心卻仍游離在外。

  他注視輪迴,卻無法進入。
 

  《孤舟獨行》

 
就著工作人員遞來的杯子多喝兩口水,江波濤獨自一人坐在會客室裡,他花了一點時間仔細觀察這個環境,乾淨整齊的會客室就只有開會的必需品,眼見沒什麼能夠注意的細節便收回視線,在腦海中重新整理從接觸至今的狀況。

  剛出道效力賀武就被拉入職業選手群,拉群交流似乎是最初聯盟創立便傳承下來的必要動作,江波濤在群裡觀察仔細後才開始發言,本身隨和的相處模式很快就與同期的新人混熟了,也逐漸拉近與前輩們的距離。

  有個新人因為話題不好而逐漸沉寂,江波濤倒是沒有走上相同的路,他注意自身的話題跟用詞,沒多久便在群裡混個熟悉,幾乎每個人都能說上幾句話,原本以為出道這年的生活就會這樣平凡、普通地過去,直到收到意料之外的私訊,讓江波濤完全推翻之前的想法。

  有人開了單獨窗,笑歌自若四個字顯示在上頭,江波濤有些訝異地眨了眨眼,滑鼠一點就開啟視窗,他總得弄明白輪迴戰隊的治療找他做什麼?

  看著第四賽季出道的方明華前輩在螢幕上拋出的問題,大多是一些跟「魔劍士」這個職業或是賽場上相關事情,江波濤謹慎挑幾個無傷大雅又帶著個人觀點的說詞當作回答,盯著視窗開始在心裡猜測方明華的意圖……他只是個剛出道的新人,常規賽中能上場的次數不多,江波濤深知賽季中自己沒有什麼太亮眼的表現,他的打法偏向細節而非華麗,數據上也沒有特別出色的地方,不知道方明華為何特別要跟他閒聊。

  順手問了幾個人套口風,就連同期進入輪迴戰隊的呂泊遠和杜明也不知道自家戰隊的治療是不是特別喜歡找新人攀談,呂泊遠表示他也曾被關心過,應該沒事,杜明說方明華就是那性格,大概沒事吧。

  正在等方明華出招的江波濤斟酌了下,在結束常規賽分析話題後,還是主動把話題往輪迴戰隊的方向帶,而方明華一如預料,也順著話題把重點轉到輪迴的隊長——由周澤楷操縱的一槍穿雲身上。

  周澤楷的一槍穿雲?

  有研究角色習慣的江波濤自然不會不知道周澤楷是怎麼樣的傳奇,在第五賽季中奪得最佳新人的稱號,接手一槍穿雲成為隊長,原該是平步青雲,而他在比賽中卻不太順利,跌跌撞撞,即使帶領隊伍闖入季後賽,輪迴仍像一盤散沙。

  第六賽季最開始,周澤楷在賽場上顯示出比第五賽季還更加強悍的能力,雖然神槍手不是招式絢麗的職業,但在周澤楷的操控之下卻顯得華麗而帥氣,讓人對雙槍操作有著無比的憧憬,再加上周澤楷在職業賽中用著比一槍穿雲原操作者張益瑋還更為強悍的招式在比賽中殺退對手,身為後輩卻在場上有著極具爆發力與強勢的表現,在第五賽季中已經引起了眾人的注意,槍王的稱號開始出現,第六賽季槍王名聲響徹聯盟,甚至將輪迴戰隊從平庸的中流隊伍裡帶進強隊之列,一人戰隊的說法也跟隨出現。

  一槍穿雲在輪迴擂台賽打得很出色,光芒幾乎掩蓋輪迴的其他成員,但輪迴戰隊的團體賽反倒發揮不好,江波濤看了幾次比賽就發現問題所在。

  周澤楷在賽場上就像匹孤狼,雖然身在團隊裡卻極少跟團隊合作,他在關鍵時刻往前衝,團體裡的其他人還要過幾秒才能跟上,幾秒的時間在一般比賽不是問題,在職業賽上卻是奠定勝負的重要關鍵,有時團隊裡的人判斷錯誤沒跟上步伐更讓江波濤不免嘆了聲可惜,要是團隊能跟上一槍穿雲的行動,也許能逆轉那些最終輸掉的賽局。

  是團隊內的排擠問題?但從一槍穿雲會回頭救場與引導、團隊會試圖跟上節奏的舉動看得出一槍穿雲並不是打算脫離團隊,更不是被團隊惡意排擠,從片段只能猜測應該是團隊內部溝通出了問題,可江波濤也不可能拿這個疑問去問呂泊遠或杜明,只能在心底留下疑問。

  於是這就是江波濤對周澤楷的印象——一槍穿雲彷彿孤舟獨行,隻身抵抗如海嘯般狂放的逆境,打得精彩、卻也著實狼狽。

  也許跟方明華主動找他有關,從跟方明華對談開始,江波濤格外關注輪迴團隊,心中也有些不同的想法與策略。

  賀武與輪迴在常規賽上碰到,賀武輸了,團隊握手時江波濤見到周澤楷本人只說了幾句客套話,跟方明華反而說得還比較多,接著以此為契機,方明華找他的次數逐漸頻繁起來,問的問題也開始深入核心,就像普通關係良好的前輩與後輩般相處融洽。

  直到前幾天晚上,方明華突然對江波濤扔了個檔,江波濤打開時還以為對方傳錯檔。輪迴戰隊私下打模擬賽的複盤,這……應該是各戰隊機密吧?

  看著複盤檔讓江波濤有些訝異,最近跟方明華的確有多聊幾次,但也沒熟到可以把戰隊機密給不同戰隊的人看吧?身為賀武戰隊新人的江波濤還是有自知之明的,隱約有什麼念頭在心中閃現,他關了影片檔便點開方明華的視窗,打算詢問一下狀況。

  「前輩不怕我拿這做什麼嗎?」江波濤隱晦地試探。

  方明華根本沒管他,直接問,「你怎麼看?」

  得到允許的江波濤再次點開視頻,他看著方明華操縱的笑歌自若被兩個近戰職業貼近圍殺,距離稍遠的一槍穿雲沒有轉身去搶救笑歌自若,反而在地圖上疾跑奔馳,隨後開始使用六十級大招亂射壓制敵隊治療跟另外兩人。

  風衣順著動作翻騰出帥氣的弧度,一槍穿雲操縱亂射技巧操控得當,壓得三人想躲卻躲不開,尤其是敵方隊長更被子彈重點照顧,江波濤在心中讚嘆著這樣華麗而精湛的技術,但也沒忘現在跟他對談的人是誰,他斟酌用詞後又打開方明華的對話視窗,把自己的想法大膽地說了說。

  「一槍穿雲在這邊的意圖應該不是放棄治療或是打治療對換,」江波濤順手將時間秒數發給方明華,「圍魏救趙,他打算攻破對方保護治療的陣型,逼得對方自亂陣腳,這樣一來能順便拉走貼身攻擊的兩人,回頭搶救他們的治療,這樣前輩就能夠脫身了。」

  方明華那邊沉默一陣隨後才說,「還有嗎?」

  只是團隊其他人沒有意識到所以沒跟上去,輪迴團隊其他人紛紛轉頭回去救治療的下場就是多耗了血卻沒能從中取得優勢,雙方血量差距最終成為輪迴團隊賽失敗的關鍵。

  看著旁邊團隊頻道中,周澤楷有分神發出幾個簡短的字句,江波濤想了想便歸在雙方不懂對方的含意造成誤解局面,於是「輪迴團隊默契不足」這個弱點也逐漸清晰——但這些話江波濤自然不可能直接說出口,他只是含糊地回答,「一槍穿雲強悍的攻擊能力可以平衡輪迴開場後的劣勢,只是團隊似乎還需要有人在中間協調。」

  「說得對,」方明華很快又輸入幾個字,讓江波濤意想不到地愣在原地,他瞠大雙眼看著畫面,卻遲遲給不了回覆,他又看著那對話,確定自己不是看錯或會錯意,「小江要不要來S市旅遊,順便來輪迴看看?」

  那幾個字就像石頭丟入平靜的江水中,翻起陣陣漣漪。


  
隔天他就上了飛機到達輪迴所在的S市,江波濤站在輪迴的門口突然覺得自己過於衝動,但還是走進櫃台,跟小姐報備後被領入會議室等候。

  估計方明華找他到S市旅遊是表面上的藉口,找他到輪迴看看才是主要重點,而且,到輪迴看看應該不是只有字面上的意思,可能是要讓他先跟周澤楷接觸溝通,看江波濤是否能成為團隊中的協調者?江波濤對這猜測沒多少把握,只是一人戰隊的名稱正在聯盟中廣為流傳,輪迴有可能被逼急了,正在大範圍地尋找人來填補輪迴團隊默契不足的問題。

  話又說回來,江波濤在賀武戰隊的狀況其實是有些微妙的,身為本賽季剛出道的新人,江波濤自然不如核心選手一般被上層看重,而他操縱的魔劍士無浪打法偏向穩重而無特色,幾次上場雖然得勝,卻還是讓其他看不出他如何勝利的人看輕了,以為江波濤就是運氣好才能險勝,這樣的實力自然沒什麼好說。

  幸好江波濤本身擅長溝通,在團隊裡博得不錯的人緣,自然也沒有人實際說他什麼或是搞些小動作,只是這樣一來他要站在賽場上就有些困難了,江波濤有注意到賀武戰隊把新人跟二線選手放在一起輪著上,通常都排給他個人賽的位置,而他現在也沒有什麼籌碼或表現能夠讓他脫離這個狀況。

  位於當打之年的選手占多數,重要位置暫時輪不到他,加上賀武戰隊本身屬於中下游的戰隊,團隊能力並不是特別出色,江波濤在習慣場上的氛圍後就能明顯看出自己與前輩的差異,除了實力之外,更多的就是對榮耀的渴望。

  賀武戰隊想要為了榮耀而努力,公會實力偏弱,選手的能力也並非頂尖,團隊內有種「即使奮鬥也力不從心,乾脆把目標放在闖進季後賽就好,走一步算一步」的半放棄狀態,黃金一代太過出色,壓得其他選手幾乎喘不過氣。

  或許是這樣的環境,促使江波濤大膽地下了來S市這個決定。

  其實也覺得自己有些失控,江波濤苦笑著,乾脆就當成來參觀另一個戰隊的環境,多個經驗也挺好的,加上他被領導到會議室的過程中充分感受到輪迴戰隊與賀武戰隊的差異,江波濤便不再多想,調整成輕鬆的心情坐在原位,等著與他約好的方明華出現。

  沒多久就看見方明華打開門走進,旁邊還跟著輪迴戰隊的經理。

  ……猜中了。

  江波濤沒有訝異,臉上仍帶著如水般舒適溫和的笑容,站起身來跟兩人禮貌性地握手,簡單說明自己本身於賀武的狀況。

  新人要在加入的第一個賽季就成為隊伍主力,前提是足夠引人注目且能力強悍到可替代前輩,江波濤自然不是走這種風格,在賀武裡人緣好,在賽場上卻不是必要先發名單之一,若是要談交易轉會,也不會有太大的阻礙。

  方明華在旁邊不時補充一些內容,讓經理臉上的陰霾逐漸散去,話題結束對方說出還有事情要忙就打算離開,江波濤起身送走經理,轉頭就看見方明華笑得很愉快。

  「先看個環境熟悉一下輪迴戰隊,走之前能把合同順便簽了就再好不過。」方明華正經表示,「我可是跟高層大力推薦你。」

  江波濤溫和地笑了笑,「前輩的動作也太快了吧?」

  「跟我們隊長學的,用行動來說話。」方明華回答,乾脆領著江波濤離開會議室,直接開始介紹輪迴內部的環境。

  知道這就是剛才面試通過的意思,江波濤卻沒有得意忘形,開始以為自己絕對能轉會加入輪迴進而失禮地問東問西,在還沒跟周澤楷碰面並溝通以前,他不會抱持太多希望,只是禮貌性地參觀並說出一些感想,這樣的反應讓方明華非常滿意。

  輪迴戰隊的狀態還算不錯,江波濤從與方明華的對話中能判斷出,輪迴的目標沒有變過,而他們即使沒有黃金一代的任何一人,也執著努力想要獲得冠軍,未曾輕言放棄……大概是因為輪迴尚有一個足以對抗的王牌周澤楷吧。

  途中方明華還特別介紹周澤楷這個人其實木訥內向,喜好低調不擅言談,採訪上看到周澤楷是什麼性格,真實情況就是那麼回事,方明華有些無奈又苦惱地皺著眉頭,說要是今天碰到周澤楷的話,江波濤就能親自體驗是怎麼回事了,賽場上簡單的招呼或和採訪者對談沉默之類的事情,與實際相處相比之下不過都是小事而已。

  江波濤應聲說知道了,但在實際溝通以前也沒有多少把握,「可是現在是休息時間,應該不會遇到吧?」

  「難說,搞不好他又一個人在訓練室裡練習。」方明華擺了擺手,「剛好轉角過去就是訓練室,不然等一下就進去碰運氣吧。」

  應該不會這麼巧,江波濤笑了笑也沒把方明華的話當真,依然維持平淡情緒跟著方明華走,只是下一秒,他就遇到那幾乎改變他命運的人。

  
  周澤楷打開訓練室走出後隨即關上門,在確認已經關好後便轉身朝走廊的另一端,眼角瞄到方明華與江波濤站在不遠處,他頓了下便停在原地,朝著方明華點頭表示打招呼。

  方明華朝周澤楷招手,周澤楷便快步走上站在兩人面前,方明華隨即開口,「這是之前提過的江波濤,第六賽季剛出道的新人,現在效力於賀武,如果可以,我想說服經理讓他轉會過來。」

  江波濤稍稍抬頭望著比他高了一些的周澤楷,對方長得一張帥氣英俊的臉,卻沒有任何傲氣或自戀的氣息,反而看來靦腆有些容易害羞,就像身邊任何一個普通男人般自然純樸,漂亮而深邃的眼眸中帶著顯而易見的疑惑,先是瞄了方明華一眼之後,才認真地盯著江波濤。

  近看發現周澤楷的睫毛其實很長,五官立體更顯帥氣,江波濤總算能懂最近榮耀女粉絲增加迅速的原因。

  在賽場上華麗強勢,私下卻靦腆內向,這樣的反差大到讓人印象深刻,要不是在賽場上有碰過面的話,還真的很難在初次見面就相信一槍穿雲是眼前的人所操縱的,剛調整好心態的江波濤突然察覺周澤楷的情緒,像是對三人沉默感到侷促不安般眨了眨眼,江波濤便主動打聲招呼,「哈囉,周前輩好。」

  卻看見周澤楷的表情有點尷尬,眼神閃過猶豫之後緊抿著唇,不知是否要開口的樣子讓江波濤又困惑地喊了聲,卻見周澤楷果斷搖頭,隨後陷入自己的思緒,眼神中帶著顯而易見的困擾與無奈。

  江波濤把自己跟周澤楷的對話想過一輪,唯一能讓周澤楷困擾的大概只有稱呼問題吧?

  「是讓我不要叫前輩嗎?」江波濤小心翼翼地問出口,隨即看見周澤楷眼中閃爍光芒,清亮而愉悅的眼神帶些激動,彷彿被理解般的神情讓江波濤有些訝異,估計叫周隊也會覺得彆扭,周澤楷似乎不喜歡被捧著的感覺,剛出道一年後就有人叫著前輩感覺也挺怪異的吧,初步判定可以省掉敬語類的稱呼,江波濤開口,「那就叫你小周吧?」

  看著周澤楷迅速點頭,神情看來輕鬆很多,江波濤不免覺得有些好笑,周澤楷雖然沉默,但都靠眼神與反應表達了想說的話,加上在賽場上的握手中寒暄過幾句與過去看周澤楷面對採訪者回答的印象,江波濤大致了解周澤楷可能是怎麼樣的人,明明本人性格很好懂也很單純,只要等待就能得到認真的答案,為什麼會有團隊溝通的問題?

  覺得跟周澤楷溝通比自己想像中的要簡單許多,況且輪迴的幾個人在職業群裡也混得算熟,同期還有一起出道的呂泊遠與杜明,加上方明華居中斡旋應該是沒有太大問題,江波濤在腦中評估,認為自己應該可以勝任輪迴的團隊協調。

  側頭便看見方明華一臉欲言又止,估計等一下方明華就會直接問他對於理解周澤楷意思有沒有困難,江波濤便貼心地主動結束這次的意外會面。

  「那就不打擾小周了,」也怕打擾周澤楷的江波濤主動說道,察覺周澤楷略帶困惑的表情便又開口補充,「我參觀完就會回去附近的飯店。」

  周澤楷聞言眨眨眼,偏著頭像是在思考,江波濤見狀也沒有催促,就站在原地等著周澤楷說出想說的。江波濤開始在心中猜測周澤楷會說什麼,會禮貌性地說聲再見?或者是有什麼問題想問?也許想了很久還是用嗯啊喔來結束話題?

  正等待回應的江波濤有些好奇地看著周澤楷,他雖然覺得得到嗯啊喔作為回答的機率比較高,但周澤楷的眼神中帶了些許他看不出的情緒,讓他有些在意。

  周澤楷拉著自己的制服,認真而正經地看著江波濤,「一起?」

  江波濤幾乎不用猜測就理解周澤楷在說什麼,這是在問他會不會加入輪迴一起努力,起碼在相處上很快就得到周澤楷的認可,被認同的江波濤心情有些愉悅,嘴角漾開笑容輕輕點了點頭,「嗯,一起努力奪冠。」

  總覺得跟這個人一起的話,一定可以走得更遠。

  周澤楷的反應與行為舉止讓他充滿信心,他甚至從周澤楷身上看見一代王朝建立、看見輪迴拿到冠軍的模樣,其實這種感覺毫無根據,也說不上為什麼,但江波濤就是這麼認為的。

  看著周澤楷臉上靦腆中帶著開心的笑容,江波濤便伸手跟他禮貌性地交握,骨節分明的手掌偏大,指尖帶著微微一層薄繭,指甲修得乾淨整齊,江波濤光看那隻手就知道這個人的性格是足夠謹慎而小心,連許多細節都有注意到。

  周澤楷的掌心帶著偏高的溫度,即使分離也暖暖地染著江波濤的手心,江波濤握了握拳讓溫度消散,抬頭就看見周澤楷跟方明華打聲招呼後隨即轉身離開。

  目光順著周澤楷的背影直到轉角,江波濤收回視線,機會近在眼前他自然沒有放手的道理,在心中模擬幾種說詞想著要怎麼說服方明華讓自己轉會,正要開口的時候,就被方明華拍了拍肩膀。

  「小江,說正經的,加入輪迴吧。」

  「嗯?」沒料到會被主動提起的江波濤有些訝異,他轉頭看著方明華,卻見到對方一臉勢在必行。

  雖然不知道剛才的對話哪裡讓方明華覺得好,頂多就是跟周澤楷在相處上沒有太大問題,但實際在賽場上的狀況可能還是要測試一下才知道,最好是直接拿帳號卡打一場來確定,可江波濤真沒想到方明華就這麼拍板定案。

  方明華用再正經不過的表情拍拍江波濤的肩膀,認真地說道,「我等一下就去告訴經理,讓他們去跟賀武交涉,轉會流程結束你就可以直接過來了。」

  「……那,之後請多關照?」聽到確定答案的江波濤點了點頭,開口說了算是跟方明華確定他本人願意轉會這件事。

  「自然的。」方明華回答,「我們才要請你幫著點啊。」

  知道方明華說的是關於周澤楷的溝通問題,盯著訓練室的門口,江波濤笑了笑,這對他而言不是太困難的事,周澤楷帶著笑意的臉浮現在眼前,他突然覺得人生偶爾衝動一次也不錯。

  開始有些期待未來在輪迴的日子了。



  TBC.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由區域

自我介紹

cobra眼鏡蛇

Author:cobra眼鏡蛇
管理者:cobra眼鏡蛇。

初訪請見公告:)
文章主站,有些東西只在這裡更新。
目前主萌因與聿案簿錄、全職高手,可現在正在打劍三,所以估計是幾乎無產出狀態。

部落格裡頭大多是同人,每個都有開頭注意事項,請自行斟酌是否進入。
鎖碼的請按輸入密碼找答案。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